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6月25日  

2008-06-25 09:2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81)>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风不吹不响,树不摇不动。经儿子的提示,刘渠这名字在程浩繁的脑中激活。程浩繁感到麻烦事来了。

果然不出所料,程愈张口继续往下说事情的复杂性:“爸,你不知道,自打那天他俩回去后,刘渠是天天等,月月盼,想把事情解决,可他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真的,不瞒你说,非但如此,为了防止他再度上访,有些人开始不惜借用各种名义和手段,对他进行阻止,甚至人身限制。”

 “你说的这一点,我倒知道一些。前几个月,也曾经有人向我反映过有关刘渠的一些事。当时我就感觉这事儿有些耳熟,但事隔太久了,想了一想,最终还是没能想起来。你刚才提到拦车的事,我才恍然记起了此事。那次事后,我责令有关部门去查办,长乐乡的一位主要领导就亲自去查办此事,但调查回来的结果却与先前所听到的反映大相径庭。” 程浩繁点点头,说着。程浩繁把事情反馈的情况摆在了桌面上,就是要让儿子明白这事情是怎样处理完毕的。

 “爸,我不敢说我所了解到的这些情况就一定非常全面准确,但我相信它与基本事实绝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程愈就将自己在那位仅因相邻纠纷便把刘渠打伤致残,以及“谁敢越级上访,全家休得安宁”发生的事情,一一详细地讲给了父亲听。

程浩繁听了,心里很明白:“说实在的,儿子反映的情况应该是属实的。儿子是不会骗亲爸的,我绝对相信儿子的为人。这胡宝财真是胡来,多次给我报平安,其实是捂紧盖子,隐瞒了一些真相来诓骗我。说实在的,要是真出了大问题,我处理事情就会十分被动和麻烦。真是一群饭桶,净给我添乱子。”此时,程浩繁启动了记忆光盘的程序,记忆光盘清晰地展现了当时在小天鹅宾馆和孙傲对话的情景:“我奇怪地说:‘我已经批条子,解决问题了。怎么还有事?’孙傲说:‘当然有事,事还不小呢。我被关进了长乐乡派出所的拘留所,就是和他关在一起的。他向我透露了一些情况。有些情况,我想你并不知情,看来你手下的人在瞒着你。’我不解地问:‘有那么严重的事?’孙傲点点头,说:‘也许情况更为严重。’”看来情况真的是更为严重。于是,他一时无语。

程愈见父亲没有吱声,继续说:“我忘不了当时在黄村进行的社会调查,尤其忘不了那以该村村委会名义刷写在刘渠家院门前的一条令人瞠目的标语。那条‘谁敢越级上访,全家休得安宁’的标语充满了霸气和匪气。写这样标语的人,我看就是麻烦的制造者。老百姓都想过安稳的日子。没事,谁会去上访?就是因为事不公冤难伸,长期得不到解决,才狠下心咬牙越级上访的。我所知道走上上访路的人,都是迫于无奈。真是怪了,什么时代了,怎么还会有这样制造麻烦、动乱的标语。正是这充满着十足火药味的霸气和匪气的标语,才使我走进刘渠的家,了解了事情的原貌。这条路是通往石崖山景区的,路上来往的人和车很多,谁看见了这样的标语,都会闻到一股专制蛮横的味道,如果有追根刨底的记者或喜欢渲染见闻的人看了这标语肯定也会走进村子去探个究竟。一打听,事瞒不住,嘴封不住,那村霸欺压百姓的事就会散布出长水。这扩散出去造成的影响,肯定很恶劣。” 程愈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

“不象话,简直胡来!” 程浩繁听后,情绪激动,手在茶几上猛地一拍,脸色有些阴沉。

“刘渠今年5月,刘渠因为再次到县里上访,被乡里弄到派出所关了两天……”程愈尽量用平静的语调说。

程浩繁显然有些不高兴,打断了儿子的话,说:“这事,我知道。事发生不久,我已经安排专人去解决刘渠的事了。”

程愈说:“是的,你是派人去解决了一点问题,但是这只是杯水车薪啊。刘渠告诉我,给3000块钱。他腿残疾了,丧失了部分劳动力,可这3000元能顶什么用?钱落到刘渠手里,他得还债,扣农业税,除去生活费,所剩无几。宅基地的事,是光听雷声响,不见雨点下啊。”

程浩繁听后很是诧异,心想:“我亲自就此事做过专门的批示,胡宝财曾打电话说此事了结了,孙志也曾去办过这件事,并回来后向我担保此事已经圆满解决了。想不到办事的人是口惠而实不至。办事,怎么就这样磨蹭拖着?”毕竟是多年当领导的,有涵养,脸上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淡淡地说:“噢,刘渠的事还没解决?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爸,刘渠的事真的不能再耽搁了。另外,你不知道这样的事,今年春季乡里小学开学的时候,刘渠因为实在交不起女儿上学的学费,他那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辍学了,是好心的班主任垫钱后,才得以继续上学的。义务教育能不能上到头,还是个问题。家实在是太穷了,没有更多的钱供女儿深造,聪明、好学、懂事的女儿就这样毁了。为这事,他感到对不起女儿,就曾自杀过一回,当时多亏了他媳妇发现得早,才被抢救过来。”

程浩繁望着儿子问:“哦,生活有那么困难吗?”

    “爸,度日如年呀!这句话现在用在那个农民身上,真的毫不为过。我到过他家,家徒四壁,四壁透风,如遇强风猛雨,我担心它还有没有承受力。在5月份他从派出所出来的那天,他就又被那个村霸领着人堵在路上给打了一顿,那个村霸大骂刘渠,说刘渠破了他的大财、坏了他的名声。现在刘渠是上告无门,又不想拖累家里,已经不止一次地产生过轻生的想法。刘渠的遭遇实在是太令人同情了。” 程愈脸上显出几份焦灼。 

    程浩繁见儿子这般焦灼的神态,再次起动了记忆光盘的程序,记忆光盘播放了当时在孙傲讲完了刘渠的事后说的话:“浩繁啊,你要尽快过问一下此事,给这位可怜的农民一个公道。否则闹出了大事,事就难办了。”程浩繁一想到有背景的孙傲,马上联想到自己的前途:“孙傲是个极精明的人,临走对我说这样的话,尽管话没挑明,但肯定有深意。事以密成,语以泄败。我想这是一种政治交代。他的交代如办不成,将来他再次来长水采访,我就无以言对。说实在的,事情真是惹出麻烦,我的事就真的难办了。”

“是令人同情。” 母亲许玉梅在一旁听了,插着话。

    “小愈,刘渠的事,我肯定要着手解决的,绝对不留后遗症。”程浩繁下定了决心。

“爸,我想这事还是早一点儿解决。我想过,我要为刘渠提供法律援助。你不会知道他的家现在有多困难。他……” 程愈在征求爸的意见。程愈在昨天接到了学校的通知,让他务必于8月15日前赶回学校,参加首都大学生代表与法国青年志愿者参访团的交流活动。程愈想在返校之前,把这一事情办了。

   “儿子,那可不行。那些事儿听起来是让人同情,挺让人气愤的。可这件事既然你爸做过指示,你要是那样做了,那不是办你爸的难堪嘛?况且咱们家这样的家庭背景,你参与这事合适吗?” 许玉梅提高了声调说。

程愈刚刚说出自己想法,便遭到了母亲的坚决反对,只好止步不吭气了。没过多久,程愈想了一会儿,觉得有话不说,心里憋得慌, “妈,我这不是在与你们商量么?不过在这件事上要办我爸和县委、县政府难堪的,可不是我呀,而是那些缺少是非观念和责任感的一些职能部门的官僚办事人员,至少是漠视、冷落群众利益的办事机器。”程愈振振有词地说着。

“好了,小愈!就照你妈说的办,这事儿,你就不要掺和了。明天一上班,我就安排专人对你刚才所说的这些情况进行调查。如果事情真像你所说的那样,说实在的,那无论涉及什么人都得严肃处理,我决不手软。一群饭桶!” 程浩繁忿忿道。程浩繁说这话时,显得有点激动。

“爸,我是学法律的呀,应该为无助的人提供法律援助啊。”程愈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小愈,不过爸爸得提醒你一句,”程浩繁手端着茶杯,一边用茶杯盖撩着杯中漂浮着的茶叶,一边侧着脸缓缓地对程愈说道:“你是学法律的,记住以后无论遇上什么事情,都不要轻易地感情用事。脑子一热,就容易做错事。因为涉及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事是必须慎重处理的。一切有关民生的大事,要处理的时候都要经过合法的程序。谁也不能想当然怎么干就怎么干。我们是法制社会。”

 

程愈听了情绪有些激动。不知他往下会说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