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5月19日  

2008-05-19 16:0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56)>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一天,刘渠又去乡政府上访。一位好心的乡政府的办事人员见四周没人,便私下对刘渠轻声地说:“大叔,你告不赢的。那姓黄的侄儿是你们村的党支部书记,是吧?他已经来过好几次了。他请那几个乡领导吃喝,事早已经摆平了。这话,我只能悄悄对你说。你可不能说是我对你说的。”

到乡里告,告不赢,刘渠就拖着病腿到县里告。

县里办事的人说:“我们会研究研究的,你回去吧。”老实的刘渠就回家等结果。一等就是一个月,没见结果。于是他再上访。对方仍是一句:“研究研究,你回家等结果。”

刘渠见久等不办,心里着急。4月的一天大早上,刘渠不得已,只好和他老伴斗着胆子在县政府门前等。

一个开警车的年轻人经过县政府大门,见这老两口在县政府门口苦等,停车。车上那年轻人问刘渠:“你们两个想要干什么?”当他得知要找程书记告状,就掏出手机给对方说有人要见你,打完手机后对刘渠说:“就在县委大门口等着吧。5分钟后,程书记要出远门的。你赶快去,否则就找不到他了。”说完,就开车走了。

刘渠夫妇见这不知名的好心人主动帮忙,内心十分感激,傻愣着,站在那里,看着那年轻人的背影。

那人开车走后,此时有个路人走过来对刘渠说:“刚才和你说话的这小伙就是县委程书记的侄儿,叫程冰。他叫你到县委大门等着,你就放心吧,肯定是错不了的。”

有人对刘渠说:“大叔,你有福气啊,县委书记的侄儿竟然帮你忙了。你面子够大的了。”

另有人说:“他是县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他可是个通天的人物。”

刘渠夫妇一听遇到了通天的人物帮了自己的忙,心里有了定心丸,于是就急匆匆赶到县委大门口等着。不一会儿,刘渠夫妇果然见县委书记程浩繁的车往外开出,就双双跪在县委大门口。车拦下了。

程浩繁下了车,把刘渠和他老伴从地上扶起。

刘渠哭着诉说自己冤屈。县委大门口,一些过路的人围聚上来。人群中有人发出感慨:“这村霸真是欺人太甚。”另有人报不平地说:“这样的恶人该收拾他。”

程浩繁听罢刘渠的冤屈,立即当着刘渠和一些围观人的面,对手下办事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孙志特别交代说:“一定要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依法尽快处理。”

刘渠一听,就走上前,泪流满面地跟县一把手说:“有您书记这一句话,我心里就放心了。”

程浩繁见刘渠瘸着腿,行走不方便,动情地说:“你,在家耐心地等着,腿脚不方便以后就不要再跑啦。事会给你办好的。”说完,就向司机小王借了150元钱给刘渠。自打当了长水一县之长后,除非特殊情况,一般程浩繁身上是不带什么钱的。

程浩繁回过头对司机说:“小王,用车送他俩到县委招待所吃早饭。”

等刘渠夫妇吃完早饭后,程浩繁再次安排车送他俩回家。

    等刘渠走后的下午,程浩繁作了批示,责令有关部门认真查处,秉公办事。

程浩繁为民排忧解难的新闻就在当天的本县电视台的晚间新闻中播出。

可批示呢,由县里到了乡里,再由乡里到村里,一层层地转了下去,没见动静,如石沉大海毫无踪影。此事正如民谣所说的那样:“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国务院下文件,一层一层往下念,念完文件进饭店,文件根本没兑现。”连国务院都敢骗,何况是基层呢?

5月24日上午,工期一年的黄武的小洋房顺顺当当落成了。新宅一栋三层楼,雕花镂砖,很是气派。黄家的新宅距刘渠家门不足二三米的地方高高耸立,遮得破烂不堪的刘家见不到日光。这天,黄武搬进了新宅。黄武点起了鞭炮,鞭炮噼啪噼啪大声作响,宣告着主人的胜利。黄武站在“谁敢越级上访,全家休得安宁。”的标语下,大声囔着:“刘渠,你告到县老爷那里,我也不怕。我不是照样站在这里吗?我是谁?我是你祖宗。我实话告诉你,想要归还被占的宅基地,没门;想要赔偿医药费,没门。哼,我就是要活活气死你。”

刘渠气不过,走出门,抬头就看见了这标语,认为这是欺侮上门,实在是欺人太甚,但他把火忍在心里,没吱声,就返回家里,收拾东西就要再次上访。

下午,刘渠在外出上访的路上,想不到被一手遮天的黄显南一伙人挡着,拦着,劝着,哄着。因刘渠的固执,软的起不了效果,他们就把刘渠扭送到乡里。他们对着乡长胡宝财咬耳朵:“胡哥,这点小意思啦。”一个红包塞进了乡长的手里。

胡宝财说:“没说的,把这影响我们乡形象的刁民关进乡派出所,等候发落。”

“明天,我请客。” 黄显南笑着说。

“好嘞。”胡宝财痛快地回答。

刘渠在乡派出所,关着。该吃晚饭的时候,他对一个下班经过拘留所门前的乡派出所民警说:“我没犯法,该放我出去了。”

那民警用鼻子“哼”一声,没一丝笑容地说:“啥时候了,还不开窍?放人?等研究研究,再说吧。”他说罢,就径直走了。

 

当刘渠说到“研究研究”很不解地摇着头时,孙傲不禁笑了,插嘴说:“这‘研究研究’,其实就是‘烟酒烟酒’的意思。你不拿烟酒之类的礼品,谁能给你白给出力办事呀?除非你是在台上的领导,有人会赶上来溜须拍马地巴结你,想撵也撵不走。”

“怪不得,我没送礼,事情一直拖着没办。”刘渠恍然大悟,拍着脑门说。

“有句话说得好:‘不见真佛不烧香。’送礼得见真佛才能送,否则礼就白送了。”孙傲点化着刘渠。

过不了一分钟,刘渠疑惑地问:“人民政府应当为人民办事,怎么伸手要东西呢?”

孙傲笑着说:“市场经济了。现在有的人嘴上说为人民服务,实际上是为人民币服务。有钱能使鬼推磨,也能使官推磨。”

“伸手要钱,不怕有人告?”刘渠不解。

“告?我说,你胳膊能拧得过大腿?那姓黄的侄儿是你们村的党支部书记。你看那姓黄的敢在村里作威作福,没人敢惹他,就是因为他背后有保护伞。没这保护伞,他能那么嚣张吗?”

“嗯,对”刘渠点头表示同意。

“我被扣押时,总有人围着个叫‘胡哥’转,这‘胡哥’是什么人?”孙傲问。

“这‘胡哥’就是我们乡的乡长,叫胡宝财……”刘渠答道。

“怪不得那么多的人围着他转,其中就有你们村的村支书。他们互相之间称兄道弟的,是哥们。你要想告他们的哥们,能告成吗?”孙傲说。

“告不成。”刘渠承认着。

“就是告不成的。上访,起不了作用的,最终还是落在他们手里。有人编了这样的顺口溜‘村务公开是个影,民主管理是个坑。上访路上有陷阱,屈死咱也别吱声’。你说是不是。”孙傲问。

“是,是。我的事就是证明。”这孙傲的话讲到了刘渠的心坎上,使得刘渠兴奋地点头,表示同意。

         刘渠说起了自己的事。

 

刘渠会讲什么事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