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13年12月05日  

2013-12-05 22:0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浓浓深情滚烫心(散文)

 

                              鲍仁贺

 

今年3月初的一天,我受陆会长之托,敲开了让我很是敬佩的一位后生的家门。

开门的正是家的主人王东平。愈不惑之年的他,见了我不觉一愣,脱口而出说:“是你?鲍老师……”

他热情地要我进屋。

我望着他英俊的脸,很阳光,很自信,便想起了郑化智经典歌曲《水手》中的句子:“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他见我没应声而语,就再三热情地要我进屋深谈。

我怕进屋后他热情招待,就说:“小王,我们就在门口随意谈谈吧。”

他点头同意了。

我笑着说:“以前,我打电话,你家里没人接,就干脆找上门来几次,是送《春竹》杂志的,可惜一直没见到你。我见你孩子时,短暂地聊了一些情况,走时我没留姓名……”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姑娘讲不清是谁送的,也没好好招待。”他恍然大悟地说,“你没见到我,是因为我最近找了一份工作。”

“有一份工作,这是好事啊,只得珍惜。”我祝贺着。十年前的一次意外,拐杖成了他的第三条腿。他待在了家里,妻子收入很微薄,家庭经济收入一下跌进了低谷,可他从来不张口提补助一事。后来,陆会长得知他家生活拮据后,就暗地里让他的稿费比其他文友高一倍。这秘而不宣的奥秘,最终还是被小王发现了。他到编辑部坚决要把多出来的钱退回。他这样对我说:“情,我领了,但我要一视同仁。我不想搞特殊。”他领情但拒绝任何一点的无偿资助。好个王东平,真是有尊严有骨气的人!眼前的他,让我动容。

我把放在包里刚出版的今年第一期《春竹》拿出来,递给他,顺便说:“你的文笔很不错,可惜这期没有你的大作。我似乎觉得你有段时间没来稿了,是什么原因?”

小王听了感到有些难为情,说:“我每天早出晚归,工作挺忙的,累啊。一回到家,就想睡觉。”此话不是诳语。至今他十年前的意外还留有后遗症,腰仍隐隐酸痛,走远道仍需“第三条腿”支撑着。为了生计,每天他都是迈着坚韧而踏实的步伐到很远的地方去上班,其一路的艰辛可想而知。

“你可以少写,但不能不写。你不能因为生计,就放弃文学梦。我们编辑部正在搞喜迎《春竹》25年征文活动,我不希望你缺席。”我诚恳地说。

“我最近在为残联忙着写些文章。等这事完了,我肯定会写征文的。是我最需要精神关照的时候,莲协接纳了我,让我在《春竹》诉衷情。莲协对我是有恩的,我怎么能忘得了啊。4月份完稿,来得及吗?”他恳切地说,一双大眼望着我。小王因那次意外一直在家疗养,就此爱上了读书养神,后因在北蔡镇图书馆偶然地看到了一本《春竹》,就打心眼里喜欢上了《春竹》,并让以前萌发过的文学梦再次发酵,随后就成了《春竹》难得的写作好手。去年年初,陆绍明曾想让他当莲协的理事,可他坚决推辞。理由是他无法为莲协做更多实质性的工作。他铿锵地表态:“我决不当徒有虚名的理事。不当理事,我照样关心《春竹》,会继续为《春竹》投稿的。”

我专访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等他一句为喜迎《春竹》25年活动写征文稿的承诺。目的已达到,我便向他挥手告别:“来得及,征文5月底截止。我等着你的大作。”

我走到楼梯尽头,回头见他仍目送着我。我见他神情庄重,坚韧着站着,挥着手欢送着。2011年1月22日,在我们文学协会举办的文学骨干培训班上,我们曾相聚在一起,他就是用这样的姿势与大家分别的。我仍清楚地记得那天,他曾用葫芦丝吹奏着“月光下的凤尾竹”,音符悠扬而动人。现在,葫芦丝吹出的乐曲响起了么?响起来了,我的耳畔飘逸的仍是“月光下的凤尾竹”的音符。

4月份,王东平的大作《春竹,在三月里成长》、《鹧鸪天·尽享诗中夕阳红》、《<春竹>的情怀》如约而至。

王东平的稿件是通过电子邮箱发给我的。《<春竹>的情怀》的诗句汩汩流淌着。“《春竹》啊,你有着独特的魅力/只要我向你走来/你会真诚地将双手张开/把你精神把你品质/滋润我的感情/呵护我的心灵……”“我为何要赞美你啊,《春竹》/是日月澎湃着信念的期待/是大地滋养着关爱的血脉/这生生不息的情怀啊,/铸就了我生命的姿态。”质朴醇厚明快的诗句映入我的眼帘,顿时让我心动不已。字字句句都是真情的尽情吐露。读着这样一气呵成的滚烫诗句,我眼眶潮湿了。一定是莲协的海纳百川、春竹人的和谐相处、“月光下的凤尾竹”的深邃意境给了他灵感,让他尽情抒发心声,诗句才如此真诚而动人。

第二天上班时,我把王东平的诗作递给了陆绍明,让他过目。陆绍明读了他的诗词,十分赞赏,说:“好诗啊,他把人生的深情、感悟全融进了诗词中……”

拜读了,好诗文。我的文友,我把你的大作珍藏在心中,永久保存。

滚烫的心写就的滚烫征文稿啊,如今仍在滚烫着我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