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8月6日  

2008-08-06 13:26: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94)>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许家寨正在召开省小城镇建设经验交流会,来自全省各地出席小城镇会议的代表都是很有影响的人物。在这关键的时刻,竟然出了这样扫面子的事,着实让程浩繁心惊光火。如是刚出道的人,肯定脸上挂不住,喜怒哀乐尽写在脸上。可程浩繁早已是处惊不乱的排难解忧的高手。他强压怒火,把事交给了程冰去处理后,便若无其事般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相信程冰此时完全可以当好“消防队员”的角色。

黄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造成如此震天动地的事?

这天上午9∶30,黄嘉琦走出家门,准备去收拾自己承包的果园。

当黄嘉琦走到村口的时候,黄武就迎面走来,笑着说:“呵呵,小老弟,好久没见你了,一定是最近忙坏了。我刚才去了你的果园,见那果树结了不少果子啊……”

黄嘉琦见黄武对自己如此客气,心想:“我们平时素不向往,今天他倒客气起来。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不会安好心。”就没好气地说:“是啊,我一直在忙,对不起,我实在没工夫和你闲聊。等我有空了,我们再聊吧。”说完就想拔腿开路。

黄武急忙拦住黄嘉琦的去路,皮笑肉不笑地说:“小老弟,别急着走。老哥刚才去果园,就是有件事得和你商量。”

黄嘉琦心一沉,知道来者不善,躲是躲不过去了,干脆就停住了脚步,想问个明白,好作应对的准备,于是张口问:“有什么事吗?”

路人好奇,围了上来。

黄武笑了一笑,摸了一下脑门,说:“小老弟,老哥向来是个痛快的人,说话喜欢直来直去。事不大,占不了你多少时间的。事情是这样的。我看你承包果园太辛苦,老哥想分担你的压力,也和你一起承包果园,你负责果园的管理,我负责果园的经营……”

黄嘉琦一听知道他是见果园已到了赢利的发展期,就想插手摘胜利果实了,说是合作承包,其实是得寸进尺的前奏曲。当初,这黄武就是采用步步为营的战术占了刘渠的宅基地,并想方设法挤刘渠搬家。黄武就对狐群狗党说过挤刘渠的动因:“别看刘渠家破,这可是发财的宝地,木头脑袋的刘渠楞是没看出来。慧眼才能识宝。刘渠家年年有几次被车撞,这就是发财的机会啊。这事犯在我手里,我还不得死泡硬缠着司机赔款,没上千成万的赔款,我会轻饶了肇事司机?谁叫他超载的,谁叫他车失灵的,谁叫他撞坏民居的。撞了,就是送上门的钱。被撞的反正不住人,房子就简单修一下,等着下家撞。谁说守株不能待兔?我就能守株待兔,让破房变成摇钱树。”大家都知道,根据县的精神、乡的指示,村上已经给刘渠划了一个新的宅基地,让刘渠动手盖新房搬家。可刘渠手里没有钱,盖不起新房,事情就拖了下来。而黄武见刘渠家死硬着呆在原地不动,就每天隔着墙指桑骂槐,这让刘渠天天憋着一肚子的火。黄武想早点挤走刘渠家,占刘渠家的地皮。后刘渠家被山洪冲垮,这块宝地终于落在了黄武的手里。

黄嘉琦看黄武又在打如意算盘,再次想施展空手道,以合资的名义达到独资的目的,心里想道:“刘渠死得太冤。我可不能做第二个刘渠。”便摇着头,断然否定:“我不想和其他什么人谈合作承包果园。有苦,我一人承担就够了,不想再连累别人。”

两人说话间,路上围上了一堆看热闹的看客。

黄武见黄嘉琦顶他,就恼羞成怒地说:“妈了个巴子,你是不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啊?老子好话说尽,和你商量商量,这是老子抬举你。给你脸,你竟然不识相。老子实话告诉你,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这事就这样定了。我刚才去果园,就对那几个打工的说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果园的承包人,你们以后叫我黄老板就行了。’……”

黄嘉琦见他露出了贪婪熏心的真面目,就大声地说:“黄武,你想得美。我有承包合同书,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承包期是30年……”

“哈哈,承包合同书?实话告诉你,我就有这个能耐,也能搞来一份盖公章的正规的承包合同书,这承包合同书的时间要比你承包的时间要早一天。我还能搞来一份终止你承包合同的裁决书,你信不信?你要是不识抬举,老子,今天就把你的承包合同书废了。现在,我就去办了。”说完,黄武就拔腿想走。

黄嘉琦见自己辛苦几年的心血,能这样眼睁睁化为乌有吗?为他人作嫁衣,还有手工费呢。不行,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黄嘉琦不觉火从心来,昂着脖子:“黄武,我老实告诉你,去年你就在打我果园的歪主意,我忍了。今年,你还是在打我果园的歪主意,就不行。”

“妈了个巴子,不行?呸,不行也得行。老子也告诉你,这世上没有我做不到的事,只有想不到的事。”黄武拍着胸脯说。

黄嘉琦忿忿地说:“别小人得志太猖狂!你敢一意孤行,我就敢告你。”

黄武一听,气歪了脸,不禁怒火直冒三尺,大声骂道:“妈了个巴子,毛没几根,就硬起来了。我就是有这个能耐,叫你整天不自在……怎么你要外出?我操你个娘,你是不是想去告老子的状?”黄武忽然想起今天是乡里召开省小城镇建设经验交流会。这几天,当村支书的侄子反复交代过自己一定要死盯严防,告状钉子户刘渠死了,可爱发牢骚的黄嘉琦还活着。如刺头黄嘉琦乘人不备去告状去闹事,这责任我们谁都担当不起啊。现在是特殊时期,责任包干,绝对不能让黄嘉琦自由行动。

黄嘉琦一听黄武骂那么难听的话,就怒发冲冠地反问:“你欺人太甚。我豁出来了,偏要告你的状,有能咋的?”

“妈了个巴子,你敢,我操你家八辈子祖宗。你,给我滚回家去歇着。” 黄武气急败坏地囔道。

“我也操你家八辈子祖宗。你,给我滚回家去歇着!”黄嘉琦不甘示弱地回击着。

黄武见血气方刚的黄嘉琦不听邪,居然对着干,这不是反了天吗?现在身边有好多人看热闹,老子不震了他,今后自己还能称霸于黄村吗?于是怒火冲天,大骂:“妈了个巴子,你吃了豹子胆,居然跟我顶嘴,我倒要看看谁厉害。”说罢便上前抡拳,飞揍起来。

几个与村霸为伍的打手也讨好地加入了武斗行列。黄嘉琦被揍得眼青鼻肿。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

血从黄嘉琦的嘴里流了出来。黄嘉琦把血吐向黄武,黄武的衣服上溅上了各种形状的血迹。

事闹大了。路人上前拉开一场恶战。双方休战,各自骂着,回家了。风波已平息。看客议论着,没见刚才武打场面的人伸着脖子竖起耳朵仔细问着听着。十几分钟后,人群渐渐散去,忙自己的活去了。

没想到一波刚刚平息,另一波又迅疾涌起。二十分钟后,怒火满腔的黄嘉琦报仇来了。他用雷管紧贴着黄武那禁闭结实的围墙大门。“轰隆隆”一声,黄家围墙的大门飞上了天,围墙炸出了一个缺口,原本“谁敢越级上访,全家休得安宁”的标语墙成了“得安宁”的断垣残壁。黄嘉琦从缺口冲进了黄武的院子。

正在家得意洋洋洗着澡的黄武被爆炸声震得吓了魂,顺手推开有防盗窗的窗户一看,见黄嘉琦腰缠雷管,冲进了院子,知道他豁出命,找自己拼命来了。黄武的嘴在自言自语说道:“大事不好。”就光着身子跑出浴室,死死顶上了自家一楼的铁门,粗气大喘着。

黄嘉琦站在铁门外,怒气冲冲地喊着:“黄武,你这王八蛋。有种的,出来。出来啊,有种的,出来啊。怎么当缩头乌龟了?你不想让我活,我也不想让你活。今天,老子跟你拼了。”

“轰隆隆”的爆炸声,震得山摇地动。人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便纷纷跑出家门、店门……顺着爆炸声源的方向,一些人在涌动集聚。刹那间,在霸道楼前,集聚了众多的看客。看客在稍远的外边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下有好戏看了。”有人说:“人急烧香,狗急跳墙。这是被逼的。”还有人说:“黄武遇到了真正的对手。横的就怕不要命的。”……

双方楚汉相争,各占一方,僵持着。

程冰带着几个刑警赶来。他会怎么解决一触即发的棘手事件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