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4月1日  

2008-04-01 15:3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28)>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程浩繁的车一路直奔都城大酒店。车驶进都城大酒店的停车场。

车还未停稳当,站在大酒店门口等候的孙志立即迎了上来,轻声地说:“程书记,王县长,人都到齐了,就等您俩开桌了。”

程浩繁和王连涛点头,笑着,示意知道了。

孙志对走在头里的程浩繁轻声说:“程书记,那一帮子人等得有点着急了。”

程浩繁听了笑笑,轻声问:“知道了,给客人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孙志急忙回答:“程书记,这一点,您放心好了,我早就妥善处理好了。”

程浩繁点了点头。这孙志是自己看中,一手提拔起来的,是个机灵鬼。平时只要自己漏出那么一点难开口的意思,他就能心领神会,总能把事很漂亮地处理得利索干净;有时自己没想到的地方或没想周全的地方,他也能主动地创造性地把事悄悄摆平而不在他人前说三道四。说实在的,有这么一个贴心而得力的亲信去干事,省却了自己多少操心的事啊。

孙志在前开路,程浩繁和王连涛急急跟上。

程浩繁和王连涛刚跨进雅间,里面的部下就急忙站起,随之就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程浩繁满面笑容向在座的人挥挥手,说:“各位,对不起,参加了一个重要的会,实在难以脱身,只好让大家久等了。”随后,他的目光锁定了孙傲夫妇,满脸笑容,手一扬,高喊着:“哟,我的老同学,嫂夫人,我总算把你们盼来了。”

二人大步走近,便相拥而抱。他俩的相拥而抱完全不同于国人习惯了的执手相握的礼节,但也不全同于我们平时在电视、电影里所看到的外国人见面时绕颈相拥左亲右吻的礼节,而是绕背相抱,并伴随着用各自的手掌重重拍打着对方宽厚的后背的动作。

这是一种土洋结合,中西合璧较之一般性的握手更具亲切更具真挚的一种情感的表示,这在国产的影视作品中,只能在磨难之后兄弟相见或带有黑社会的场景中才能偶尔地见到的镜头。但程浩繁和孙傲不具有上述两方面的任何一个因素,他们完全是真情使然,是二人间情谊的一种极自然的流露。

正是因为它真挚而自然,所以这拥抱的时间虽然非常的短促,却博得了在场的几乎所有人的掌声,这掌声也同样是自然而真挚,而且热烈中夹带着某种被感动的情绪。

两人拥抱完了之后,程浩繁扭头对王连涛说:“王县长,我来介绍一下,他就是我常说的大名鼎鼎的记者——孙傲。”

“孙大记者是一支不可多得的铁笔,名声早就如雷贯耳。今日有幸相见结识,实在是我的荣幸。”王连涛握着孙傲的手,兴奋地说着。

程浩繁对孙傲介绍说:“他就是我们县的县长,姓王名连涛,是个很有魄力和闯劲的干部。”

孙傲笑着说:“噢,是个年富力强的干部,后生可畏啊。”

“过奖,过奖。程书记,才是很有魄力和闯劲的干部。我只是他的马前卒而已。”王连涛说话很得体。

一阵寒暄之后,程浩繁和孙傲落了座。众人等着主角宣布宴请开始。

酒桌上,程浩繁站起,端着酒杯,对着孙傲,开腔了:“说实在的,长水能有今天可持续发展的大好局面,离不开你这名记的笔哟。今天,我代表长水的四大领导班子和人民向你敬酒。说实在的,我的老同学,你是很清楚的,我平时是不沾酒的,只要一沾那么点酒,就会满脸通红;如再多沾点酒,就会醉的。但今天是为了朋友相聚,我就舍命陪君子。来,大家把酒杯端起来。感情浅,舔一舔;感情深,一口闷。来,把酒干了。”说完,头一仰,一杯酒灌进了肚。

作为四年的大学同窗,孙傲的心里很清楚:程浩繁是不太会喝酒的。今天,他一口就干了杯中的酒,确实是破例了。四年前来采访的时候,程浩繁在酒桌上,遇到有人劝他喝酒的时候,他总是先推脱半天,说“喝点饮料还可以,喝酒就免了吧”、“等一会儿,有个会议要参加,我红着脸去参加会议,不免有失形象吧”……实在招架不住,他就舔一口,算是喝酒了。今天他竟然能主动把酒一口喝得底朝天,是一大进步,确是舍命陪君子。

程浩繁开了前所未有的好头,这激起了在座所有人的劲。大家一片喝彩声。

孙傲不甘落后地说:“各位,程书记在大学的时候,是我最好的朋友。现在做了官,仍不忘我这没官衔的老朋友,一直在和我掏心窝子交往。我们是相逢一场,怀念一生。我没别的本事,只会耍耍笔杆子。老朋友做出了成绩,我写点东西捧捧场,算是尽朋友的微薄之力。今天,大家很热情地欢迎我和我的夫人抵达贵方宝地,我和我的夫人感激万分。来,来,大家酒杯举起来。各位,现在,我是借酒献佛以表谢意啊。既然程书记一口闷了,我当然也一口闷。”说完,迅即一口吞下,完成了使命。

众人大声说:“好,好,讲义气够朋友。”酒桌上顿时热闹起来。

王连涛端着酒杯,走到孙傲面前,说:“大记者,谁说你没有官衔,我说你是无冕之王啊。虽然我们初次见面,但我们一见故,这酒算是我对你结识的见面酒。干杯。”说完,两人碰了酒杯,一口把杯中的酒处理完毕。

王连涛没有走,又举起了酒杯,说:“这杯酒是友情酒,是要喝的。来,干杯。”两人把酒进了肚。

王连涛再次举杯,对孙傲说:“中国最讲礼数,喝酒得连干三杯才够礼数。来,这是祝福酒。祝无冕之王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干杯。”两人豪爽地把酒杯中的酒喝得一干二净。

刘昆升笑着,转到孙傲面前,把酒杯往前一送,说:“孙先生,我看得出来你好酒量啊。今天我们是第二次握手。我是搞建筑的,知道万丈高楼平地起。为夯实基础,更上一层楼,我俩也来三杯吧?”刘昆升尊重的态度,使孙傲连干了三杯。

随后,便是孙志拿着酒杯,走到孙傲面前,恭敬地说:“笔下生财的孙大记者,这杯酒是我敬佩您的文笔和人品。作为您的晚辈,我向您敬一杯酒。孙大记者,不用你吱声,这酒我先干了。” 孙志一口就把酒报销了,眼看着孙傲。

孙志在用激将法以激起了孙傲的豪情。

孙傲说:“公家的酒喝不醉,私人的活干不累。不就是一杯酒吗?好,没说的,我干了。”说完,头一仰,也毫不退让地干了杯中的酒。

 “海量,海量。”众人齐喝彩。

程冰见孙志还想敬酒,同时见好些人也在欲欲敬酒,怕孙傲喝得趴下,便说:“大家敬酒一杯表示个心意就可以了。”

柳秀丽见程冰不失时机地挡驾,微笑着朝程冰点下头。程冰见了,知道那是谢的意思。

孙志听了,便知趣地退下。其他的一些人像走马灯一样轮流上场,向孙傲猛敬酒,生怕落下个怠慢贵客的罪名。

对送上门来的敬酒,孙傲一向是来者不拒。平时他常被人请去吃桌,因为有人想借用他的笔扬扬名捞捞利。市场经济啦,有所求也就有应,从而达到携手双赢的目的。很多在台面上办不成的事,在酒桌上就能办成,这是一条大家不言自明的潜规则。

孙傲绝对会应酬。他的酒量确是海量,一斤酒是打不倒,这完全是“酒”经百战考验而练成的。即使醉倒了,那也是壮士一诺千金的豪壮之举。酒场上,谁能畅怀豪饮,谁就是绝对够义气,够交情,就越博得众人满堂喝彩。

敬酒已轮了一圈,程浩繁就谈起了刚才林市长讲的经济报告,透露了自己对绩效工资发放的设想,这吊起了大家的胃口。

孙傲知道程浩繁当着我的面在进行煽风点火,就是想早点搞出点名堂,同时也是不动声色为我提供一些素材,他做人越来越精了。孙傲想到此,便不觉笑了。

酒桌上,程浩繁做东唱起了主角,孙傲是程浩繁请来的财神爷。众人围绕着这两大巨人唱起了赞歌。两大巨人在酒桌上互吐真情,再次把友情加深,把前景勾勒。众人竖起耳朵倾听,听了心里感到暖和和的,明天长水的发展前景肯定阳光更灿烂。

酒桌上,没有上级,只有自己视为知己的同窗好友和忠心的下属,程浩繁从来没有像今晚那样畅快地谈,畅快地喝。他心里高兴啊。荣耀在身,春风得意,贵友相聚,觥筹交错,众星捧月,那自然是令人极其畅快和惬意的了。

程浩繁边喝边聊,渐渐感到听到的声音不太清、手脚不太听指挥、舌头吐词开始含糊了。程浩繁的头晕了起来,头渐渐沉了起来,眼皮有点支撑不住,看周围的一切变得模模糊糊。程浩繁知道醉意来了,仍撑着没下酒席,因为此时有难得的心里高兴。

这顿酒席,经不起众人的劝酒,酒量本来就不大的程浩繁喝得实在是有点高了。

硬撑,最终是撑不住的。程浩繁喝下的酒精开始在作妖了。妖精迫使他一脚高一脚低地到洗手间去“清理门户”……

众人仍在酒席上谈笑风生,喝着尽兴的酒。

孙志见程浩繁半天没回来,知道领导出事了,就赶紧到洗手间探望。孙志见领导低头趴在水池前难受地发出“呕……呕……”的声音。

程浩繁见孙志来,嘴里嘟噜着:“小,小孙啊……太,太遭罪了……我……”话还没说完,程浩繁又一次进行了“呕……呕……”的“清理门户”运动。

孙志见领导到了翻江倒海的地步,就退身叫司机去了。

程浩繁这夜,怎样回到的长水,又怎么跨进的家门,程浩繁是一概的不知道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善始善终的孙傲夫妇由程冰等人送往长水县最高档的宾馆——小天鹅宾馆,下榻去了。那宾馆是高档次服务,低价位的收费。

 

    这帮子在紧喝酒,另一帮子人在紧破案。破案已有时日,该有眉目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