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9年2月11日  

2009-02-11 17:0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26)>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3月10日晚上。在看守所里,程冰不言不语。双目一闭,往日发生的事在脑海打转。

“那天谢学军在自己手里耷拉着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去了。静下心来想一想,事还没有十分的了解,我就卤莽地把人干了,真是一时冲动……人也太脆弱了,我没费多少劲,手就那么一掐,人就这样没了。他死在我手里,死得有些冤。” 程冰一想到谢学军的死,脑海就浮起了当时谢学军软绵绵地耷拉着头死去的样子,心头充满了恐惧感,随之而来的就是那寝食难安给自己带来的最难熬的心理体验。                                                                       

 去年5月出事后的最初几天里,程冰的心理是始终处于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紧张状态中,怕见领导找谈话,怕听警车进局里,怕接电话说此案……一有风吹草动,程冰心里就会刮起十二级台风。

    去年5月23日那天上午,“刑警大队吗?……噢,你给我叫一下程队,让他赶快到我办公室里来。” 周岩松在下着命令。

    当周岩松打电话的时候,其实程冰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着,但他怕自己灭口的事露了马脚,电话铃刺激着程冰惶恐不安的心急速动荡起来,脑门渗出微汗,手迟迟不肯接那凶吉难卜的电话。

    此时,张啸冬正在程冰的办公室里汇报着这两天自己审讯某美容美发店卖淫案的案情。张啸冬见程冰迟迟没接电话,就拿起了话柄,还没开始说话,就见程冰用手指头指指自己,随后摇摇手。张啸冬心领神会,在回电话时,告诉周岩松:“噢,是周局啊,有什么事吗?……找程队啊?很不巧啊,他刚出门,大概是上厕所方便去了……噢,等他回来,我一定转告他一声……好,好。再见。”

    张啸冬放下话柄,对程冰说:“程队,周局语气很急,要你马上到他办公室去一趟。他有事找你……”

    程冰一听“有事找你”,心里咯噔一下,想:“完了。”他的耳朵登时“嗡”的一声响,张啸冬下面说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

    张啸冬见程冰脸色惨白,虚汗从里往外冒,就关心地问:“程队,我看你脸色不对身体虚,是不是病了?要不要我送你上医院……”

    程冰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说:“啸冬啊,我没事……我好多天的工作都是连轴转,没休息好,累了。你管的事以后再说吧。”程冰手一挥,示意张啸冬可以走了。

    等张啸冬一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程冰的精神几乎都要崩溃了,心想:“完了,这一劫到底没能躲得过去。看来,我那点水平真是逃不过省厅市局破案高手的眼睛。唉,当初自己为什么不听从叔叔的一句劝呢?叔叔说过:要命的事千万不能做。我卖弄聪明,结果弄巧成拙,把自己的一切都搭进去了。事到如今,对那500万元的巨奖彩票显然已经不可能再抱有任何幻想了。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了,那些后悔和感叹就分文不值了。现在该怎么办?逃,现在逃怕是来不及了,周副局长肯定找了人并做好了布置,只待自己一出门就等着那冰冷冷的手铐呢。之所以现在还不动手,完全是为了给自己留一点面子,不,是为了保全叔叔和县局自己的一点面子……”

    时间在无情地流逝,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折磨着程冰。“逃是逃不成了,只能拖了。能拖一天就是一天。”此时程冰感到死神在向自己招手,自己已经是一脚踩在阳间,另一脚踩在阴间,生已来日不多了。“末日世界终于来了。”他沮丧着,彻底地绝望了。他瘫在椅子上,任凭浑身汗流乱淌,不知所措,惊恐万状。

    程冰不知道眼下过了多少时间,但真切感到了度秒如年的滋味。一种完全出于本能的下意识,他慢慢地站起来,走到窗前,想呼吸点新鲜空气,清醒一下昏涨的头脑。

    当程冰走到窗前,忽然,他眼前一亮,见前面局机关大楼的周副局长办公室与自己的办公室隔路相对。程冰想:“对,从这窗口看看那里面有什么名堂,然后再作安排。”

    这一发现让程冰感到无比的振奋,犹如注射了兴奋剂。他的眼睛像隼鹰那敏锐的目光一样迅疾而紧张地捕捉了起来,去捕获任何一点可以利用的信息,就像溺水者在无援无助的时候,手里总希望能拽住点什么一样,哪怕是一根寸长的轻飘飘的稻草。

程冰很快透过周副局长办公室打开的窗户,观察到了屋内的一切,办公室里来的不是省厅或市局办案的公安人员,而是县第一高级中学的张校长、沈主任和谢家的保姆。他凭借自己的天资和职业的经验判断,事情远没有到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坏。他马上就作出了判断:“噢,他们是来报案的。”

站在窗前,程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说道:“该死!险些坏事。”他攥紧右拳狠狠地照着自己的左掌来了一下。不能再耽搁了,周副局长那儿肯定早就等急了。他稍事调整了一下心态,高速运转的大脑马上拿定了对策,然后才疾步向前楼的周副局长办公室走去。

谢学军外出迟迟未归,作为县第一高级中学的领导到县公安局报案,这早已在程冰的意料之中了。尽管处理谢学军这件事,自己做得过于不够冷静,现在想想不免为之后悔,但他确信自己做事是很干净的。办案是重证据的。只要没有把柄留下,我就是安全的。于是,程冰十拿九稳地推断出:“要处理谢学军失踪这案件,无论从职业还是职位的角度来考虑,首选人自然就是我。”

    果然周副局长把此事交由程冰负责。案件就这样一开始便顺理成章地落在了程冰的掌控之中了。

    最初的恐惧时期早已过去,但那寝食难安的日子给程冰带来的地狱般的心理体验是最难煎熬的。

    在省城,程冰的确有那么几个关系甚笃的有权有钱的朋友和同学。那天成立专案组之后,程冰利用周副局长让他去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调查的机会,以玩的名义,就事先打电话让省城的朋友在那家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为他预先订下了一套客房。

    临走前,程冰心里打着小算盘:“我得有个黄金搭档,这黄金搭档就是张啸冬。在张啸冬走投无路的时候,是我帮了他一下忙。张啸冬在我手里办事,出于感恩的本能,一向是对我言听计从的。另外,他的卤莽个性和过激行为也正是我所需要利用和可以利用的。现在让他跟我到省城开一下眼界,肯定会高兴得忘乎所以。”

    程冰想定了助手,便去找张啸冬,对他说:“啸冬,走,跟我到省城去办案。”

张啸冬一听跟程冰到省城侦办此案,果真高兴得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起来。

在省城的街道上,程冰边掏出手机,边说:“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这会儿恐怕还应该有人吧?”说罢,他给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试着拨了两次号码,均无人接。根本就不可能打通的,因为程冰掏出手机,当时就没拨号。就是打了,对方也下班了,这程冰早就了解过了。装模作样的举动骗过了张啸冬,让张啸冬信以为真,乖乖地被程冰牵着鼻子走。虚晃一枪的程冰见目的已达到,就不由得笑了。

    那晚,程冰告别张啸冬,走出香格里拉大酒店,就急忙到了以前和朋友去常玩的酒吧,在那里约见了和自己常玩的路梅。这路梅是程冰失恋后认识的风流女子。

    在酒吧,程冰和那颇具点姿色的路梅抚摩着,嬉笑着,很是亲热。

    当这两人谈得正浓的时候,程冰忽然压低了声调,转了个话题,笑着对她说:“小梅,今晚,我给你介绍个客人玩玩。时间不必很长,只要让对方满意就行。至于钱嘛,这不成问题,我会如数给你的。事办得漂亮了,或许我还会多给点的。”

    只要有钱到手,管他是谁,在风流女子眼里钱比亲爹还亲。路梅就点头同意了。

    轻车熟路的事,不用多费口舌,双方的谈判就在吃喝的笑声中谈妥了。

    程冰搂路梅的细腰,重重地吻了她的脸,随后就附在她的耳根轻轻地给她讲了香格里拉大酒店的房间号码。

    路梅临走时,回首用眉眼抛向程冰,甜柔地说:“冰,我加班去了,你可不要吃醋哦。”说完,就一走三扭地干活去了。

    当晚,张啸冬和路梅正销魂酥骨之时,程冰出现了。骚货的罗裙下,张啸冬尴尬之极。程冰冷眼看着在自己巧妙的设计和安排下这头脑简单的张啸冬如何摆脱困境。果然,张啸冬中了招,只得乖乖地低头臣服,让程冰牵着鼻子走。程冰太精了,对张啸冬的把脉是很精准和自如的。

    龌龊的事被程冰捏在手里,蒙在鼓里的张啸冬心神恍惚,情绪低落,状态懵懂,无心再破案件,以致在省城调查过程中,本应做的笔录也都由程冰去执笔了。

    程冰见张啸冬果然精神一蹶不振,心不在办案上,心里不由暗喜:“太好了,我要的就是这一手包办的效果。在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即将提供的情况尚有某些不可预知性的情况下,先行扰乱他的心绪,使他无心旁顾,只顾自己如何摆脱困境,这样调查取证的事全都让我来干,累点,辛苦点,没关系嘛。只要能瞒天过海将案件调查方向从一开始就悄然引向我设计的方案,我就基本放心了。”当然,程冰也想过:“在张啸冬情绪极度低落甚至沮丧的时候,适机安抚他一下,能使他再次感激我的宽宏大量,这样他在我示意下,肯定会唯马首是瞻,更卖劲地为我破案了。”软硬兼施,历来是治人者的法宝。

程冰很得意自己耍弄的手段,手段高,实在是高明。他认为:手段是通向目的桥梁,而桥梁只有优劣之分,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

程冰很得意自己耍弄的手段,可有人就要倒霉了。倒霉的是谁?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