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6月26日  

2008-06-26 15:2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82)>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爸,既然你说:‘一切有关民生的大事,要处理的时候都要经过合法的程序。谁也不能想当然怎么干就怎么干。我们是法制社会。’那我就说说摊派的事。”程愈情绪有些激动。

“哦?”程浩繁有些吃惊,手端着茶杯,不再用茶杯盖撩着杯中漂浮着的茶叶。

“许家寨、黄村等地都有巨型的广告牌、时尚的灯箱广告,树一个灯箱广告就是100多元,做一个小型广告牌制作费就是5万多块。要求每隔10米左右不是广告牌就是灯箱广告之类的宣传牌。宣传长廊有的村是500米,有的镇是1000米,仅制作这宣传广告费一项,花去的钱就是数万元,数十万,这些钱完全是硬性摊派的。这样的摊派,根本就没经过村民、镇民的民主协商,也没经过民众有关收费的听证会,一些基层领导就自作主张地干上了,甚至是攀比谁的高、大、洋。爸,不瞒你说,这样的摊派,就不合法定程序,后果是劳民伤财啊。”程愈谈了自己的看法。

程浩繁喝了一口茶,放下了茶杯,笑着说:“小愈啊,你不当家,就不知柴米贵。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摊派,不是我们县独有,其他各县也有。这不奇怪。搞小城镇建设,是要达标的。要达标,就需要钱。各县的财政有限,就只能国家拿一部分,地方拿一部分,基层拿一部分,民众拿一部分。如家底厚,谁想搞民怨的摊派?搞摊派,对基层领导来说,也是迫于无奈。”

“可基层领导为了自己的政绩,硬性摊派是层层加码啊。”程愈争辩着。

“我承认有这种现象。活在世上,谁不想建功立业?谁不想功业显赫?人都是有私心的。有私心,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我讲个例子:一座城市的郊区有一座碧波荡漾的水库。每年夏天,为了避暑,都会有大批游泳爱好者跳进水库游泳;另有一些人坐在树阴下吃喝,随后就往水库里乱扔废弃物。而水库是城市自来水工厂的重要取水源,为了保持水源的清洁卫生,自来水工厂在库区竖立了许多‘禁止游泳’、‘保护水源’的牌子,但不起什么效果,游泳照游,废弃物照扔。后来自来水工厂换了所有的禁止类的标语,公告牌上写着:‘你家用的水来自这里,为了你和家人的健康,请保持清洁卫生。’结果,库区中游泳的人就鲜见了,往水库里扔废弃物的人也鲜见了。这例子告诉我们,人性之私,我们无须回避,重要的是,我们如何认识和利用私心,使之融合到利国利民利己中,营造一个基于自己利益与社会利益相一致的氛围。说实在是,基层领导为了一私之利向大家摊派,客观效果上是有益的。一是摊派促进了工作,使大家向小康生活迈进了一步;二是百姓自掏腰包会关注投资项目,也会更加珍惜摊派的劳动成果。”程浩繁解释着其中奥妙。

“可摊派名目繁多,让老百姓苦不堪言,造成了干群关系的紧张。”程愈知道了局中人的心理动因,仍继续争辩。

“摊派名目繁多,这是事实。我们国家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搞现代化建设也没多少时间,用‘一穷二白’形容不为过。说实在的,现在全国都在搞现代化建设,外国记者形容整个中国是个大工地。中国要崛起,要腾飞,这需要巨大的资金啊。国家有国家的项目,我们有我们的项目。我们县要早日建设成小康社会,资金哪里来?靠国家,靠省厅,不可能解决所有的资金。尚有的一部分缺口的资金,如想等靠要,只能耽误我们发展的机遇期。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要发展就得靠自己,法宝就是自力更生。自力更生搞建设也是需要钱的。你说这建设的钱哪里来?伸手向上级要钱,等不来,靠不上,要不到,就只能伸手向下摊派。目前摊派名目繁多,就是因为我们的建设项目铺得太开,是全面的铺开。紧缩一下项目,速度缓一缓,行不行?不行。每个摊派项目,都有来头的,下级敢违抗上级吗?上级有关部门对下级要考核的,考核结果是与业绩晋升、绩效工资等挂钩的。当领导的,头上都有指标悬着,能不认真执行吗?就是因为我们县的经济还不强,为了经济的快速发展,搞点摊派是正常的,搞点名目繁多的摊派也是正常的。现在有些人捐款多了,生活质量下降了,说实在的,这只是暂时现象。眼光要向远看,不要盯住眼下的鼻子尖看。建设小康社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需要艰苦奋斗的,这需要有长期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没有长期的思想准备,一遇到生活困难,肯定会发牢骚。有思想准备,就有奋斗的动力。奋斗了,国家才能富强,我们县富足,百姓才能富裕。现实生活中出现的问题,得用最科学的辩证唯物主义观点去分析。看问题,要看主流,要看本质。用一分为二的分析方法就会看到事物的本质。有人因生活质量下降说苦,我理解,因为县还不富,我们的百姓还不富。说话要凭良心。要说苦不堪言,是极少数,这我信,说是大部分,这我不同意。毕竟改革开放那么多年了,大家的生活比凭粮票、油票、布票等的票证时代好多了吧?经济发展了,有人是吃碗里的肉骂娘。这毫不奇怪,有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说到干群关系,说实在的,干群关系有紧张的,也有融洽的,不能一概而论。你看到的,听到的,只是个点,不是个面。如以点代面,就犯了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小愈啊,你可不能听到风就是雨,要有自己的主见。”程浩繁说。

程愈难以驳倒老爸的说法,因为自己的调查只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式的调查,对事物的看法还停留在感性认识上,要探究事件的真相并得出准确的结论还需要进行深入细致谨慎系统全面的调研剖析,于是带着保留的口气说:“爸,我向你反映这方面的情况,到底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或极少数人的意见,我会继续实地考察调研的。现在我保留自己的看法。我还得反映这样一个说法:现在县领导班子是长乐帮。你怎么看?”

程浩繁笑了:“你提这问题,好象是记者在提问题。我可以负责地说,这说法不科学嘛。我是县委书记,就不是长乐人,也没在长乐工作过;县长是省里调来的。县领导人的第一、二把手都不是嘛。我们县在选用干部时,是任人为贤的,是有一整套制度和操作程序的,任何人的任职都是得到上级审核批准的。党的组织原则是决不允许党内存在自拉山头的帮派,行政机关也决不允许机关内存在帮派活动。现在有人看到县委和县政府中担任职务的人多是长乐人,就私下说:‘长水县是长乐帮的天下’。我认为是误解。在县委和县政府中担任职务的人是长乐人多,这是事实。眼睛看到的事实并不是事实的真相。要知道,这些担任县委和县政府中担任职务的人原先都是基层干部。在同样的环境、同样的机遇、同样的工作,他们比其他区、其他乡担任同样职务的干部干得出色有业绩。如担任县旅游局局长黎松岩本是长乐乡副乡长,是他在1996年就开始了搞无烟工业——旅游,1999年全国掀起了假日旅游、生态旅游热,我们县就是靠这先行一步的旅游经济彻底摘掉了全国贫困县的帽子,这样有胆识、有业绩的干部我们能不提拔?为什么在他之前,别的干部就没想到这一点去做呢?再如公安局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周岩松,他曾担任过长乐乡派出所所长,在他的综合治理下,乡里无盗窃、无赌博、无吸毒、无抢劫、无凶杀,乡老百姓把他称为‘包青天’,这样有口碑有能力的干部我们能不提拔?为什么别的干部就抓不好社会治安呢“再说一个常务副县长刘昆升,他曾任过长乐乡乡长,在1990年他就下令关闭乡里小煤矿、小水泥厂,招来众多人的非议和骂娘,可他不为所动,相反是联手省的大企业加大投资,培训人员,更新设备,集中精力办大矿、大厂,拉动了县的经济发展,这样有铁腕有魄力的干部我们能不提拔?为什么有的干部就不敢风风火火干呢?他们有胆有识有创新意识把长乐的工作做得相当漂亮,相反其他地方的干部做的同样工作就逊色多了。一比较,就有了优劣高下之分。我们县要快速发展,就需要有一大批有扎实勤勉、开拓创新精神的干部。要选拔干部总不能选混才、庸才、昏才、蠢材吧?这样他们以出色的业绩得到了提升的通行证。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建国初期,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湖南人居多;军队中有将军军衔的,兴国人居多;抓经济建设的,南方人居多。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不失时机地肩负起了历史的重任,用智慧用血汗闯出了一条血路。沧海横流,方见英雄本色。没有人说他们是‘湖南帮’、‘兴国帮’、‘南方帮’的话。现在长乐人凑在一起担任县委和县政府中担任职务是历史的偶然,也是必然,因为历史给了他们脱颖而出的机会。是良马还是驽马,一奔驰就见分晓了。说实在的,不能因为是长乐人当领导多了,就臆断是长乐帮。任人,应看他们是否能胜任。小愈啊,社会上流传的小道,并非是真实。人云亦云,这是跟屁虫,很可悲的。一个人的脑袋应该长在自己的头上独立思考,怎么能让别人随便支配呢?”程浩繁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程愈想不通问:“既然他们有才能有业绩,就明眼难瞒,怎么还会有人非议呢?”

程浩繁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哦?”程愈一愣。

“儿子,你爸忙碌了一天,该休息了。有话以后再说。” 许玉梅见儿子张嘴还想争论的样子,就打断了儿子的讲话。

 

听了儿子的话后,此夜程浩繁失眠了。他想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