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5月4日  

2008-05-04 16:2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47)>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26日清晨4时,孙傲夫妇今天出门前一定是忘了看黄历,有什么宜的事项、有什么忌的规矩就没看,就匆匆忙忙上路了。想不到半道被劫,长乐乡派出所扣押了孙傲夫妇。其实,这怨不得孙傲夫妇的。它事出有因,要知情由得交代一下起因。

长乐乡有个村庄叫黄村。

黄村住着黄姓、刘姓为邻的两户人家。双方的男人,一个名叫黄武,另一个叫刘渠。年前,黄、刘两家因为宅基地闹起了纠纷。刘渠曾为此事由乡里告到了县里,再由县里直接告到了程浩繁那里。程浩繁听罢,当即作了批示,责令有关部门认真查处,秉公办事。可批示由县里转到了乡里,再由乡里转到村里,如此这样一级一级地转了下去,结果是石沉大海——毫无踪影,涛声依旧。

24日上午,黄武新宅落成。黄家的新宅距刘渠家门不足二三米的地方高高耸立,很是气派。那黄家新宅的外墙上,以村委会的名义刷写上了这样十二个大字:“谁敢越级上访,全家休得安宁。” 这标语直面对着刘家的门张着嘴,像是在笑话刘渠上告的无能。黄武在门外反复挑衅:“瞎了眼的东西,也不睁眼看看老子是谁,凭你那小样想上告倒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到底是不是那块料。”在家休息的刘渠听了气不过,认为这是欺侮上门,实在是欺人太甚,于是就要再次上访。下午刘渠在外出的路上想不到被一手遮天的黄家抓了起来,扭送到乡里。乡长胡宝财得了黄家的好处费后,就把刘渠交由乡派出所随意发落。

25日那天傍晚,为表达黄家的感谢,由黄家当村支书的侄儿黄显南出面请一顿,请胡宝财和乡政府、乡派出所的那几个实权人物到村边的一家野味店喝酒,顺便稍带着打打野鸡什么的。几个人是喝喝玩玩,不觉得已折腾到26日清晨近4点,于是打道回府。

路上胡宝财内急,吆喝着:“停,停车,停车,我要放水。”

驾车的乡派出所的一位副所长李栓便晕晕乎乎地把车停在了景观大道一个急弯处的路段上。车,横斜着,占了窄窄路的大半个道,旁边是百米深的悬崖。

胡宝财一跨出车门,捞出小兄弟就“放水”,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其后几个铁杆哥们便鱼贯而下,也都在路中间那么一站,互相比着射远,几条水龙便扬扬洒洒地痛快了起来。

就在胡宝财和几个铁杆哥们痛快放水的时候,孙傲驾车拐过前面横斜的车急驶了来过去,冷不防看到前面站着几个人。“哟,危险。”一时间惊诧得头发全都竖了起来。眼瞧着一场惨祸就要发生,孙傲急忙踩脚刹、打把……夜空下奥迪车发出一声尖利的鸣叫,似在警告不守规矩的人;车犹如一束黑色的闪电,高傲地从那几位实权人物的身边擦身而过。

这突然而至的一切,把已有了七八分醉意正在舒坦而毫无顾忌的几位官人惊吓出了一身冷汗。自知难看,手里握着的家伙都急匆匆地龟缩进了裆内。来不及关紧闸的家伙,一个个还都很不争气地滴沥着,哭诉着尴尬,于是“泪水”溅湿了半边裤子。

“妈了个巴子,谁敢在老子面前撒野!我非废了他不可!”一向盛气凌人的胡宝财恼羞成怒,顾不得关好门户,一摇三晃地跳上了司机位子,起脚踩油门,便要追赶。

其他几位受到刚才那一惊吓,酒已醒了大半,现在又见刚学那么几天车的胡宝财要亲自驾车追赶,更是惊吓万分,脑子也清醒了很多。他们知道胡宝财这连初级阶段都不如的狗屁水平能开什么车啊,起先那瞬间擦肩而过的车,稍有开车知识的人都知道那是车林高手开的车,要不这车早就翻到山谷底亲嘴去了,一个刚拿剑练武的人竟然要向武侠高手较手,那简直是在拿生命开国际玩笑。有酒精燃烧的老兄真要开车追起来万一发生车祸,其后果比起先前的惊吓更加可怕,于是便一起上前劝阻车技极差的胡乡长。

“胡哥,这点小事,犯得着你闹心的吗?”

“胡哥,这事你就歇着吧,有我们哥们在哪,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好了。”

“胡哥,车由我小老弟来开,我包管能追上那不要命的小子。我拎着他的脑袋来见你。”

“胡哥,你先甭急,事就发生在咱自己的地盘上,量他还能跑了不成。你先等着,我一个手机打过去,保叫那龟孙子拐过头来给咱们下跪不可。”那位当晚该当班的乡派出所的副所长李栓说完,就掏出了手机,开始了拦截实施计划。

李栓一个手机打到了所里的指导员手里。办事真是高效率。几分钟之后,传来了好消息:人被截获。

这消息绝对千真万确,孙傲夫妇果然被前面关卡值勤的几名协警队员拦截了下来。

李栓笑着对胡宝财说:“胡哥,怎么样,他跑不了吧?我们的联防制度绝对是准军事化的,一个手机打出去,每个网点就有监视动向的。在我的地盘,谁也别想逃出我的手心。”他邀着功。其他的人也在凑热闹讨好着。

  

有高超驾车技艺的孙傲刚刚躲避开了一场不堪设想的车祸,惊魂未定,突然又被横插出来的几名协警队员拦截了下来。

“出来!”有一个协警队员见孙傲夫妇坐在车里不动,就一声高喝。

孙傲探出头,想耐心解释:“我们是……”

“别磨磨蹭蹭的,出来!出不出来?”那人见孙傲夫妇没按他的指令立马办事,就感到失了面子,脑门露出了青筋,狂怒着。

孙傲夫妇见势不妙,就走出车,否则后果更加严重。

看到孙傲夫妇不俗的装束,那几个毛头小子没敢造次,收敛住了原本跃跃欲试的拳脚,你一言我一语地盘问着:“喂,你这龟孙子,叫什么名字?”“耳聋啦?说你了,叫什么名字?”“他娘的,你是哑巴?怎样不说话?”

孙傲本想解释一番的,可这几个毛头小子好没规矩,指着自己的鼻子冷嘲热讽的,心想:“你们这帮无名小卒,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的?不配!”孙傲心头忍住无名火,就不想多费口舌,任由这几个毛头小子挑衅着,冷眼看他们会表演出什么节目来。

那几个不知深浅的毛头小子以为自己很有本事,仍围着孙傲夫妇嬉笑怒骂。

没过几分钟,那几位刚才受惊的官人赶到了。

可谁也没料到,还没等本乡的那几位颇有头脸的人物发话,由车上最先跳出车门的那位今晚代其叔叔做东的村支书黄显南,一下车便蹿到了孙傲的跟前,不问根由,捋起衣袖,举手就是两记耳光,嘴里恶骂着:“好一对臭男女,也不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我们老子几个是什么人物。狗胆真是不小,谁,你都敢撞啊?”

“真是的,也不打听打听这地盘是谁的地盘,有你这样开车横的吗?”有人帮腔着。

“你,啊,你们也配坐这样高档的车!说,是不是偷来的?” 李栓见眼前的车挺高级的,不愧为是搞公安的,三句不忘本行,很有警惕性地问。

“说,是不是偷来的?” 黄显南说着,抬起腿来照着黑奥迪,飞起一脚。

那位胡乡长显然醉得已经不行了,他是最后一个下车的。胡乡长一下车就走起了醉步,才踉跄了两步,随后便是翻江倒海的“哇哇”地吐上了。

一帮人见大哥身体不适,就一个个紧忙上前,抚着的,拍着的,搀着的,哪里还再顾得上向孙傲夫妇兴师问罪或听他俩解释呀。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把他们先带进去,等头儿有空了再找这两人算帐不迟。”

剩下的两名协警队员就冲上来,强行夺下了孙傲拿在手中正准备与程浩繁或者程冰联系的手机。

李栓对胡宝财说:“胡哥,这车不错。送上门的车,就归咱哥们几个。咱以后外出,就坐这车乐乐。”

这话刮进了孙傲的耳朵,孙傲不禁脸露苦涩。可惜天色未明,这帮子人没看见。

胡宝财看了一下柳秀丽,带着醉意说:“这个女人没看头。”

“真是的,一看就想叫人吐。白送给我玩,我还嫌这货太老太丑。”有人不加忌讳地赤裸裸地说。其他的人听了都咧着大嘴哄笑起来。

柳秀丽听了气得浑身在抖。孙傲刚听了也是火冒三丈,随后便是一身欣慰:“有看头的话,我的老伴在这帮王八蛋手里不就完了?娶了俊媳妇不见得是好事,讨了个丑媳妇倒是福啊,外出让人放心保险。”孙傲冷眼看着这群王八犊子在表演,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得意忘形地笑吧,真是小人得志太猖狂,到时候收拾你们时看你们还是不是笑得那么嚣张?”

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一伙地头蛇强行将孙傲夫妇带进了乡派出所的院子里,关进了一间黑乎乎的屋子。

 

孙傲夫妇遭难。胡宝财怎么会主动报案呢?欲知详情,请看下文。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