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6月30日  

2008-06-30 11:4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85)>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三十六      父子交锋

 

长水的四季格外的分明,刚刚立罢了秋不过数日,傍晚的时候人们便能够感觉到一丝久违的凉意了。

那天程愈在自己的卧室里翻看着一本英文版的书籍,那是美国前政府一名政要撰写的对当今全球政治都颇具影响的有关苏联解体之后世界政治力量新格局的政论专著,书的名字叫《大棋局》。

门开了,程浩繁手端着茶杯,轻轻地走到儿子背后。他扫了两眼,一句完整的句子也看不下来。原本在大学时学的那点英文底子,差不多都已经奉还给老师了。可就是这水平,程浩繁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拿到了经济学硕士的文凭。当时他带职进修,有不会做的题就交给孙志处理,孙志再转发给县内机关的大学生承包解决,一份考试卷便在集体智慧的攻关下顺利攻克。程浩繁拿到经济学硕士的文凭后,毫不隐晦地对老同学孙傲说:“我们好多县领导干部只要进修都拿到了文凭,这是一张注水的文凭,是哄人的文凭,老百姓背后说这是花公家钱买的腐败文凭。说实在的,这来得很容易的文凭,其实根本就没提高自己多少真才实学,可当官的需要它镀金装门面,政府部门需要它来组阁学者型专家型政府。”

程愈显然感觉到了父亲到来自己的卧室肯定是有事要谈,便放下书,转过身来:“爸,有事嘛?”

“噢,小愈,别老是捧着书,该歇一歇了。说实在的,你回来这么长时间了,可爸爸一直还没能抽出太多的时间与你聊一聊呢。”程浩繁说着,伸出手来,爱抚地在儿子的头上摩挲了几下。这是自打程愈上了高中之后,程浩繁对儿子很少再采用的一种表达方式了。“我们到客厅去,和爸爸说说话。”

   “那是因为你太忙了嘛。”程愈说着,放下书,随着他父亲程浩繁来到了客厅。

许玉梅吃过晚饭后,由小保姆陪着到外边散步去了。客厅的电视里,此刻正在插播着本县新闻节目之前的电视广告。广告的格调很低俗,有些声嘶力竭在推销产品。程浩繁拿起遥控器将声音调得很低很低。

程浩繁指着沙发,说:“小愈,坐吧。”

   “哎,爸!前些日子,我跟你说的长乐乡那个农民的事怎么样?”程愈跟在老爸的后面说着。程愈提起了一个星期前的事。

“长乐乡的农民?噢,那件事呀!哎呀,这一段爸爸一直都在忙着将要在长乐召开的全省小城镇建设经验现场交流会的筹备工作,倒把这件事儿给忘了。等等吧,等忙过了这一阵子,我一定抽时间亲自过问这件事情。” 程浩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着。

在程浩繁心里,刘渠的事终归是一桩小事,眼下全省小城镇建设经验现场交流会就要在长水召开了,这是进一步提升长水知名度、美誉度和影响力的头等大事。先前,为了从众多的对手手中争夺到这省小城镇建设经验现场交流会的主办权,自己和县整个领导班子用尽了浑身解数,最终总算如愿以偿了。为了办一个有特色有影响的全省小城镇建设经验现场交流会,在这倒计时的特定关键时候根本就不能分心,也无意为一个极普通农民的事情而占用宝贵的时间去处理。要知道,一个县委书记手头得有多少重要的事等着处理啊。

程愈拿起茶几上一把精美的紫沙茶壶,给父亲的茶杯续满,开口仍是刚才的话题:“爸,那事不能再拖了。再拖,我认为会出事的。”

此时,程浩繁再次想起老同学孙傲临走时说过如此的话,心想:“真是巧啊,怎么话都一个样呢?”程浩繁心里很清楚,刘渠是不能出事的,他如果出了事就会带来麻烦的后果,因为老朋友说过他下次来长水是要采访刘渠的,看看刘渠的遭遇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他对刘渠这样的事情很感兴趣。唉,到那时刘渠的境遇仍没有好的转变,就难以应对老朋友那爱放炮的嘴。现在儿子也总在自己耳边絮语着,强调着不能再拖了。程浩繁于是说:“好,好,小愈啊,明天我找信访办的小刘去办。”

程愈焦虑地说:“爸,可不能说空话,一定要尽快办,尽快落实。”

“小愈,怎么会是空话呢?对农民,说实在的,爸爸比你更了解。处理这类事情,我心里清楚下步应该怎么做,什么时候该去做什么。在怀柔方面,你怕很难理解的是为官者更需要懂得是用情,而不是为情所用,这个道理你现在还不可能完全理解。对农民,特别是对弱势的农民富有同情心,本无可厚非,但你是处于自己个人的角度看问题,去解决。而我处在县委书记这个身份的位置,就得从全县的角度去宏观考虑,不可仅凭着个人感情去用事,爸爸更需要的是用理智去解决问题。爸爸有必要送你一句真传,凡做事都应讲究策略。任何事儿总有一个轻重、主次、缓急的问题。说实在的,一个县每天的事情千头万绪,在这种情况下,爸爸只能把精力放在事关全局最主要的关键问题上,由此带动其它方面的改观。纲举目张,就是这个道理。不过这件事我既然已经答应你了,我就肯定会过问到底的,只是需要些时间去彻底解决,不可能马上解决。”程浩繁解释着。

“爸,我得反映这样一个问题:刘渠说他家那条通往煤矿的公路每年都有事故发生,当年修这条路有人偷工减料,有人从中拿了好多的好处费。我了解过,这条路是是按一级公路的标准设计的,走公路的山顶得降30米,可承包单位转包给没资质的包工头干。包工头按二级公路标准施工,超负荷的运煤车不到两年就把路压得东坑西洼的,工程成了豆腐渣工程。上次我去的时候,见那条公路在修修补补,就问:‘没建几年的路怎么总修啊?’民工笑着说:‘不修,我们吃啥?修修垒垒,弄俩钱美美;垒垒扒扒,弄俩钱花花。’看,豆腐渣工程成了某些人的取款机了。另外,包工头把山顶只降了10米就完结了,结果坡度太大,每年总有几起交通事故,超重的装载车闯向山下丁字路口的民居。这个家就是刘渠的家。他家住在那里不安全啊。爸,你得查查这工程的幕后交易,不能让那些不法之徒损公利己啊。”

“哦?”程浩繁听了一震,阴着脸说,“情况属实吗?”

“爸,真的,不瞒你说,有好几个人向我讲起过这样的问题了。”程愈眼里透出忧伤。

 “小愈,刘渠家不安全,就涉及到宅基地。刘渠的宅基地,我已经督促叫那里的乡长去办了,前几天那乡长来电话说村里已划给刘渠一块新的宅基地,是要让他搬家的。那工程是由审计部门、监理部门、公路部门、省公路技术专家组等好几家部门联合验收合格的,我们应该相信他们验收的结论。说实在的,只要有一家没通过,这路就不可能验收合格。至于工程降级的问题,据我了解是因为当时资金没有到位。在当时的情况下,公路降低等次标准,并不影响使用。现在路压坏了,毫不奇怪,因为当时压根就没想到通车以后流量会这么大,也没想到会有加长加高的超载车在跑运输,这超过了设计标准。说实在的,在我们这小地方,究竟有几个人有超前意识啊?”程浩繁说到这儿,就用嘴喝了一小口茶。

“爸,没有超前意识,可出现了问题总得解决吧?”程愈说,“你们的办事效率也真是太低了。”

“是啊,出现了问题总得解决,这没错。我是县的一把手,负全责,可一把手,总不可能陷入到具体的事务中吧?我得把事情交给有关部门去解决。有关部门解决问题,总得有个过程吧。办事是按程序走的。急是急不得的,得耐心。”程浩繁边喝着茶,边说着。

程浩繁看到儿子的嘴角翕动了几下似乎又要说些什么,于是他伸出手做出了一个制止的动作,接着特别加重语气强调道:“此事,你就别再过问了,别光是想着为别人操心。说实在的,处理刘渠那件事,是爸爸操心的事。”

程愈听了,没有吱声,低着头,慢慢喝着自己的茶。

 

程愈没有吱声,可老爸开口问了一个让程愈吃惊的问题。这问题是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