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5月16日  

2008-05-16 11:3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55)>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二十四    密谈上道

 

5月27日,为再次表达心里的不安和保持彼此间那份至深的情谊,程浩繁夫妇早早来到孙傲夫妇住的小天鹅宾馆。

程浩繁一摁门铃,开门的是孙傲。

程浩繁笑着对孙傲说:“孙哥,我俩来为你们送行。”

“你俩来得真够早的。”孙傲点了点头,屈起右臂,握拳,竖起大拇指往里一指,说,“好,进吧。”

程浩繁夫妇踏进孙傲夫妇住的客房。

许玉梅见柳秀丽正在梳妆打扮,就笑着上前:“大姐,来,我来帮你梳妆打扮打扮,见了亲家母可是得好好打扮一下哟。”

两个女人边做头上功夫,边说女人话题。两个女人轻声密谈,兴趣很浓。

孙傲对程浩繁轻声说:“来,我们也到里屋谈谈。”

程浩繁知道老朋友要谈的是密事,不想让这两个女人知道,于是点点头,跟随孙傲进了另一房间。

这两位老朋友一坐在沙发上。孙傲开口了:“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单独跟你谈的原因吗?”

程浩繁摇摇头,一双迷茫的眼睛望着孙傲,半晌才说:“我不清楚。孙哥,你有什么话尽管说,也算帮小弟一把。”

孙傲看着程浩繁笑笑,再笑笑,叹口气问:“你知道有一个叫刘渠的人吗?”

程浩繁闭上眼睛,想了想,睁开眼,用不解的语气问:“你说的是告宅基地状的那个腿坏的人?”

孙傲点着头,说:“是他。”

“我已经批条子,解决问题了。怎么还有事?” 程浩繁感到奇怪。

孙傲说:“当然有事,事还不小呢。我被关进了长乐乡派出所的拘留所,就是和他关在一起的。他向我透露了一些情况。有些情况,我想你并不知情,看来你手下的人在瞒着你。”

程浩繁一听,不禁错愕,睁大眼睛,问:“有那么严重的事。”

孙傲点点头,说:“也许情况更为严重。”

 

孙傲讲起了有关刘渠的事。

倒霉的那日,几个蛮横的人押着孙傲夫妇到长乐乡派出所的拘留所。

一对夫妇拆开了:柳秀丽被关进了一间办公室,而孙傲被带进了拘留所。

“进去,给我老实点。”一双有力的手推着孙傲的背。孙傲站立不稳,踉跄着向前冲,突然被东西绊了一下脚,摔倒在地。

耳边传来一声“哎哟”。孙傲趴在地上,抬头,望后面的地面一看,原来在地上躺着一个人。

“怎么,你就躺在地上?”孙傲感到奇怪。

“我是被他们抓进来的。这拘留所里本来就没有床。我实在是困了,没办法,只好睡在地上过夜了。”那男子说。

“你叫什么名字?”孙傲出于职业习惯,开始了采访。

对方没有反应,显然对方有戒备之心,不肯说。

孙傲见对方不言语,知道他不知对方底细是难开口的,就谈起了自己怎么被抓的怪事,末了说:“这帮土匪真是无法无天,没有王法,欺人太甚!”

那男子叹了口气,说:“不错,真是无法无天,没有王法,欺人太甚!”

孙傲见自己的话引起对方共鸣,使对方松了嘴,便趁势说:“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问题,关进了这拘留所?说出来,你解气,我解闷。”

“我叫刘渠。为了宅基地,上访,结果得罪了邻居,就被关了进来。”待了半天,他才自报家门。他言语不多,显然是个老实巴交的人。

孙傲是个采访高手。他以平等的身份、平民的视觉、现实的热点、同情的口气,毫不费劲地掏出了刘渠的心里话。

 

刘渠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长乐乡的黄村是通往景区的一个小村。村的丁字路口,刘渠家挨着黄武家。

年前,黄武手头有了一笔盖楼的钱,便拆旧屋,要建新房。黄武一招手,有人就拉来了砖、沙、石灰、钢筋等建筑用料。黄武家地有限,拉来的用料太多,堆放成了问题。

黄武对请来的民工说:“把这围墙拆了,放到那院子里去。”

“拆了,人家不会有意见?”有个民工说话了。

“叫你拆就拆,这块地盘哪有他说话的份!你们尽管拆,出了问题,我兜着。”黄武说话很绝,霸气十足。

众多民工三拆两推,废了围墙。建筑用料哗哗地倒在了刘渠的菜园里。

在家休息的刘渠拄着拐杖,听到院子有响声,就走出家门,一看自己家的院子成了人家的用材仓库,便生气地说:“喂,喂,你们几个民工,谁让你们把料堆放到我家啦?”

“我!怎么的,我放我的东西不行?”黄武双手叉着腰,蛮横着说。

“这是我家的院子啊。”刘渠据理力争着。

“你家的?你叫叫看,这地会不会说是你的?”黄武冷笑着。

“你,你……怎么这样……这样说话?”刘渠面对这毫不讲理的黄武,气得身子发抖,用手指着黄武,说时语不成句。

刘渠拄着拐杖,走上钱,径直走到黄武跟前,指着黄武的鼻子说:“你做事,不要做得太绝了。”

黄武冷笑着说:“我做绝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上告!”刘渠被逼得无奈,说。

“告呀,告到哪里,我也不怕。” 黄武双手叉着说。

“政府会治你这样的村霸。”刘渠搬出了政府来压黄武。

“哈哈,你做梦去吧,县官不如现管。你说我是村霸,好啊,我认了。我既然是村霸,就霸你的院子,你能把我怎么的?”黄武放肆地说。

“呸!”的一声,一口浓浓的吐沫从刘渠的嘴中射出。

黄武抹去脸上的吐沫,脸变得铁青,恶狠狠地说:“刘渠,我操你祖宗十八代。你想反天?这还了得。上!”

他一挥手,几个打手上来施展武功,刘渠的腿瞬时就断了。

刘渠势单力薄,败下阵来。

黄武的安居工程迅速进行,那不见真面目的新宅天天在长高。长高的房子在笑着,遮挡着阳光。

在这期间,刘渠奔走乡政府要求解决宅基地纠纷和伤残费。已两个月了,事拖了又拖,总不见动静。

刘渠忙着,黄武也没闲着。黄武到处声张着:“这分明是刘渠在敲诈我。各位乡邻,你们都知道他休息在家,就是因为他在养骨折的腿。他是主动上来找我的事呀,我有什么办法。他抡起拐杖要打我,我实在没办法,就轻轻那么一碰,他的腿就断了。他打着石膏的腿本来就不结实嘛,这能怪谁?要怪只能怪他没事找事干嘛。”

村民听了,不敢出头去说半句不是。捅了马蜂窝,这疯子是会蜇人的。

 

恶人到处恶告。刘渠气得肝上火,就上访。上访,他会顺当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