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11年03月21日  

2011-03-21 21:0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证历史踏歌来

                            ——记春竹文坛宿将张贤国

眼前的张贤国,内秀稳重谦和豁达。一位春竹文坛的宿将成果累累却不自炫其能,言之谆谆:“没有陆会长就没有《春竹》,没有《春竹》就没有我的今天。”品之,信也。

                                     ——采访手记

                             鲍仁贺

自上海市浦东新区莲溪文学协会创建以来仍活跃在春竹文坛的先驱者已为数不多了,张贤国是其中的一员宿将。

1988年12月隆冬之际,他正在北蔡老宅赵家街15号的沙发上和陆医生商榷文化沙龙一事,成了初创时期文化沙龙的一员。

张贤国爱上文学是上高中的事。由于历史荒芜的原因,他读的名著作品并不多,但读过的《西游记》、《聊斋》、鲁迅、莫泊桑、契诃夫等人的作品却闭目不忘。自成了文学沙龙的一员,写作就成了他的回家作业。为了提高写作水平,他就拼命读书进行充电。此时,听诗是他充电最舒心惬意的事。为听诗,他特地买了一台百来元的收录机,采购了台湾诗人余光中、席慕蓉等人的磁带来听;以后是听收音机的每周诗歌播出节目,如这档诗歌节目没时间听,就让妻子录上,等以后有时间再补课。听诗时,他闭目躺在躺椅上,静静地聆听。在他写的散文《听诗》一文中,他这样深情地写道:“那充满意境的诗句,伴随着优美的音乐旋律,在我耳际盘旋。我完全溶融于那种美好的艺术氛围中。”听诗成了他每天的功课。痴迷诗的种子在他的心窝扎下了深根。

1989年阳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每次在文化沙龙活动时,他把自己练笔的习作拿出来,让高手号脉点拨。对症下药的会诊,让他醍醐灌顶。每次的文化沙龙活动,他都是侧耳倾听,满载而归。日子一久,善于反思、不断总结、勤于动笔的他具备了相当的感悟力、敏锐性和捕捉力,写作水平与日俱增,常能在适时的节点为《春竹》拿出时代感强、乡土味浓的佳作,为《春竹》提高档次、增加看点、书写精彩,立下了汗马功劳,于是他便成了《春竹》的重要撰稿人之一。

在《春竹》创刊初期,有时会遇到稿荒现象。此时陆主编一个电话来约稿,他接到任务, 哪怕是晚上七八点钟,也不说二话,当即点头应允下来。挑灯夜战时,他领会意图,把握主旨,筛选素材,精心构思,选好角度,锤炼字句,笔下成文。第二天,他用心和真情实感写就的稿子交给了陆主编。效率之高、速度之快、质量之高,令陆主编欣喜不已。时至今日,提起张贤国急人所急的举动,陆主编仍赞口不绝。

他是个思维超前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改革初期,他见社会有不择手段进行恶性竞争的丑恶现象,很是忧虑。一次,他上班经过一片密密匝匝的杉树林,见杉树棵棵挺拔,在和平共处中,针叶向上,枝丫向上,树梢向上。一个念头忽地闪入他的脑海:“要生存,须竞争。尔虞我诈和竞争未必形影不离。”他久日郁闷不畅的思绪豁然开朗起来:“树叶相触,枝丫相碰,那不是倾轧、斗殴、盘剥、敲诈……而是相亲相敬、携手共进。它们从不算计别人,从不向旁人索取舒适。它们只是拼命地吮吸大地的水分、养料,一个劲地向天空要空间,要阳光。”于是一篇《江南的杉》的散文便在行走的路上打好了腹稿。此稿得到陆主编的赏识,也得到《解放日报》副刊“朝花”编辑的赏识。此文反映了他的写作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相亲相敬、携手共进”的主张与时下的“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发展理念是何等的吻合,这思维是何等的超前啊。文章深邃的见解,着实令人叹服。

他是陆主编的爱将,可这爱将的质朴如同大地的朴实,实实在在敞开胸怀,不藏奸,不弄虚。他对文友作品的评点能不遮不盖直言道出,就是对良师益友的陆主编作品也如此。在世纪之交的《春竹》上,曾刊登他的《生活的回声——读陆绍明诗作有感》一文。此文中既肯定了陆绍明诗作的优点,又指出了诗作的不足是“在语言上有待于进一步锤炼,在意境上须更好地开拓”。不为尊者讳,这就是他耿直率真的可爱之处。文照样登,人照样用,陆绍明的雅量高致使他为之动容。时隔10余年,他仍动情地说:“陆会长是个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人。他恢弘的胸襟包容和团结了一大批性格各异、志同道合的草根作者,队伍越来越壮大,能量越来越激增,使《春竹》越办越红火。没有陆会长就没有《春竹》。”

他是为勤奋写作的人。《总有个声音在叫我》一诗,很形象地写出了他的创作动因。诗中写:“总有个声音叫我/叫我,”在对岸、上游、山顶、云天、梦里、梦外……“这声音,时远时近/叫得我/躺不住,坐不住……”,这声音就是无处不在的乡音。家乡在巨变,乡音的代言人《春竹》在声声呼唤,时时提醒诗人提笔多写快写,写见证的历史。声声呼唤,让肩负责任感的他只争朝夕地勤动笔写。

他没有辜负乡音的期待。在《春竹》上,他发表了百余首诗作,三四十篇短文(散文、小说、文学评论等);《川沙周报》时时有他的大作发表;《解放日报》也曾刊登过他的作品。他完成了由读者到作者角色的美丽嬗变。22年的历练,这位春竹文坛的宿将战绩赫赫。

每当他取得沉甸甸的战绩时,他总饮水思源。面对我的采访,他仍谦逊地说:“是《春竹》为我提供了发表和发展的平台,它催我不断写作,不断超越。没有《春竹》就没有我的今天。”

张贤国,这位淳朴厚实的农民儿子从小耙过地插过秧修过塘,是逢一个偶然机遇中成为民办教师,再转入公办教师,后又变成积极参与《春竹》文坛写作22年的历史进程的见证人。

大浪淘沙,去沙存金。他跟随陆绍明走过22年风雨征程潇洒路,一路奏响凯歌,真是令人敬佩又惊讶。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