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4月15日  

2008-04-15 15:0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37)>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我们这边是我和向红调查的。我们俩今天上午查到了谢学军本月18号那一天外出时乘坐的那辆长途车。那车号是……”刘立勇听到了程冰的点名发言后,这才不紧不慢地把自己这组调查的情况介绍给大家。

说到这儿,他停了话语,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侦查纪录本,用眼飞快地看了一下。大家都知道那纪录本记载着他破案调查的原始材料,是蕴藏着蛛丝马迹的档案机密室。这一向持重的侦查员,历来是工作极细心极慎重的,在事实尚不明朗的状态下从不轻易下断言。大家都想知道他调查的惊人发现,于是就静静地等着他的新闻发布。

刘立勇说:“噢,调查车号为0738,是挂靠在咱县客运公司的一辆宇通长途客车。当天上午由咱县往都城发车的时间是8点15分。司机认识谢学军,谢学军上车时俩人还打了声招呼。因为这之前就听不少人议论谢学军中了500万,所以他当时想问问谢学军是不是到省里领奖,但车上人太多太杂,不方便问,也就忍住了想问的念头。他说,那天谢学军是到了都城长途汽车站的终点站下的车,这点他记得很清楚,因为谢学军下车的时候,向他笑着挥手告别的……”

“这线索没什么价值嘛。”有人嘟囔着。

刘立勇笑着说: “急什么,听我继续讲。另外,他提到那一天与谢学军同乘一趟车还有城关镇家电市场卖小家电的一个老板,叫钱跃进。钱老板上车时,对我说过他那天是到省城进货。那司机说:‘若按正常的情况估计,钱老板与谢学军应该仍然是同乘一趟车到省城的。’根据这长途汽车司机提供的线索,我们找到了钱跃进。他看了谢学军的照片之后,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

一听说有重要情况提供,大家精神为之一振,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耳朵竖了起来,等着听下文。

刘立勇不紧不慢地说:“谢学军在都城长途汽车站与他前后脚买完去省城的车票后,在谢学军刚要上一辆开往省城长途汽车上的时候,被一个跑过来的看上去估计是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给叫住了,小男孩向他指着长途汽车站外面的方向说了几句话,随后谢学军便随着那小孩走了,直到上午10点开车也没见谢学军回来。”

 刘立勇讲到这里的时候,略顿了一下,此时,偌大的办公室犹如真空一般显得出奇的宁静,大家听了感到吃惊,吃惊得双眼瞪圆嘴半天没合拢,个个竖起耳朵想听下回分解,包括程冰在内。

显然,刘立勇刚才谈到的情况引起了在场所有人员的重视和兴趣。人们无疑都意识到了这是继谢学军失踪案、赵天林浮出水面之后,出现了又一个极重大的线索。重大线索的出现往往预示破案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刘立勇说:“当时我们一听钱跃进与谢学军是同车同路,就心里满是希望,认为这下终于找到了这样的证人了。”

在下的很多听众都点了点头,认为找到这证人,事情肯定就浮出水面了。

他用低沉的语调说:“可非常遗憾,钱跃进说我是认识谢学军,他是县第一高级中学的老师,但他并不认识我啊,因此我们二人见了面就没有打过招呼,也没交谈一句话。后来我们调查的情况是:当谢学军被那个小男孩叫住的时候,钱跃进只顾着自己快点上车。对当时发生的情况,他既没太留意,更没有在意,只是眼一瞥,有那么一个孩子叫住了谢学军。钱跃进对那个小男孩除了年龄上的一个大致的感觉之外,别的就再没有什么印象了。甚至连那个小男孩留的什么发型,穿的什么衣服,说的什么样的话,都说不上来。长途汽车站,客流多变复杂,去向不明,这样要想通过钱跃进提供的情况要寻找到那个小男孩,无异于大海捞针。”

刘立勇所讲的这情况,却使人们刚刚看到的一丝希望又重新变得灰暗茫然了起来。在场的人,有叹息的.有摇头的,有发出“唉,完了”的伤心声,程冰是阴着脸。

刘立勇见此,提高嗓门说:“先别说‘唉,完了’的叹息声……”

“哦,还有希望?”有人惊奇地问。

刘立勇点点头说:“虽说调查到此失了重要线索,我们深感可惜,但尽管如此,我们从中还是得到了三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在场的人都屏住气,听刘立勇独到而重要的演讲。

刘立勇提高了一些音量,说:“说它重要,是因为复杂的案情里有稍稍透露出有价值的苗头,从中可供我们去回味深挖。这三个信息是:一是它为我们提供了谢学军失踪时间,即18日上午10时之前;二是失踪的地点,都城长途汽车站;三是与谢学军失踪有关的除了上述提到的那个小男孩之外,其背后显然还有着一个更为重要的神秘人物,当然躲在背后的或许只是一个人,也有可能是个团伙,而这个躲在背后的神秘人物或者说涉嫌犯罪的团伙非常有可能正是谢学军失踪一案真正的策划者和实施者。”

此案透出微弱似雾丝的信息,实在太弱。把蛛丝马迹扯大为清晰的网络痕迹,需智慧的头脑、敏锐的目光、艰辛的捕捉才行。

刘立勇说完后,办公室再度陷入压抑苦恼的沉默。是的,刚有眉目,线索有进展,然而在心头有希望的时候,稍有起色的案情又一下跌入了无底的黑洞,黑得难以入手捕捉。沉默的心情,可以理解。

唉,神秘人物?犯罪团伙?小男孩,赵天林,他们之间?……案件显得更加扑朔迷离了起来。

面对新的线索,在场的人思索着,力求理出众多疑点的破案头绪。程冰双眼看了刘立勇之后,便用右手托着脸腮,皱着眉苦苦思考着,看来他也一时难以找到打破困境的良策。室内气氛沉闷。

“从谢学军被小男孩拦住后的反应,以及随后在长途汽车站这样大庭广众的地方悄无声息地消失的情况来看,谢学军与那个小男孩或者那个神秘人物肯定认识,不,不仅是认识,应该是还非常的熟悉,否则的话他不会毫无戒备地跟着过去,何况那时候他手里还拿着去省城的长途汽车票呢!”刘立勇见此时没人吭声,就对此谜团阐述了自己的分析。

“分析有道理。这神秘人物到底会是谁呢?”陈军涛低着头,在自言自语。

“那小孩会不会跟那神秘人物是一伙人,合谋盯上了谢学军?”胡少波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向红说:“我补充一下,在调查长途汽车站时,有些司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线索,说那天上午,长途汽车站周围出现了一些贼头贼脑的人。我们问有根据吗?他们说凭的是职业直觉,车上常有小偷光顾,时间长了,就能对那些贼的习性有个基本了解,一看那贼眼就能猜个差不多。”

刘立勇说:“司机提供的这线索很重要。看来盯上谢学军的,早对谢学军的目的和去向很了解。”

“好,讲得好,太有价值了。你们说,对谢学军的目的和去向很了解,会是什么人呢?嗨,你想啊,其他县的小偷不可能有先知先觉的预测本领,这可以排除他们作的案。如果是他们作的案,那一定有内线通报。那么知根知底的,会是谁呢?我想只能是我们本县的人,而这人应该很了解谢学军的为人,否则谢学军不可能跟着他走,这一点,小刘已经分析得很到位,我就不铺开讲了。那个神秘人物,小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分析方向很对头。这个神秘人物一定在谢学军身边,他知道谢学军的目的和去向,并有作案的动机、作案的时间和作案后的不当得利。你们好好想好,这人应该会是谁?”程冰细听刘立勇的发言后,开口说。

“我看赵天林有作案嫌疑。从他在学校的反常兴奋,到省城的异常表现和到手的那400万,都证明赵天林有嫌疑。”胡少波说。

“从审讯纪录看,赵天林有重大嫌疑。”李洁说。

陈军涛点头说:“我个人观点,倾向他有重大嫌疑。我审问过几次,这赵天林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避重就轻地打马虎眼,想和我们周旋。”

“审他,太遭罪了,是难剃的头。要不是程队说这是我们县的一号重点案件,我才不想插手此事呢。”毕垒说。

“难剃也要剃。我就不信剃不了他的头。程队,你说是不?”张啸冬说。

 

张啸冬要剃难剃的头,程冰会怎么回答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