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10月10日  

2008-10-10 16:4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03)>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四十三  明查暗访

                                             

赵天林一案需要重新审理,情况重大,但考虑到涉嫌人员身份的特殊性以及其在长水当地根深的社会背景,为慎重起见,案件调查暂不易公开,省厅领导当即决定,由省厅抽调人员与都城市公安局联合组成专案组,立即展开对程冰的有关调查。相关的调查必须秘密进行。

本定于2001年元旦过后便要退回长水县公安局重新调查赵天林一案,可是事到一月中旬,有关部门又以时近春节,事情繁多,一时还难以顾及为由,就将此事借故拖延了下来。

就是在春节前及春节期间,省厅与都城市公安局联合专案组对程冰的调查,一直都在看似微波不兴,实则波聚蕴力的状态下进行着的。

  程冰涉嫌与谢学军失踪一案有关的相关调查进行的异常艰难,可以说除了原有的那个抢劫团伙的几名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之外,再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

对程冰的调查,首先得从赵天林那儿开始。

不久前,行刑室里那最后一刻的突然变故,让万念俱灰、生不如死的赵天林恍惚间看到了一丝希望,是不该死才活着的。从死神手中复生的赵天林悟出了禅:“等死即心死。要活即心活。不能白白死去,否则太便宜了诬陷者。”他振作了精神,在默默等待着平反昭雪的那一天。

春节过后的一天,当联合专案组人员出现在了他面前的时候,赵天林已不再是那副窝囊相的样子,而是主动为自己申辩。赵天林在一连串打击折磨的经历中明白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不申辩,就没有机会。申辩,才有机会。有机会,才能平反昭雪。”

“我冤枉……冤枉啊!我是被屈打成招的呀……我没害谢老师呀……他们一次次折磨我,有次是连续三十多个小时折磨我,我终于受不了了,有了死的念头,在反复修改多次的口供上签了名。虽然我也想否认杀人,但只要能早日摆脱无休止的折磨,让我承认什么都行。我真的是被屈打成招的呀……”随着一声声嘶哑的悲号,脸浮肿的赵天林 “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周身颤栗,泣不成声。在赵天林的血脉中,那种久违了的对生命本体的天然的亲附感,终于被唤醒了。

赵天林在悲切地讲述着自己在中奖之后遇到的一系列不幸。

专案组的人员静静地听着赵天林的申诉。

赵天林说着自己的去省城的过程:“去年5月18日那天上午7点多点就离家的,我由县城外搭乘一辆过路的长途到了都城长途汽车站之后,便在都城火车站改乘了一列途经省城的快车。就在列车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个和我坐在同一座位上的一个小男孩在走道玩耍,走到车厢的连接处,不小心将右手的中指给挤伤了,而且伤得还挺严重。当时列车通过广播希望在旅客中能够找到有经验的医护人员帮着紧急处治一下,没想到来的竟是个一位高鼻梁蓝眼睛会讲中国话的外国医生。在那位外国医生为小男孩包扎的时候,大家很好奇,前前后后围聚了许多的乘客。如你们能找到那次列车的10号车厢的列车员,她就能证明我就在那列车上。”

“这件事,你过去为什么没有说过?” 专案组的审讯人员一边翻阅着程冰、张啸冬过去审问赵天林时的讯问笔录,一边问道。

赵天林说:“当时,我被抓进来时给吓晕了,在被传讯的那一天晚上,我头脑一片空白。的确是把这件事给忘了,没讲。” 

“后来审讯的时候,你也没讲。” 专案组的审讯人员用手指着原始的讯问笔录本,望着赵天林说。

“说过。最初的时候,我的确是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后来想起来说时,可他们就是不信。” 赵天林说。

“说来听听。” 专案组的审讯人员很耐心地说。

“我说我是坐火车到省城的。程冰非要我拿出18日那天去省城取奖时所乘坐的火车车票不可。我说,我怕到省城领奖的事被老婆察觉,所以临去省城的头天晚上骗老婆说第二天我要到市里去开会。为了避免在老婆面前漏出破绽,回来的路上,我就把 18日那天的包括所有的火车票、汽车票早在那天回家前,全都被我扔了。程冰说我没证据出示,这就是在瞎编乱造,是不老实,是在干扰破案视线。后来干脆就不许我再提这件事。那个张啸冬在一旁威胁我说:‘若再提起,就用电警棍伺候。’我生性怯懦,一听就害怕,以后就不敢再提起这事了。以后,他们硬逼我按着他们的思路去回答。” 赵天林说到这里是一脸黯然销魂。

“你说奖是你中的,可为什么否认自己中奖?” 专案组人员在问。

“中奖时,我把得大奖的事推向了谢学军,说是谢学军中的。我是在耍小聪明、编点谎话,这完全是为了迷惑别人的视线,掩盖我的中奖。后来谢学军出事了,我怕自己被牵进到谢学军一案中去,干脆就对自己领奖一事竭力否认。我以为这样做,可以摆脱讲不清的纠葛。想不到我越这样否认,却是越陷越深。当我发现说谎没能救我命的时候,我就讲真话了。可我照实讲我领取中奖的事,程冰、张啸冬就压根听不进去,非逼着我承认谋害了谢学军不可,不承认就连续几十个小时不让我睡觉。张啸冬真是厉害啊,不惜动用电警棍电击我。有次张啸冬买来芥末油和辣椒面,用芥末油和辣椒面对上水灌我,我头一扭,芥末油、辣椒面和水流进了我的眼睛、鼻子……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置我于死地而后快?有时候出手打我太狠,我受不了就嗷嗷大叫,张啸冬就拿抹布堵住我的嘴。你们看……” 赵天林解释着,却解释不清其中的奥秘。赵天林捋起衣裤。专案组人员看见他的大腿、脚面浮肿,胳膊上有伤痕,手指上有胡笳。

专案组人员认真地做了笔录,随后问:“一审判决送达后,你没有提出口头或书面的上诉,就是案件进入二审司法程序,你仍有申辩的权利,即使不服法院的二审判决也完全可以提出书面上诉,可为什么你没有这样做?”

赵天林一脸悲怆,带着哭腔说:“当时我的心死了,感到生不如死。有一次程冰在审讯我时,他这样说:‘赵天林,你想你的爱人是怎样评价你的为人吗?好,我在这里转告你一下。你可得好好琢磨琢磨你爱人话中的含义。话是这样说的:“陈老师对我那死男人真是好啊,没有他就不会有我那死男人的工作。我一辈子都会感谢他的。我那死男人怎么会对谢老师下手呢?我那死男人怎么就没长个良心啊?是人,总得讲个报恩吧?这个死男人真的该死。唉,我的命怎么那么不好?”她说得没错。据我们调查,陈家父女对你家有恩。嗨,你想啊,没有陈校长当初对家的照顾,你爸早就命丧黄泉了,也许你也会体弱多病;没有陈校长让你当老师,你也只能务农了,也许你累得趴在黄土地上了;没有陈校长同意你进修大专,你的职称是评不上一级中学教师的,也许学历不够就会被淘汰出教育战线;对你传帮带的是陈岚老师,没有她在背后给你压阵,你能管住捣乱调皮的学生吗?为了让你早出教学成果多出教学成果的是陈老师,没有她把大量的课余时间让给你辅导,你能出成果吗?为了让你有精力拿下本科学历是陈老师,没有她为你一路开绿灯的调课并叫别的数学老师帮你顶课,你能拿到本科学历?谢学军是你的学生,可他为你拿了好多项国家级、省级大奖,使你脸上有光,就是他当了你的同事,他仍很尊重你,什么事都让着你,怕你累着,怕你有病……陈家对你不薄啊,你难道忘了吗?……’听了程冰的话,我脑袋里全是我的不对,是‘真的该死’的想法,这想法充满了我的脑子,我的心彻底死了。于是在以后的审讯和司法判决中,我不再申辩,就是一审、二审判决送达后我也不想上诉了。其实我的内心是想争辩的啊……呜……呜呜……”赵天林说着说着,痛哭起来,眼泪与鼻涕齐下。

专案组人员把赵天林的话认真地记了下来。

“谢学军的失踪根本就和我毫无关系。我说的全是实情啊。”在专案组人员临走时,赵天林再次强调着。

一面之词能信吗?赵天林的证词需要核实。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