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9年9月6日  

2009-09-06 13:2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34)>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程浩繁的眼睛犹如探照灯来回在李明阳这多年合作伙伴的脸上搜索可疑物,来回搜索了好一段时间,终于确定他说的不是虚与委蛇的扯谎。

程浩繁历来坚挺李明阳,使他化凶为吉。李明阳没有傻到大水冲龙王庙的地步。

小天鹅宾馆开始筹建了,没想到开工两年后因资金不足停工了。上马半截的宾馆成了烂尾子工程。李明阳心急如焚,商人讲究的就是资金周转得越快就越赚钱,现在是空耗时间不赚钱,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在发财心里直发痒。李明阳多次拎着拿得出手的礼品,打通了刘昆升、孙志等人的关节,随后上门拜托实力派的关键人物程浩繁,请程县长疏通关系尽快把那烂尾子工程起死回生。李明阳请托一次,死气沉沉的工程就动弹一下。烂尾子工程一阵阵的“发烧感冒”,李明阳见事久拖不活的样子,心里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刘昆升、孙志替李老板出了金点子,县长有个“心头肉”程冰,打通了程冰这关节,就意味着绿色通道开启。李老板想想也真是这么一回事,有些事直接找关键的实权人物办只会把事弄得复杂化,而走夫人路线或子女路线,僵局就容易变成活局。李老板找到了程冰。李老板没想到年纪轻轻的程冰是棉里藏针的人物。经过一年多马拉松的艰难讨价还价,李明阳和程冰谈妥了秘密的交换条件:程力促事成;李营业后给程20%的股份,并每年有10%的红利分成。双方把事谈成之时,是程浩繁升为县委书记之日。商谈未决之前,程冰迟迟不点头,心中有小算盘,那就是在叔叔行将升官的审核验收期间绝对做到“稳定压倒一切”,不能出任何一点微小的闪失,以致坏了升官的大事。

成为第一把手的程浩繁有着说一不二的最终拍板的话语权。他一声令下,使沉寂的工地变成了日夜喧腾的工地……

小天鹅宾馆盖成后,县里的大大小小的会议、外县的参观学习团、兄弟县市的工作交流会等,不必由程浩繁吩咐,孙志自会把各种会议安排在小天鹅宾馆召开。肥水不外流,官商联手形成了经济利益共同体,获利大为可观。

李明阳经营宾馆更是花样出新,潘多拉盒子打开了,凡是深圳、沿海有的项目,在这宾馆里都有。程浩繁很欣赏李明阳的做法。程浩繁是要把长水县建设成都城市投资、休闲、旅游、度假、居住、养老集一身的首选地。

在程浩繁的默认下,李明阳把小天鹅宾馆打造成了长水县的“休闲娱乐中心”,有的赌徒称这“休闲娱乐中心”是不出国门的赌城拉斯维加斯。“休闲娱乐中心”带动了县城的房产业、娱乐业、美容业、按摩业、旅游业、餐饮业、交通业、烟酒业、会展业等行业的发展,光逐年飙升的房价就拉动了县经济增长的5%。

程浩繁研究过香港、澳门经济腾飞的奥秘,那就是它们有经济支柱之一的博彩业。博彩业是投资少成本低见效快利润高的短平快项目。名声很大的霍英东就是涉足博彩业起家的。博彩业与综合娱乐捆绑在一起,能持续呈适度多元化发展。程浩繁想:“香港、澳门可以搞的,我们也可以悄悄搞。当初股票、彩票等是批为资本主义的东西,是禁止发行的,现在不是走从悄悄的小范围试行到公开的全国性发行吗?按摩业、模特业等也由非议变为合法的,这也是试出来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敢的,试才能成功,不试决无成功的可能。社会的认同是会变的,尤其是转型时期。站在风头浪尖搞试验的人都是胆大的冒险家,结局可能是名垂史册,也可能名声扫地。说实在的,凡是试的都是禁区,是有风险的。打擦边球是能进能退的好谋略。有些事,对手下人说意图的时候是不能讲透的,模棱两可的点头有时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奇妙效果。”孙志在日记中对这奇妙的现象曾写了感悟:“有些事名堂很多,藏着玄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站在不同角度会有不同解读。写材料作宣传一定要领悟领导的意图,有些事因时机不到、火候不够,只能是能做的是不能说的、能说的是不能写的,能写的仅是给外人看的。搞试点,成者怎么说,留下的都是典型经验;败者怎么说,留下的都是警世教训。”

小天鹅宾馆成了长水县的“经济开发特区”,是县税收的龙头老大,为促进县的经济发展起了标杆作用。可有人不认帐。县信访办主任彭志伟说:“有人检举李明阳,说他在筹备人体艺术摄影展。这还了得!我看,他是借艺术之名搞色情展览。”县工商局长翟树德指出:“小天鹅宾馆的异性按摩有问题,存在着卖淫现象。”县政协主席常仁义痛心地说:“一些年纪轻轻的姑娘戴着小小的胸罩、穿着窄窄的丁字裤在台上扭来扭去,真是不堪入目。可李明阳说是搞什么选美呀,搞什么内衣秀活动呀,招来了县内外不三不四的人观看,不加以制止,将败坏社会风气。”副县长谭云飞更是直言抨击:“经营不能不讲责任,不分是非,不闻香臭。把色情、卖淫、选美等丑陋、阴暗、腐朽的东西奉为赚钱之道,并堂而皇之地做买卖,实在是对法律的挑衅。”程浩繁笑着回击:“同是一片蓝天,同是一部法律,深圳、沿海能搞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搞?只要中央没有明确禁令,就可以试一试。即使在试的过程中出现了偏差,也是可以纠偏的。说实在的,我们县的同志与深圳、沿海的同志在思维上、观念上确实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但这差距决不能成为某些人对新生事物横加指责的借口。面对时代的迅猛发展,我们县的某些领导干部的思想僵化实在赶不上趟,在新形势下遇事尽在姓资姓社的概念上钻牛角尖,整天不在琢磨事、办好事上狠下功夫,就知道琢磨人、折腾人。这样落伍的干部却以一贯正确的态度自居,他们戴着有色眼镜看社会,当然面对新事物,就会横看不是眼睛、竖看不是鼻子。说实在的,他们已经起了阻碍时代发展的绊脚石作用……”一些支持程浩繁的人纷纷表态说:“深圳、沿海的经济高速发展的经验得到中央高度的肯定,我们学深圳、沿海的经验还能有错?”会场外有人在呼应,打出了“发展才是硬道理”、“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的横幅。在“反右,更应警惕反左”的攻势下,“左大炮”哑了,随后一个个不识时务的人离开了政治舞台并退出了公众的视野,而紧跟程浩繁的官员一个个得到了重用,一些善于经营发财的党外人士被戴上了红帽子(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之类)……

此时,李明阳见程与不安浩繁久久不语,就小心翼翼地问:“程书记,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他的眼神有些紧张。

程浩繁从李明阳的表情中再次确信了他在背后没有搞自己的鬼,听了李明阳的问话,又不能和盘托出,便摇着头说:“只是随便问问,没什么其他意思。”

李明阳脸上显出了复杂的神情,低声地说:“如是这样,我就放心了。程书记,刚才你来的时候,我没为你接风,就是接的那电话实在是蹊跷。他打听包房安全的问题。这样的打听,今天上午到下午我接的电话有十几个。他们语气都很急,希望我给个准话。”

程浩繁一听此话,心想:“看来被敲诈的不是我一个。哦,在县委办公楼走廊上议论的不是说我。”这样一想,心里塌实了不少。

李明阳见程浩繁没有急着答话,就继续说:“尽管我再三解释,说绝对没问题,可仍有人半信半疑。十几个电话那么巧凑在一起,恐怕不会是偶然吧?我总感到这事来者不善。”

程浩繁心中大惊:“一下被敲诈的是十几个,莫非藏在暗处的对手知道了良友俱乐部的事?”他心中是那样想,可脸上没有闪出恐慌的神情,仍是镇静自若的样子。他深吸了一口气,稳了一稳情绪,慢条斯理地说:“说实在的,真是来者不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水来土挡,兵来将挡,历来如此。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们奉陪到底就是了。”

李明阳见保护伞撑着,心放宽了不少,笑着说:“如是这样,我就放心了。程书记,有你在,我就有了主心骨,做什么事都不怕。”说完,觉得话没尽,又补了一句:“程书记,你说那不见面的对手能挖出来吧?”

程浩繁仰头一叹:“难一些。如小冰在的话,这事就好办了些。”

李明阳想起了程冰。凡宾馆遇到一点麻烦事,程冰就会笑着说:“有什么事打个招呼。”当自己说谢谢时,程冰听了,手一摇,微微一笑说:“李总,这你放心好了。你忘了,这宾馆,我们程家也是有股份的。嗨,你想啊,你的特色服务,还不是我给罩着护着。每次的扫黄,没有我提前打招呼,那些小姐、嫖客怕多次扫进拘留所了吧?这宾馆恐怕早就停业整顿或倒闭了吧?即使我叔升官走了,可我还在嘛,小天鹅的一切经营照样红火。” 现在程冰判刑进了大牢,这忙就帮不上了。此时李明阳深有同感地说:“是啊,小冰进去了,损失实在太大。”

程浩繁此时已是心力疲惫,说:“今天说话到此为止。”起身就走。

李明阳以为自己说话太冲走火,冒犯地触疼了保护伞的神经,心中万分自责,不敢再多言,万分小心地送保护伞走出宾馆大门。

程浩繁回家,想起了特色服务。特色服务有意思么?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