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5月7日  

2008-05-07 11:3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49)>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二十一   怒不可遏

 

程浩繁听了胡宝财把自己的好友扣押起来,心中怒不可遏:“这个王八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简直是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程浩繁驾着车,车飞驰着。他一个手机打给胡宝财,要胡宝财尽快安排好孙傲夫妇的休息,安排后到长乐乡派出所办公室听候处理。

胡宝财接旨,连声说照办。

在乡招待所,乡宣传干事申青宇陪着笑脸一个劲地说好话。孙傲夫妇理都不理他。申青宇知道没有效果也得下劲,说不说是认识问题,有没有效果是水平问题,只要功夫下到了就是没效果也好有个交代。申青宇见到了吃早餐的时间,就吩咐乡招待所的厨师拿出绝招好好招待孙傲夫妇,并叫服务员热情周到耐心地提供一流服务。孙大记者和夫人在那里受到了超级的精心伺候。

程冰接到叔叔的手机,就急忙赶到长乐乡派出所,先于他叔叔程浩繁五分钟左右。

程冰一跨进长乐乡派出所,让李栓、乡派出所指导员和那几个拦截车的协警队员站队,问了一些情况。

那几个自知犯了天条律规的人规规矩矩低着头站着,问一句,答一句,不敢多言,怕言多招祸。

程冰瞧这几个不顺眼的人越瞧越不是人样,他们当中没有一个敢出头担责任的,心头腾地升起怒火,便没有平时那种儒将的斯文,朝李栓怒吼着:“姓李的,你这王八犊子,就你能?谁给你这个权利让你扣人扣车的?当时为什么不打电话向我汇报?自作主张,毁了我们公安的形象,是不是你的骨头痒痒了?”他越说越气,说完便捋起了衣袖,出拳打去,砰的一声,打在李栓的胸口,李栓的身体摇了摇;拳出如风,砰砰前后几拳全在胸中央,李栓紧锁眉,没敢动;随后,是啪啪几声,打在李栓脸上,一张本来黑黝黝的脸变成了浅浓不一的紫黑色,犹如大花脸。

真是打累了,程冰转身坐在椅子上,拿起杯子,喝着茶,用手指着没打的几个人问:“姓李的,你这王八犊子,这几个人怎么收拾?”

李栓知道自己的皮肉之苦结束了,该轮到自己效忠了。于是李栓很卖劲地挥拳抡掌,把自己刚才的心头怒气无情地发泄到自己的部下身上。

程冰见李栓打得并不够狠,就说:“姓李的,你这王八犊子,看来我教训你的时候,你还没有很好地看我的示范啊,是不是我再给你来点麻辣的调味品。”程冰说着就解下皮带。

李栓和那几个没挨揍的人侧目斜睨,心想:“这东西抡起来,不得皮开肉绽。”一个个吓得脸上灰如土色,不敢吱声。

李栓不敢懈怠,就全力地重拳出击,否则自己便免不了一顿暴风骤雨的清洗。

程冰看着李栓在使出全劲地干活,就说:“这还像个样子,一个公安人员制伏对手是不能手软的。就这样打下去,姓李的,你这王八犊子,出不了三年,你就会成为武林高手。你们几个人听着,打你们是轻的。谁不老实,就这个伺候。”程冰摇了摇自己的皮带,随之便是“啪”的甩皮带声,响在空中,如晴空霹雳震得在下的人浑身颤抖。

程冰继续说:“你们说他俩是偷车的。笑话!这样的高档车丢了,失主会不报案?偷了车,得尽快销赃啊。哪里有偷车的人把车开往人多的景区去摆阔?有这样等人抓的傻乎乎的偷车贼吗?当什么协警队员?呸!根本就不配。一个个死猪脑袋,笨死了,真该欠揍!姓李的,你这王八犊子,怎么手留情了?下点劲,给我在他们的脸上留点花样,这样可以长记性。”

那几个人提着耳朵听着,接受着终身难忘的再教育;他们老老实实地成了练武的靶子,不一会儿一个个也成了迷彩的大花脸。

在程冰发威的时候,刚从厕所出来的胡宝财正走到屋外,他从窗户看到里面的人正在接受磨难训练,知道因为孙傲夫妇受辱一事真是惹恼了程浩繁,此时自己进去也肯定是自讨苦吃。他庆幸自己在程冰进长乐乡派出所的时候就不打招呼地甩下李栓,溜进了厕所去“解手”了,否则自己也是站在接受终身难忘的再教育之列。胡宝财悄悄扭身走到派出所大门,等候着程书记,并用手机叫来了昨晚一起喝酒的哥们。胡宝财知道在这时刻,有难大家抗,总比一个人抗强。

程浩繁驾车来了。他下了车一见胡宝财在低头哈腰地等着自己,没好气地说:“你还好意思见我?滚一边去!”

许玉梅见这胡宝彩长得圆头肥脸、矮胖凸肚,是个中年人,心中想:“营养过剩,看来是吃好了喝饱了,撑的。”

胡宝财见程浩繁一脸怒气的样子,不用说就知道自己捅了马蜂窝,恼怒的马蜂得蜇人了。胡宝财想:“他正在气头上,别张嘴说话,否则就是顶着枪口上,找死。唉,若说话不合他的口味,再惹祸上身,那么乡长的这个位子怕是保不住了。”

程浩繁不能在这广庭大众面前发火,否则有失形象。他没再说什么,就带着火,进走进派出所办公室。胡宝财等人随后跟着。

程浩繁夫妇和胡宝财一伙走进派出所办公室的时候,见李栓等人的脸上已清清楚楚地印上了红红的巴掌,如印鉴一般鲜红。

程冰挥手,叫那几个协警队员离开现场,因为他们级别不够。

长乐乡派出所的办公室内,程浩繁脸铁青,一脸乌云,踱来踱去,一言不发。

半晌,程浩繁终于开口了:“你们几个混帐,是不是做官做腻了,想尝尝撅屁股刨地的好日子?说实在的,我可以告诉你们几个混帐,你们的位子,早有人盯着想干了。比你们干得好的人多得是。谁要换换口味过日子,可以现在给我吱一声,我马上特事特办快办。想到穷山僻壤的毛草房过隐居的神仙生活,很好嘛,有种,有开拓精神,我是佩服得很哟,说实在的,在这个社会有这样自讨苦吃的人还不多哩。如有谁想当这样的典型扬名留史册,我成全你们,怎么样?走,我鼓掌热烈欢送。我说话是算数的,三分钟后就可以办妥,绝对不留后遗症……怎么,没人愿意报名成为光荣的志愿者当个典型?嗯,没有啊。怎么都成了缩头乌龟啦?当初,你们这几个混帐东西,那敢做敢为的英雄气概哪里去了?” 程浩繁的话讽刺带挖苦,火在言语中藏着,一点就会着的。

程浩繁站累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歇着。

那几个闯大祸的地头蛇站着,一个个耷拉着头不吭声,这些人猴精猴精的,谁想当出头鸟往枪口闯啊。别小看了,这只是个小小的芝麻官,嗨,手中有那么一点权,有人奉承溜须,有人会送礼上门,有人会跑腿办事,天天好事不断。人家这样干,冲的就是咱手中有那么一点权。想吃、想喝、想玩、想捞一把,下基层一转,不掏钱全包了。吃香喝辣的肠中过,不亏这胃,这日子过得真是舒坦。如是手中没有了权,立马就人走茶凉,当面或背后被人戳脊梁骨骂。没权没势的呆在城镇也比隔绝社会进深山老林当野人强百倍啊。只要不是傻子,谁想去荒山野岭啊?

程浩繁见没人说话,就指着胡宝财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句话我现在真正领教了。才不见那么几天,胡乡长,你真的长能力了啊。你竟然能扣我的好朋友,连我的车你竟然也敢扣,看来连我都不放在你的眼里了,你当乡长这官真是太小了,是应该当山高皇帝远的真正土皇帝啊。说实在的,我以前真的小看你了。圣明的胡皇帝,我这样称呼你,你该满足了吧?你当了皇帝,有生杀大权,当然可以随意扣押任何人喽。我的胡皇帝,你把人扣了,车扣了,尝足当皇帝的滋味了吧?胡皇帝,你下圣旨吧,扣人扣车这事怎么处置?”

胡宝财哪敢回话啊,只是低着头充聋子。

程浩繁见胡宝财死活不搭腔,就使了个眼色给程冰。

 

程冰见叔叔给自己使眼色,知道该自己上场了。他上场会用什么样的战术呢?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