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6月18日  

2008-06-18 17:5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76)>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陈军涛说:“程队托我给大家说个好消息,赵天林彻底招供,认罪了。”

“陈队,给我们透露透露,说一说赵天林是怎样招供的。”毕垒很好奇地打听着。

“是阿,我们都急等着听呢。”胡少波说。其他的人竖起耳朵听有趣的下文。好奇探秘是人的本性。

“我就知道这点消息。总之,这是一大喜事。今晚下班,我们这些‘5·23’ 专案组的人到小天鹅宾馆聚一聚。”

 “谁请啊?”胡少波问。

“噢,你是刚来的,不知道。当然是程队请了。这是老规矩了。”陈军涛解释着。

“程队请客,真够意思。”胡少波语中透着赞许。

 “好啊,辛苦这些天,没白费劲。该犒劳犒劳了。”毕垒笑着说。

 “我没什么功劳,就不用参加了吧?”李洁问。

“一个都不能少,这是程队交代我的。你可不能缺席啊,否则,我不好交差。去时,可带孩子去吃。”陈军涛强调着。

“程队怎么没来?”刘立勇问。

“他和啸冬昨晚审到12点,现在正在补觉。”陈军涛说。

“是啊,他俩是忙坏了,该好好睡它一觉了。”李洁说。昨晚的审讯应有她参加纪录的,可孩子的病刚痊愈,需要照顾。程冰私下对她说:“只要加班加点的审讯,就不用参加了。嗨,你想啊,谁家还没有一点事要办?家里有什么事尽管说,我能帮得上忙的就一定帮。审讯有我和啸冬就可以了。”对程冰人情味的处理,李洁是心存感激的。

“我看程队这些天来是明显的瘦了,确实是忙坏了。”向红说。向红一直细心地关注着程冰的一切。

“看来,你是心疼他喽。”陈军涛笑着逗向红。

“话怎么能这样说呢。”向红低着头轻声说完,那脸满是红的。此时,向红完全没了起先测人智力时的那种落落大方的举止。

“对,对,我不敢再说了,姑娘家脸薄。”陈军涛知趣地转了话题,说,“程队让我转告大家:‘5·23 ’专案组因案的顺利告破,历史使命宣告结束,今天宣布解散。这就是今晚的聚餐为什么一个都不能少的原因。”

“真是舍不得离开啊,我们还没有相处够哩。”胡少波感慨地说。

“向红,你的大作可要先给我透露啊。”刘立勇料定了向红会经常投稿,于是表态愿意当向红的第一忠实读者。

毕垒说:“我喜欢这样的侦探故事,可以让我开窍。向红,算上我一个……”

“你们在说什么?挺热闹的。”一个粗嗓音在说。

“你怎么来了?”众人很吃惊。来人是张啸冬。

张啸冬拍着胸脯说:“我不来,你们就不急着问案件的情况?不问这案子,我就不姓这个‘张’字。”

“啸冬,你真牛啊,真敢打这个赌?”陈军涛笑着说。

“我已经赢定了!”张啸冬语气极肯定。

“你输了。”刘立勇针锋相对地说。

“糊弄谁?糊我,糊不成。”张啸冬不为否定的结论而动摇。

“你就是输了。这我们都可以证明。”毕垒在助刘立勇的观点。

“开玩笑!从我一走进屋,就看见你们几个的眼神就是喜悦而期盼的眼神。瞬间的眼神变化是不可能掩饰的。向红不是写过一篇侦探推理故事《窃贼失手》,窃贼是怎么失手的?就是贼眼泄露了贼的身份。我说得对不对,向红?”张啸冬把球踢向了纯真的向红。向红是最不善于掩饰自己表情的人。

向红笑着,点着头说:“这次测试,你就是赢了。平日你养成的侦探能力派上了用处,这是你赢的必要条件;你抓住了瞬间的眼神变化这本质属性去推理和判断,是你赢的先决条件;高度自信的心理素质不为外界因素所动,这是你赢的充分条件。”向红当起了老师,在作课堂点评。

众人听了,议论张啸冬的破案能力强,称赞向红言简意赅的点评。

“啸冬,你得胜了,也该给我们讲讲你们两个审讯的情况了。”

在众人的期待中,张啸冬把赵天林的犯罪供词说了一遍。众人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胡少波说:“说说程队是怎样出招的本事吧?”

“程队厉害啊,不动声色地就让死硬顽抗的赵天林主动坦白了……”张啸冬说。

“我们就爱听这个。”毕垒说。其他的人也同意毕垒的想法。

张啸冬说:“赵天林,怎么会主动招呢?不会的。程队就和他打心理战,冲垮了他的心理防线。程队说:‘赵天林,我知道学校悬挂着这样的对联“唐诗宋词飘墨香和古韵陶冶情操,兰径松窗沁薰风伴明月环境育人”,那是学校的老师应该学校是育人的圣地,也应该知道为人师表的道理,可你偏偏做出了有损高尚师德的事,如向领导请假的撒谎,如外出坐车的逃票,如背后鼓动谢学军的暗算……你还是个老师吗?’赵天林听了只得点头认输。他没法否认事实啊。程队见有效果,就继续猛攻:‘赵天林,谢学军待你不薄,你竟然就不顾师生一场,忍心害他,你还是人吗?陈家待你不薄,你竟然就不顾恩情一场,忍心害陈家,你还是人吗?连你的爱人都说你不是人。她说:“陈老师对我那死男人真是好啊,没有他就不会有我那死男人的工作。我一辈子都会感谢他的。我那死男人怎么会对谢老师下手呢?我那死男人怎么就没长个良心啊?是人,总得讲个报恩吧?这个死男人真的该死。唉,我的命怎么那么不好?”听听这是多么让人心酸的呼叫,你害了和你相处好的人。天底下向自己的亲朋好友下毒手的有几个?我看你就是一个。人活在世上,总得讲个良心吧。你有良心的话,问问自己是不是在作恶?’赵天林听了之后,好久没吭声,最终像火山爆发般大叫:‘我真的不是人,我真的不是人啊!我对不起谢学军,也对不起陈老师!我活着真的该死,真的该死!’一阵歇斯底里的发作后,就痛痛快快地招了。你们说程队的审讯水平怎么样?”

“高。”、“绝了。”、“开了眼界。”……大家议论着。

时间不停地行走,走到了日暮。

晚上,小天鹅宾馆的雅间,“5·23”专案组的人到齐了。程冰请来了副局长周岩松。

程冰站着说:“为了破案,我们可以牺牲一切。这段时间内,我们在局领导的正确指挥下迅速破了彩票案。在座的各位都是有功之臣。大家职责分明,通力合作,里查外调不言辛苦,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没吃过一顿可口饭。今天,我请客,谢谢领导和大家对我工作的支持。今天,大家一定要尽情畅怀,把酒喝好,把饭吃饱。一切不尽言语尽在酒杯中。来,大家干杯。”

干杯,干杯。大家互相举起了酒杯,喝着。

程冰开始了劝酒。他对周岩松说:“局长,你是我们破案组的策划人、决策人和指挥者,得多喝”、对陈军涛说:“陈队,我的好搭档,和你联手,我工作就顺手多了,得多喝”、对张啸冬说:“啸冬,你跑腿多、审讯多、加班多,辛苦也多,当然就得多喝酒”、对刘立勇说:“小刘,你稳重,得的信息最有价值,可以让破案少走弯路,你得多喝酒”、对李洁说:“李姐,孩子有病仍然坚持岗位,难能可贵,酒就喝点意思一下就行”、对向红说:“小向,你的推理水平,让我惊叹,为破案的推理有导向性,酒就量力而行吧”、对毕垒说“小毕,你反映的信息及时而重要,尤其是反映李娴讲良心的细节极重要,为赵天林彻底招供立了大功,绝对要多喝酒”、对胡少波说:“少波,你勤奋好学,喜欢追根刨地,为从细节上的破案提供了可靠依据”……程冰的劝酒,激起了酒席上的阵阵笑声和干杯声。随后就是你喝罢下场,我举杯方上场。酒是奇妙的好东西,把大家的关系拉近了。

 

酒席上,你喝罢下场,我举杯方上场。聚餐真热闹。热闹处处,另有他处。在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