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6月20日  

2008-06-20 10:3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78)>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三十三  社会调查

                                                                                                                                                                                                                                                                                                                                                                                                                                                                                                             

 第二天,程愈就下长水县农村基层作一项社会调查去了。他要写一篇有关农村基层干部法律意识现状对农村社会经济发展影响的调研报告,准备为毕业论文做些素材积累。秀才不出门,焉知天下事。

     程愈骑着自行车去长乐乡黄村。那里有一位家住黄村的初、高中时的同学,现在正在家承包果园。昨天,打电话时,老同学高兴地告诉程愈说:“来吧,这里,有你想要的很多素材。”

远在八年前,近在五年前,程愈去过几次黄村。在那里,他曾和另外两名同学一起骑着自行车去黄村的那位同学家打灵枣。

打灵枣就是人爬到树上或者站在树下,用一个长长的竹竿或木棒通过打枣树上的枝杈,将树上那一颗颗红红绿绿、脆生生饱圆饱圆的大枣扑啦啦地震落在地上,或震落在下面的铺扯开的一块大大的乡下人早些年自家织成的的粗布单子上。

枣,一掉下来,程愈他们几个县城来的学生就急不可待地捡起枣就往嘴里填,直把腮帮子填得鼓鼓的,如猴抢争食物的谗嘴相。大家互相一看,用手指着对方说:“你是谗嘴猴。”另一个会指着对方的圆肚喊:“你是贪吃的猪八戒。”一阵阵嘻嘻哈哈的笑声飘出了嘴,顿时山谷荡起了欢快的音符,和着好鸟婉转的歌声,组成了山野和谐的二重唱。

骑着自行车的程愈一想起那甘美醇厚的时光,不禁微笑着。当初刚去的时候是十五六岁的花季,正是天真烂漫、无拘无束、散发天性的季节,可惜这花季远去了。如今大家是各奔四方,难得一见。想到此,程愈有点伤感。

才短短的几年没来,远远的望去,黄村子里显然变化挺大,那耸起的不少红砖瓦房,是新盖的。

路旁站着一人,他在招手。程愈定睛一看,正是老同学,不由得惊喜地喊:“黄嘉琦!”

那人高兴地喊着:“程愈!”

程愈骑车到黄嘉琦跟前,下了车,说:“嘉琦,几年没来,变化挺大的。想不到这离县城好几十里竟然有如此高规格的灯箱广告。” 程愈指了指通向村口的灯箱广告。

“你知道吗,这一个灯箱广告花费得100多元,每隔10米左右就是一个灯箱广告,从这里到村口有1000多米长,光宣传费用就是一万多元。这都是摊派的。” 黄嘉琦不满地说。

“哦,摊派的?” 程愈问。

“是啊,因为上级领导要来下乡检查小城镇建设情况。怎么树广告牌,写什么内容,写多少,都是有规定的,这都纳入年终政绩考核的目标管理范围。按照鼓励干事创业、实行奖优罚劣的原则,考核结果与干部使用、立功受奖、工作经费、工作性津贴、年终一次性奖金和年度考核优秀比例挂钩。如果达不到要求,就要扣分的,那么当年的评先、创优、提拔、重用、奖金等就没有泡汤了。你经过许家寨,看见那巨型的广告牌了吧?做那块牌子花了近3万元。现在农村都被要求建设宣传一条街。在我们村旁边的下一个村,每隔10米就是一个小型广告牌,上面写着各种标语,花制作费就是5万多块。美观是美观了,可都是我们老百姓掏的钱。这都是给上级领导看的。” 黄嘉琦说。

“有这回事?” 程愈问。程愈以前听说过有这样的名目繁多的摊派,造成了干群之间的紧张关系,没想到在老爸的地盘上也有这样的摊派。

“我还能骗你不成?” 黄嘉琦说。

“嗯,村里变化挺大的嘛。”程愈转了个话题,指着那盖起的新房说。

黄嘉琦笑着说:“变化是挺大的,有权有势的人是大跃进式的飞速发展,老实本分的百姓是蜗牛式的爬行发展,被甩在一边的特困户是盼天式的乞求发展。都在发展,可差距拉大了。”

程愈一听,咧着嘴乐了,说:“好个嘉琦,什么时候学成了贫嘴的演说家?”

黄嘉琦瞧着程愈,认真地说:“我哪里是什么演说家,就因为你是我的知心朋友,我才把生活中的真相告诉给你罢了。”

程愈点着头,问:“你的生活怎么样?”

黄嘉琦说:“我有点文化,学了点技术,承包了果园,日子过得还是可以的。只是村里的土皇帝太厉害,他看见你挣了一些钱,就找借口上门,坐下和你闲唠,其实是想吃一桌或塞给他点‘四人头像’。吃了,塞了,就能把事摆平了。不给他一点好处,那他会处处给你小鞋穿,这样的话,日子就难过了。我是有过教训的。”

黄嘉琦对程愈讲起了自己受村霸欺负的事。

去年秋的一天下午4点半,有不少来观看晓日纳月的游客在返回的路上,经过黄村,见黄嘉琦在路边摆摊卖枣、卖李、卖苹果、卖核桃……黄嘉琦的货好,价格也便宜,摆上的货,唰唰地流出去,钱哗哗地流进了黄嘉琦的腰包。黄嘉琦笑得嘴都合不拢,四五年的辛苦终于结出了累累硕果。今年真是发财年。

货都快卖光了,排队中的人问:“老板,还有没有货了?”

黄嘉琦笑着对想买货的人说:“有,等这些东西卖完了,我再去拉货。”

说话间,黄武出现了。刚才他站在远处有一阵时间了,看见黄嘉琦忙着卖这卖那,一买一卖间钱就到手了,心里痒痒:“这臭小子,发大财了。不行,不能让他一人自个儿发大财。”于是他走到黄嘉琦的摆摊前,笑着说:“嘉琦,你的东西卖得挺快的,我看你是发大财了。”

黄嘉琦见鸡犬相闻互不往来的黄武皮站在眼前,一看他那笑肉不笑的样子,知道他肚子里想着鬼主意,就说:“马马虎虎,算是可以。”

黄武歪着头说:“别逗弄我了。你发了财,我能不知道?脑子放明白点,发了财,可不能独吞啊。”言下之意就是得上贡。

“我发财,是我自个儿挣的,是血汗钱。你没出一份力,没流一滴汗,凭什么要想到分给你一些好处?” 黄嘉琦不同意黄武提出的无理要求。

“你忘了?你承包的果园是我原先承包过的果园。没有我给你打下的底,有你今天的发财吗?” 黄武摆出了自己的观点。

黄嘉琦毫不客气地反驳着:“我接过你的果园是荒芜不堪的果园,根本就没有什么经济价值。是我起早贪黑地换树种,嫁接、剪枝,浇水,施肥,授粉,打药……”

 黄武恶狠狠说:“你这小子,我看得上你,才给你说话。给你面子,你不要,还挺牛气的噢。我操你祖宗十八代。好,我把果园重新接过来承包。”他骂人的话一出口,就意味着谈判的决裂,战争即将爆发。

众人在等着看好戏。

“我是有合同书的,30年不变。” 黄嘉琦据理力争。

“有合同书?呸!顶个屁用吧。我当时签合同也是签30年不变的,不是照样可以变嘛。我告诉你这臭小子,合同是死的,人是活的。你给我好好听着,你要是不给我赔偿,我就废了你的合同。不信,你可以等着看结果。” 黄武露出了村霸的嘴脸。他背后站着的是一个戴红帽子的村官,这是一把遮阳的保护伞。

“我可以告!”没门路的黄嘉琦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告呀,告到哪里,我也不怕。刘渠告了,怎么样?还不是老样子。你告,也是这个样。” 黄武双手叉着说。

“你不要把人逼绝了。留条后路吧。”血气方刚的黄嘉琦说。

围观的人,光看热闹,没人敢上前劝住的。

黄武冷笑着说:“威胁我?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来威胁我。我操你祖宗十八代。哼,我把你逼绝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敢。”年轻气盛的黄嘉琦挺直脖子说。现场的火药味越来越浓。黄嘉琦气得火直冒三千丈,真想捋上袖子去揍黄武。

“我操你祖宗十八代。你想反天?”黄武叉着腰,吼着。

此时,有一个人急急赶来,上来拉住了黄嘉琦的手,说:“嘉琦,别冲动。你冒犯了他,今后还有你的好吗?万事心头忍。忍一忍,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随后对黄武说:“黄叔,嘉琦年轻还不懂事,多包涵。今晚的饭,我请了。”

黄嘉琦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堂哥来了。

黄嘉琦被堂哥架住,头脑开始冷静了一些,就不再言语。

黄武见有人打圆场,就见好就收,说:“好,今晚的饭桌在再回首酒搂见。”说罢,便扬长而去。

 

弥漫硝烟的战争没有打响。没有打响的战争真的没有硝烟?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