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6月19日  

2008-06-19 16:2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77)>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三十二   家庭聚餐

 

暑期,程愈回家了。

当晚,程浩繁推掉了繁重的政务,回到家,见家里的客厅摆上了一桌。

程愈见老爸挺早就回来,笑着说:“老爸,我妈说你一直是公而忘私,常常是废寝忘食的。我以为你这次家庭聚餐是回不来了。”

“还不是为了你。天下事最重要莫如家事重要啊。”程浩繁笑着说。

“老爸,打住,打住。我以为你会说家事莫如天下事重要呢。”程愈说。

许玉梅从厨房出来,说:“儿子,跟爸斗什么嘴。在家里说那么正经的话,干什么?都是家里人,实话实说。戴着假面具说话,我听了别扭。”

“妈,我只不过是给我爸开个玩笑,你还真的就当真了。”程愈孩子般地说。

“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没大没小没分寸。”许玉梅责怪着儿子。

“小冰呢?”程浩繁问妻子。

“小冰刚才来电话了,说马上就到……”许玉梅说。

许玉梅话还没落地,就听得外面高声说:“叔,婶,我来了。”

程愈笑了:“真是邪门了,说到曹操,曹操就到。”

一家人聚齐了,坐下,举杯动筷。酒席上,是三色斗艳:哥俩喝的是正宗茅台,女掌柜喝少许葡萄酒,男主人仍是以饮料代酒。

许玉梅甜甜地看着心肝的宝贝,为儿子边夹菜边说:“儿子,趁热吃,这可是妈的拿手菜。”

“嗯,好吃。”程愈吃出了味。

酒过三巡,程愈耐不住心焦,对程冰:“哎,哥,你破了一起惊天大案。”

“哦,你知道?”程冰一愣。

“报上都登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破这样的大案,不瞒你们说,我真是服了哥的破案水平。”

 “那个案子,其实并不算太大。我说,只是性质有点特殊。” 程冰回答很有分寸。

“怎么不算太大啊,我看报上都轰动了。我看了好几个版本了,越说越离奇。性质特殊才有时代特点。一张小小的彩票引发的案子,更能折射出一种现实社会的心理。哥,你是当事人……” 程愈想了解事情的真相。

“小愈,你哥他天天都陷在成堆的案子里动脑筋,就这一会儿忙里偷闲放松一下神经,你怎么又要给他出难题啦?”见程愈向程冰提及此事,程浩繁借故打断了儿子的话题。

“哎,爸,我哥可是刑警啊,如果他的案子成了堆,那你这个本地的最高长官可就难辞其咎了。” 程愈说话时总爱把话题往社会的大背景上扯。

“你这个孩子,学点法律竟用在了你爸的身上了,长水要不是你爸,能发展这么快?”许玉梅半真半假地嗔怪起儿子来了。

“妈,我这不是在和你们开玩笑吗?全国有成千上万个县级干部,可被联合国点名邀请参加全球性活动的,能找出几个来?是不,爸?”程愈笑着把头转向了老爸。

“嘴学甜了。”程浩繁微笑着。

“能得到老爸这高度评价,我万分荣幸。”程愈再一次举起酒杯,“来,爸!为你卓著的政绩,为我妈的健康,为我哥的神勇,对还有为我哥早日给我娶上一位贤惠、漂亮的嫂子,干杯!”

干杯后,许玉梅问:“儿子,你老大不小了,在学校处上了意中人没有?”

“我还小呢,不想这个事。”程愈不急。

“儿子,你不急,我急啊。真是的,你爸的一个好友,他的儿子在大学就处了一个条件相当不错的姑娘。那这年龄谈恋爱是最佳的黄金时档,过了这时档就贬值了,想找称心如意的姑娘就有点困难了。趁着你年轻,快早点找,否则,你看中的花早就被人摘走了呀。”许玉梅想起孙傲儿子孙晋找了个名门闺秀,就心急。

“妈,你要是着急的话,我明天上街立马就给你攥个眼瞎耳聋腿瘸背驼的儿媳妇,怎么样?”程愈喝着茅台,看着老妈说。

“儿子,你越说越不想话了。找对象有这样随便找的吗?”许玉梅说着真的有点生气。

“妈,我只不过是给你开个玩笑,你还真的就当真了,生气了。大人不记小人过。孩儿知错就是了。得罪母亲大人万不该。母亲大人哪,孩儿这边陪礼了。”程愈说罢,站起,向母亲大人深施一礼。

许玉梅“扑哧”笑了,说:“贫嘴。是不是看古书多了?像你这样不定型,什么时候才长大?”此时,许玉梅见儿子已不再是当年依偎母亲说啥听啥干啥的顺从的乖孩子,心头是莫名复杂的情感。

程浩繁听了没吱声,内心可是在煮开水,冒着泡哩。他不见了当年沉稳严肃不淘气的乖儿子,眼前只见是能说会道难见深浅的儿子。环境造就人。活在世上,嘴笨被人骑,嘴甜受人爱。说实在的,学法律的嘴皮子如没有两下子,能站得住脚吗?有本事的律师能把稻草说成金条,能把犯法说成维权,能把罪犯说成好汉。有品牌的律师能上通天、下接地,左右逢源吃得开,吃了原告吃被告,能着哩。

“婶,这你就别多操心了。小弟很有思想,要不怎么会是硕士生呢?他就是长大成家了,在你面前也永远是孩子,才故意逗着你玩的。”程冰也笑着说道。

“心有灵犀一点通。看看,还是我哥和我心相通啊。人活着整天甭着脸说一本正经的话,这多累啊。说说笑笑,开开玩笑,调剂一下生活,放飞心情,蛮有意思的。”程愈说。

“小愈,说说你自己吧,你还有一年就快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程浩繁很想知道儿子的想法。

“明年毕业后,我打算再继续攻读法学博士学位。至于以后发展,我的志向决定我只能是立足于国内。当然我也非常希望有一天能够到欧美这样法律和社会管理机制相对比较健全的国家实地看看,拓展一下自己的视野,但这要看以后学习或工作中的机会了。” 程愈说出了心中的秘密。

“先别肯定地说‘只能是立足于国内’,情况会不断的变化嘛。如能出国学习,也是很不错的想法。” 程浩繁眼睛一亮,高兴地说。

“我们有些同学就有出国深造的想法。我们有些同学说:一流水平到国外,二流水平进外企,三流水平进国有。”程愈承认身边有这样的现象。

“说得真是形象。小弟,如能出国,是最好的了。在国外,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更能造就人。” 程冰点着头说。

“我的乖儿子,你如能出国,就真为我争脸了。”许玉梅笑得嘴合不拢。

 “我们学校有出国指标。明年,我想以志愿者的身份出国。” 程愈继续说着自己的秘密。

“说实在的,什么身份都行,只要能出国。” 程浩繁是出国的坚定支持者。

“抓住机遇,最好能定居国外。” 程冰说得更干脆更具体。

“儿子,出国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要常回家看看。”心细的许玉梅想的是细节。俗话说得好,儿走千里母担忧。

“我出国了,你们老了,谁来照顾?”程愈问。

“这,你就不用担心。现在每年有好多人出国留学,就是自费也去,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国外生活水平高。嗨,你想啊,你在国外好好发展了,说不定我们都奔到你那里去团聚呢。”程冰说。

“我有那么重要?” 程愈睁大了眼睛问。

“当然,这涉及我们以后的好生活。”程冰肯定地回答。

“哥,那我爸,连县委书记都不干了?”程愈问。

“你们哥儿俩尽说些没边际的话。”许玉梅打断了这兄弟俩的话。

“小愈啊,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想得远些,设计好自己的人生,说实在的,可以激励自己去奋斗。你哥说得对,要考虑‘我们以后的好生活’。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每个人都想过好日子。现在我们坐在一起谈谈,就是想了解你今后的想法。集思广益,总比一个人的智慧强吧。小愈,你刚才说明年有出国的指标。我看你应该积极争取。是哪个国家啊?” 程浩繁做完了思想工作,问。

“听说是非洲。” 程愈答。

“唉,我当是欧美国家呢。非洲有什么去头?” 程浩繁泄了气,不解地问。

“非洲相对欧美国家是穷些。我想通过那里的实践,取得实际工作的能力。回国后,好派上用场。中国需要大量的实干家。” 程愈回答着。

“要取得实际工作的经验,到欧美不是更具现代的挑战性?” 程冰提出自己的想法。

“是啊,你哥说得对。说实在的,欧美是现代社会的窗口,法制很完备,到那里,与你学的专业对口。到欧美实习是一步到位,这工作经验才真正有用。” 程浩繁想让儿子入自己设计的轨道运行。

“中国的法制还刚起步不久,空白点很多,尤其是广大农村更是有很多的空白。要改变中国落后的面貌,还真的要下到穷困的地方去磨练。越艰苦的地方,越能磨练自己成才。在中国,要想发展最快的捷径是当领导,搞政治。” 程愈说。他有自己的主见,旁人无法左右。

“说实在的,你好端端学法律,怎么对政治感兴趣了?” 程浩繁实在不理解儿子的想法。

“奇怪吗?我认为这很正常,没什么可奇怪的。法律是为政治服务的,政治是为法律开道的。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缺一不可。在现实生活中,搞政治比搞法律更吃香更有发展前途。多少领导人本是学理工的,结果成了政治家,出了名。如果他们埋头搞本行,我想他们能成为一个好工程师,也许是个一流的工程师,但绝对不可能成为一流的科学家,更不可能成为天下皆知的政治家。是搞政治,成就了他们的功名,改变了他们的身份、地位和作用,生活从此改变。爸,你说对不?” 程愈的嘴真是能说。学法律的人,嘴就是不一样。

程浩繁看着儿子,沉默着。

程冰见此有点冷场,便插嘴:“小弟,你分析有道理。叔是怕你学这学那,什么也没学好学精,误了你的学业,坏了你的前程。要知道吃政治饭,不是那么好吃的,不如吃律师饭保险……”

“吃饭,吃饭。谈那么多政治干什么?可以谈些轻松的话题。” 许玉梅不想让家庭聚餐的欢快气氛变味了。

“得令,母亲大人。莫谈政治,我们就谈吃喝玩乐。”程愈率先表态。

聚餐议题转向日常见闻。

 

聚餐终有一散。散后会怎样?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