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5月20日  

2008-05-20 15:3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57)>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孙傲的话真的讲到刘渠的心里去了,就说账目吧,就是个影。那些村干部总是要百姓捐这捐那,说是什么赞助呀什么费用啊,有没有依据老百姓就蒙在鼓里;捐的账目就从没张榜公开过;他们动不动就吃喝,吃的喝的招待费也没公布过;村里的财务很多是打白条的,一笔笔糊涂帐……

刘渠见孙傲很是体谅自己的苦楚,就说自己是十多年前由外地入赘到长乐乡黄村的,因为是外姓就常常被黄姓的家族欺负。

孙傲笑着说:“欺负人,不在于姓刘还是姓黄,根本的原因是你和他不一路人。你看,你们乡长姓胡,你们村支书姓黄,可他们关系打得火热,因为他们有幕后交易,所以互相关照。就是你姓黄,和他不是一路人,他照样欺负你。”

“对,对。是这样。”刘渠真是服了孙傲,就打开话匣,说起了自己腿断的事。

    前年,乡里的景区正在搞开发,刘渠到工地上打工。

一次在修建一处峭壁上的栈道时,刘渠无意中发现凌空一侧的安全护栏,采用的竟是管壁极薄的劣质管材。当时,他私下里对人说了一句:“用这种经不起重压的材料怕是要出事的。看来包工头的心比煤窑里挖出的煤还要黑呢。”

没想到这话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到了工地包工头黄新良的耳朵里了。黄新良叫来刘渠,凶狠狠地说:“刘渠,我告诉你,闭上你这乌鸦嘴,只管干活,否则有你好看的。”

去年10月,刘渠在一次施工中由崖壁上意外地掉下来,摔断了腿。事故发生后,黄新良幸灾乐祸地说:“报应啊。谁要他说不吉利的话,自作自受,活该。”

黄新良派人把刘渠送进了乡医院,留下300元钱便再也不管了。

300元很快就用完了,向亲戚朋友筹借的几百元钱也花光了。为了恳求施工队能够交足所拖欠的医疗费,保住丈夫的那条腿,那些日子刘渠媳妇的腿几乎都跑断了,但是黄新良不是推脱没钱就是干脆避而不见。

11月的一天黄昏,这位瘦小的女人顶着刺骨的寒风独自一人用架子车将被强行逐出医院的刘渠拉到了包工头家的门前。她大声地在叙说:“黄新良,你来看看刘渠的腿,这腿是为你干活摔断的,没钱及时治……黄新良,你有钱啊,为什么不能拿出点钱给我家刘渠治病啊……现在刘渠成了残疾,今后将丧失劳动力……我的妈啊,叫我们家怎么活啊……”围观的人很多。黄新良家的门始终紧闭着。这位瘦小的女人以此想打动对方,讨个公道,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有人私下说:“黄新良,心不良。”另有补充说:“他哥黄新善是心不善。”

因为无钱得到有效的救治,刘渠这位可怜的农民只能听天由命在家静养了。

年前,为了给自己那条伤残的腿讨个说法,并想要回自己应得的一年多的报酬,刘渠拖着残腿到景区工地,再次去找包工头黄新良。

黄新良瞪着大眼,脸上的横肉一动,嘴一咧:“你当我这里是慈善机构呀,想要钱就能给你钱。别做白日梦了。别人没摔下来,就你摔下来,怪谁?怪就怪你自己不注意安全。我派人送你到医院,这误工费,我没算你的;另外你平时说这说那,造成人心浮动,影响工期,我也没算你的。我对你够意思了。我已给你300元,咱俩的事早就清了。”

刘渠一听,生气地说:“你,你拖欠我的工钱,就是为了不想给,真是比黄世仁还坏……”

刘渠的说好没完,就遭到了黄新良手下人的一顿拳脚伺候。

刘渠见这里不是讲理的地方,便告到乡里。

乡里的干部一推了之,反问着刘渠:“先培训,后上岗,这是惯例。你培训了吗?”

“就根本没培训过。”刘渠说。

“没培训,你就敢上岗?责任自负,懂吗?”得了好处费的乡干部把责任推给了刘渠。

气得刘渠告到了县里。县有关部门和办事人员不是拖而不办,就是和稀泥,予以敷衍;有的甚至说:“法律是重证据的。你签了合同吗?没合同约定,你是空口无凭证,我们也没办法帮你解决呀。”

刘渠气得身子都颤抖起来:“你们……你们……就不能调查取证?”

对方苦笑着:“我们手头的大事都多得忙不过来,你这事算什么事,我们没那个时间处理你个人的小事。”

刘渠说到此,孙傲笑着插嘴:“有些人拿的是国家钱,办的是私人事。他们玩的是权术,靠的是关系,差的是服务,慢的是速度,伤的是人心。真是败坏了政府形象。”

刘渠听了苦笑着往下说。

后来这倒霉的腿,又被黄武在盖新房时折腾了一次,刘渠的腿算是彻底瘸了。

有人见刘渠总爱告状,就私下好心地告诉刘渠一个重要信息:“那包工头早用钱买通了关节,你算是瞎子点灯——白费蜡。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能对别人说。你村通往煤矿的山路,路的坡度太大,如车的刹车不灵,在顺山坡开时很容易撞到丁字路口的民房……”

“啊,”刘渠惊叫起来,问,“为什么总出事?”刘渠的家就是这很容易撞到丁字路口的民房。一间储藏粮食、农具的仓库已被超负荷的运煤卡车撞过多次,现在那房子的墙体已是裂缝钻老鼠了。

“这条路的坡度在设计的时候是把通公路的山顶还得再降低20米的。可那包工头的哥为了偷工减料,就没按设计要求施工。坡太陡,如刹车不及时就容易造成交通事故。” 那人悄声地说。

“就不怕有人揭发?”刘渠很不理解。

“揭发、告状有什么用?你只是怀疑这偷工减料的背后有猫腻,可没有证据证明有人在背后到底搞了什么交易。现在这社会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能活下去,就眼开眼闭混日子得了。就像你一样告了状以后,还不是照样倒霉。”那人指着刘渠的腿说。

孙傲讲完了刘渠的事,望着程浩繁,沉重地说:“浩繁啊,你要尽快过问一下此事,给这位可怜的农民一个公道。否则闹出了大事,事就难办了。”

程浩繁一直在默默闻听,脸色是越来越难看,眨巴了几下眼皮说:“唉,孙哥,说实在的,我工作太忙,事管不过来,另外也太官僚了,不知下情啊。我有过错啊。”

话一说完,程浩繁当即就用手机给胡宝财打电话。程浩繁对着手机,严厉地问:“胡乡长,有个叫刘渠的人,是不是关在乡派出所的拘留所?”

胡宝财很会打太极拳,一出招就把责任往下面推:“程书记,这事不是我直接管啊,但我可以帮你了解一下情况。”

程浩繁发着火:“你赶快处理。如果刘渠还在乡派出所的拘留所里,立马给我放人,并解决以前遗留的问题。”

胡宝财听后,在电话那端连连称是,说有这种情况,我一定会照办。而后胡宝财忙不迭地抓紧机会,表述起了自己对昨天一事的反省和懊悔来了,说自己工作没做好,辜负了领导的期望。

程浩繁哪里有耐心听他罗嗦,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别给我兜圈子了。说实在的,我还有别的急事。此事以后再说。”便“啪”的一声,关了手机。

程浩繁听外面的车在摁喇叭,知道孙志在宾馆楼下等着,就对孙傲说:“孙哥,我们走吧。”

两对夫妇走出了宾馆的门。

孙志急步迎了上来,用手抚摸着胸口,笑着对程浩繁说:“请程书记坐前面的车,孙大记者后面的车。”

  临上车前,程浩繁接到了程冰打来的手机,手机传来程冰的话:“叔,中午请客的地点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雅间105房间。孙伯伯的火车票,我托省城的朋友买好了,是下午2点的特快列车,软卧。软卧票就在总服务台存着,你报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领取了。票和定桌的钱都已预付了。”

程浩繁刚通完话。马上孙傲的手机就响起了悦耳的声音。

孙傲一接,原来是程冰打来的手机,程冰说自己手头有桩急案,实在无法分身赶来为他们送行了,恳请他和伯母原谅。

孙傲对着手机说:“小冰啊,没关系,你就安心破案吧……我们以后还会有机会见的……唔,就这样,再见。”

站在旁边的孙志听到后,向孙傲解释:“最近县里发生了一起大案,一个中学老师买彩票中了500万,可前几天去省城取奖的时候人却神秘地失踪了。程冰正在破这个案。犯罪嫌疑人已被逮起来了。”

孙傲一听,凭着职业的敏感性,马上意识到,这是一条极具轰动效应的消息,写出来肯定吸引人的眼球,绝对卖座。

孙傲显出高兴的神色,对程浩繁和孙志说:“好,等小冰破完了这个案子,千万别忘了给我通个气。到时,我可要为小冰专写一篇报道的。这事就这样说定了。”

孙志笑着点着头:“好,好。就这样说定了。”

等孙志一说完,程浩繁看了一下手表,神色严肃地对孙志说:“小孙呀,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老朋友相聚,就不需要你开来的那两辆车了。车嘛,就用我自己的车。你呢,现在有个紧急的事交给你去处理。你立马到胡宝财那里去,看那里的小城镇建设现场会准备怎么样了,顺便去解决一个叫刘渠这个人的事。”

孙志点着头,连声说:“好,好,程书记,我马上去办。”

程浩繁问:“你为我朋友准备的东西呢?”

孙志指着后一辆车,说:“都在那里。”

程浩繁说:“把东西搬到我的坐骑上。”

两个司机急忙就把装在那后一辆车后备箱的东西搬进了程浩繁坐骑的后备箱里。

在搬的过程中,程浩繁指着东西,笑着对孙傲说:“这诺基亚新款手机和高档笔记本电脑是送给老朋友联络和换笔用的,鸟枪应该换炮了;这佳能数码相机和索尼1000E摄像机是送给嫂子拍照摄像用的,用它多拍些照片或资料,今后旅游或再搞摄影展,我看用得上的。”

礼送得很合对方的胃口,孙傲夫妇连连点头,笑得很开心。

 

孙志目送这两对夫妇上了车,车远去了。

孙志转过身,要去解决程书记刚才交代的事。此时,他听得身旁的树叶在哗哗作响,心想:“起风了。”

起风了。天有不测之风。

风起了,孙志听得耳边的风声渐渐大了。

 

两对夫妇上了车。他们在路上有话说。他们会说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