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6月17日  

2008-06-17 17:5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75)>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三十一  举酒言庆

5月28日上午8点,毕垒和胡少波在县“5·23” 专案组办公室里神侃,侃得云雾罩地。时间在神侃中滴滴答答地流去。

他俩正侃得带劲,忽听外面有人说:“两位侃爷,我来给你俩出个智力题。测试一下你俩的推理能力。”

毕垒和胡少波抬头见是刘立勇,就停止了神侃,看这刘立勇在玩什么花样。

胡少波说:“说来听听,让我长点见识。”

毕垒说:“题不要出得太难,太难费脑细胞。”

刘立勇听了微微一笑,说:“时间是三分钟。我说完就计时。注意题中的每句不起眼的暗示……”

毕垒插嘴:“我说,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罗嗦。要说快说。”

“你快说,我都等得心里快发毛了。”胡少波说。

刘立勇清了一下嗓子,说:“听好了,答案只能是一次选择,要说明理由。题目是《船上凶杀案》。注意我要讲的每一句话。听好了:‘一艘客船在海面上行驶。夜静,突然甲板上传出一声:“救命!”值班的大副急忙赶到甲板,发现一女子已魂断命丧。甲板上空无一人。大副急令船上乘警布控排查,有6人被列为嫌疑人。6名嫌疑人来自各个房间。1号,正在埋头洗衣服,水面上漂着血丝。2号,乘警见室内一青年男子脸上有抓破流血的痕迹,同室的女子说我们小俩口刚才在吵架。3号,乘警尚没发问,室内那人便宣称:“我在睡觉,外面的情况什么都不知道。”4号,头冒汗,他说自己发烧了,汗是用被子捂出来的。5号,正在咬文嚼字写家信,乘警见此人字写得不错。6号,大声叫囔:“别来烦我,我烦着哪!让我的心静一静好不好?”他表明自己是外出散心的失恋者。乘警把详尽的了解情况发给总部。总部立马发来急电,准确地点出了船上凶杀案的凶手。’你俩能推断出几号是船上凶杀案的凶手吗?”

胡少波想了之后,说:“我怀疑1号,他的衣服上有血丝,在洗,就是想洗掉罪证。”

毕垒说:“我认为是2号,他脸上有搏斗留下的痕迹。”

刘立勇摇着头,否定了1号和2号的犯罪。

“为什么?” 毕垒和胡少波异口同声地问。

刘立勇说:“好吧。我公布探案答案:5号。因为船在海上行驶是颠簸晃动的,所以字不可能写得很好,除非是事先写好的。5号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家信”,正好交出了犯罪的证据。”

毕垒和胡少波听了,连连称赞称妙,随后问:“这探案故事是你的专利?”

“哪是我的专利啊?是向红的,这稿子将发表在下月的《公安战线》上。昨天下午,向红已收到了杂志社的刊用稿了。”刘立勇说。

“我服了,这向红推理能力比我强。”胡少波认输了。

“厉害,这探案的推理答案真是无可挑剔,其他的选择都是有缺陷的。”毕垒承认自己推理的理由不充分。

“别看人家是女流之辈,也别看人家是刚走上工作岗位,人家是有心计的人。在她面前,我们还真的不能摆架子。我是很佩服她的钻劲的。今后我看她是大有作为的……”

“你说谁呀?”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说的就是你。刚才我把你的《船上凶杀案》让他们破案,结果打了败仗。他俩真是背运。”刘立勇对进来的向红说。

“写得不太好,还显得稚嫩。”向红不好意思地说。

“哦,言下之意说有比这更成熟的,说说。”刘立勇说。

刘立勇的话,引起毕垒和胡少波兴趣,要求向红再给他们测试一下推理能力。

向红说:“我是刚写好的,如想听可以先透露一下。有什么高见,请讲出来,帮我修改一下。请保密哦。”得到这三人的保密承诺后,向红讲了《神秘的理发客》:

美貌的李莎开了一家理发店。一天晚上,她正要关店门,一位60岁左右的男子说要理发。李莎只好返身继续工作。李莎手脚麻利,不一会只剩下修面了。李莎拿起刮胡须刀正要下手,那男子忽然一阵咳嗽。若不是李莎反应快,这一刀下去真会要了他的命。李莎心有余悸地说:“老爷子,你可别再吓我了。”那男子笑着说:“如真是要了我的命,不关你的事,因为这是意外事故。如你投了保,风险责任就可以转嫁。”理完发,那人从兜里掏出的不是钱,而是一张照片。李莎一看,脸红了。照片中她与一小伙在相拥亲吻。那人临走时甩下一句话:“用这顶钱。”

三天后,李莎正要关店门,那人又来了。这次只是修面。修面时,他又是一阵咳嗽。李莎将刀骤停在半空,照例又是一番交代。修完了面,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说:“这张照片值5万元。过一个星期,我来收钱。”照片中李莎在一酒吧,倒在一中年男子怀中撒娇。李莎毛骨悚然。

过了一个星期,李莎正要关店门,那人又来了,又只是修面。修面时,他又是一阵咳嗽。趁停刀之余,李莎见他兜里微露出一张照片,大惊。“不能犹豫,这家伙贪得无厌,会经常来敲诈我。”这念头一闪,李莎手中的刀快速落下,那男子头一歪没气了。李莎拿滴血的刀,愣住了。店外有人见状,急忙拨打“110”。刑侦大队马队长赶来,问明案情,推断出了那神秘理发客的真实意图。那男子冒死究竟想干什么?

胡少波想得头疼,说:“这推理比《船上凶杀案》难多了。他想找死,为什么?是想诈小姐一笔钱?”

毕垒说:“这是艳照门事件。他一次又一次的想诈李莎更多的钱,根本就没想到李莎逼得乱了方寸就真的动了刀子。贪心把自己害了。”

刘立勇说:“这男子三番两次的上门找李莎,明明知道自己把对方逼急了会出问题的,可他还是顶着风险干冒险的事。故事中反复点名咳嗽,应该和病有关吧?他想敲诈一笔钱治病。”

三人说完了,急着问答案到底是什么。

在一阵急促的紧逼下,李红说:“我说了推理答案,你们想想是不是很充分,有不妥的地方,就好不留情地提出来。推理答案:那神秘男子得了心肺绝症,想借刀了结自己,以便得到巨额的人寿保险费留给家人。”

众人一听,大声说:“有理,有理。”

“有理什么?说来听听。”屋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众人见陈军涛到了,就纷纷让座。毕垒说:“陈队,刚才我们在推理破案故事,是向红写的。你愿意听听?”

“你们要说什么?”李洁进来了。

刘立勇把刚才的两个破案推理故事说了一遍,让两位后来者思考、推理。

李洁讲的离标准答案远了一大截,陈军涛的结论已经离标准答案一步之遥。

众人评判的结论:推理水平还是领导水平高,姜还是老的辣。

陈军涛见人已齐,就说:“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众人急着问。

 

好消息,是什么?等着瞧吧。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