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6月24日  

2008-06-24 11:3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80)>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三十四  告知真相

 

程愈一回到家,家里父母和程冰在焦急地等他。

许玉梅一看,宝贝儿子回来了,就急忙上前,拉住儿子,问:“儿子,你上哪去啦?”

程愈笑着说:“下乡到长乐黄村,去找我中学时的好朋友。在那里,我们小聚了一下。”

许玉梅埋怨着:“走,也不打个招呼。”

程愈说:“我已经那么大了,该自由活动了……”

程冰打断了程愈的话:“小弟,你知道我为什么坐在这里吗?是婶急着叫我来,让我找你去,你知道吗?”

许玉梅长仔细上下打量了儿子一番,叹了一口气,接过话:“是啊,儿子。你在外一天了,也不往家里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真是急死我啦。”

“我手机没带。”程愈说。

程冰坐在沙发上,看着程愈说:“小弟,手机是当今世上最便捷的通讯工具,外出是应该带的。今天你外出,没带手机,可以用电话和家里通话。一天在外,不和家里通话,这是你的不对。古人说得好‘儿行千里,母担忧’。今天你一天没和家里取得联系,婶是会牵挂在心头的。”

程愈笑了笑:“哥,我只是随意走走。一个大活人,总憋在家里看书,说不定会憋出毛病,得个锁闭症之类的病,这样的话不就把自己送进病房当隐士去了?哥,我说得对吧?”

许玉梅皱了一下眉,语中带着不满:“贫嘴。儿子,我看你还是办事欠考虑。刚才你说下乡了,我听了更是感到后怕。如果在下乡的路上碰到了爱滋事的地痞流氓,或遇到小偷、抢劫犯时,说不定他们会找一切机会或找任何借口,一上来就打你、劫你。你这单薄的身体,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儿子,我就你一个宝贝疙瘩。谁要是碰你一下指头,我可就受不了。我说,今后你出门到什么地方得告诉家里一声。要不,我放不心啊。” 许玉梅说着。她说时动了情,泪花在眼眶边开着。

程冰劝着说:“小弟,婶的话没错。你也老大不小了,今后做事真的该小心谨慎点,别让婶整天地担心。现在的社会秩序不是很好。有些地方黑社会势力猖獗,偷盗、抢劫、绑架、凶杀等这样的事,是时有发生。嗨,你想啊,你真的遇上了这样的事,就得受罪了。”

“哦,这里的秩序乱?”程愈说。

“实话告诉你,就是有点乱,此话可别给外人说。今后你出门告诉我一声,我可以给你派个保镖,全程跟随保护。要不然的话,叔和婶会时时担心你的安全。”程冰答道。说话内外有别,历来如此。

许玉梅点点头,表示赞同:“好,好,这办法想得好。以后到偏远的地方或社会治安不好的地方去,是该给他派个保镖保护一下,这样安全些。我也就放心了。”

“妈,我如有这样的待遇,走到哪里都有警卫跟着,倒像是当大干部下基层视察工作似的,这岂不成了特殊公民啦?” 程愈回答着。

许玉梅反对儿子的说法:“特殊,又怎么啦?咱有这个便利的条件嘛,为什么能用而不加利用?”

“有条件,我也不想搞特殊。我只是个普通公民,只享受我自己该享有的权利。否则的话,我的心会不安的。” 程愈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程冰见程愈不想搞特殊化,就说:“小弟,你还是单纯啊。这样吧,你出门应给我通个气,在外手机绝对不能关机,随时和我保持联络。只要去不安全地带,我就会派人暗中保护你。凡事小心为妙,没错的。遇到意外的事,千万别冲动,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话未说完,他的手机响了。

程冰从腰间掏出手机,接听着,说:“嗯,嗯……我知道了,马上就来。”说完,急忙站起来,对叔婶告别。他临走时,扭头再次对程愈交代:“小弟,一定要懂得首先保护自己,活着就有价值,记住啊。”

当程冰一走,半天没开腔的程浩繁开口了:“小愈啊,说实在的,你该懂事了。当时,你妈一天没你的消息,中午饭没吃好,一直嘀咕儿子在外面会不会出事啊;中午也没休息好,你妈为你提心吊胆,血压马上就升高,心脏过速。小愈,你是你妈的心头肉啊。你当时只考虑的是自己,认为自己大了,有能力处理好眼前发生的事,不会发生什么大事,于是对打不打电话说一声就采取了无所谓的态度,可你妈一直在揪着心。你妈患的是窦性心动过速病,你知道吗?这病是经不起惊吓的。”

程愈听了,默不作声。经老爸这么一点拨,他知道自己的考虑是有点欠缺,这会给家人带来很大的忧虑不安,当时自己确实没好好考虑过。

   “小愈,爸爸得提醒你一句,”程浩繁手端着茶杯,一边用茶杯盖撩着杯中漂浮着的茶叶,一边侧着脸缓缓地对儿子说道:“你是学法律的,记住以后无论遇上什么事情,都不要轻易地感情用事,感情一冲动就会犯傻做错事。”

过了一会儿,程浩繁打量了儿子好几下,皱着眉问:“小愈啊,你今天去长乐到底想干什么?”

程愈说:“我想搞社会调查,为写毕业论文作些准备。”

程浩繁提了个建议:“要材料,我可以让档案室的人,给你准备各种材料,复印后给你,省得你东跑西走的。”

“不,我要实地调查,获取第一手材料。” 程愈不听老子的,偏要自己搞。

程浩繁有点生气地说:“今天的事,幸亏没出意外。如出了意外,这样的社会调查有什么意义?”

程愈兴奋地说:“那也有意义呀,至少说明社会是复杂的,我的社会经验还不够,还需要好好锻炼。我这次下去实地考察,真是开阔了视野,增加了知识,收获不少。同时,我还知道了村霸真是目无法纪,无法无天。爸,刘渠这人,你知道吧?”

“刘渠?” 程浩繁听后很是有些诧异,一时想不起来。他的脑子装的东西太多,一个人的记忆毕竟是有限的,总不能什么事都记住吧。一个县委书记的脑子里装着的都是很多重大的事,需要去调研、协商、处理;而一些小事往往都留着给下边的人去处理了。一个小小的老百姓,现在儿子突然提起来确实难以记起来。

“爸,我说个细节,你一定会想起来。听刘渠说,4月的一天大早上,他拖着残腿和老伴一起跪在县委大门前拦过你的车嘞。你看他是一个腿残疾的人,还给他一些钱……”程愈眼望着父亲,语速很慢地在讲述着。

“噢,我想起来了,是有过那么一件事。当时他拦车的时候,他的衣服赶上来的门卫给拉扯坏了,我当时就很生气,狠狠地把门卫训斥了几句。后来我当时好像还向司机小王借了150元钱给刘渠,叫刘渠上街去买一件新的衣服来着。啊唷,怎么我把还钱的事给忘了。看我这记性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程浩繁听到腿残疾的人跪着告状,脑子蓦地记起了当时的情景。是有过给钱的影响,不过这钱是顺口向身边的工作人员借的。自打身居长水的一县之长以后,除非特殊情况,一般来说程浩繁身上是不带什么钱的。此事,后来经县的新闻报道组的宣传,“心系群众忧愁的县委书记”报道便在县的广播、电视播出,并在省的广播、电视、报纸上宣传了一阵子,在群众中反映强烈,对程浩繁的评价很高。

“对,不光这样。当时你大致问清了一下情况后,看见刘渠瘸着腿,行走不方便以后就说:‘你,在家耐心地等着,腿脚不方便以后就不要再跑啦。事会给你办好的。’这大老早就赶来告状,肯定还没吃早饭,于是安排用车送他俩到县委招待所吃早饭。后来,又用你的车送他俩回家。至今,刘渠说起这件事,眼睛里禁不住噙着眼泪呢。” 程愈继续讲着事情的下文。

 “说实在的,农民生活不易啊。我记得当天下午,我就作了批示,责令有关部门认真查处,秉公办事。不过后来一忙,这件事我就忘了亲自过问一下了。” 程浩繁点着头,很有感情地说。

 

程愈讲的事才开头,不知还会讲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