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4月3日  

2008-04-03 16:3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30)>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程冰对找到400万块钱没有流露出太多的兴奋。程冰在说到请客的时候,稍稍地摇了摇头,不无自嘲似地笑了一笑。程冰这笑是倏地而过的笑。

这不易被觉察的微妙一笑,却被站在一旁的毕垒捕捉到了。他不解地问:“程队,巨款找到了,你应该很高兴才对,可我看你那样子像是有些不高兴?”

 “小毕,还是常言说得好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到咱队也算是有一段时间了吧,应该了解我破案的能力,若要论智商,老哥我还算够得上一个聪明的人了吧?站在大街上,如小偷或嫌疑人经过我眼前,我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啸冬呢,算是一个老的刑警了,智商当然也不会低喽,也常常能破大案、悬案,是个破案高手。可就这,到底还是眼睁睁地被赵天林捣糊了一家伙。当初我俩被他牵着鼻子乖乖地跟着走,被他瞒天过海地耍了,耍得我们稀里糊涂而不知东南西北。嗨,你想啊,我们当公安的,干的是侦查的活,却被不专业的罪犯耍了,这事如传出去,岂不让旁人笑话?一想到这,我的心里能乐得起来吗?”程冰一脸不高兴地说着。

“嗯,是乐不起来,这事摊在我身上,我也会乐不起来。”毕垒点着头。人心是相通的嘛。

“程队,想得就是比我们深呐。”说话的是胡少波。他是刚从外县调进县公安刑警大队的。

“昨天,我们只想着赵天林当时取完钱之后,会巴不得像个兔子似的赶快远走高飞,跑得远远的,到人烟稀少的乡村或到人流如海的城市躲藏起来,好逃避法律的制裁哩,谁能想他却反其道而行之,竟把钱藏匿到了另一家银行,害得我和啸冬舍近求远地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仍没找到那400万块钱。他真正把我给害苦了。”程冰摇着头说,声调低沉。

毕垒听了很是感动,这低沉的背后是队长深深的自责。

“程队,这正说明犯罪分子是极狡猾的。”毕垒说。

“我看过审讯纪录了,这赵天林推三说四的,没个正经话。”记录员李洁说。那天审讯赵天林时,她的孩子发高烧住院,就上医院陪护去了,第二天看了审讯纪录后直摇头说真难审。

“就是,犯罪分子极狡猾,我们这一帮子人都被耍了。”有人赞同着,这是刚刚从公安大学分来见习的女刑警向红。

“我就遇到过被耍的案件。一次,有个单位的出纳报案。他说自己刚走出银行不久,就被人挟持抢劫,提款的50多万现钱和其他贵重的物品被人被洗劫一空,作案分子得手后,叫了一辆出租车潜逃。我们几个刑警接到报案,经过多方查访摸排,那天银行外根本就没有发现异常的变化。我们认定那是报假案,作案人上演了混淆视听的自盗案。等我们明白这一点,作案人已不知去向。”胡少波谈自己的上当经历。

“教训深刻啊,我听了被耍的假案,心里头的滋味就是不好受。”一向以持重著称的刘立勇说道。

“小毕,你应该记得,当时我不是还打电话给你,让你在家查一下赵天林在省城是否有什么社会关系么?查社会关系这事上,你也跟着瞎忙了一阵子。折腾了一溜十三招,最后我们还是无奈地空手打道回府。”程冰为当时没有大的作为而苦恼着。

“程队,这怨不得你们,你们已尽力了啊。”毕垒很同情地说。

“就是,你们已尽力了,回来后你们马不停蹄地加班进行了审讯哩。你们够辛苦的。”李洁说。

“是啊,辛苦是辛苦,可这是出力不出活。这不,闹得军涛和啸冬今天一大早不得不又跑省城一趟。这去一趟可就是三四个小时呀,来回得七八个钟头,尽耽误在路上了。嗨,你想啊,这还是比较顺的,要是像昨天我和啸冬回来时那样,路上遇上堵车什么的,那耽误时间就更长了。所以说,干咱们这一行的,真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犯罪分子做不到的。”程冰感慨着说。

毕垒认为程冰对自己要求过于苛刻,于是提出了相反的意见:“程队,你对任何事情的要求都太过于完美了,完美得近乎苛求。你想想,前天咱们才接到的报案,昨天就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今天又查封了赃款,这效率还能说不算快呀?”

“我们都在全力侦破,三天就搞定了,应该说是很有成绩的呀?”号称“小神探”侦查员的刘立勇不理解。

“在我原先待过的单位,如要破这个案子没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是下不来的。”胡少波说。

“我看程队是严于律己。”向红看了看程冰,红着脸说。

程冰摇摇头,脸微露苦色,轻声说:“应该说不能算慢,也是有点成绩的,但完全可以更快一些,少跑点冤枉路;完全可以取得更大的成绩,使案子尽快结案。看来,我们对赵天林这不露声色的对手还没有摸清他做事的特点和规律。”程冰有他自己办事的思路和结案的线路图。他不说,局外人是难以估摸出他下步的的思路和进程。

“哎,程队,我就不明白,昨天晚上咱们审赵天林的时候,你都已经把他存放巨款的地方给大体上套了出来,可他为什么就是死活不明说了呢?你看他那样,说他软吧,他的嘴还真硬。昨天刚开始审的时候,他死活都不承认他去省城领过大奖。可你说他硬吧,他的胆量却又好像特别的小,你看他说话的时候,嘴和腿真就像触了电门似的,总是发抖。”毕垒忍不住把心中的困惑说了出来。

“罪犯嘴硬,掩饰不了内心的恐慌呗。”胡少波说。

“做贼心虚嘛。”向红说。

程冰喝了杯中的一口茶,说:“我记得马克思说过,为了300%的利润,资本家就会铤而走险。现在赵天林为了巨额的不义之财,更是要铤而走险,不会轻易松开到手的钱。像这样为了钱,和我们赌一把的人,肯定会绞尽脑汁和我们较量到底。这较量的过程应该说是长期的,不可能通过一、二次的审讯,就会让他乖乖缴械投降,这是他死硬的一面。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他是一个守财奴,这就决定了他有松软的一面。钱多了,一切活动都围绕着钱打转转。不是有很多阔佬家住高墙深院,外出有贴身保镖跟随吗?这些阔佬这样做,就是守着钱怕被人暗算。为了不被暗算,他们时时提防,处处警觉。这就是守财奴特有的性格和心理,既处世卑怯又视钱如命,甚至是舍命不舍钱。其实舍命不舍钱是假象,其内心却是极度恐慌的,整天提心吊胆的,担心钱随时被人夺走,甚至担心自己有意外之测。赵天林这守财奴,现在的内心正是如此。嗨,你想啊,人都死了,守着那么一大堆钱还有什么用?”

程冰精辟的分析赢得了在场干警的连连称是。

此时,程冰的手机响了。程冰边接边问:“你们现在在哪里?……好,好,我等着。”

众人在竖着耳朵听着。

程冰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对大家说:“哟,快到下班时间了。我通报一下最新消息,陈队快到家门口了。他们上省城大有收获,如你们感兴趣的话,可以留下来听听陈队他们是怎样找到那400万巨款的。”

专案组的人没有走的。众人就是搞案子的,对案子本来就很感兴趣,当然想在第一时间得知第一手资料,如是听转手的资料,常常会串味,有时会变得面目全非。

 

陈军涛和张啸冬回来后,会说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