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4月17日  

2008-04-17 11:5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39)>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程冰见“擦肩而过”的热议近尾声,便开口说:“刚才大家谈得很热烈。确实在赵天林身上,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值得深思回味的热点议题。我随意再举一个细节。陈队在讲调查情况时,讲了 ‘那天赵天林真的是一反常态,有点中了邪的样子,表情真是怪怪的。学校的老师普遍反映赵天林看上去老实,实际上心里好像一直都挺阴的’ 这样的线索,并说‘他一直是独来独往的,没有来往的朋友’,还说了这样一句话‘这人心里咋想的,谁也琢磨不透’。这调查真有价值。赵天林一直是独来独往的,没有来往的朋友,这情况由来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嗨,你想啊,他这样的人从不与人交往,更不用说是与人谈心了,能点头打个招呼,就是高看人一眼了。一般的人当然对他的内心世界很难了解,由此发出‘这人心里咋想的,谁也琢磨不透’的感叹,是很正常的。常人不琢磨,可以;可我们是搞破案的,就不能不琢磨。我们不琢磨,他的阴谋诡计就得逞了,这正是他所希望的。为了对人民负责,我们就是要抓住他蛛丝马迹的线索去破案。我们应从他‘一反常态’的举止和‘怪怪的’表情上去挖掘他内心世界的真实想法。一个不与他人交往的赵天林那时四处煽阴风点鬼火,上窜下跳的,这种不合他日常性格的举止,一般人会认为他是中了邪,其实他从思想和行动一切都很正常,因为没有一个学生说他讲课胡言乱语,没有一个家长反映他教学误人子弟,也没有一个老师和领导说他神经错乱。他思维很正常,那么为什么像中了邪的样子呢?我认为这是被钱烧的。嗨,你想啊,他身边出现了一个百万富翁,而这百万富翁又不想承认,他就琢磨如何名正言顺获取这500万巨款。他很了解谢学军的为人,就想定了实施的行动方案。由于他从不与人交往,因此他做事极隐蔽,既蒙蔽了他的同事,也蒙蔽了我们搞公安的。现在我们回想起来,应该清楚他的‘怪怪’表情是因心想发财而表露在脸上的自然反应,这样理解他的表情就是极正常的。有一句古话说得好,那就是‘要得富,险上做’。他的‘反常’是财迷心窍的结果,在巨大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他敢铤而走险,于是上演了一出出让我们既迷惑又吃惊的窃财记。如果我们从赵天林的只言片语或反常举止去探究他的灵魂深处,是不是可以得出赵天林财迷心窍使他做出了既反常又不反常的举止言行呢?”

“程队,真有你的。句句讲到了我的心里,我真服了你。”张啸冬大声地说。

“程队的这一分析,让我大大长见识了。”胡少波兴奋地说。

“你刚来,还不一定知道程队是我们县首屈一指的破案高手。有多难案疑案悬案,就是经程队的缜密分析和推理破译了。”毕垒向新手介绍着。

“程队的分析,也让我上了一堂精彩的案例课。”向红有点忸怩地说。

“你真的该跟着程队好好学学。程队是很不错的人选哟。”陈军涛在旁边敲点着。

陈军涛这一说,让向红的脸映着红霞。向红嘴里嘟囔着:“话咋这样说呢?”

 “话打住啊。说正经的。法律讲究的是证据。”程冰不想把话题转移出去,就适时地掌控局面,说,“尽管我们对赵天林有种种的嫌疑和不解,但至今我们还没有点到他的死穴,所以他还在绞尽脑汁和我们周旋。我再说一遍:法律讲究的是证据。嗨,你想啊,这样一个常识性的道理,赵天林的心里自然也非常清楚。如果我们拿不出确凿的证据,即使他嫌疑再大,疑点再多,那么我们对于他最终也只能是听任其说而奈何他不得。我看可以这样说,赵天林走的步步棋子看似一招招险棋,实际上很有可能是他处心积虑后走出的一招招他自以为很妙的棋,并不险。事实上,在我们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我们真的对他没办法,这就不是个妙棋吗?他老婆不是说过抓错了要给经济赔偿吗?我想他老婆正在家等着我们的赔偿呢?……”程冰按照人们的常规思维和心理进行着推理。不少人听了,觉得有理,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他娘的,让这一对狗男女做梦去吧!自作聪明是犯罪嫌疑人预谋犯罪前普遍存在的一个侥幸心理。” 张啸冬大声地说。

     “谢学军既然中了大奖秘而不宣,那这个消息又是怎么传出去的呢?”刘立勇仍不解地问。他有一股打破沙锅璺到底的倔强劲。

              “我猜想,这最初很有可能仅是出于彩民对他的一种猜测。500万大奖出在咱县,谢学军呢,又是咱县的出了名的博彩高手。而后呢,就是一传十,十传百,一般来说人们对于这种消息,既乐于信,又乐于传。”毕垒谈这自己的看法。

 “这是不是有点太巧了?” 刘立勇又问。

               “哎,这你还真别不信,成语中就有‘无巧不成书’、‘无奇不有’的词条。二战的时候,有个为德国充当间谍的法国人,他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玩车,其次才是间谍。后来他用德国人给他的钱买了辆在当时来说非常豪华轿车,可轿车刚买了没几天,他给德国当间谍的事就败露了,不久便被判了刑,那辆刚买的豪华的轿车当然也被法国政府给没收了。几年之后,他总算出狱了。可他出狱后不久,有一天走在街上一不留神竟被迎面飞驰而来的一辆轿车给撞飞出一二十米远,人肯定是活不成了。可那辆肇事的轿车谁能想到哇,正是那个间谍当年买的那辆车。这事,你说巧不巧?”车迷张啸冬开起“无轨电车”,吹上了。

               “还有巧的呢,过去在意大利有一个服刑的犯人,用了几年的工夫在牢房里挖了一条地道,以备逃跑。地道挖通那一天,他高兴极了,不顾一切地钻了出去,可一出去就傻眼了,这地方怎么这么眼熟呀?原来他把地道一直挖到了当年判他有罪的那个法庭里了,而当时法庭正在开庭审判着一个案件呢。”喜欢看国外奇闻异事的胡少波随之跟上。

               “打住,打住。跑得够快的啊,这一会儿就跑到欧洲转了一圈。好了,快下班了。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回到咱这巴掌大的长水来,尽早把案情分析完。”程冰看了一下表,打断了题外的闲聊。

刚才的两个故事和程冰不无幽默的这么一句话,一下让屋里的气氛活跃了不少。

               “说到巧,那恐怕也不能排除这事是赵天林碰巧无意中发现了谢学军中奖而后通过他又传出去的可能吧?他俩可是天天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哪!” 张啸冬刚才忘乎所以破了例,现在帮程冰把话题拉回到正题。

               “哎,这个想法倒有点特别啊?如果要这么说的话,那从赵天林最初还对别人讲谢学军中了大奖这一点看,应该说他那时还没有要将谢学军的大奖窃为己有的打算,否则的话按常理他就不会那么说。可从那时到谢学军失踪而后再到赵天林亲自去取奖,不过三四天的间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一向懦弱怕事的赵天林忽然陡生狰狞,铤而走险,这个变化是不是太突然了点?这好像也不太符合他的性格。”持重的刘立勇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有啥特别突然的,刚才程队不是说了吗,他的反常是被钱烧的。我还可以举些例子,说明他的反常举止。他胆小,理应坐车买票才是,可他呢却坐火车逃票,不怕罚款?这符合他的性格么?没听他们同一办公室的老师讲么,他这个人平时从不和人打交道,独来独往的,可那几天他一反往常,偏偏到处主动找人说话,这同样也不符合他的性格么?他平时一直是闷头干活的,从不参与起哄的,可那几天却在背后带头起哄,挑唆别人要谢学军请客,这同样也不符合他的性格么?再说,他平时是万事不求人的,可找两个农村姑娘时,却低声下气地哄骗那两个农村姑娘替他挑好几百万的巨款,这同样也不符合他的性格么?还有其他一些怪异的事,都不合他的性格。可他一一出人意料的这么做了。”陈军涛到学校调查过赵天林,了解赵天林的为人,“刚才程队说了,他铤而走险的背后是巨大的经济利益驱动。400万,可不是小数字。为了钱,他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可以当缩头乌龟,也可以出人意料地做出格的事。”

见习女刑警向红听到大家分析到这里,不由得壮着胆子也插上了一句:“在大学时,我们老师讲过一句话,我想用在这儿非常适用。他说巨大的利诱往往就像一面诡秘难测的多棱镜,常常能使面对者的灵魂瞬间发生扭曲……”看到大家在讪笑, 向红不服气反问道,“你们笑什么?难道我引这句话的时候说得不对?”

 

向红见有人在讪笑,就不服气反问着。此时,有一人站出来说话了,此人是谁?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