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5月13日  

2008-05-13 09:3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52)>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胡宝财等人低着头顺着眼蹩着腿进来了。

胡宝财耷拉着头,压着嗓子轻声地说:“孙先生,我们几个向您赔礼道歉来了。”一说完,那几个人便很恭敬地鞠躬,九十度的鞠躬。

此时,孙傲才真真切切地看清了这几个当时耍威失态的地头蛇是个什么模样,没好气地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胡宝财说:“我,我叫胡宝财,是这里的乡长。”

孙傲说:“哦,是乡长大人啊,我失敬了,得罪了乡长大人,成了阶下囚……”

 胡宝财忙解释:“不敢,不敢,我有三个脑袋也不敢得罪您老人家啊。我是不知情啊……”

孙傲笑着说:“哈哈,知情的话,恐怕我的脑袋真的掉地了。”

胡宝财急得脑袋冒虚汗,说:“求老人家开恩。我一个草民怎么敢跟您老人家过不去呢?我真的知道我有罪,特带手下的人拉向您老人家道歉的。”

孙傲脸一沉,说:“别跟我来这一套虚情假意的事。”

胡宝财说:“孙先生,我们知道您老人家还在生我们的气。当时我们确实错了,责任在我们身上。没说的,现在,您愿意骂,愿意打,愿意罚,无论怎么处罚,我们都愿意承担责任。”

孙傲生气地说:“有你们这样随意扣人、骂人、打人的吗?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李栓说话了:“是,是。孙先生,您老人家是宽宏大量的人,见过大世面,不会与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人计较,因此我们几个才来向您赔礼道歉来了。”

“孙伯伯,您现在就给我指一指,是谁冒犯了您,我替您修理修理那些目无法纪的人。”程冰插话了。

孙傲见队伍中有几个是个大花脸,知道这些人已经被程冰修理过了,修理得还不轻;现在见程冰年轻气盛,情绪冲动,怕他做出出格的事,便一摆手,说:“小冰,算了。当时他们喝醉酒了,是一群酒鬼。”

胡宝财连连点头,说:“孙先生,您老人家真是宽宏大量,宰相肚里可撑船。是的,我们当时真是喝多了,无意中冒犯了您老人家。实在对不起,让您老人家和夫人受天大的委屈了。”

 “说一句‘对不起’、‘受委屈’就行了吗?” 程浩繁一脸阴沉,扭过脸对程冰说,“小冰,这里有你们公安的人。你回去以后把打人的肇事者开除公职,调离执法队伍,执法队伍不需要这样目无法纪的人;对骂人的肇事者予以行政警告,以观后效;对失职的有关领导办学习班,提高执政能力。其他的人,我叫孙志待调查后严肃处理了。”

胡宝财一见处理的意见都出来了,知道事已近尾声,急忙献上一纸包,对孙傲说:“孙先生,奉上这三十万元钱,权当是为您老人家和夫人压惊,算是对我们的‘对不起’、‘受委屈’作一点点精神补偿费。”

胡宝财拿出的这“血”,是凑的,黄显南、李栓、乡政府各出十万。凑钱太急,胡宝财便动用私人关系,先垫付上,月利息按3%收。

孙傲闻罢坚拒:“呸!一群无耻之徒。你当我是什么人?”

室内空气霎时变得凝固起来。

胡宝财束手无策,眼望着程冰,那目光里分明露出了可怜兮兮的乞求的眼神。

 “孙伯伯,拿,为什么不拿?不拿白不拿。这些家伙没有一个是好家伙,也该让他们出点‘血’了。他们造了孽,让您受惊并受到非人的囚禁,现在用这钱补偿一下精神损失有什么不可以的。拿钱,天经地义。” 程冰着力主张拿这笔钱。

胡宝财吊着的心终于落了地,这程冰算是帮了我的大忙,只要收了钱,最棘手的事情也就变得好办,因为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于是胡宝财大着胆子说:“对,对,天经地义。我们造了孽,没说的,现在拿出的钱只是为了补补您老人家和夫人的身子,这是我们的心意,没别的什么意思。”

李栓知道收钱意味着消灾,于是顺着胡宝财的意思说下去:“孙先生,我们是真心诚意来道歉的,知道就是用更多的钱来补偿,也无法弥补我们的过错。如果您要是实在不收的话,我们心里就过意不去呀。”

其他几个地头蛇也纷纷希望孙傲网开一面,既往不咎,这钱是一定要收下的,因为这是一点歉意的衷心表示。

胡宝财见僵局不能打破,就说:“孙先生,您要是不收,我们几个就给您下跪磕头了。什么时候收了,就什么时候站起来。”说罢,便双膝着地,磕起了响头。

其他几个地头蛇见大哥下跪磕头,也马上效法。

在跪拜者的跟前,孙傲成了他们要摆脱苦海的佛。

程浩繁见时机已成熟,便出马拍板了:“我的老同学,就落个人情收下吧,群意难违啊。在法律条款上,有精神补偿这一说。”说完,使了个眼色给夫人。

夫人许玉梅知道这事该收场了,就拉起柳秀丽的手,轻抚着,说:“大姐,我看他们几个有悔过自新的表现,这事就先这样办着,如有不当的地方,以后还可以再算帐嘛。”

柳秀丽不想驳许玉梅的面子,就点头说:“好吧,就这样吧。”

胡宝财耳尖,急忙表态:“谢谢孙夫人,我们几个感谢孙夫人的宽大为怀。孙先生,如您老人家想起来我们还有什么不当的,只要您老人家开口说个话,没说的,我们几个就是跳火海,也要去做的。”

程浩繁笑着对孙傲说:“这批地痞的帐,迟早得算清。现在就暂且到此为止。钱嘛,我看先让小冰代为收下。事情,现在就这么定吧。”说完,就向程冰使了个眼色。

程冰心领神会,急忙上前,边收,边说:“孙伯伯,这钱我小冰就收了。收,就是让这些王八犊子交学费,长个记性。”

孙傲见事已如此,只得无奈地说:“罢了,罢了。”

程浩繁笑着说:“说实在的,人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千万不要让这几个地痞搅了我们的好心情。”

程冰接给话,说:“孙伯伯,这几个王八犊子,我记着哩,以后有我收拾他们的时候。叔叔婶婶今天来得早,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哩;等会儿叔叔还有个重要会议,要赶回去。孙伯伯,我看今天,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孙傲心里早就明白得很:凡事都得讲究个度,超过了度就失去了平衡,就会走向反面。于是孙傲顺水推舟地说:“小冰,就按你的意思,到此为止吧。”

程浩繁对在场的地头蛇说:“今天的事,谁也不得向外界泄露半点风声。我再重申一遍:今天的事,谁也不得向外界泄露半点风声。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传达的任务。谁的嘴要是不严的话,就不要怪我程某人到时候不客气了。”

“叔叔,别给他们说那么多,只要有谁犯规闯禁区,我就找谁修理。”程冰甩出了冷冰冰的话。

“是,是。这,我们都明白。没说的,我敢打包票,我们绝对不外传,决不犯规。” 胡宝财表着态。

“是,绝对不外传。”

“我们决不犯规。”

“给了我们改过的机会,我们还会犯傻吗?”

这些地头蛇纷纷表态着。

因为这是一件非常令人难堪的事情,说出去会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失身份、丢面子,所以无论每个人心里有多么的别扭,事情还是在极小范围内很快地得到了共识和解决。世上的事嘛,有时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

 

程浩繁等人返车回县城了。尽管出现了扣人事件,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并不能影响老朋友之间的友情。

 

有人负重心事尽释,而另有人却心事重重。何人因何事而彻夜难眠?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