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6月5日  

2008-06-05 17:5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68)>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孙志眼望着胡宝财,使了一下眼色,以表求救。

胡宝财见这婊孙子求到自己了,权当没看见,仍坐着,神态悠闲,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在孙志与两个不好缠的哥们混战时,胡宝财一直在等看这婊孙子下不了台的笑话了。胡宝财是了解这婊孙子是什么货的。胡宝财心中在啐他:“呸,妈了个巴子!用着我了才想起我,你得好处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我的份?”

孙志见使眼色不顶用,知道该用语言和行动乞求了,可自己曾是胡宝财发迹的伯乐啊,应是他主动为我解围才是啊。没有我,哪有他今天的吃香喝辣的地位。怎么,他就忘了我的恩啦?一时难以张口说话。

十年前,孙志是长乐乡的乡通讯员。这年的夏天,长水县是老天在捣乱,豪雨紧下三天,泥石流倾泻而下,山洪呼啸出谷,一些村庄在肆虐的灾神前化为平地,一些百姓在造孽的祸鬼前勾去了灵魂。长水县损失惨重,历经灾难的人们在伤神痛心,此时,孙志的一篇新闻报道《同样的天灾,不同的命运》在《都城日报》发表。文中写:“在大灾的时刻,我随乡领导到基层了解灾情,看到了有些村子是房屋倒塌,田地冲毁,可在石崖山村却是风雨不动安如山。同样是遭受灾害,有的村损失惨重,有的却毛发不损。灾难降临,结局不同。究其原因是:前者对山林采取毁灭性的开发,植被破坏,山体赤裸,天一下大雨极易造成泥石流倾泻、山洪发威;后者对山林严加管理,植被完好,生态良好,就是老天爷再发威,也无计可施。痛定思痛,破坏环境是何等的短视,保护环境是何等重要。”就这新闻报道,一下把深藏闺阁的石崖山村推到了众人的眼前,默默无闻的胡宝财由此而改变了命运。

胡宝财见孙志欲言难言的样子,知道他还没真正到了绝境求饶的地步,就笑着与李栓碰杯谈近日手头紧的苦衷。

孙志见胡宝财在避让,就牙一咬说:“胡乡长,你还知道十年前,我写的那报道吗?”言下之意是我把你抬举出来的,现在你得感恩啊。

胡宝财耳挺长,风早刮进了耳朵,却偏偏装着听不清的样子,说:“孙主任,你在招呼我?有什么话要说啊?”想起十年前的事,胡宝财心里可在厌恶他:“呸,妈了个巴子!不提十年前的事,我心情还过得去,一提这十年前的事,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妈了个巴子!这婊孙子得了便宜卖了乖,谢都不谢我,太不够意思了。”

十年前,孙志的文章一见报,当时的副县长程浩繁就来到长乐乡石崖山村调查。由胡宝财、孙志陪着程浩繁进石崖山村。石崖山村的路是S型山道,真是难走。刚进峡谷是两山对峙,谷底是清澈见底的溪水在一路欢歌。进入峡谷,两山的树遮荫蔽日,不时有鸟儿啾啾。程浩繁看了叹道:“风景这边独好。”孙志便道:“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程浩繁惊奇地问:“高中背的内容,你还记得?”孙志说:“闲了没事,就背些东西打发日子;手发痒了,就练练笔,有的豆腐块文章还发表了。”程浩繁听了“哦”的一声就没吱声。再往里走,一路是原汁原味的山林,程浩繁问胡宝财:“你们保留了那么好的山林,真是难得。村里的人要种地、做饭、取暖是会就地砍树的,你是怎么处理的?”胡宝财挠着头皮说:“深山里的树,不能砍,这是老祖宗和我爸定下的规矩。要砍只能到山外去砍。”事后,孙志写了《为青山:守祖宗业,留子孙路》在《都城日报》发表。文中写:“石崖山村的村干部是有远见的,他们在以粮为纲的年代,顶着常人难以想像的压力,不乱砍树,不乱垦荒,因地制宜地根据自身特点发展养蜂业、养羊业、药材业等。他们靠山吃山,可不毁山。县领导在检查灾区重建家园时对石崖山村的做法予以肯定,说:‘青山常在,就是守住祖宗家业,留住子孙谋生的路。’为了青山常在,我们应该这样做。”孙志的很硬,灵感一来就挥笔疾写,大名在报上多次露脸,多了三月便被程浩繁点名,走到了县领导的身边,替领导提笔作话筒。孙志借了胡宝财的政绩走了,临走没向胡村长道谢一声。胡宝财还在“原地踏步走”。“种树的是我,流汗的是我,吃苦的是我,摘果享受的是婊孙子。”胡宝财感到自己被高升的人利用了。

孙志无奈地再说一遍:“胡乡长,你还知道十年前,我写的那报道吗?”

“哦,十年前的事?哈哈……哈哈,笑死人。十年前你做的事,只有你才记得清。我和你非亲非故,你也不给我开工资替你操什么心啊。你们说是不是?”胡宝财挠着头皮笑了,随后问手下的虾兵虾将。

这几个虾兵虾将一听大哥带刺的话,知道是群起而攻之的关键时刻到了,该是轮到自己表忠心的时候。

李栓抢着开头炮:“孙主任,你写的东西多了,就是你自己也不一定都记住你写过的内容。我告诉你,我大哥是实在人,一心扑在工作上,没时间读书,没时间看报,他怎么会记得你十年前写的东西呢?”

黄显南接着说:“我们的大哥,是个工作狂,整天装着乡的事,忙这忙那,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怎么会操你的心?”

黄新善委婉地说:“孙主任,在这里就你是文化人,干吗说话转弯抹角的?有屁就放,有话就说。逗闷子说话,咱水平不高,理解不了,不是耽误事吗?”

孙志架不住众人的轮流轰炸,知道他们是穿一条裤子的,自己是孤掌难撑啊。自己话中有话的暗示,这胡宝财是不领情。胡宝财在这个场合是存心面搅一盆糊。不如再换个话题,暗示对方:“胡乡长,十年前的事,你忘了。那六年前的事,你总该知道吧?”六年前,胡宝财出山当了乡长,这事是孙志帮了忙的。这胡宝财该知道的。

“六年前,发生的事多了。我怎么知道是哪件?”胡宝财知道那年是自己升了一级官,离开了巴掌大的天地。

孙志知道对方在和自己斗心眼,就明说了:“六年前,你当乡长了,这是我在当年的程县长面前推荐你的。”

胡宝财内心在骂道:“呸,妈了个巴子!你由一个小秘书轻轻松松当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就不许我挪一下窝。我当乡长,怎么会是你说了算的?你算老几!我把石崖山变成了风景区拉动了县旅游经济的长足发展。程书记多次在全县农村工作会议上表扬我的做法,私下也多次许诺在适当时刻考虑我这有功之臣的位置。”心头骂毕,胡宝财大笑起来,笑着说:“哈哈……哈哈……原来我当乡长是你推荐的。真是没说的,该我好好请你吃一桌啊。我就不明白,我水平很低,没什么能耐,你怎么就看上了我?”胡宝财恨这耍笔杆子的婊孙子:他明明知道石崖山是我说了算,石崖山是我一人把工作干出名堂的,可他偏偏把功劳往上级头上推,上级领导一个个凭着飞来的政绩一次次的捞荣誉捞高职捞大把的钞票,和我同职务的人就没有做出什么有影响的事都一个个提升了,要轮也该轮到了我,凭什么要谢你啊。

李栓说:“孙主任啊,凭我的印象,我的大哥是实干的人啊,是做出了成绩的,怎么有人没干什么成绩的就跑在我大哥的前面升官了呢?”

黄显南帮腔地说:“是不是朝中没人,就难重用啊?”

黄新善瞟了一下孙志说:“是不是谁会来事谁升官啊?”

胡宝财囔着:“哥们,你们把话说到哪里去了。我们的孙主任可是个正派人,办事一直是公事公办的。你们怎么能这样乱咬人呢?”

在下的人听了哈哈大笑。

李栓说:“我以为世上没好人了呢。我愿罚酒,向孙主任认错。”说罢,就自饮了酒。

黄显南说:“好人还是有的,刚才我顶撞了孙主任,我也向孙主任认错。希望孙主任大量啊。”说罢,也自饮了酒。

黄新善趁机说:“孙主任,我们一直有来往,私人关系一直不错。有冒犯的地方,请包涵。”

酒席上,气氛一下就缓和了起来。

 

酒席上,气氛一下缓和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