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5月22日  

2008-05-22 11:1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59)>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当程浩繁和孙傲在说话的时候,两个女人的嘴也没闲着。

许玉梅为儿子的叛逆在大吐苦经。

                去年暑假的时候,程浩繁在北京某著名大学攻读法律硕士学位的儿子程愈由学校回来了。

               程愈原本是不想回来的,他想利用这个假期到校外搞点社会实践,尽可能多地接触些社会,多了解些国情民意,以便踏上工作时可以无间缝地接轨。同样的年龄段,这一点是他们父辈处在“广阔天地炼红心”的特殊时代里是最平常不过的社会现象,但事情到了自己孩子的身上,父辈们反倒不易接受了。程愈就是被母亲许玉梅一日三道金牌给催回来的。

程愈回来的当晚,程冰也被叫了回来,程浩繁更是提前推掉了一切应酬,十分难得地在家里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与家人团聚。

为了给儿子接风,许玉梅当天就破天荒地调休了。她上超市、到农贸市场采购时鲜的菜和鱼肉,并亲自下厨为儿子掌勺,使出了最好的烹饪手艺。她知道孩子爱吃母亲做的饭菜。

开饭了。饭菜自然是非常的丰盛,丰盛得让宝贝儿子胃口大开,挟山携海似的进食。饭桌上,程愈喜笑颜开,全没了刚一进门时对当娘的那一日三四个电话催促的怨懑。

“慢一点,别噎着了,儿子。看你这吃相,真不知道在外面受多大罪呢?就这三叫四唤的,还不想回呢。” 许玉梅的爱体现在细节处。

“妈,你是不是把你儿子到北京上大学当作你们那个年代的上山下乡啦?在外边,好像我天天在受委屈遭大难似的。要不这样吧,妈,你和我爸以后每隔十天半个月的,让我哥开车带着你们去北京,这样就省得你整天地为我担心。”

“可以啊,好建议,我愿意当这不拿工资的司机。”程冰笑着说。

“来回至少得两天在路上,前后得四五天,我可没那时间。” 许玉梅虽然思子、爱子心切,但离不开医院那一摊子工作。工作毕竟是立身之本。

“妈,你不想团聚啦?在北京团聚蛮有意思的,可以感受一下国际大都市的生活。真的,,不瞒你们说,我们学校有些同学的家里就是这样,一到周末的时候,你就看吧,学校的大门前简直就是百轿争流,而这当中绝大多数自然是公车了。有的同学干脆就以彼此间老子官位权势的大小、车辆档次的高低、住居房子的多少当作自己炫耀的资本……要说也是,现在高速公路这么发达,千八百公里的也就做个梦便到了,对某些有钱阶级开个车到北京调剂一下生活,是个寻常事。再说凡是手中有权开公车的,吃、喝、住、行、玩又有几个是舍得自己掏腰包的,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把一切账目都轧平了。”程愈说起了当今特权阶层弟子生活的一个侧面,有权势有背景的人用公车办私事是寻常事。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程冰点了一句。

“哎,儿子,你别说,这倒真是个办法。就是十天半月的有点太频繁了吧?一两个月看一趟,还是可以考虑的。”许玉梅听了儿子的话,还真动心了,话语中有几分兴奋。

程浩繁很有兴趣地看着儿子,微笑着,没说话。

“妈,打住,打住。”程愈用手一摇,制止道,“我只不过是给你和我爸开个玩笑,你还真的就当真了,我可不想让老爸为了儿子犯错误。妈,你尽管放宽心,我在外面好着呢。要不然,我怎么会乐不思蜀哇。真的,不瞒你们说,我有时候还把你们给我的钱拿出一部分资助给我们学校的特困生呢。社会上的贫富差异,是同学们议论的热点之一。很多同学看不惯弄权谋私的事。”

“小愈啊,你现在怎么开始热衷于社会问题了?说实在的,把精力放在热衷于社会问题的议论上,这怕是会影响你的学业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你的任务就是集中精力奋发学习。”程浩繁面露着微笑瞧着儿子,却又不无责怨地说道。

“老爸,你是想把我塑造成新时期书呆子的楷模吧?”程愈笑着,顶了老爸的话。

“叔,婶,原来我就说过小弟很有思想,将来肯定会有大的作为的。你们看,现在就开始显露出从政的迹象来了吧。嗨,你想啊,在中国这块地方,要想有作为,是不能光钻业务的,一定要有政治头脑,从政是个捷径……”程冰也笑着说道。

没待程冰的话音落地,程愈便已经离座位站起,只见他向前伸出手来,“啪……啪”,左右开弓,拍打了两下衣袖,而后双手抱拳,模仿着影视作品中的做派,对程冰道了一声:“多谢大哥夸奖和理解,小弟这边有礼了。”说完便端起一杯茅台酒递到了程冰的面前。

程浩繁见状,笑着对妻子说: “六十耳顺啊。你看这孩子年龄不大,倒是爱听顺耳话的人。说实在的,顺耳的话听了很受用啊。”

许玉梅听了,禁不住前仰后合地大笑了起来:“六十耳顺,我儿子刚过弱冠就耳顺了。看来,我儿子出息了,真是出息了。”

扎着围裙的小保姆受了这笑声的感染,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站在一旁,一边看着,一边莫名地陪着笑脸。

程愈被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低头看着自己的老爸老妈:“你们笑什么呀?真的,不瞒你们说,我已经立下自己今后的人生目标了,就是要当一个政治家,一个真正有所作为有所建树的政治家。”

程浩繁、许玉梅夫妇二人听罢,笑声渐渐收敛了起来,儿子说话是认真的,不是儿戏。

“法律,你不是学得好好的吗?怎么现在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程浩繁禁不住向儿子问道。

“这矛盾吗,爸?根深蒂固的法制理念对我这一目标的实现只会更有帮助。你想,作为适应时代和世界发展未来需要的政治家们将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规范自己和我们这个社会,从而给人们提供一个基本而共有的社会平台呢?就是法制和民主!这是一个车子的两个轮子,只有这两个轮子并行一致地向前运行,我们这个社会的管理才会步入良性快速的发展轨道。而现今,法制和民主这两个车轮在我们这个社会尚处于起步阶段,相互间还缺乏一定的协调性的时候,作为社会主要管理者和服务者的政治家,其自身的法制理念和法律素养对其运行的趋向和结果就尤其显得重要和关键了。真的,不瞒你们说,我愿意把学到的法律知识运用到社会实践中,以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程愈说话的时候,脸上刚才的那一点点稍许的羞怯没了,取而代之是一种勃勃风发的意气和年轻人特有的一种激情。

“你要改变志愿,也得事先和父母商量一下嘛。” 许玉梅语中有埋怨之气。

“人的发展前途应因势而为,顺时而动,及时做出正确的选择。由于人的志愿是可以改变的,所以用固有的设定的发展方向束缚自己,只会画地为牢。真的,不瞒你们说,我这次回来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讲明我的未来发展。”程愈交代了自己回家的原因。

“儿子大了,由不得人了!”程浩繁听后,对妻子说。他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复杂的目光。

“叔,婶,来,咱们一起为不久的将来咱们家将要诞生的伟大的政治家,干杯!”程冰笑着提议。

许玉梅想:“不吃法律饭,吃政治饭,也是不错的选择嘛。”于是她笑盈盈地举杯响应。

程浩繁虽也随之举起了酒杯,但动作显得有些迟缓。只见他手持酒杯,稍事沉吟,而后语重心长地对着程愈说道:“我呀,说实在的,还是希望你将来能够成为一个职业律师,这一行会更适合你的发展。”

“叔,婶,依我说,道出于天,事在于人。小弟从小就有志向,是想干一番事业的。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小弟将来无论干什么,那前途肯定都是无量的。总之,为了小弟辉煌的未来,干了这酒!”听了叔叔的话,程冰巧妙地避开了他们父子俩儿存在的分歧,手举酒杯十分利落地一饮而尽。

“哥,你真是好酒量啊!”程愈不禁赞叹道。

“就是因为见你回来心里高兴嘛。”程冰笑着答道。

“好,今天我们哥儿俩心里高兴,就开怀畅饮。” 程愈提议。

酒杯相碰,香味四溢,往日深幽静谧的程宅,此时像过节一般,充满了欢声和笑语。

 

许玉梅为儿子的叛逆在大吐苦经,柳秀丽会说儿子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