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5月27日  

2008-05-27 16:4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61)>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一个满足于60分的考生进了北京著名学府,许玉梅听了心头暗叫:“教育太不公平了。我儿子为了考北京的大学,从小学起就一直挑灯夜战到12点,老师都是经过严格选拔的超强虎将,考试是周练月考,成绩一直是县里名列前茅的,高考成绩是省里前十位,就是这样身经数百战才好不容易拿到大学入场券的。如果是普通老百姓的孩子要考上北京的大学,那真是超一流的学习尖子,有这样的学习尖子就能撑起学校的门面,打响学校的招牌。有的老师就这样对我说:‘我们省的三流考生到北京、上海考绝对能考进重点大学,可我省大学少,考生多,只能进不起眼的三流大专,真是命不好。’这孙晋就因为是北京户口,加上钻了现行考试制度的空子,便轻轻松松上了一流重点大学,毕业后还能留在京城找到很不错的单位和工作。如果是外地学生,毕业了除了极少数获准留京外,绝大多数不是回到原籍找工作,就是成漂泊一族在天(天津)南(南京)海(上海)北(北京)或孔雀东南飞(江南、海南)打拼前途。教育太不公平了。户口决定了命运,人一出生就分成了三六九等。”有些话对人是不能直说的,也不能胡说的。许玉梅不想也不能得罪对方,对方是今后用得着的人,老程私下就给我说过此次柳秀丽摄影展给了柳秀丽就是50万的展出费,于是说:“是啊,小晋生活在福堆里,命中注定。龙生九子,命不相同。命好,福气上门,想挡也挡不住;命坏,横祸突至,想推也推不掉。”中听的话,命好命坏的人,谁听了谁都会投赞成票。

是啊,命中注定。小晋进了大学的新闻系,特长充分展现出来了,能说会道写文章像老孙,待人接物善交际像姥爷,在校园是个玩得转、拢得住、喊得响、干得红的活跃分子。一次五一长假,他回家。我进他卧室,见他在写东西。我眼睛飞速一瞄,上面写着:“得财兼备……有法必衣,执法必烟,违法必酒……”错别字连篇,我忍不住说:“小晋,你怎么搞的?语文水平不如以前了。连初中生都能写对的字,你这大学生居然写错。”“老妈,你大惊小呼地干什么?我写的哪里错了?社会上一些密切联系领导、勤于行贿的人隔三差五的晋升职务,人事组织部门视这些人‘有财就有德’或‘有得就有才’,这些人舍小钱得职务发大财不是‘得财兼备’吗?有些执法机关将临时聘用的人员身穿执法制服上街执法,当有人送财送钱就免于处罚,这孳生腐败之风不是‘有法必衣,执法必烟,违法必酒’吗?……”他的话没落地,老孙进屋,说:“哟,我的儿子什么时候成了反腐斗士了?”儿子见老爸进来,就说:“老爸,我在写反腐的演讲稿,你给我把一下关。”当老孙看到演讲稿,尤其是演讲稿中写“买官卖官”丑闻引用了歌谣:“钱弟弟,权哥哥,浊水污泥捏咱两个,提一个儿你,捏一个儿我,捏成了一对宝货,捏成了彼此手长嘴阔。将泥人儿摔破,掺脏水重和过,再捏一个你,再捏一个我,权哥身上也有钱弟,钱弟身上也有权哥。”老孙忍不住笑着说:“好,好,笔锋像我。有其父必有其子。这篇演讲稿揭露腐败现象淋漓尽致,是高质量的演讲稿。小晋啊,你有敏锐的眼光和政治嗅觉,抓住了人们的心理和现实生活的热点对腐败现象予以抨击,肯定能激起听众的共鸣。你毕业后,如写揭黑幕文章肯定吸引人的眼球,绝对卖座。你啊,将来肯定会超过老爸,‘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你看我的儿子成了愤青,是不?

许玉梅听了心头升起一种难以说清感觉,这孙晋在孙傲夫妇的调养下变成了无法琢磨的人物:正气与邪气在交织,正直与权术在握手,真话与假话在混合,本分与虚荣在较量,公道与私欲在争斗……相比之下,自己的儿子太单纯,能叫人一看就透,如清澈的泉水。现今这社会,是我儿子吃得开,还是孙晋吃得开。想到此,许玉梅不禁微摇着头,说:“愤青,新名词。看来,我是落伍了,对新生代是有代沟了。我管不了那么多,只求自己的孩子今后平安就行。”

“你对儿子要求也太低了,不像老程对儿子的期望值是很高的哟。”

两家夫妇在车上密谈着。车在飞速驶向省城。

 

时针指向了上午10∶30。程浩繁把车停在了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停车场。下了车,程浩繁对孙傲说:“中午,我们就在这里吃顿便饭,算是我的饯行。火车票是下午2点的特快列车,到时我们夫妇送你们两个上火车站。进吧。”

孙傲夫妇一看到这高档的大酒店就餐,就说道:“哎呀,让你们破费了,这次到长水已经够你们忙乎一阵子的,要宴请应该是我们来请告谢宴的。”

程浩繁手一摆:“说什么你们和我们的,你们两个到这个省里来是做客的,我是东道主。说实在的,我不请,谁请?再说了,我和孙哥是什么关系?是亲密无间的铁哥关系。孙哥,你说是不?别再分你们、我们的,要不,我就不高兴了。”

许玉梅也在旁边说;“随便吃一顿饭,还那么客气干什么?”

程浩繁从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了两瓶酒。

程浩繁一行就走进了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大厅。

在大厅,程浩繁在总服务台办好了事,就走到夫人旁边和孙傲夫妇坐在大厅的沙发闲聊。

程浩繁对孙傲说:“孙哥,你再给王部长打个电话,就说我们已到了香格里拉大酒店。等会儿,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105雅间约见。”

孙傲在拨打电话。孙傲拨通了电话,得知准亲家王俊堂11点就来。

程浩繁看了一下手表,说:“还有一段时间。走,我们先到105雅间去歇着,边喝点茶,边等着。”

程浩繁一行走进105雅间,女服务员就忙开了。

11点,王俊堂夫妇走进了105雅间。程浩繁见王部长脸露微笑,快步在前;王夫人却是缓步跛行,脸有难色。

满屋的人都满面笑容地站起上前握手,打个招呼。一阵见面的寒暄后,大家落座,坐定,就开始谈开了。

柳秀丽对准亲家母说起自己的孩子还不懂事,嘴笨,不太爱会说话,不知道疼人。

王俊堂听了微微一笑,没吱声。

王夫人说话了:“我姑娘说了,你家的孩子有主见,能办事,待人可好。我已经看过你家孩子的照片,当初我一看就眼熟,象是什么地方见过,是我想象中的人。真是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说真的,我从来不护我那个姑娘的短,我那姑娘娇气可厉害了,有时使小性子脾气,真把我气得够戗。我说啊,我那姑娘真的该有个人来管管她的脾气。”旁人听了知道她的话语中透着的是满肚子的喜欢。

柳秀丽说:“要管还得管我家的小子。我们两个一直在外面东跑西颠的,我那小子从小就跟姥爷姥姥长大。姥爷姥姥争着宠他,惯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毛病可多了。”

孙傲闲不住,就插嘴说:“这就是独生子女的臭毛病。纯粹是大人给惯出来的。”

王夫人清了一清嗓子,说:“就是,我俩工作忙,我那个姑娘也是姥爷姥姥带大的。从小,我那个姑娘要金的,姥爷姥姥就不敢送银的。没办法,就那一个掌上明珠,于是千方百计宠着她、顺着她,养成了坏脾气。不管怎么说,只要他们两个能看上眼、谈得拢、对得上脾气,我们当老人的,就随它去吧。”

谈着谈着,话题就开始分化、深化。

女人们说起了儿女的成长琐事,兴致很高,沟通了心灵,融洽了关系。

男人们谈起世界各地要闻,谈兴很浓,尤其是孙傲很健谈,他当起了主角。程浩繁言语不多,因为他只是个陪客,绝对不能抢了别人的亮点。

说话间,女服务员上菜了。

孙傲招呼着:“男士喝酒动筷,女士喝饮料吃菜。”

程浩繁笑着说:“酒,我就免了吧,菜可以多吃。等会儿,我还得开车啊。”

孙傲点着头说:“也罢,你就以饮料代酒吧。来,来,这次我们是头次相聚,一定要尽兴畅怀。”在来省城的路上,程浩繁就说过王部长的酒是出了名的海量。

酒席就开始了第二轮的进食。

王夫人在酒桌上,不太爱动筷子,不喝可乐饮料。

许玉梅见王夫人如此举动,马上用手打招呼,悄悄叫来了女服务员,附耳对女服务员说了几句话。过了一段时间,女服务员把新添的菜端了上来,放在王夫人面前。

程浩繁一见上的菜,不过是玛瑙豆腐、凉拌苦瓜、洋葱炒肉丁、西红柿炒鸡蛋、笃鲜茄、南瓜红枣卷、花粉糊、芪米粥。程浩繁轻微一笑,心想:“寻常之物嘛,夫人点菜真是小气了些。”

许玉梅笑着为王夫人夹菜。

王夫人朝许玉梅笑笑,说:“好,好,这几个菜点得好,很对我的胃口。”她不断地动着筷子,吃得很开心,脸上挂着笑。

几个女人谈起了儿女私情和美容保健。席间,柳秀丽端起相机在抓拍桌上和睦融洽的镜头,为具有特殊会面的历史作一个见证。

男人的话题是广阔天地,谈着,谈着就扯到了本省的社会经济发展。

程浩繁站起身,给王部长倒酒,敬王部长酒,随后问:“王部长,您看我们长水县的发展还有什么不足?”

王俊堂听了,微微一笑:“现在是私人相聚喝酒嘛,还不忘提公事?”

孙傲明白程浩繁心里想的是什么,就对王俊堂说:“浩繁在大学的时候,就是拼命三郎,干什么事都想争最好的。看来浩繁这秉性还是没改。他现在想听听工作有什么不足,这里也没有外人,就说两句吧。”

王俊堂不想驳了未来亲家的面子,想了想说:“我刚去过都城市,对长水的工作有些影响。真要我说的话,那就谈点随感。不过,我申明那只能代表我个人意见,不是组织的结论,权作参考。长水县的发展是有目可睹的,就得力于县委领导班子有魄力,有新思路,能进行创造性的工作,长水的发展水平走在全省的前列。另外县委领导班子重视和弘扬爱国主义教育,思想工作抓得紧,作为县领导年年祭扫烈士墓很难得。要说不足,我听到一些人的反映,说不顾财政搞形象工程,说有拖欠民工钱的现象,另外还有其他一些意见。嗯,我就说那么多吧。”

程浩繁是个明白人,从王部长言语里听出来了名堂,成绩是公认的,错误也是存在的,但功大于过。嘴很严的王部长并非是这随口说说的随感,而是有倾向性的。

有缺点存在,仍是个心病,这对升迁也是个可说大可说小的麻烦,程浩繁笑着说:“谢谢王部长的指导。我回去后,一定把王部长讲的精神传达给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认真学习,深刻领会,端正态度,一定要认识到位、措施到位、落实到位,开创一个新的局面。”

孙傲端起酒杯,笑着说:“浩繁啊,想是做的先导。在这里我就借花献佛了,预祝老同学心想事成。干。”

程浩繁笑着说:“借你的吉言,我心想事成了,是忘不了王部长的。来,王部长,我浩繁衷心感谢您的指点。干。”

王俊堂微笑着,端起了酒杯,喝尽。

酒桌上,大家其乐融融。

临走的时候, 程浩繁对王俊堂说:“王部长,起先,我拿来了我县的本地酒,想给大家喝一喝,乐一乐,说实在的,只是考虑到刚才热闹的气氛,实在拿不出手,上不了台面,也就罢了。带回去,麻烦,不如送给您拿回家,自己去品味。王部长,您一定要收下哟。”

王俊堂看了看程浩繁送的酒,没有任何表示。

王夫人对许玉梅很有好感,就在一旁劝丈夫:“老王啊,收下吧。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在夫人的恩准下,这两打酒换了主人。

 

回到家的几天里,程浩繁一直在兴奋不已。

在上省城之前,程浩繁让县酒厂厂长特别为自己准备了两打“长水佳酿”。当着王部长的面,程浩繁含蓄地说:“长水佳酿,入口不忘。”程浩繁相信只要嗜酒的王部长打开了那些酒瓶,无论什么时候喝酒,一闻那个味儿就一定会对自己的这句话另有一番所悟,因为那看似并不怎么考究的瓶体里面盛装着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长水佳酿”,而是昂贵的贵州茅台。只要王部长喝这酒的时候,就会想起我程浩繁。酒只是升迁的道具,只要心里有了我,就有了戏。想着想着,这几天程浩繁的笑意整天地写在了脸上。

另外这趟跑省城,跑得实在是太有价值了。自己借孙傲夫妇之力,面会了王部长,从他口中得到了一点好兆头的风声,并适度而得体地与王部长建立起了一定的联系,心中不禁在想:“路铺通了,今后的路就好走了。说实在的,这是一条快速通道哟。”

 

    快速通道,靠人去投资,也靠人去维护。程浩繁在搞基本建设,另有人也在搞。谁?下文会交代。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