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4月18日  

2008-04-18 15:1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40)>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向红说话时,见有人在讪笑,便反问道“你们笑什么?难道我引这句话的时候说得不对?”没人敢应战。

此时,有人清了清嗓子,众人见是刘立勇。他站出来说话了:“我知道大家在笑的原因,可我不想捅破这张纸,因为没到火候。”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向红,向红的脸是阵阵涨红潮。因为当时向红在发言时,时不时地用眼在瞟程冰,被众人的眼睛捕捉得无一漏网,大家是内心会意,嘴上不说而已。现在刘立勇很巧妙地暗示了一下,大家都眨巴着眼、点个头,算是心心相通的回应。

刘立勇见彼此心中明白,就转了话题说:“不过我认为,向红是个很有心计的人。我有一次和向红去抓小偷。事后,她写了一个3分钟侦探推理故事。这稿子已发表在《公安战线》上。今天开会前,我刚看完……”

“哦?看不出来,她有这一手。”李洁在惊叹。

“拿来看看,拜读拜读。”胡少波说。

“把文章拿出来,大家看看。”陈军涛说。

“对,拿出来,大家看看。”有好几个人赞同。

程冰对刘立勇说:“你就当场给大家念一下吧。”

刘立勇从公文包里掏出了杂志,翻开目录,一瞧页数,随后翻到了文章处。他念:“标题是《窃贼失手》。下面是正文:

鸿运商城正在展销西欧国家流行的时尚项链,有近百种新款。项链上的宝石,都是经过中外钻石专家精选的天然宝石,价格不菲。展销的消息吸引了无数追求时尚爱美女士的眼球。各路扒行高手也往这里凑热闹,趁机捞一把。此时,市刑警大队反扒警探李明在这里‘蹲地头’。

商城的钻石柜台前人头攒动。不时有人挤进挤出。在柜台前,一位身着华贵的中年妇女挎着坤包在东挑西拣项链。旁边,有一矮个打扮入时的年轻美貌的女子也在仔细挑选几挂项链,看样子没相中一挂。她放下项链扭身要走,头猛地转了身后,那是一双灵动的妙目在向身后的人群扫去。矮个女子刚转过脸,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同样打扮入时的高个女子向前一探身要去补位。

人群外,李警探目睹了眼前这细微的变化。他从人群的肩头看去,只见那矮个女子右肩在连续急动:向上轻耸,紧接微垂,又稍耸起,明显下垂。整个过程只发生在刹那的瞬间。李警探叹道:“干净利落,好漂亮的出刀。”一高一矮的女子迅急挤出了人群。李警探快步上前,很有风度地请两位小姐留步。两人花容失色。随后人群中传出了带哭腔绝望的女高音:‘我的钱没了!’

窃贼想:‘天衣无缝的配合怎么会失手呢?’是啊,李警探当时是怎样发现并锁定这两个窃贼的?

推理答案:是贼眼泄露了贼的身份。那矮个的贼眼向身后的人群扫去,是开始‘扫外围’,是‘趟探’身后有无‘雷子’(便衣)盯梢。雷子不动声色在静观。矮个以为没雷子盯梢,于是装出想离开又不想走的样子。心领神会的高个急忙探身去补位,其实是把矮个下手作案的活动区域遮个严实。这叫‘搭架子遮光’,是小偷作案的惯用伎俩。矮个向上轻耸:打开包盖;微垂:手伸进了包内;耸起:掏出货;垂下:货已得手。这一连串的动作难逃雷子的火眼金睛。

我宣读完毕。同样是经历抓小偷,事后我们的收获不同,向红把故事整理加工并发表了,大有收获;而我呢,光稀里糊涂地沉在一大堆工作中,没有理性的上升。我们在场的,真应该学习向红的自觉追求。”

 “真是好文章。没有经历,没有反思,没有总结,没有提炼,是写不出这样的好文章来。真的,我们真该向公安新秀向红学习。我们每天在搞破案,应该说肚子里的故事多如牛毛,可有几个写出来的,或是写成论文的?天才与庸人的差别,就在于怎样利用业余时间。有心人,只要认真观察,用心体验,善于总结,就能出成果。我看向红就是个人才,很有前途的人才。嗨,你想啊,现在她就开始发表文章了,说明她有事业的追求,我看她这样用心十年后,就是大侦探了。话说回来,刚才她的发言就说得非常深刻。这要叫你们说,包括我在内怕是没有一个能说得这么形象。”程冰看着向红,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顺着刘立勇的思路把话接了过去。

众人一听,点点头,真是那样,在座的人中有几人是高等科班出身的?大都是半路出家的,或是学历不高的;如要拿个笔写个东西,那只能甘拜下风了。别看向红是女流之辈,可办事挺泼辣,说话挺稳健,又能提笔写东西,显然是个有潜力的能干的好刑警。

向红见程冰那有神的眼睛看着自己,不觉脸发热,不好意思地勾下了头。

“刚才大家都说了不少了,依我看,今天各小组的调查走访收获都很大,方方面面的焦点不约而同都集中在了赵天林的身上,看来这决非偶然了。刚才大家分析案情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搞刑侦的在一定程度上倒很类似古人所说的‘师’。《师说》里不是说:‘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那么我们呢?我们警察特别是我们刑警所从事的不就是一种以维护社会道德和法律为己任并去释疑解惑的职业吗?可以说,几乎任何案件都有它的疑点,难点,重点,但只要我们努力,就一定能够从中找到合理的解释和答案,而决不能像刚才所说的那样让犯罪嫌疑人任其自圆其说,以逃脱法律的制裁。如果那样,说好听点是我们的失职,说难听点那就是我们的无能。”程冰一锤定音地说着。

说到这儿,程冰环视了一下左右,而后又有些情绪激动地接着说道:“同志们,人都是有感情的。大家知道,谢学军是我上高中时我的班主任陈岚老师的儿子,是我的下一届,算起来也是我的校友了。从他失踪到今天已经是第九天了,咱们接到报案也有三天多了,这三天多可以说我无时无刻不在为他的安危担心。作为刑警,在侦破案件过程中本不该掺杂任何个人感情。但明辨是非善恶,又正是这一职业对我们每一位干警最基本要求。说起来赵天林也当过我的老师,教过我,但在这里,我们只能依据现已查明的事实特别是带有关键性的事实和有关线索去办去查。同志们,谢学军现在生死未卜,我们早一刻破案,谢学军就可能多一线生机,而任何的迟疑和犹豫,都可能延误最佳的战机,从而给我们整个案件的侦破工作带来被动。”

     看得出,一向镇静的程冰今天显然是动了感情了,这大概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在他刚才的言谈中,他竟有两次使用了“同志们”这样一句颇带有几分领导式口吻的称谓,而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然而你在他的这句不同于寻常的称谓中是绝然找不到哪怕是一丝领导们惯常的那种居高临下的优越,而是相反,它让你感受到的是一种中肯,是一种庄重,是一种责任,是一种提在手里、担在肩上沉甸甸的分量,抑或还有一种焦灼和期望。而这一切传导到在场的每个人的身上,那便是一种无形的破案动力。

       

会议一结束,专案组的人纷纷走出会议室。记录员李洁悄悄走到向红的身边,说:“我刚才看见程队看了你几眼,你脸红得很。你给姐透个亮话,是不是看上程队啦?”

向红脸上再次飘浮起红霞,很不好意思地说:“李姐,瞧你说的。我刚来,还小哩。现在就说这事,还挺不好意思的。”

李洁笑着说:“你那心眼瞒不过我的眼睛。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人。我能看出来程队对你有好感,你对程队也有好意。不过,我劝你,你不要抱很大希望。在这县里,有很多姑娘追求过程队,有些姑娘的条件比你还好得多,结果一个个没谈成。程队,我猜不透他的心思。”

向红看着李洁问:“这‘有很多姑娘’是不是也包括你啊?‘没谈成’,是不是你们当时没很好沟通啊?”

李洁一听,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露了馅,脸一红,用手轻打了一下向红:“没想到你这死丫头,倒挺能琢磨人的心思的啊。看我打不打你。”说着又要打向红。

向红笑着,跑远了。

   

    破案的人在忙,另有一些人也在忙。他们是谁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