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12年10月17日  

2012-10-17 23:3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在竹林笑(散文)

 鲍仁贺

2011年元旦假期一过,我走在路上,尽管天还是那么冷飕飕的,但我心里是暖烘烘的,因为这是我到沪南路东莲大厦《春竹》编辑部上班报到的第一天。

上午9点前,我一跨进《春竹》编辑部,陆绍明主编早就坐在莲协会长办公室里埋头阅着稿。当我们彼此打过招呼后,陆绍明交待事情很干脆:“你的办公室就在隔壁。你的工作,就是编辑。你只管做好你的本份工作,就可以了;其他的事,你就不必管了。你办公去吧。”这话语的道理,我懂。办公室的潜规则,就是: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写的不写。

我点头称是,便转身到我的办公室去办公。

我的办公室被打扫得一干二净,地上残留的水痕告诉我这里刚打扫完“战场”。在这清清爽爽的办公环境里,我马上进入了编辑的角色。

上了一段班,每当我走进办公室,我发现办公室总是那样干干净净,陆绍明总是早于我上班。

面对那么干净的环境,我实在感到难为情。我也有两双手啊。我作为工作人员,应该出把力的,怎么能这样心安理得地坐在办公室里享清福呢?于是,我暗暗下定决心:下次上班,应该早点来打扫。

下次上班时,我提前了五分钟,办公室被打扫完毕了。我再提前五分钟,办公室照旧被打扫完毕了;我再提前五分钟,办公室又是打扫得干干净净;我再提前五分钟,情况仍是如此……一番较量,我总是迟到者。我服了。

时光如梭,刹那间到了5月25日。

这天下午2时,陆绍明打电话告诉我:“《春竹》第2期已经印出来了,现在就在办公室放着。我看了,因把关不严,有几处错误的地方……”

我听了,心中为之一震:“本期杂志是我校对把关的。出了任何一点差错,罪过都得由我扛着。”一急,微汗从我的鬓角渗出。我有点慌乱了,连忙问:“那……怎么办?”

陆绍明气定神闲地说:“我已经在下午1点就在办公室忙补救的事,这方面我是老手了……”

老手见多识广,能妙手回春。这下,我忐忑不安的心稍安稳了下来。

主将在忙,我岂能躲在一边闲着手?将功补过,是补救的一招。于是,我急忙说:“我马上赶过来。”

当我跨进办公室的会议室,一位端庄秀气的女士抬头朝我莞尔一笑:“鲍老师,来了。”甜柔的声音里溢出热情。

我眼拙,此人以前打过交道,心不免嘀咕着:“这是哪位啊?”我便傻乎乎地愣在那里,不知如何称呼对方。

“哦,鲍老师来了。我介绍一下,那是我的老伴,褚金妹。”从稍微靠里的会客厅里传来了陆绍明的声音。

“褚金妹,一个熟悉的名字。只是闻其名,不知其人。”我写《春竹之歌》中的“激情如火拓荒牛——记上海市浦东新区莲溪协会会长陆绍明”时提及过她。文中这样写道:“出版《春竹》需要张罗蜡纸、油墨、纸张、订书机等。人手不够,他找来甘苦同担的妻子褚金妹帮忙。”

我恭敬地对褚金妹打招呼:“阿姨好!”一个“好”字,表达了我这后辈对一个莲协创始人的尊重。

褚金妹听了我的问候,又是莞尔一笑。笑罢,她又埋首忙着干自己的活,用印章盖杂志封面的数字期号。她的一双手熟练地飞舞着,如彩蝶翩翩起舞,煞是好看……

此时,我的脑海浮现了“装订是在退休的中学老校长王立行的古色古香的家中,俨然像个手工作坊,人手不够,妻子、王立行、连王老的保姆都上阵帮忙了”的历史画面。

事不宜迟。我赶紧投入了战斗。没想到如今忙碌的工作场景,让我走进了另一场合的历史延续的画面……

事后,陆绍明对我说:“我是甩手掌柜,家里的活,都是老伴干。没有她在幕后支撑,我不可能全身心地扑在莲协的工作上。她在莲协就是干后勤工作……”说时,他的脸上绽开了灿烂的幸福花朵。

我霎时明白了:“办公室清爽的环境,是褚金妹所为。陆绍明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骄人成绩,原因之一是作为妻子的褚金妹在默默支撑着。”

与陆绍明一起搞起莲协的创始人之一褚金妹,从不在人前自诩其能、自伐其功。

褚金妹是个角色,年轻的时候,在农村当过生产队的妇女队长,在工厂当过独当一面的车间主任……论资格、论能力、论贡献,她在莲协当个办公室主任完全称职,可陆绍明偏偏把她安排了长期勤杂工的位置。这吃力不讨好的长期工,她一干就是二十几年,而且还是高高兴兴地干着,毫无怨言。

说来真叫人难以置信,褚金妹在莲协工作每月的辛苦费竟然是200元。我想:“如是换了一个物欲熏心且手掌实权的头头肯定不会如此安排妻室,也不会如此刻薄内主……”

“这是怎样的一对夫妻?”我探究着答案。

一个历史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在现代人眼里/形象实在有点陈旧/二个轮子旋转是否太慢/那一前一后的老头老太/驮着《春竹》行装在吃力缓缓地/向着既定目标不敢懈怠……”(见陆绍明诗《老坦克》)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我脑海叠化为踏平坎坷成大道的画面:他们从风雨中携手走来,心心相印地向既定的目标走去……

莫非这就是答案?诗意地相守,诗意地追求,这是人世间最惬意最幸福的事。是的,诗意地活着,才能有骨气,才能有尊严,才能超俗脱凡。

理想高于现实,精神重于物质。不谋私利,招贤纳士;放远未来,呵护春竹。这是何等的胸襟、何等的豁达、何等的洒脱啊。于是,敬慕之心,油然而生。我对眼前的一对恩爱超俗的夫妻投去了敬意的目光。

阳光下,春竹破土;春风里,翠竹拔节。从栽竹吐翠到茂竹丰林,褚金妹撒下了无限情。面对喜人的巨变,她仍是那样莞尔一笑,甜甜的。

哦,她在竹林笑……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