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4月14日  

2008-04-14 14:3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36)>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当陈军涛说到赵天林“那天精神特别兴奋,确实很异常”时,程冰的眉毛一挑,闪过刹那的一笑,沉稳地说:“他确实有点反常。他教过我三年,我们班的同学就没见过他一丝笑容。一次省数学竞赛,我们班有5个数学高手,在竞赛中获省团体总分第二名,3名获省一等奖、2名获省二等奖,他评为优秀辅导教师称号。消息传来,这对我们学校来说,是极轰动的新闻,可没见他笑过,也不在人前言过一声……”

“有成绩,还不好好吹吹,让人无法理解。”毕磊摇着头说。

“真是个古怪的人。”向红叹着说。

“就是古怪,才人人感兴趣。”刘立勇说。

“让程队继续说!”张啸冬大声囔道。

“他就是个古怪的人。上课夹着书匆匆而来,下课低着头匆匆而去。一路匆匆而去,不与旁人言语。见学生不打招呼,这可理解,但就是见了同事也是如此。看他那独来独往的样子,我们的同学就嬉笑着说若问校园形影相吊事,请君且看赵孤独……”程冰抖着赵天林的老底。

“不近人情。”李洁说。

“这样的人怎么会当上老师呢?”向红纳闷地说。

“是啊,这样的人怎么会当上老师呢?我也是很纳闷的,这是个谜。正因为是个谜,才需要我们深入实际去破译啊。他孤僻,从不与人交往,包括他的同事。虽然我已高中毕业多年了,但对赵天林这孤僻的本性,我敢说他仍然会涛声依旧、本性依旧。人常说:‘江山可移,本性难移。’这哲理对所有的人适用,包括赵天林。嗨,你想啊,一个从不与人交往的赵天林怎么会在特定的时间内,一反往常,四处活动呢?”

“是不是那天,他已经想好了预谋的计划,才兴奋过度的?”胡少波提出了疑问。

“我看八成是他心中已有十分成功的把握,才兴奋过度的。”张啸冬下着判断。

“心理活动往往会通过举止表达出来。我看他的兴奋点,一定是在奖票上。”刘立勇说。

“这还用说吗?他的兴奋时间与往后的谢学军失踪不是个偶然的巧合,这两者之间肯定会有某种联系。”毕磊说。

“有道理,他此时的兴奋恰好表明了他心有企图。”李洁说。

“大家谈得很热烈。我还得再说一说……”陈军涛说。

“哎呀,我们的插言打断了陈队的话。有话可以以后再议。好,还是让陈队把话继续说完。”程冰在控制局面。

陈军涛继续说:“赵天林平时很少言语,表情一直是冷冰冰的。那天赵天林真的是一反常态,有点中了邪的样子,表情真是怪怪的。学校的老师普遍反映赵天林看上去老实,实际上心里好像一直都挺阴的。他的同事反映,别看他和我们共事多年,可他从来不和我们有过什么交心。就是谢学军扔了旧彩票这事,全校老师根本就没听说过。他一直是独来独往的,没有来往的朋友。他老婆多少年了,在村里一直和别人乱搞。这个事,全校的老师,甚至有些学生都知道,可从来没谁见过他为这事骂过一句娘。这人心里咋想的,谁也琢磨不透……”

“等等,陈队说谢学军扔了旧彩票。程队,这一点和赵天林所说的自己在办公室的纸篓里拣的谢学军丢弃的旧彩票这一情节,还真吻合到一块了啊。对,当时谢学军说没说他把那张旧彩票扔到哪啦? ”毕垒问道。他眉宇微锁,是一副思考的样子。

“没有人提及过,这一点我们也特别问过了。” 陈军涛很干脆地回答。

“这重要的细节,无从知道,真是麻烦事。”刘立勇说。

“赵天林搞的就是查无实证的手法,让我们无从下手,这样他就可以逍遥法外了。”张啸冬一口咬定。

“这样看来,赵天林真是很有心计的哟。”胡少波说。

“就这一点,我来谈谈我的看法。我认为这一情节上的吻合,丝毫减少不了赵天林的犯罪嫌疑,而恰恰是进一步加大了他的这种可能性。”程冰说话了。一般他的发言在别人之后,别看发言在后可这是后发制人,很有分量。

 看到程冰开始阐明自己的观点,在场的专案组的其他人员无不屏息静听。

“这里,咱们先不管谢学军到底中没中这500万,也不管谢学军真的扔掉没扔掉那张所谓的旧彩票。我说的关键是,仅就谢学军曾经说过的自己将旧彩票扔掉了的这句话,对我们破案很重要。因为这句话,对于和他同一办公室的其他老师当然包括赵天林在内,甚至还包括咱们尚不能确定的社会上的其他人员,谢学军会多次说过。嗨,你想啊,有人要打听这500万中奖的事,谢学军会在校内反复解释,在校外的其它场合跟别人解释时也很可能说过。而探密的人们对于这件事所产生的特殊的心理和反应,又使得这句话会以更快的速度、更广泛的渠道传播开去。这就是说,这句话对于许多人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无法排除这一情节上的吻合不是嫌疑人据此有意编造出来的可能。嫌疑人本身也无法为自己提供能够排除自己嫌疑的人证和任何的物证。这是我分析的其一。”程冰说话口齿伶俐,有很严密的逻辑性。说到这里,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程冰喝完茶水后,环顾四周后,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其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赵天林在昨天的供词中说他在办公室的纸篓里拾拣到的是谢学军丢弃的写有数组彩票号码的纸条,而不是谢学军所说的旧彩票。嗨,你想啊,写有号码的纸条与印刷体的旧彩票显然是不同的,所以,这一情节看似吻合,实则是大相径庭。如果说吻合,那恰恰是赵天林对彩票最起码的常识缺乏了解所造成的。赵天林在无意的谈吐之中,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破绽。这一基本事实与这一破绽间,是一种实际上难以回避的吻合。”

毕垒听了程冰环环相扣的一番分析,不由得心生几分惭愧,自己办起案子来怎么总是粗枝大叶的,总是爱陷于一种表面的现象。众人也顿时醒悟,原来这里面还有新的名堂。

看了看大家没再提出其它什么看法,程冰便让陈军涛继续往下介绍情况。

陈军涛继续讲:“据县第一高级中学张校长讲,昨天赵天林被咱们带走的消息传开了之后,县第一高级中学的师生在震惊之余,无不为谢学军的安危担心、焦虑,他的学生甚至急得都哭了。我们是穿便衣调查的。当我们调查完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就有四五个学生追上我俩,看来有的学生认得我俩。他们说他们代表学校高三年级的全体同学恳请咱们公安叔叔,一定要确保他们谢老师的安全,让他早日平安回来。”

“百姓是希望我们尽快破案的,这种心情我们完全可以理解。我们应该好好破案,让他们放心。”程冰情绪激动地说着。

陈军涛继续说:“后来学校门卫值班的一个中年妇女赶上来,把他们给劝了回去。可学生走了,那个妇女又拉着我们说了起来。她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赵天林走出校门老实得就跟木头似的一个人,谁会想到为了钱,竟干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来,真是作孽呀!我们问赵天林怎么丧尽天良了?她一听就流着泪说,现在咱县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赵天林为了这500万块中奖的钱害了谢老师,到现在你们公安为什么还瞒我呢?我跟你们说吧,谢老师中了500万,这还是赵天林亲口跟我说的呢!我这儿人来人往的,多得很。听到的消息呀,快着哩。在这一点上,她和数学教研室的那几位老师反映的情况是一样的。她说她实在想不通,明明是谢老师中了500万,可这500万怎样就到了赵天林手里?”

“这又是一条重要的线索。赵天林以往是不爱和人打交道的,而这个时候却到处找人主动说。你们看,这是不是极反常的表现呢?另外他已经承认这500万是谢学军中的……” 张啸冬再次插嘴说。

“啸冬,听你的,还是听陈队的?” 程冰盯了一下张啸冬,制止张啸冬乱插言。

陈军涛看了看程冰,见程冰朝他点头示意继续说,就讲开了:“走出校门之后,我俩到00136号那家投注站进行了了解。那个投注站老板原是县水泥厂的一位五十来岁的下岗职工,现在干起了投注站的生意。投注站平时就由他和他老婆俩人照看。我们去的时候,他俩口子都在。他们看了赵天林的复印照后,都说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印象,但那老板的媳妇却记得谢学军那一天倒是在她的投注站上买过彩票,她说她不敢确定但凭着感觉和对到她那儿购买彩票的彩民选号水平的大致了解,谢学军中那500万的可能性极大。我们问起5月10日中午12点40分前她是不是在投注站上,她说那可记不清了,反正平常不是她在就是他老头子在,或者俩人都在,不管怎么着,站上总得保证有那么一个人看着。那家投注站设在电影院闹市已经两年多了,凡是县城的人买不买彩票怕对那俩口子都不会面生。想要在这方面查证赵天林那些话的真实性,还真有点难度。” 陈军涛的调查结果,使大家对赵天林的疑点在增加。

“好,陈队的调查有收获。”程冰对陈军涛的调查结果表示满意,便用眼看着刘立勇说,“小刘,你们那组调查情况怎么样?”

 

刘立勇会对调查情况向众人抖什么料呢?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