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4月16日  

2008-04-16 16:14: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38)>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程冰听到张啸冬要剃难剃的头,就微微一笑,说:“难剃的头当然要剃,而且必须剃好。人民把一方平安的重大责任交给了我们,就是对我们的信任。在信任面前,我们能知难而退吗?嗨,你想啊,我们头顶着的是国徽啊,要对得起国徽,要对得起百姓。我很欣赏这样一句话:‘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我把这句话变通成‘当刑警不为百姓破案,不如回家种红薯’。现在我们应该有‘明知山有虎,偏要向山行’的大无畏精神,如果被一件头疼的案件吓倒,岂不是让千百万人笑掉大牙?如是这样,我们还有脸面见长水父老吗?这案件是难办,全县的百姓都在看着我们在办案,但我们没有退路,只能顺利结案,是不是这样?”

大家纷纷点头,说知难而进,说重拳出击,说再查实据,说尽快结案……

程冰边听边点头,待大家的表态告一段落,便继续开口说:“刚才大家纷纷各抒己见,气氛热烈啊。很多建议,我看啊,很有见地,也很有价值。很多同志在发言时,把矛头指向了赵天林。这样看来,赵天林的嫌疑是越来越大了。嗨,你想啊,刚才已经有一部分同志说过了,在没出事之前就连赵天林自己都曾不止一次地亲口说过大奖是谢学军中的,就是说他承认这奖原本不是他中的。可事实上是什么呢?我们都知道事实的结果,那就是大奖最终到了赵天林的手里。嗨,你想啊,明明不是他中的,却偏偏拿了大奖,这主客颠倒现象的里面,是不是很蹊跷啊?而且他取奖的过程又那么的诡秘和反常,这里有什么名堂,应该值得我们好好地去深思回味。再有,赵天林18日上午的活动缺少旁证和任何的物证,而这个上午恰恰又是谢学军失踪最为关键的时间段。反过来,从咱们已经掌握到的赵天林对谢学军的了解熟悉程度上看,恰好也证明了这一点。嗨,你想啊,这两人是什么相处状态呢?谢学军为人忠厚,对赵天林是尊重有加,处处礼让,而赵天林呢,他冷漠无情,不屑一顾,拒人于门外;两人的办公桌面对面,双方距离仅隔着一米远,相处多年,只怕是赵天林对对方的每一习性都研究得了如指掌,而谢学军对赵天林最终也只是表面的熟悉,不然的话可能什么事儿都不会发生了。谢学军在明处,而赵天林在暗处。一个不设防,一个很有心计,两人交手,谁胜谁输早已定局了。”程冰是案件的经办人,他有着沉重的压力。这沉重的压力是旁人难以知晓的。在遇到棘手的问题时,他是必须立即拿出主意,去主动应对、主动出击,才有能可能打破令人窒息的尴尬僵局。

“程队分析得对,各种疑点,各种条件,赵天林确实全都具备。我敢把话撂到这儿,这个案子不管是个体犯罪还是团伙犯罪,赵天林最终都难脱干系。”程冰把话刚说完,张啸冬说了自己的看法。

 “有一点让人不太明白,到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领奖是要出示本人身份证并签字的。从调查的情况看,赵天林在这一点上没有做任何手脚和隐瞒。如果谢学军的失踪与他有关,那他这样做不等于不打自招了么?”刘立勇提出心中的疑问。

程冰听了摇摇头,说:“我们都知道有一句老话叫‘此地无银三百两’。这会不会是赵天林故作聪明有意和咱们下的一招险棋呢?嗨,你想啊,赵天林既然敢拿着那张彩票去取奖,那无外乎是出于这样两种可能:一是那张彩票确实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他本人中的,所以他没什么不敢领的,但根据咱们现已调查掌握的情况,连赵天林本人也在各种场合说是谢学军中的,那么这种可能性基本上可以否定;再一个就是那张彩票是赵天林通过不为我们所知的非法手段从他人的手中强行获取的,而除了彩票的原持有人之外,别人又无法拿出任何确凿的证据证明它现在持有者的非法性。既然无法证明他手中的彩票非法性,那就是合法的。据此,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不能不兑现大奖啊。大家看看眼下的情况是不是正是这样?”

“是这样。”毕垒点头同意。

“现在谢学军失踪了,而从咱局汇集到的近十天来全县的报案记录上看,截止到目前,有关人员失踪的案件也仅是谢学军这一起。谢学军失踪时,能与作案时间对上号的,截止到目前,也仅有赵天林一人……”程冰继续分析着。因为他是头头,消息灵通,有信息资源优势,别人比不了,所以分析起来常能从手中现有的汇总线索入手,去把握、去挖掘、去推断,这样别人常能听到他非同寻常的高论。

“那赵天林根据什么认定除了谢学军本人之外就再没人能够证明那张彩票实际上是谢学军的呢?谢学军中了500万在咱这长水县城,这是路人皆知的呀。” 胡少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路人皆知也好,家喻户晓也罢,可说到底又有谁见到过那张彩票呢?”程冰问。

“没人见过。” 陈军涛说。

“鬼见过。”张啸冬说。

“天晓得。”刘立勇说。

程冰笑着说:“说得好啊。那彩票没人见过,只有鬼见过、天晓得。谁也不知晓嘛。要知道中彩是长水人,这客观存在的事实谁也都不否认。中奖毕竟是500万哪!嗨,你想啊,任何人中了巨奖,怕也只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躲在家里偷着乐的。因为根据人们的正常思维,谁中了这几百万的巨奖都会神经万分紧张,害怕横祸上身……”

“就是嘛,有钱人怕杀身之祸就请保镖,保镖是整天贴身保护。为了防止抢劫保命,家里弄得像个堡垒,出门专坐防弹高档车。”毕垒说。

“这是有钱烧的,像我这样的穷光蛋就不怕有人抢劫。”张啸冬说。

“是啊,太有钱了,就越怕死。有谁见过得了巨奖,四处张扬的?这样做,不是拿命开玩笑吗?”李洁说。

“除非是神经病。”胡少波说。

程冰接着大家的话,继续说:“对。神经正常的,不会这样傻。谢学军的家人和他家的保姆不也是在谢学军出事之后才知道这件事的吗?谢学军是个谨慎的人,他考虑问题历来是很细的。嗨,你想啊,从他的性格来看,起码可以推定他是不大可能把手里的那张彩票拿给别人看的。与他私交很不错的那位老师问起他这件事时,他的反应,就是最好的说明。说到这里,我提醒大家注意陈队在调查时讲了这样一个细节。张校长对陈队反映说:‘我问过谢学军那500万的事,他说可惜自己没福气,只是擦肩而过。’……”

“对,张校长是讲过这擦肩而过的细节。”陈军涛点着头说。

程冰笑了一下,说:“谢学军说的‘擦肩而过’这一句话很有意思。什么是‘擦肩而过’,就是说曾占有过彩票,现在不知去向。我理解,这话有两个意思,一种情况是承认自己得了奖,为了避免麻烦,就找个托词,并没有把话说死;另一种情况是承认自己得了奖,但一时想不起来落在何处了。得500万的大奖千载难逢,这记忆力极强的谢学军不会得老年痴呆症吧?如此大奖,他也不可能随意乱放吧?如真是擦肩而过,也就是500万的大奖瞬间转为乌有,这对人的打击将是巨大的,有的人会发疯,有的人会跳楼,有的人会上吊,至少是痛哭流涕发泄一下。真是在这样突变面前,谢学军完全可以向周围的同事袒露自己后悔的心迹,或者站出来申明事情真相。可他的同事和家人都认为谢学军根本就没有思想波动,他本人照样心如静水地工作,这表明彩票还在他手里攥着。现在,赵天林事实上占有了500万大奖,咱们在事后分析的时候可以推测到这一点,他在预谋作案前,就会充分利用‘擦肩而过’这词语上大做文章。把这‘擦肩而过’变成‘擦肩与我’,这样就成了合法的持有人。大家分析一下 ‘擦肩而过’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这‘擦肩而过’是模糊语言。赵天林肯定考虑过怎样为我所用。要不然,他不可能去作案。” 张啸冬说。

“这赵天林真能钻不起眼词语的空子去作案。”毕垒说。

 “程队分析这‘擦肩而过’,真让我开了窍。”胡少波感叹地说。

大家对“擦肩而过”进行了热议。

 

热议后,程冰又会说出怎样的分析推理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