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5月8日  

2008-05-08 10:1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50)>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程冰见叔叔给自己使眼色,知道该自己上场了。他忿火中烧,一吐恶气:“你们几个王八犊子,你们打人、扣人,是侵犯人权行为,是违法犯法行为,性质很严重,影响极其恶劣。谁也不是特殊公民,谁触犯法律谁坐牢。我看,你们几个做官是做腻了,想换个地方快活一番。行啊,我可以给你们指一条很好的路,那就是到公安局的班房去体验犯人生活,我们正在为那里缺人犯愁哩。你们都知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我手中正好还有那么一点点权,可以完全满足你们几个王八犊子的要求,让你们到新的环境体验体验坐班房的滋味。看看我们是怎么管理犯人的;让你们见识一下手中没有权是什么滋味;受人管制后,那服服贴贴地装熊装龟孙子是什么滋味;尝尝犯人摆治你们是什么滋味。是什么滋味,只有进去了,才能真正体验到。你们几个王八犊子,好好想想……怎么都不吭声。那好,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先做个示范动作,让你们先见识一下,好有个心理准备。”

程冰把话停了下来,疾步走到李栓面前,手在空中画了个漂亮的一轮弧度,着力点在李栓的脸上,溅起了“啪”的声响,声响好响。随后,程冰一手揪住李栓的衣领提高了声调:“李栓,你这王八犊子,你是搞公安的,应该知道知法犯法是什么后果。你现在想好了没有?想好了,可以到我这里报名,我负责解送。”

李栓低着头,用手抹去嘴里流出的血,嘴嗫嚅着:“我……我……我不想去……”

程冰松开李栓的衣领,说:“不想去,就能按你的想法不去啦?你等着组织处罚吧。”程冰看了看余下的地痞,发现这些不可一世的地痞头冒着虚汗脸色灰白,身子像打摆子似的抽缩着,知道说话有了效果,心中一喜:“教育不是万能的,该出手时就出手,拳头里面出威势。”程冰厉声地对其他的地痞说:“你们几个王八犊子,想好了没有?想进大牢的,现在我就可以负责派车,免费送你们进去。住,地铺;穿,囚衣;吃,咸菜萝卜窝窝头;玩,犯人会给你们刺激的节目。你们进去后,我可以负责接待,完全是低挡消费,高级享受,怎么样?” 程冰的话很具威胁性,让这几个地痞听了毛骨悚然。

县里的地痞都程冰的拳脚功夫很好,是省公安系统散打冠军,能经受他的拳脚功夫都是金刚不坏体,不然,轻者血脉失调,重者损心伤肺摧肝肠。真的,绝对不能惹他。起先程冰在教育李栓和李栓手下冰的时候,这几个地痞就已经腿发软了,不想在他手里犯事。

“怎么都不想说话?你们那耳朵是不是摆设?是摆设的话,我把你们的耳朵拧下来,换个听得进的人造耳朵。”程冰说着让这些地痞心惊肉跳的话。

那几个闯大祸的地头蛇耷拉着脑袋,默不吱声,连喘气都不敢大声。他们知道程冰棉里藏针,向来说一不二,现在他正在气头上,一不慎,如惹了他,耳朵拧下来已够惨的,真的被他送进那班房体验生活,这就更惨了。班房,是人能去的地方吗?蹲班房,耳闻不如眼见。这几个地头蛇没蹲过班房,但都扭送过蹲班房的人进县公安局的经历。他们见过班房内是什么模样,也清楚进去后会得到怎样的待遇。那免费的地方,是连鬼都不想呆的地方;就是有大礼奉送,也是万万去不得的。

程浩繁坐在位子上,手指着眼前的几个添乱的地痞,愤愤地说:“你们几个蠢蛋,脑袋是浆糊灌的?怎么越长越糊涂,越来越混蛋?简直是反了天,胆子也真够大的,连我的坐骑也竟然敢扣,谁给你们这个权了?啊,居然不睁大个眼睛看看,是不是眼瞎了?你……”

突然腰间手机响了,程浩繁拿起手机一看,是孙志打来的。得回避一下,程浩繁使了一个眼色给程冰。

程冰站了起来,咳嗽了一声,在下的几个地痞心惊万分。知道底细的人都知道:“程冰一咳嗽,有人要发抖。”因为程冰出手狠辣是出名。现在不知道该轮到谁倒霉了。

程冰慢条斯理地说:“你们几个王八犊子,刚才,我说过的话,不知道忘了没有?忘了的话,我可以再提醒一下,谁想进班房体验生活的,可以主动到我这里来报名。我说话向来是算数的,君子说话就是一诺千金。这话,不会过时,现在仍然有效。我已经给大家好几分钟时间了,应该说给的时间是相当充足的,大家也都是明白人,应该说考虑这问题也是很深入周到的了。我再问一下,有没有人愿意报名?……噢,没人吱声。看来大家是不愿毛遂自荐,很谦虚嘛。你们在互相谦让,谁也不肯带头。我看,拖下去,不是个办法。这样吧,我来点名。点到名的,就痛痛快快站到那一边去。”

“我的妈呀,这程冰真是个魔头。”有的人吓得已经魂不附身。谁都害怕点到自己的名,进班房可不是件好事。

程冰咳嗽了一下,说:“你们几个王八犊子,听好了……”一句“听好了”让胆小的地痞血压升高,头冒冷汗,四肢冰凉。

“站好了,胸挺起,腿并拢,手下垂,头抬起,目光正前方……”程冰每发出一个指令,这几个地痞按军训的标准规规矩矩做着。谁不达标的话,就打入另册。

程冰下完指令后,就在这几个地痞面前,一个个挨着看。看得这几个地痞心惊胆战。

看完,程冰站住了,咳嗽了一下。有人暗想:“决定命运的时刻到了。”

程浩繁走出屋外,问:“小孙啊,有什么事?”

手机那端传来了孙志的笑声:“程书记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刚接到省党报总编的电话,说你的文章《思想政治工作的合力效应》将于下周的‘理论与实践’版刊登。”

程浩繁微微一笑,说:“小孙啊,我心里清楚,这文章其实是你动笔的,真是辛苦你了。”

“哪里,哪里,这思路是你,我只是出点苦力而已。”孙志知道该怎样表功邀赏,又知道该怎样突出领导,让领导欢心。

“继续好好干,我历来就是论功行赏的,决不能让你这样默默干事的人吃亏的。该有你的,将来当然优先考虑你的前途问题。” 程浩繁挑明了内在的利害关系。

是啊,孙志内心最清楚了:程浩繁有时把孙志找来,出了一个课题,就说最近自己工作很忙,没时间写。孙志一听就明白,剩下的工作就是要让自己来完成。领导出了题,当然就得以领导的名义去发表,自己是不能占贪天之功的,即使文章全是自己写的,也要礼让。自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跟着程领导多年了,孙志摸透了领导的思路和行事方式,总结出了自己的办事准则:“领导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是做事的蠢材,领导想干什么成全什么的是紧跟的人才,领导没想什么做成什么的是超群的奇才。”

孙志继续请示:“程书记啊,原定的县小城镇建设筹备会议,我看你一时到不了场,我已代表您向县小城镇建设筹备组的同志说上午的会议延迟了,时间另行通知。程书记啊,您看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合适?”

程浩繁知道那边的事等着,也挺紧要的,耽误不得,需待自己亲自出马解决。他想了想,掐算了一下时间,对着手机,急忙回话:“小孙,你给他们说上午11点会议开始。趁现在的时间,让他们几个把手头的材料好好修改修改,尽力把问题想多些,措施想全些;同时把成绩写多些,方向写明些。小孙啊,一定要把认识写到位,理论写深刻,语句写得美。”

孙志笑着说:“那是,那是,我尽力润色。”

程浩繁说:“这篇文章一定要高标准、严要求把关。现在有关这方面内容的论文,上面是很缺的,应尽快写出来,争取早日发表。”

在屋内,程冰指着胡宝财,说:“你,那边去。”

胡宝财见程冰指着自己,不觉愣了,睁大眼,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

程冰眼一瞪,说:“说的就是你。滚到一边去。”

胡宝财见结局难以改变,不禁悲从心来,泪流满面,向程冰求饶着:“程队长,冤枉啊,我那天没打人,没骂人……”

“少给我废话。你是这里的乡长,不找你的事,找谁?我的警车就在外面……”程冰严厉地说。

其他几个地痞见程冰敢拿自己的大哥开刀,一个个惊恐万分,身子不由寒战起来,感到暴风雪来了。

 就在此时程浩繁走了进来,用手指着那几个地头蛇:“因为有急事,事情就暂时搁在这里。你们几个饭桶,给我听好了,该好好想想怎么妥善处理好此事。处理好了,或许还能放你们一马。你们掂量着办吧。”他语一落,挥手叫许玉梅、程冰一起走。

胡宝财流下了感激的眼泪,程书记来的正是时候,是当今的及时雨宋江;如再晚些,程冰发令现在就进大牢,那真是死定了。

那几个地痞听了程浩繁的话,心中顿时涌起了一种“刀下留人”之感。程书记真是救命恩人啊。如程冰继续点名下去,不知谁会遭殃。

等程浩繁夫妇、程冰一出门,那几个地痞感到一身轻松,尤其被程冰点了名的胡宝财有“解放了、天亮了”的感觉。这几个在官场待了好些年的人虽是芝麻绿头官,但为官之道的一些门道还是知道的。他们都明白,程浩繁叔侄在有意留一条活路给大家走,就是为了让他们细细商量,好好办事,妥善了结此事。风雨过后应是彩云,问题是自己会不会办事了。多年为官,他们已是办事老手了,主意总比困难多,嗨,小菜一碟,小事一桩。

 

     程浩繁夫妇、程冰出门。他们干什么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