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11年03月27日  

2011-03-27 17:3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竹翠陌喜煞人(之三)

 

                               鲍仁贺

                   诗歌:征程号角的回声

诗歌园地扎根沃土,盛开着泥土清香的野花狂草,是《春竹》靓丽的百花园。在这块百花园辛勤耕耘的有:陆绍明、张贤国、张政勋、严志明、文剑峰、徐文标、王立行、孙福金等人。

透过20余年诗歌实践的轨迹,我们惊喜地发现:在各种流派风起云涌的诗坛,诗歌扎根在浦东大地,才是独一无二的芬香四溢的野花狂草。这种再次确认了自已站立和生长的土壤在中国的黄金海岸,表明了陆绍明多次强调“在繁荣未来开垦的处女地——浦东文艺园地上努力创造反映浦东精神、无愧于时代气息、具有乡土风味特色、典雅通俗共赏的精神产品,不断丰富人们的精神空间,为建设二个精神文明而不懈奋斗”的主张是何等正确。坚守本土创作的乡土诗歌的许多诗人在创作中发现了凡凸现浦东地域的乡村系列意象的诗歌有着特别的意义:“《春竹》是肝胆相照同路人,是见证浦东历史进程善于加入恢弘乐章的伴奏者。(陆绍明语)”是的,征程号角吹响,在历史的回音壁里有我们吹响号角的回声。

读春竹诗坛的诗,那充满泥土温馨的浓郁芬芳的沁人心脾的乡情直入我的内心深处。本文所选的诗,可让我们领略坚守乡土诗人们的风采,领悟他们吹出鼓角声的动人韵律。

陆绍明是以乡土诗人的面貌走进诗坛并扎根诗坛的,他的成功也许最大程度上在于能够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创作状态,准确地占领了自己对艺术张扬的最佳领域,最大审美限度地在诗歌殿堂里选择了适合于自己的最佳抒情载体和落笔角度,选择自己最喜欢的诗歌意象,去进行自己的诗歌实践。

他的《老屋的抒情》一诗很能代表他的审美理念、抒情载体、落笔角度、特有意象。

“百年瓦花抖擞在狂风中/仿佛提醒人们  别忘却/别忘却那渗漏斑驳的墙上/曾呐喊过生活艰辛荡漾激情”。诗一落笔,我们就能听到诗人那直抒胸臆的大声呼唤:千万不能忘却历史。“渗漏斑驳的墙上”点出是陋室,陋室里“/曾呐喊过生活艰辛荡漾激情”。“老屋”记载着陋室主人一段坎坷经历和不屈的斗志。“瓦花”在“狂风”中坚守信念,是陋室主人一种对人生坎坷的超然豁达和坚韧进取的人生态度的写照。

“每当回忆/心扉蕴藏着多少甜酸苦乐/在这充满潮湿老屋的书橱里/不知是游弋/知识强烈浩瀚的海洋/还是活跃脑细胞殿堂/汇聚成深沉蓝天那智慧的广场”。这节写出了书对人生成长有着傅之德义的作用。陋室主人是那场烧了十年文革之火才被扑灭的受害者,伤痕在心。一味沉湎在痛苦的人,永远走不出悲伤的影子。唯有潇洒的人,才会把不幸当做励志的垫脚石。陋室主人避尘世远喧嚣,独守书斋,宁神展卷,修身养性。书是陋室主人的忠实伴侣,如灯塔照亮行驶的船,如台阶方便攀登的人。

“尤其迷恋/记下坎坷道路上几多伤痕足迹/在这洋溢霉味老屋的书橱里/多么陶醉丰收秋天/显示出人格尊严/它浓缩着悲欢人生/更掀开乡土民间芬芳崭新的一页”。这节写出了人格尊严丰收的喜悦。有在磨难前屈服消沉,叹“时运不济,命运多舛”;有人在磨难前迎难而上,唱“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诗人是后者。人生坎坷的道路留下的伤痕足迹,是一笔不可复制的精神财富,所以诗人才常回忆以激励自己奋勇前行。诗人与书中的大师圣人对话,收获着真经。“多么陶醉丰收秋天”,经历寒流的人才会珍惜暖流。人得有尊严地活着。十月的阳光是明媚的,人的尊严得到了充分尊重。在阳光下,诗人把悲欢人生写进了深沉浑厚的乡土中。

“百年历史尽情书写陈旧老屋的一切/似乎惦记人啊千万莫丢弃往昔故事里缩影/窗外许多不知名的野花狂草/几乎疯长在小花坛上和阳光倾诉衷情”。这节再次强调不要忘记历史,让历史告诉未来。陋室主人一直在心中萦怀着那段不该忘却的历史。使命感使他疾书奋笔写着真实的历史。他真诚希望:折腾人的历史千万不能重演。人是历史的匆匆来客,也许有人忘了。诗人反复叮嘱着“千万莫丢弃往昔故事里缩影”,这是对忘记过去历史的担心。诗人决不是杞人忧天,是有理由的。现实生活中有人已经忘了伤疤忘了疼,是非模糊,黑白不清,因此此诗有着反思与警示的现实意义。末句的“窗外许多不知名的野花狂草/几乎疯长在小花坛上和阳光倾诉衷情”是诗的亮色,照亮了全诗,令整首诗熠熠增辉。野花狂草在和阳光倾诉衷情,这种沟通能使阳光永远普照大地,前程锦绣。

此诗,诗人用“老屋”、“瓦花”、“书橱”、“野花狂草”、“太阳”等意象,把“千万莫丢弃往昔故事里缩影”的心绪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本诗,“野花狂草”喻草根诗人,“太阳”的寓意指向明确。阳光的色彩照亮全诗,艺术境界拔人一筹。在艺术上,此诗由物喻人,又由人及物,物我化一,人情物事融为一体,寄慨深远。

读这首诗,我不禁惊诧了:不仅手法新颖、语言现代、意象典型、意境深远,而且心灵深处吐露出的真情实感的社会责任意识也很超前。在愈发物化与浮躁的当今,抒发个人心灵的独自情感的作品多,而顾及社会责任感的作品少,给人一种小家子气的感觉。陆绍明的诗洋溢着爽朗豪迈、乐观向上的情绪,把“小我”的情感融入到“大我”的情感中,这就使得他的诗跳出了洁身自好、孤芳自赏的狭隘胸襟的俗套,在格调上显得卓然不群。

可以这样说:社会责任感和现代用语这两者,构成了此诗的两大特色。

读陆绍明的诗是一种享受,他作品内在的张扬理想和精神像迸发的激情在点燃人们奋斗的壮志。诗人的深邃眼光,宣泄社会情怀的写作,是对现实生活的积极介入,表现了他心系天下的爱国情怀。他的作品在提醒我们不要忘记过去,这种以诗的方式来引起我们的思索、警惕,不能不说是诗人对社会的建言。诗人仅仅只是一介草民,却有宣传部或文艺界官员的思想素质,他的位卑不敢忘忧国的精神深深地震撼了我。耿直的性格耿直的诗,在春竹文坛,仅此一人。

春竹诗坛,活跃着另一位重量级诗人,他就是张贤国。他善于把关注的目光、人生的哲理、时代的精神和强烈的生活气息,糅进浦东转型的特定历史阶段中,借助清新、明快的方式传达出来,即立足浦东的乡土乡情,关注生活、歌唱生活,表现生活,从而使诗具有了大视野大场景大手笔的审美特色。

他的《这双手》一诗最能代表他的审美眼光、艺术风格、艺术特色。

“这是一双硕大的手/伸出来/能遮住浦东一方天”。这节点明了浦东农民手能遮天的伟力。诗一落笔就不凡,那手能遮天的夸张手法奠定了诗的浪漫主义风格。伸出的手“能遮住浦东一方天”,言其手硕大如天。手能抚天,也能遮天,更能撑天,这是何等的伟力。一个高大的形象——“浦东农民”跃入纸上,出现在人们面前。这是顶天立地的时代巨人,是主宰浦东的主人公形象。

“这是一双粗壮的手/挥一挥/可抚平万倾麦浪”。这节写出了浦东农民用勤劳的手春耕秋收。就是这双粗壮的手,在大地的字里行间播着汗水、心血、忠诚、坚韧、祝福……收获着果实、能干、喜悦、欢庆、智慧……浦东农民的劳动创造了浦东辉煌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世代繁衍的浦东在奠定丰厚的物质基础,也传承着文明薪火。

“这是一双有力的手/捏一把/天大的困难也能粉碎”。这节赞美了浦东农民迎难而上、共克时艰的坚韧精神。浦东,曾是荒寂的世界,是世世代代的农民冒寒暑,顶风雨,战台风,排洪涝,筑海堤……付出了超乎异常的汗水、精力和智慧,捏碎了数不胜数的困难,打造了黄金海岸。一块令人向往的地方,记载着浦东农民的创业奋斗史。

“可如今,你为什么犹豫了/为什么总说卸下农活还能干什么”。这节写出了浦东农民的困惑心态和诗人焦虑情绪。改革开放的强劲之风吹到了上海的黄金海岸,浦东面临着华丽转身。在社会转型之际,浦东农民原先掌握的知识用不上了,使用的农具派不上了,熟悉的田地种不上了……一个个困惑如麻团缠心。浦东农民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转业或分流,此时是需要人出手解心结的。诗人见了乡亲这举棋不定的心态,便出言劝慰。愿助一臂之力,这体现了诗人急人所急的火热心肠。

“凭着你的刚毅/凭着你的力量/凭着你的勤劳和能干/还有什么人间不能创造”。这节写了诗人以义相励、以情动人的援手之举。转型时期乡亲们的困惑,不是一两天的思想工作所能打消疑虑的,得有耐心,得有技巧。在历史上,浦东农民历来是“刚毅”、“力量”、“勤劳”、“能干”著称的,肯定这些,能使人产生亲切感,拉近彼此的距离感,为的是更好地进行循循善诱的开导,把抽象的道理化为具体形象的现实去类比,使说服力富有不容置疑的力量。

“别再踌躇了/别再胆怯了/快搁下犁耙和镢头/快洗净猪埘和牛粪”。这节写出了诗人希望乡亲们丢掉困惑心态、丢掉原有农家生产和生活方式的主张。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踌躇会丧失机遇,胆怯会裹足不前,所以诗人用了两个“别”。“犁耙”、“镢”、“猪埘”、“牛粪”指代原有的农家生产和生活方式。既然已过时,就得抢占机遇,所以连用两个“快”。连用的“别”、“快”字,诗人急迫的心态呼之欲出。

“用这双智慧的手/去按电钮/去握方向盘/去揿计算机……”。这节点明诗人为乡亲们华丽转身提出了建设性的方向。“电钮”、“方向盘”、“计算机”指代高科技的现代生产方式,是生存、发展的基本技能。“电钮”、“方向盘”、“计算机”含金量高,需要有一个学习、理解、消化、掌握的过程,所以诗人用了一个“智慧”来限制,就是希望富有智慧的乡亲们能迈过这陌生的门槛,进入一个自由王国施展才华。

“浦东的历史是你写出来的/浦东的未来还得由你去写”。末节诗句写出了诗人对乡亲们在未来历史谱写新篇章的衷心期待。浦东的以往的历史,已经由浦东农民写就了创业史、奋斗史和辉煌史,载入了史册。上世纪九十年代,浦东站在了开发开放的前沿,一场前所未有的都市化进程在浦东大地遍地铺开。转型的浦东在这火热的土地上上演着一场精彩绝伦的话剧。浦东农民不会缺席。浦东农民会书写好未来的历史,并把精彩的生活提炼成剧本。诗人期待乡亲们能在偌大的舞台上,汇演原创佳作。

张贤国的《这双手》诗,我读了之后,品味到的是诗人笔下流露出的无一不是浦东那充满诱惑的乡情,如精心选取“手”这意象,就是借此对浦东农民的赞颂,这反映了诗人高洁的审美情趣。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浦东农民之子深爱着这肥沃的大地,深爱着勤劳智慧的众乡亲。情,真诚至深。在浦东华丽转身之际,浦东农民作出了深明大义的贡献,当然也经历了凤凰涅槃的炼狱。在这诗中,我们分明能看到诗人急人所急、解人所困的大爱之情。这诗中,诗人大写着浦东农民,也大写着浦东农民的赤子——“我”。正因为是浦东赤子,浦东诗人的目光才会关注着无数浦东农民今后的民生与作为,并用无限深情歌咏着浦东农民的伟业和未来。

本诗想象丰富,画面宏大,夸张大胆,富有浓厚的浪漫色彩,是本诗最突出的特点之一。那排比的应用,给人气势流动之感,充沛的气势是本诗的特色之二。感情豪放,情满全诗,在字里行间哲理味十足,使得抒情韵味更浓郁是本诗的特色之三。

张贤国《这双手》一诗,诗的切入点扣紧了当时的热点话题而抒发,是春竹诗坛浦东诗人关注浦东农民民生的少有力作。

诗歌的最高境界是对现实人生的整体开发,是对世态物象的本质发掘,也是对历史、人生、宇宙的终极情怀。诗歌的整体意象或深层结构中往往蕴含着作者的生命、哲学的意识。而生活境域、灵魂事件不一样,其生命意识、哲学思考往往也不尽相同的,这使得诗人在落笔调动语言、描摹物象、着意造境时,就有各自的特点。

在春竹诗坛,如姚美芳的《花的问候》内秀动人,张政勋的《绿》诗情洋溢,亦羊的《故乡路》情思绕月,文剑峰的《寻梦到江南》柔情缠绵,徐文标的《草》笔有唐韵,蔡兆良的《异乡人》咀嚼深沉,王立行的《歌酣之时酒更香》酒醉乡情,孙福金的《巨变的故乡》融情入景……读后,印象极深。至于其他诗作者,我就不再细细列举了。不同的人生阅历、文化经历、性格特点、处事方式和生活积累,使得他们的诗作如百花园中姹紫嫣红的花,美丽而绝不雷同,写出了不少风格不同、题材有别的佳作。

莲协人写诗整体水平是高的,佳作不少。如一定要必答春竹诗坛的诗存有什么欠缺,我只能硬着头皮冒昧地说:有的诗字句欠精、意境尚浅、格律不工等。但这是小枝节,如写时多留点心多推敲点,我相信是完全能够避免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