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5月9日  

2008-05-09 15:0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51)>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二十二    事在人为

 

程浩繁夫妇、程冰一跨进乡招待所,马上有服务员前来带路。

申青宇听得走廊里有轻声的交谈,便急身离开孙傲夫妇,想看个究竟。当他看是县第一把手驾到,便快步跨到程浩繁跟前,低声说:“程书记,我已经代表胡乡长等人向孙先生和他的夫人再三表示了真诚的道歉,目前两位贵宾情绪趋向稳定……”

程冰走上来,立即打断申青宇的解释,厉色说:“这里没你的事,走!”

尽管程冰的话语极生硬有不容反驳的命令口气,在申青宇耳里却是柔风轻声。这不是明摆着不让我再当说客吗?当说客,不是件好差事,完全是在钢丝上玩玩命的游戏,脑袋一迟钝,舌头一闪失,立马游丝乌有,自己的小命坠入深渊。程冰让自己走,就是离开这是非之地。这是大赦令啊。事成不成,我都有话说。大赦令在上,胡乡长能抗过程冰吗?申青宇脑子转得快,急忙低头哈腰接过话:“是,这里是没我的事,我现在就走。”说罢,便溜之大吉。

程浩繁一行走进孙傲夫妇休息的客房。

程浩繁一见孙傲夫妇,马上双手抱拳,高声说:“哎呀,我的孙哥哟,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实在是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赔礼道歉来了。说实在的,在我的管辖内,竟然发生了如此遗憾的事,是我的失责,责任在我。你俩作为我请来的贵客却受到无理的暴力冲击。我谨借此机会向你俩表达对此举的义愤。”说着,大步走向孙傲,伸出和解的手。

“大姐,让您受天大的委屈了。我这小妹来迟了,看看有没有伤到大姐的筋骨。” 许玉梅一进门就直奔柳秀丽处。女人重细节,温柔就体现在这里。

一声“大姐”,喊得柳秀丽掉泪。

在场的程浩繁心里最清楚,夫人出山是他特邀请来的,自有独到的功效。当时他接到孙傲被扣的消息后,就立刻想到孙夫人的脸面薄,没经历过如此刁难、挖苦、扣押这样的事,现在肯定是一肚子委屈、伤心,思想疙瘩抹不开。做女人的思想工作,最好也是女人。她们之间的思维、角度、处事、言语、眼神、声调等都有男人不易察觉、了解、理解的地方,只有她们双方才可以进行沟通、磨合、融和。于是程浩繁出门前叫上了夫人,请她出山配合做思想工作。现在自己的夫人那一个直奔的动作和一声“大姐”呼唤,真是情意深深恰到好处,毫无做作之感,效果极佳。

孙傲见老同学大老早匆匆赶来,急忙站起,紧握老同学的手,摇摇头叹道:“浩繁,你手下的兵太野蛮,简直像土匪那样蛮横霸道。”

程浩繁边握手边拍老同学的后背,再次道歉:“一针见血,一针见血。说实在的,比土匪更野蛮。野蛮的行径令人发指,让你受惊了。说实在的,我听到这消息,同样很震惊,在我的地盘怎么会出现这样野蛮的事?一接到这件事,我就马上赶过来了。刚才我去见了那几个混蛋的肇事者,训了他们。他们现在正在停职写检查。抓住这事,我一定要严肃处理。坐,坐,我们坐着谈。”

孙傲气愤地说:“我们夫妇两人走南闯北,就没受到过如此这样非人的待遇……”

程浩繁点着头说:“我的孙哥哟,我理解您俩的感情因扣押过程中所发生的事受到了伤害。这种针对你俩的无理挑衅是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我夫妇两人对此予以强烈谴责。说实在的,少数人所挑起的事端并不代表我县的百姓对您俩的感情。您俩当时表现出的非凡理智和勇气为您俩争得了荣誉,也使您俩赢得了我夫妇两人和我们县百姓的尊重。”

没等孙傲说话,站在一旁的程冰插嘴说:“孙伯伯,您告诉我,是哪个王八犊子侮辱了您,我替您出口气把那王八犊子修理一下。” 程冰的话干脆痛快,句句极有分量。

孙傲听了,很是入耳舒心,心想:“这后生当刑警的,果然是说话干脆,行动风风火火,办事不含糊。”就开口说:“解决他们得靠法律。”

“这当然,绳之以法,才能治这帮王八犊子。我要叫他们心服口服。”程冰说话极为痛快。

这边男人在说着,那边女人在唠着。

当初许玉梅一听出这样的事,知道化解矛盾靠亲和力。现在许玉梅挨着柳秀丽的位置坐着,捞过柳秀丽的手轻抚着,叹着气说:“唉,如当时我陪着就好了,就不会发生这样寒心的事,要怪就怪我没有考虑细些。那帮子不讲理的混蛋地痞,真该好好整治他几个。”

许玉梅头轻柔地捞起柳秀丽的手看着,问:“大姐,来,让我给大姐检查检查,查查出毛病了没有?”

许玉梅这一说,弄得孙夫人不好意思,没了脾气。

柳秀丽摇摇头,说:“我没事,没事。他们没对我怎么样。”

许玉梅摸了一会儿柳秀丽的脉,说:“唉,走得太急,没带急救箱。脉搏跳得有些快。等一会儿回去后,上我们医院作进一步检查,调养调养身体。如查出一点什么问题,再找那些混蛋地痞算总帐。”

唠到此时,程冰出了门,没过几分钟又进了客房。

程浩繁见程冰进了客房,笑着对孙傲说:“孙哥哟,事已出了,就该解决。你考虑一下,拿出一个处理方案。方案我来实施,怎么样?”

孙傲错愕,因为他根本就没想过怎样处置那几个对自己蛮横的地头蛇,因为自己不是执法机关,没那个处置权,也就没细想过。对地头蛇在自己的地盘横行霸道的事,走南闯北的孙傲是见得多了,也听得多了,不足为奇。不过在自己老朋友的地盘受窘况,还真是没想到过,因为这帮子地头蛇最有什么能耐,也不敢轻易冒犯本县的一把手啊。如当时这几个地头蛇睁开眼,好好看看是谁的车,是不至于扣人的。但当时这些地头蛇是一个个酒气冲天,在醉态中的酒鬼肯定是不理智的。被关押的孙傲本来是有一肚子气的,但事后想想,也就渐渐消了气。现在程浩繁把球踢到自己脚下,还一时难以说清,随口说:“这事,你就自己看着办吧。”孙傲的潜台词没说出来,那就是:“气,肯定是要出的,这根本就不用自己出面说的,精明的程浩繁应该知道怎么下手的。他出手肯定要比我重得多。”

果然不出孙傲之料,程浩繁对孙傲说:“孙哥,事不能不痛筋骨地解决。这样吧,我提个不成熟的建议,那几个人该开除的开除,该拘留的拘留。我决不姑息。怎么样?”

孙傲低着头,盘算怎样出气,怎样开价,怎样开个好价,总不能轻易放了这帮地头蛇而让我们夫妇两个白白吃亏吧。

程浩繁见孙傲不语,知道自己提出的建议还有缺陷,便补充说:“孙哥,我再补充一点,县里得下红头文件。就像刚才你说的那样,解决他们得靠法律。”

孙傲听了点点头,不语。

程冰见孙傲仍不语,知道现已提出的几个条件与对方心中的基本要求尚有一定的差距,便说:“孙伯伯,我插一下嘴,不知是否妥当。一、肇事者够刑法的,就按刑法处置;二、肇事者不够刑法条例处罚的,情节较重者免职,较轻者降职反省,再轻者处分记过;三、肇事者根据情节予以用经济手段处罚……”程冰见孙傲面色阴转晴,知道自己提的条件基本能让孙傲满意了。

程冰正说着, 胡宝财等人进来了,面带愧疚。他们在孙傲面前,齐齐整整站成横一排,必恭必敬地站着。

 

胡宝财等人进来了。掌权者会怎样处理烫手的山芋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