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11年06月05日  

2011-06-05 11:2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拘一格写生活

                          鲍仁贺

读2011年第1期《春竹》的“崇明一日采风活动专辑”,我大喊过瘾。莲协人采风后挥笔成文,面对同一时间、同一场景、同一视觉,竟然笔法各异、抒怀不一、风格纷呈、各领风骚,着实令人惊喜不已。

采风时真诚交流,采风后同台献艺,其乐融融。这不由得使我想起了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一个采风趣事。

在一古寺院的墙壁上,有人挥墨书写了一首杜甫的《曲江对雨》诗。到了宋代,因年代久远,风剥雨蚀,诗中“林花著雨燕支□”的“□”字留下了悬念。一天,苏东坡、黄庭坚、秦少游、佛印和尚同游寺院,看见墙上的诗剥蚀一字。苏东坡提议:每人各想一字予以补上。苏东坡补的是“润”,黄庭坚补的是“老”,秦少游补的是“嫩”,佛印和尚补的是“落”。“润”字,可以看出苏东坡的乐观豁达之志;“老”字,不难看出黄庭坚的老成纵横之气;“嫩”字,显示出秦少游的体弱多病之态;“落”字,透露了佛印和尚身世凄清之苦。四人回去后,觅集验之,空缺处乃“湿”字也,皆叹“湿”字出于自然。杜甫面对大唐的衰落,寓凄寂之景于浓丽之句,抒发深重的今昔兴亡之感。一个“湿”字,写出了杜甫湿漉漉的悲感与愤慨。

同补一句诗,各擅其妙,各显其貌。而今,莲协人崇明采风为文竟然也是各擅其妙,各显其貌。由此,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身份、个性、阅历、眼界、学识、胸襟等差异,作者在感受世间万物时,必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因而笔下自然是各有所擅,珠玉纷呈。

当今,为了歌颂光明、鞭挞丑恶,我们提笔反映生活,就必须正视生活,直面人生。为文时,真情实感才是文章的魂。读真情实感的文章,站在我们面前的才是鲜活的生命。违心说假话,刻意去粉饰生活,文章就失真了,同时也失去了可读性。

作品感情的流露可以是:或庄或谐,或笑或怒,或喜或悲,或乐或忧,只要是与时代合拍、与人民同心的,就尽情流露,不必顾忌。

取材可以是:井架铁塔,露珠炊烟,街头巷尾,荒漠大川,爱情谋杀,豪杰窃贼……完全不必囿于狭小天地,走独木桥。

艺术风格应该百花齐放,婀娜多姿:或豪放或婉约,或飘逸或深沉,或质朴或绚丽,或清新或朦胧,或粗犷或细腻,或平实或奇巧……皆可各展其长,各尽其妙。

我们应该有宽宏大度的雅量,让各种的文学样式、风格、流派争奇斗妍,使之互相促进,携手繁荣。以一己的所好去厚此彼薄,不利于文学事业的繁荣,这种封闭的性格、怯弱的心理、狭隘的眼光,我们理应抛弃。

生活是五光十色的。现代社会鄙视封闭的、狭隘的、单一的文学形式、风格、流派。作为有志于文学创作的我们应不拘一格写生活,以满足读者的不同爱好和需要,使之给力我们春竹文坛的繁荣。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