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9年1月8日  

2009-01-08 20:0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23)>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程冰拿起《黄汉森醉话录》匆匆离开办公室后,快步走出了大楼,直向停在楼前的一辆警车走去,那是他的坐骑。程冰见四周空无一人,就一步跨进自己的里,埋头把《黄汉森醉话录》飞快地看了一遍,随后顺手放下了《黄汉森醉话录》,脚一踩油门,开动了车,车迅疾离开了公安局大楼。

 程冰驾着车开到了一幢大楼前停下了。楼很气派,这是宏达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的大楼,盖房子有脸面的人就在这公司光彩形象的里面办公。再穷也不能穷有脸面的人,楼能不气派吗?这是无声的广告啊。

 程冰一进楼碰见了保卫部部长赖金龙。程冰在小学念书时就知道了此人。这赖金龙在县城是无人不晓的知名人士,人称赖皮。他在中学的时候就喜欢打架斗殴,虽然没进过武术学校练武,却是无师自通,在不断出击的实战较量过程中摸索出了出手狠毒的格斗技巧,打出了威风,打出了名声。他四处摆擂台叫板,就是要当一县的武林霸主。1977年8月,他刚18周岁,一次在为争地盘打群架的过程中,他持刀把对方的老大捅成了重伤,结果被判了有期徒刑二年。出狱后,他成了黄新善的贴身保镖,兼任保卫部部长。

赖金龙主动跟程冰打招呼,笑着说:“程警官,气色不错,有事啊?”

程冰笑着说:“有点小事,找一下黄老板。”

赖金龙递上一支烟,小声说:“我们老板在。我刚从他办公室里出来,我见时他一脸不太高兴,好像有什么不称心的事,他要我严守大门。”

“哦?那我更得先见见他。回见。”程冰接过烟,起步就走。

 背后传来赖金龙的话:“程警官,上周的事,谢谢你了。以后你有空的时候,吱一声,我摆桌请了。”程冰听了微微一笑,头也没回地说:“这事以后再说吧。”赖金龙说的上周事,是指一个民工强行进楼大闹要索取拖欠二年工资的纠纷案。程冰接到赖金龙的电话,迅速赶来,带走了那肇事者。随后程冰作了疏通工作,双方达成协议:钱先付一半,事私了。双方各有所得,都为自己留下了后路。

 程冰一走进黄新善的办公室,黄新善一惊:“你怎么来了?”

 程冰见黄老板还在生气,笑着说:“黄老板,怎么不欢迎我来?你的气色不太好啊,怎么有不顺心的烦恼事?”

“贵客来了,我怎么会不欢迎?我事业一向很顺,哪里会有什么不顺心烦恼的事啊。你来我这里,是不是我手下的人出了事?”黄新善急忙把办公桌上的纸收了起来。

 程冰见黄新善面有难色,知道这黄老板有尴尬的事闷在心里堵着,而外表却装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糊人,就低头叼起烟,点上火,想:“先摸摸他的情况,再说正事。”于是吸了一口烟后,慢吞吞地说:“黄老板,你想探风?我漏一点风给你,你现在是多事之秋啊。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你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啊。”

 黄新善紧张地说:“我一向遵纪守法,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事。”

 程冰吐着烟圈,笑着说:“是吗?恐怕这不是真话吧?你忘了我是干什么吃的,你可以瞒别人,可瞒不了我啊。你要是把我看作真心朋友,就实话告诉我,说不定我还能帮得上忙。你说呢?”

 程冰为黄新善办过事,这黄新善心里明白,这年头办事不是白办事的,得有偿,只要能花钱消灾就行。黄新善见程冰有意出力,巴不得借力行事,就点了点头,眨巴着眼说:“刚才我收到一份匿名信,说我不够意思,只顾自己闷头发财却不想施舍点钱犒劳需要钱的人,警告我出门小心狗命。这不是成心敲诈我,和我过不去吗?”

程冰听了,哈哈一笑,说:“你有保镖,还怕有人敲诈、害命?”

黄新善一听,脸露苦相说:“我是不怕当面敲诈、害命,就怕暗地里背后搞损招。整天累月成年地提心吊胆生活,这日子能好过?”

程冰边抽着烟边说:“你发财了,当然就有人得红眼病喽。嗨,你想啊,写匿名信的人光看到你昨天挣钱今天挣钱明天还是挣钱,就是没看到你的付出你的投资你的风险。你整天忙着挣钱,就没想到有人在暗处惦记着。是啊,光顾自己生意,不顾周围的危机,真的一命呜呼了,挣那么多的钱有什么用。我劝你一句话:得留心眼防小人。”

黄新善点着头,叹口气说:“是啊。接到信后,我就在想谁在我背后使坏,可想不出是此人是谁,如找出这不地道的小人,我非得教训他一顿。”

程冰笑着说:“是谁,我想,得先从你身边的人入手。”

黄新善眨巴着眼,问:“这人会是我手下的人干的?”

程冰说:“外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内贼作鬼。嗨,你想啊,内贼不可防。内贼知道底细,他要作鬼,就够你头疼脑热要命的。我想这人是不是你应该首选考虑的内贼嫌疑人?”程冰说罢,便把《黄汉森醉话录》送到了黄新善眼前。

黄新善拿过《黄汉森醉话录》,就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黄新善真不是个玩意儿,他当年对我说:‘你做假帐是有本事的,我信得过你。只要每一个项目,你做成功了,我就给你这项目的5%的提成。’不说别的项目,建欣荣商场的时候,成本只有1200万,我做假帐的时候把数字提高了一倍,为此,黄新善狠赚了一笔,往银行里就存了800万。事后,他说:‘有帐不怕查。5%的提成,等你退休了,我会把以前欠你的提成一起给你。现在我这公司要发展,正需要大笔资金投入。’可我退休几年了,他还是一拖再拖。他要给我提成的每笔帐帐,我都记着。今年5月,我就向他要帐,他给了我一万,余下的钱推说等有了钱再给我。呸,物价总在涨,现在的100元和几年前的100元一样吗?缩水喽……他吃肉,我喝汤,这不行。他不仁,那我就不义了,到时我会告了他……”

“他拖欠民工工钱,说是没钱。哭穷哩,这话骗民工可能行,骗我可骗不了。大家都说望楼兴叹,那是因为房价高得吓人,叫人吃不消。我说,房地产的帐是旁人看不懂的糊涂帐,里面玄妙得很。在中国搞房地产的,有哪个是穷的?我当会计时,经我的手他在银行的钱就是3000多万了。怎么要他拿钱发工钱的时候就喊着没钱了?……他有的是钱,他贿赂领导可是有钱,为了中标升达商务大楼的工程,他就动用了80万的贿赂款……领导是谁?还不到时候,真逼急了我,我就统统说出来……他到现在还欠着我应得的钱,如他到10月份还赖着不还我的提成,我就把他存在银行里的钱和贿赂领导的事暗地里告诉那些民工,让他们闹事,我要看黄新善身败名裂……”

“黄新善当上了县政协委员。他是怎么当上的,你们不知道,我知道。他为了自己的名声,捐款捐物建了3所希望小学。这哪是他的钱啊,是克扣民工钱;建希望小学的料,是建厂房时用欺上瞒下的手法弄走的……他建希望小学真的是为了孩子?不是的。他当上了政协委员的那天,在酒席上对我们几个亲信说:‘戴上这帽子,今后到市里发展房地产就有了政治资本。我今后发财了,有我吃肉的,就有你们的份。’我们听了真是高兴,有他这一句话,我做假帐就更有劲了。他有钱了,我有丰厚的回报……现在我才明白我上了他的当,我没捞着什么太多的好处,大量的好处尽让黄新善和他的亲信占了……”

“那个赖金龙把闹事的人收拾了?……我知道他才是闹事的人。当初黄新良负责采购,那时钢筋、水泥等建材不是很好弄的。这姓鲁的还是个中学生时候,就盗窃钢筋、水泥等建材,得手后低价卖给黄新良,要不然,他捅伤人,黄新良怎么会替他支付高昂的医疗费呢?他出狱后,正好是国家实行原材料价格改革,许多产品的国家统配价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抬高,比如统配水泥由每吨40元提高到90元,而另一方面国家也允许企业超计划自销产品,可按市场价格出售。市场价格比国家统配价时常会高出一到两倍,如木材大概在两三百元一立方米,经倒爷捣动可卖到七八百元一立方米。价格的双轨制,黄新善正需要赖皮这样的人。赖皮经常到水泥厂、钢厂、林场等单位,去弄统配价的建材。他打出‘老子是劳改犯’的招牌,真管用,有时比批条子还顶事。他说:‘我讲“老子是劳改犯,我怕谁。天老大,我老二。谁惹了老子,我就叫他和他全家不得好死”时,那些管货的主管吓得脸都变白了,乖乖地把货给了我。’精明的黄新善利用赖皮这震慑对方的名片,真是生意兴隆……”

 程冰见黄新善脸越来越难看,知道他把材料记到心里去了,时机已到,就敲打着说:“黄老板,我有事得先走了。你看一点就知道这人在背后搞什么鬼了。这机密的材料是内部的,你看了后心里明白就行,千万别声张,要不然,你我以后没法再沟通了。你如要全部看完,我成全你,可以把这材料留下,时间只有一天哦,明天上午我来取。”

黄新善感激地说:“好,好,就这样一言为定。我送送你。”

程冰站起身,手一摆,说:“不必了,我们之间还讲客气吗?你忙自己的事吧。”

程冰走到楼梯转弯处,碰见了赖金龙急匆匆上楼,知道他为听从命令而急行,就笑着逗他:“哎哟,我的部长先生,官当大了,见了老朋友连招呼都不打了。”

赖金龙仍是急匆匆赶路,嘴说:“真是不好意思,没时间跟你说话了,老板叫我有紧急的事要谈。”

第二天,程冰去取《黄汉森醉话录》,一进宏达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的大楼就碰见了赖金龙。赖金龙见了程冰满脸是笑,讨好地说:“程警官,今晚我俩喝点酒?”

程冰知道他肯定看了《黄汉森醉话录》有关他的事,想借喝酒拉近乎,就说:“说话得算数哦。”

赖金龙见程冰赏脸,就约定了时间、地点。

程冰见了黄新善再次强调保密的重要性,决不能让第三者知道。

黄新善连连说:“这是一定的。我想问明白,我们县的刑事案件侦破归谁管。”

程冰张口就说:“在我们县发生的刑事案件侦破工作,这好啊,归我负责啊。”

黄新善笑着说:“我记忆差了,忘了。你不说,我真的记不起来。”

三天后的晚上,黄汉森跌进了河里长醉不醒。经法医鉴定,黄汉森酒后失足,溺水而亡。

程冰把事的前后经过告诉了叔叔。程浩繁一听,眉一皱,生气地说:“小冰啊,你犯糊涂了。黄新善说谁管刑事侦破案件,是有深意的。如一旦谋杀黄汉森的事败露了,他可把责任推在你身上,因为你知情瞒报。黄新善这样的人,不可靠,一旦他出了事,是会乱咬一气的。无奸不商啊。另外你根本就不用亲自出马找黄新善去整死黄汉森,完全可以通过匿名信的形式去影响对方;真的需要解决的,可以通过组织名义的形式用信函或联系人等方式组织去办事,一旦出了事,就可以让组织顶着,这叫有事找组织。现在你一出头了,就会被别人捏住把柄,主动权就操在别人手里了。黄汉森活着,其实对我来说没有很大危险,因为受贿的人多了,级别比我高的也多了,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着;而我受贿时从来不签名的,都是秘书签的字。如出了事,我会一推给了之。小冰啊,你真是走错了一步……”

程冰听了叔叔的话,大有一种姜是老的辣的感觉,“老谋深算”此言真是说到家了。

程冰想起自己没和叔叔商量,就自作主张办了黄汉森的事,很是后悔。现在他听了叔叔说不必对谢学军定点清除,就按叔叔的决定不再自行办了糊涂事了。

程冰不再定点清除了,那下步这叔侄俩会有什么动作呢,请等待。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