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4月30日  

2008-04-30 15:2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46)>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十九     出游受辱

 

26日3时40分,静寂的小城刚刚响起第一声鸡鸣的时候,孙傲夫妇俩早早起来,梳洗后,携带物品,便按照原计划兴致勃勃地上了路。

县城通往景区的样板景观大道宽敞而平坦。孙傲驾着车在样板景观大道上急驰。通亮的灯光下,道路两旁绿化带中的国槐、黄杨、法国梧桐等排成仪仗队,整肃而热情地向着疾速而行的孙傲夫妇行着注目礼。两旁的景致不错,这使二人的心情就像这早晨的空气一样,清爽宜人。

孙傲上次来长水的时候,路旁的绿化带里栽种的原是一些风姿绰约、常翠欲滴的南疆树木,那是当时任长水县县长的程浩繁几下南疆诸省花巨资购进的。在程浩繁看来景观大道算是长水的一道亮眼的风景线,样板景观大道两边的绿化不能弄得太土太俗,太过敷衍。在制定规划时,他拍板引种了一些型态各异、别有风情的南国林木花草,借以提升长水的整体品位。

可前两天路经这条大道的时候,孙傲发现过去那些栽种典型的南方林木花草不见了。他从一个年轻的陪同那里一打听才知道,南方的那些林木花草终因水土不服,先后枯萎夭折了,不得已后来又改种了适合本地气候的林木花草。陪同说:“凡是违反客观规律办事的,无一例外地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孙傲听了不由一笑,开着玩笑说:“小路,你在县里当一个普通的文书员真是有点屈才了,我看当科长都够格。”“哎呀,我有这份工作就够满意的了,好位置都被有门路的人占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等着下辈子我再争取好位置吧。”

 

就在孙傲夫妇驾驶着奥迪车在景观大道上疾驰的时候,石崖山风景区那边,由县旅游局黎松岩局长带领的一拨人马已经在景区的大门处恭候多时了。

可直到了东方既白,黎松岩却连孙傲夫妇俩的影子也没看见。“三四十里地的路程,脚一踩油门,就到了嘛。怎么回事,就是骑自行车也该到了呀?”心中有疑团的黎松岩在想。于是他给程浩繁打了个手机,试探着问:“程书记,我等到现在都没接到孙先生和他的夫人,是不是原先安排的计划临时变了?”

正在家吃早饭的程浩繁一听,大感意外,脸如土色,暗想:“不会呀?该不是路上车抛锚了吧?可那也早该打个手机说一声呀。”

程浩繁回复着:“计划没有变化。你反映的情况,我正准备和有关方面进行联系……是的,在目前情况不明的时候,你必须在原地继续等候。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撤回。”

“好,好,我就坚决照你的指示办。”黎松岩回答。

程浩繁怀万般着急的心情,拨了几个电话打听孙傲夫妇的下落,可没有谁能说得上来。

许玉梅在一旁听了,也甚感意外。她在旁边焦虑地问:“是不是出车祸了?”

程浩繁撂下电话,摇着头说:“不可能。在念大学的时候,他就会开车,车技绝对过硬。”

人不知去向。程浩繁急了,急得头冒汗珠。他拨通了程冰的手机,着急地说:“小冰啊,你的孙伯伯,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你给查查,是怎么回事。”

程冰立即回话:“叔叔,我会动员公安的警力马上去布控排查。有了消息,我马上就给你个回话。”

程冰的话刚说完,家里的电话响了。

“谁?”程浩繁急着抓起电话,问。

电话是长乐乡乡长胡宝财打来的。胡宝财扬着大嗓门说:“程书记,我向您汇报个好消息。天亮前,我们乡派出所的协警队员抓到了一对偷车的男女。所偷的车辆,我看过了,正是您的那辆奥迪车。没说的,车,我替您保管着哩。”

就这几句话,犹如重磅炸弹在爆炸,炸得程浩繁的头嗡的一下,立马就大了。足足怔了好几分钟,他没回话。

屋里很静,电话里的大嗓门还在轰炸:“程书记,您在听吗?怎么没听您的回话?是不是这一对偷车的男女,我给您出气办了?”大嗓门能把屋子震得乱颤。许玉梅听了“啊”的一声,脸马上变了色。

对胡宝财,程浩繁还是了解底细的。这胡宝财文化层次低,说话冲。他一发火,就脑门暴青筋,睁大那三角眼,一副要拼命的样子。说实在的,别看胡宝财外表粗鲁,可是个很有能量的人,周围有几个铁杆哥们帮腔着。胡宝财一个发令,那几个铁杆哥们就二话不说,一出面,绝对能把事摆平了。在县里开农村工作会议时,好多难解决的事,他总是开头炮,胸脯一拍,说:“没说的,我们乡的事,我敢打包票,绝对搞定。”这可不是他在闭着意见说大话,事还真能提前保质保量完成。县里对交给他的任务,绝对放心,就等着放心验收好了。就说修这景观大道,当孙志在动员时说县里还缺800万资金怎么办,胡宝财当场说:“景观大道通过我们乡,是为我们乡办实事。没说的,我们乡可以动员各村包段出义务工干,如炸山取石料,挖土垫坑这样的粗活,我们都能干。县里没有足够的资金,我们乡的土地补偿费就捐了,这我说了算。钱还不够,我就发动各村再捐点款。我敢打包票,我们乡解决300万绝对没问题。如果其他乡也能像我们乡那样到处弄点钱,我看剩下的500万,应该是轻轻松松就能搞定的。现在县里不是搞干部考核、责任制考核、年终考核吗?我看这应该纳入到考核的评比中。谁完成不了任务就撤谁的职。” 胡宝财带头帮县里排忧解难,逼得其他一些乡的头们也咬着牙跟上了,令人头疼的800万缺口的资金就轻而易举地解决了。

孙傲夫妇就在这胡宝财手里掐着。程浩繁心里骂着:“罪该万死的,胡宝财!你坏了我的大事。就是把你千刀万剐,也解不了我心头的恨。”

这时电话那端,胡宝财仍旧不明就里在喊:“喂……喂……程书记,喂……喂……”

程浩繁定了定神,调整了一下心态,对着那乱叫的胡宝财训斥道:“胡宝财,你这蠢蛋!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谁给你权力扣人啦?就是扣人,扣那么长的时间,也不及时通报我一声……你扣人还有理由啦?……现在你别给我找理由解释。你知道那俩人是谁吗?……放屁!是我请来的客人。你说你的人对他俩动手了没有?”

许玉梅听了,更是吃惊万分,想:“真是无法无天啦!这人是谁啊?”

一听这电话里的口气,被扣的人竟然是程书记请来的贵客,胡宝财知道自己闯大祸了,忙低头哈腰地说:“没……没,绝对没。程书记,我胡宝财敢对天发誓,我是一个指头都敢没碰您请来的客人啊。”

程浩繁大动肝火,大发雷霆般的训斥:“胡宝财,你这蠢蛋!你马上给我放人,赔礼。现在,我马上就过来。说实在的,我要是发现他俩人被你伤了一根汗毛,哼,你等着瞧,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只要开口一句话,你就得立马给我卷起铺盖卷,滚回到你的大山沟里去,永世不得翻身!” 程浩繁话完掌落,震得放在桌子上茶杯里的水四处飞溅。

这把正在一旁呆着的许玉梅吓了一跳。她是头一回见程浩繁发如此大的火,心想:“这胡宝财对孙傲夫妇怎么了?”文弱的她没敢吭声,怕触怒了火头上的丈夫。

程浩繁对许玉梅说:“走,咱们到长乐乡去。”

许玉梅抬头望着丈夫,不解地问:“就现在?”

程浩繁沉着脸回答:“嗯。”

接着程浩繁拨通了程冰的手机说:“小冰,速到许家寨,长乐乡派出所扣押了孙傲夫妇。”

程冰急速回电:“知道了。这些王八犊子,我去修理他们。”

程浩繁夫妇迅疾离开餐桌,走出家门。

程浩繁到车库,开出车。许玉梅登上了车。

车一路飞奔而去。

 

程浩繁紧急出动。他会怎样处理突发事件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