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9月23日  

2008-09-23 17:5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99)>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四十一  死里逃生

赵天林在临刑前的一刹那间,奇迹般地停止执行死刑,接着又被押回到了都城市看守所。

戏剧性的变化。能刀下留人,真是奇了。是谁何德何能救了赵天林一命?说来话长,且听慢慢道来。

昨天夜里,康德江刚躺下睡觉,突然家里电话铃声急速响起,打破了夜的寂静。他大惊,心想:“这么晚了,谁会来电话?”他拿起电话准备训一下对方,便没好气地问:“谁?”

对方一听,就哭着说:“爸,是我大力啊,快来救我……”

没错,是失踪多时的儿子声音,多月寻找儿子未果的康德江没想到儿子竟然在电话中显声了,本能地吐出了:“啊?儿子!……”康德江拿着话筒愣了,一时失语,泪却哗地流了出来。

一听丈夫说“啊?儿子!……”,躺在被窝的康大力的母亲知道失踪的儿子有下落了,急忙就说:“快问他在哪里?”

“爸,快来救我啊。” 康大力在电话的那一端发出紧急求救的呼叫,语气很急。

一声“救我”,再次催康德江夫妇迅速行动。康德江急切地问:“你在哪里?”

康大力说他现在正被困在M县Y砖厂内,让爸马上向公安局报案,快来解救,越快越好。寥寥几句话说完,便急匆匆挂断了电话。

从电话里压得很低的声音、急促的语气和寥寥的短语上不难断定,康德江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命悬一丝。救人就得抢时间,时间就是生命。康德江顾不上擦干脸上纵横的老泪,搁上电话,冲出家门。在康大力的母亲的期待中,康德江开着自己的农用运输车,驰车赶到县公安局报案。

当夜,县公安局恰好是在家主持工作的周岩松值班。他现在是县公安局局长了。周岩松神情严肃地了解了情况后,当即要通了M县公安局的电话,通报了情况。随即,周岩松把值班的陈军涛、刘立勇叫来,交代了解救任务。站在一旁的康德江坚决要求前往,以解救儿子。康德江关切儿子的请求,得到周岩松的破例同意。

时不我待。三人连夜驱车,赶赴M县Y砖厂。

康大力一直在想办法逃离这戒备森严的砖厂。然而,要想逃离这里,又谈何容易!别的不说,就这砖厂里那眼露寒光、行动凶猛却又十分警觉的两条狼狗,就足以让想逃的人望而生怯了。那两条狼狗一直为主子效忠,把门很严。以前,有人想逃跑,就被这两条狼狗咬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血的教训值得记取。康大力曾经有几次背着老板和监工,悄悄地把自己由口里省下的馍馍抛扔给它们,想以此和这两条狼狗混得厮熟些,以祈望有朝一日能够对自己网开一面。康大力每一次抛食,那两条狗都只是抹抹眼睛,一脸子漠然,毫不予以理会。若要再进一步与之套近乎,则反倒会招致其犬性大发,摆出一副随时要进攻扑咬的姿态,并汪汪地向主人发出预警信息。   

当苦力的都想离开这鬼地方,因为谁也不想在这鬼地方悄无声息地死去。林哥多次对康大力说:“要年关了,谁家不想团圆?思家心切,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时间在一天天逼近年末,可巧妙的逃生办法一直没有找到。

机会终于在康大力几尽绝望的时候来了。12月19日中午,康大力对李监工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来时,身上剩下240多块钱。现在我全拿出来,今晚请一桌,大家乐一乐。”那天误陷黑砖窑的时候,康大力见下车的民工被一个个搜身,知道大事不好,在下车前故意说:“我的腿坐麻了。”说罢,一手在弯腰捶腿,另一手迅速把身上的钱塞进了鞋垫下面。这钱就是这样保存下来的。当时,许多人身上携带的钱、手机、身份证等都被没收了,成了无证件的人质。

 “你哪里有什么钱?” 李监工听了不信,因为当时是搜了身的,钱得没收,以后也没发过任何一分钱。

“钱,我就不能想办法藏起来?你要想喝酒,就拿钱去,快准备酒菜。” 康大力把钱拿了出来。

钱是真货,李监工认得。李监工犹豫着说:“我晚上要值班啊。”

康大力说:“这好办。林哥是我的铁哥们。我叫林哥替你打点一下,不就结了。”

有免费吃喝这样的好事,又有人替他打点一下事情,李监工求之不得,于是痛快地答应了。

晚上,李监工扣剋下了一部分钱后,买了一些酒菜,开始了酒局。为图热闹,当班的李监工再唤来马监工和宋监工来一起喝酒。

康大力在酒桌上对那三人说:“以前是你们掏钱,让我陪酒。今天是我生日,这酒算是我敬你们三位对我的照顾。今晚咱痛快地喝,不喝不够交情。”

“好,我们喝。你这小子,终于学乖了,变得会献殷勤了。明天,我给你找个轻巧的活干。”手握大权的李监工说。

“李监工说得对,小康平时干活挺麻利的,也知道孝敬,应该照顾一下。”那两人附和着。

“那我就多谢了,现在我再给你们倒满酒。这酒是谢你们的好意。来,喝。” 康大力有办法想招术叫对方喝。爱喝酒的康德江在喝酒的时候总会出一些招术让一些酒友喝。康大力在屋里做作业时,常被那些种种劝酒招术搅得心烦。在那杂音中,听的时间一长,也就记熟于胸,想不到现在派上用处了。

正喝时,当班的李监工的手机响了。李监工向在坐的人摇摇手,意思是别说话,拿起了手机,放在了耳边。李监工对着手机说:“哦,是马老板啊,……对,对,我正在值班。我值班,你还不放心吗?……放心好了,没什么事,一切绝对正常……对,对,我正在巡视库房……好,好,没事。有事,我会及时报告的……好嘞。”说完,抬起身,用眼望窗外看了一圈,见林哥在远处的库房巡视着,说:“没什么事,我们继续喝。”

“好,你们喝得利落。我再给你们倒满酒。刚才那些酒是题外的酒,不算的。现在的这酒,才是我的生日酒。为表示我对你们到来的感谢,我特敬你们三杯酒。这酒量,你们还是有的。来。一口气连干三杯。”当李监工打手机的话音一落, 康大力就忙着劝酒。

“康大力,你怎么不喝?” 李监工见康大力没动杯,就问着。

“你们是长辈,我是晚辈,怎么能平等喝酒?总得先敬长辈,完了之后,我才能喝。这个规矩是不能破的。” 康大力回答着。

李监工说:“像个样子,讲规矩了。好,我们先喝。”那几人一下就喝了三杯酒。

康大力见对方干尽了酒,自己也喝干了酒,随后再给他们倒满了酒,说:“茶倒半,酒倒满。你们是长辈,我是晚辈,希望喝了这酒,以后我有什么不周的地方,请多多包涵。好,我给你们敬酒。” 康大力加紧地灌他们的酒。

康大力一直想方设法地在敬他们酒,见他们有点醉意了,仍在一个劲地劝酒:“你们是长辈在酒桌上也是酒经考验的,怎么酒量还不如我这刚出道的毛小子?喝了就那么一点酒就趴下了,真是不中用。” 康大力在玩激将法,以前和他们喝酒知道他们有多少酒量。

“你这小子,别说大话,谁不中用了?我不信喝不过你。”李监工忿忿地说。

“你们两个呢?” 康大力指着马监工和宋监工问。

“喝,老子也是能喝酒的人。在酒场上,我还没服过谁。”马监工努着嘴,不满地说。

宋监工说:“康大力,你先别吹牛。有本事,酒桌上见,看谁喝过谁。喝。”他认为自己的酒量比不上这小子,是不可能的事。

康大力指着眼前的三个人说:“好,说定了。我如果先趴下了,就是狗熊,是王八羔子。以后我有钱了,我就再掏钱请你们喝酒。如果你们输了,怎么办?”

“我们会输?笑话。我们输了,不用说,下次我们请。”他们打着包票。他们笑着,认为自己绝对是赢定了,因为他们以前见识过这小子的酒量不怎么样。再说了咱们三个联手轮流上,还不能打趴了这小子?

康大力一人能抵过三个酒徒的联手进攻吗?下文告诉你。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