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2008年6月4日  

2008-06-04 11:1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67)>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二十八   难事扎手

 

程浩繁让孙志到长乐乡一趟,解决刘渠一事。孙志当即就叫上车出发了。

5月27日上午10时,县委办公室主任孙志驱车来到长乐乡乡政府。

胡宝财隔着玻璃窗,见车上下来的是孙志,脸吓得煞白,心里暗想:“这婊孙子,笔头好快啊,昨天扣押孙傲的事才发生,今天就写出了处分来通知我们了。妈了个巴子,如撤了职,我就得被人当狗使唤了……妈了个巴子,这婊孙子,来得也好快啊,来时也不打个招呼,让我没一点思想准备。有个准备,我才能想办法溜滑过去啊……善者不来啊。躲是躲不过去了。唉,真是没说的,看来该出点‘血’了,否则难以过关。”

胡宝财脑子转得快,眼珠子一转,来了主意。

胡宝财快步走出办公室,脸上堆着笑,招呼着:“孙主任,不知是你光临,失迎,失迎啊。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孙志沉着脸,问:“你办的事,你还不知道?”

胡宝财装出一副憨样,笑着说:“唉,我是个粗人,想的事少,想得也不周。你是文人,想得周全,可以点化,点化我。我在此恭候点化指导,没说的,多谢了。”

孙志说:“程书记亲口交代我,要你把刘渠的事办了。”

胡宝财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涉及自己切身利益的事,什么都好商量,于是笑着说:“就这事呀,还值得费你亲自跑一趟吗?一个电话打过来,没说的,我帮你办,我敢打包票,绝对搞定。现在,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把这事立即解决了。走,现场办公去。”

胡宝财领着孙志孙到了乡派出所。

胡宝财在院子里,张嘴就是高音喇叭:“李栓,李栓,出来。怎么不出来啊?”

长乐乡派出所副所长李栓一听是大哥叫唤,就慌里慌张跑出办公室,见是胡宝财和孙志来到,以为是处分他扣押孙傲的处分文件到了,吓得两腿打颤,瞪着眼,脸变色,张嘴就没底气:“你们……你们……这事,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胡宝财见李栓怕成这副熊样,不禁笑着说:“妈了个巴子,李栓,你慌个屌。孙主任来,是叫你放刘渠。”

李栓一听孙志这次来是放刘渠的事,不是为处分自己来的,心就放宽了,连连说:“好,好,这事我妈上办了,我马上找人放刘渠。”

胡宝财对李栓说:“李栓,等会儿你带刘渠到我办公室来。我和孙主任有事要找他当面解决。”

李栓听了忙点头说:“好,好,我把他带来。”他急忙走到拘留所,叫出了刘渠。刘渠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跟着李栓来到了胡宝财的办公室。

当刘渠一踏进办公室时,胡宝财笑着对刘渠说:“老刘啊,对不住你,让你受委曲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县委程书记派来解决问题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孙志同志。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给他说,真是没说的,他会给你解决问题的。”

李栓心中明白,这是胡宝财想找机会甩包袱,今后如解决不了这棘手的问题,就有垫背的人顶着。李栓想:“大哥这招挺损的,明里看是在尊重孙志,暗地里是在出难题,自己却躲到一边偷着乐去了。大哥使这一招,没让我当炮灰,真是哥们。”想着,不觉脸露出了一丝笑容。

老实的刘渠当然听不出其中错综复杂的名堂,以为既然对方是县委程书记派来解决问题的人,当然问题就可以马上解决了,就激动得泪流满面,抽噎着说:“程书记给我说过要我等回音的,今天果然有回音了。我只有两个要求,一个是宅基地问题,一个是医疗费。”

耍惯笔头的孙志不知其中深藏的道道,就轻率地开口问:“这两个问题,说来让我听听。”

刘渠一五一十地把事像倒桶里的豆子一样全倒了出来。

孙志一听,嗨,这算不了什么大事,举手之劳的事嘛,就当场表态着:“老刘,你放心地先回去等着,我和胡乡长等会儿就研究你的问题。我相信这事会很快解决的。”

刘渠听了,满脸是笑,连连称谢,走了。

胡宝财在一旁听了,微微一笑,心想:“妈了个巴子,这婊孙子,看来办事不知深浅,乱许诺。等着瞧吧,等事办砸了,没说的,有你进退两难的时候。”

中午,胡宝财请孙志吃桌。陪同的有李栓、黄村党支部书记黄显南、包工头黄新良。

酒桌上,胡宝财作开场白:“今天,我把大家请来,没别的大事,只有小事一桩。这事,我们完全可以边喝边聊解决。现在这事由县委办公室主任孙志同志来宣布。”

孙志说:“程书记说了,一定要把刘渠的事办好。不能留下后遗症。刘渠的要求就是两条,一个是宅基地问题,一个是医疗费。”

胡宝财一边喝着酒,一边指着黄显南、黄新良说:“怎么样?你俩表个态吧。”

黄显南马上露出哭相,说:“我的孙哥,我刚交了罚款,现在手头没钱了。你说怎么办?”在解决扣押孙傲一事时,黄显南、李栓和乡里共交了30万的教训费。黄显南出了十万。这十万凑钱因太急,手头当时没钱,是胡宝财便动用私人关系,先垫付上,月利息按3%收,至今才还了五万,还有五万亏空着。

孙志听了,头一摇,说:“你有困难,我帮不上你的忙,但你可以想办法解决嘛。你必须把宅基地问题解决。现在给你时间,你好好想想怎么解决。你,黄新良怎么说?”

黄新良见点了自己的名,知道躲不过,也大谈自己的苦日子:“你以为我包的工程是挣钱的。为了承包工程,我是四处打点。这打点钱不是个小数字。这情况,你孙哥应该比我更清楚。”

孙志听了知道他是在暗暗敲打我的穴位,希望手下留情。当年在丁字路口,修通往煤矿的一级公路的工程是招标的,是自己把中标的低线悄悄告诉了这包工头的兄弟俩黄新善和黄新良,让他俩稳居钓鱼台钓起了合同。事后,兄弟俩给了自己一笔信息费。兄弟俩在修路工程中偷工减料,私自降低设计标准,又是拿出一笔不菲的操心费给我,让我马前马后地在程浩繁县长面前美言几句。在验收的时候,兄弟俩盛宴招待“宴收团”,并在私下拿出了根据不同身份不同价的红包给“宴收团”成员作为封口费,这主意是我出的;在酒席陪同和实地验收时,巧妙应对工程质量问题,是我出面挡驾的;质量名优工程的典型经验的介绍,是我移花接木造出来的。为这工程,我帮了这兄弟俩好多忙,自然这兄弟俩没亏待我,给了我好几笔厚厚一沓的辛苦费,希望今后再合作愉快。以后有了工程,当然我也是暗中帮忙的。这兄弟俩发了财后,哥黄新善到县城搞房地产去了,弟黄新良在长水境内的石崖山风景区搞开发经营。

孙志清了清嗓子,说:“我不管你挣多少钱,你该出‘血’的还得出。这个原则是不能变的。但考虑实情,我会考虑减免的问题。”黄新良一听,话见效了,继续说:“现在我进行的工程是垫资的,连民工的钱都发不出去,每到发工资的时候,我是躲债出去的啊。你得考虑我的实情,高抬贵手啊。”

孙志瞪了黄新良一眼,心里暗道:“讨价还价的事,私下说嘛。台面上,怎么能说这话?我满足了你的要价,这黄显南怎么办?那两个局外人今后可有把柄捏住我啊。”脸一沉,嘴里说:“我是例行公事。公事公办,懂吗?”

黄新良一听,心里发毛,拉着哭腔说:“就不能通融吗?我的孙哥。”

黄显南见黄新良在软泡,就急忙趁势而上,继续露出哭相,说:“我的孙哥,新良兄总比我富吧,他都拿不出手,我更拿不出手了。孙哥,你就放我一马。放我一马,你以后有啥事,我老弟绝对帮忙。”

这两人一唱一和,谈出了一大堆难念的经,死活就是不想给钱。这让孙志感到自己手里拿着两个烫手的山芋,过早的轻率的承诺使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如同意这两个人的要求,自己就没法交差啊。于是孙志眼望着胡宝财,发出了求救的信号。

 

孙志眼望着胡宝财,发出了求救的信号。胡宝财会怎样接收信号呢?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