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4月7日  

2008-04-07 11:2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31)>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程冰说陈军涛和张啸冬快回来了,愿留下听最新消息的可自愿留下。刚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他便边听边往外走。走到门口,他回头对同事说:“你们待着听陈队的破案的最新动态,我有事先走一步了。”

程冰走了。一听说陈队他们将到家了,专案组的人都留了下来想知道在省城是如何找到那400万巨款的。

在等待的时候,刘立勇对胡少波说:“小胡啊,我搞不明白,那出纳为什么携款逃跑时要报案呢?悄悄跑,不就得了?”

胡少波说:“你有所不知。我原先工作过的县是偏远山区,只通公路,没有铁路,要出大山得有四个多小时。那出纳是和单位的保卫处的两个同志一起去取款的,准备发工资的。取了钱后,他借肚子不舒服就先上了厕所,后出来。他走在街上,突然对同去的人说:‘我又得拉稀了,再上下厕所。’说完,他把取钱的包给了同去的人说:‘要不你们先走,我等会儿撵你们。’同去的人到了单位,左等右等不见出纳回来,便打手机问,得知出纳被人挟持抢劫,提款的50多万现钱和其他贵重的物品被人被洗劫一空。把那包打开,是装杂物的包。顿觉不好,就报了案。我们几个刑警接到报案,赶到那单位。保卫处的两个同志很后悔到对我们说,以为他给我们的包是取款用的包,想不到他自身携带的包才是真正装钱的包。我们几个刑警傻乎乎地去多方查访摸排,等查访摸排清楚以后,才知这是作案人上演了金蝉脱壳之计。查案清楚,离发案时间过去已是五个小时,作案人早已远走高飞了。”

刘立勇感叹地说:“看来,真是不能轻信作案分子的话。这犯罪嫌疑人借上厕所为名玩了掉包计。他实施作案是早有预谋的。好可恶。”

“犯罪分子都是极狡猾的。”向红说。

“谁说不是呢?”李洁点头表示同意。

说话间,陈军涛和张啸冬回来了。专案组的人笑着围了上来,打听找400万巨款的详情。

陈军涛呵呵笑着,得意地向同一条战线的战友讲了在省城寻觅那400万的详情。

当时在赶赴省城的时候,陈军涛对驾车的张啸冬说:“啸冬,赵天林就是藏钱三尺,我们也要把它掘出来。”

张啸冬点着头回答:“嗯,我这次来,就是抱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来的。”

陈军涛问张啸冬:“啸冬,你认为赵天林所提走的400万元巨款会不会分几个地方藏起来?”

张啸冬知道这是陈军涛在印证自己的想法,也是对一个老干警的尊重,于是想了想,肯定地说:“陈队,我敢打赌,决不可能分几个地方藏钱。”说归说,他目视前方,手中的方向盘还是把得很好的。他总爱开车,练出来了,一心能够两用。

陈军涛扭过头,看着张啸冬,问:“你的根据是什么?”

张啸冬手握方向盘,仍目视前方,分析着:“赵天林办事绝对隐秘谨慎。他孤身一人,又人地不熟,手攥400万就是攥着随时爆炸丢命的炸药。我敢打赌,为了慎重起见,他应该一次处理掉,没有时间,没有机会,也没有场所供他从容数钱、分钱。他得紧快存钱,身上带那么多的钱太招眼,很容易惹祸。那么多的钱攥在手里,夜长梦多,变数难以预料。陈队,你说是不?”

陈军涛点点头,说:“分析有道理。”

过了几分钟,陈军涛再次发问:“啸冬,你认为赵天林所提走的400万元巨款会藏在什么地方?”

“按我办案的经验,我估计他会存在离那农行近的银行。这银行的位置还应该在人稀少的地方。” 张啸冬仍用肯定的语气回答着。

陈军涛仍是那一句话问:“你的判断是什么?”

张啸冬反问陈军涛:“我们临走时,程队是怎么交代我们的?”

陈军涛挠着头皮,想:“程队当时说什么来着?”

张啸冬笑着说:“看来,贵人好忘事。你是大忙人,一时着急想不起来啦。” 张啸冬便把程冰的话复述了一遍。

原来在陈军涛、张啸冬临走之前,程冰说:“赵天林在昨晚受审时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有意思。你们两个好好琢磨赵天林说的那一句‘那,咋不抬?就那么近的一点路!’。这‘就那么近的一点路’的话,我认为吐露了事情的真相,说明钱应该在附近。” 陈军涛、张啸冬听了点了点头。程冰见这两人点了点头,又说:“我还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赵天林说完这话的时候,表情难看了半天,随后猛然身子颤动了一下,接着是双手抱着头,将头低垂了下去,这一系列的动作无法掩饰他后悔的心情。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另外我再补充一点,这银行应该在农行的西面,因为我在省城取证的时候向站在银行大厅的门卫了解过,得知赵天林三人走出银行之后,就挑着箱子往西去了,没有坐出租车。这‘挑着箱子往西去了,没有坐出租车’,说明银行在西面,路不会太远。”

张啸冬说完复述的话后,笑着问:“陈队,你想起来了没有?”

陈军涛点着头,说:“噢,我想起来了,程队是这样交代我们的。程队分析得有道理。”

张啸冬见陈军涛醒悟了过来,就继续详解自己的想法:“我的判断是程队分析的延伸。赵天林存钱,到人稀少的银行,还不太会引起旁人的注意;如是到人多的银行,那赵天林就没法存钱了。由此,我判断这家银行应该在僻静的地段。赵天林雇两个女人抬着箱子,如果走远的路,一是女人的体力受不了,半路容易发生撂挑子这样的事,以此来抬高要价,路上发生争执这就很容易出现意外的变故;二是两个女人抬着箱子进银行很容易引起有人的好奇,只要有人尾随,赵天林要把钱存起来就难以办到。一大堆钱总不能长久在街上晃悠吧?”

陈军涛问:“哟,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用分点的方法去推理的?”

张啸冬不好意思一笑,说:“老跟着程队破案,在下偷学的。现在只是搞个试验,试试灵不灵。”

陈军涛故意激张啸冬,说:“试试,我看就不见得灵吧?”

“不灵?我看灵。赵天林,他娘的,这家伙外表老实,心里面可是精得很呢。我可以这样打赌地说,赵天林要存钱也只能在附近僻静的银行了。如不是这样,我就倒爬着回长水。” 张啸冬在豪赌。

陈军涛低头思索了一些时间,不解地问:“啸冬,你上次来过。为什么当时就没想到附近僻静的银行去查查呢?”

张啸冬听到上次到省城,心不禁想起来了与那小姐在床上运动的事,便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脸顿时滚烫起来。隐私,能说吗?绝对不能,这是丢人现眼的事,一旦外泄出去就是自毁形象啊。如是娱乐圈的,就有人敢拿自己的隐私来猛炒作,唯恐别人不知道。越是拿隐私满世界炒作,名气就越响,票房价值就越高。

陈军涛见张啸冬脸红涨得像鸡冠,再次激张啸冬:“怎么,有难言之隐?”

 

张啸冬不是那种明星的档次,当然就不敢袒露自己的隐私,那么他会怎么回答呢?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