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4月11日  

2008-04-11 15:2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35)>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十六      剖析案情

 

赵天林所提走的400万元巨款找到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案情不因为赵天林沉默寡言就终止行动。

5月26日上午10时,也就是赵天林被刑事拘留的第三天,专案组的人都到齐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下面大家把各组了解的情况相互通通气,然后分析汇总一下吧。谁先说?”程冰说着伸展着手臂招呼大家聚拢到了一起。

在这之前,作为专案组组长和具体办案负责人的程冰,已经对各组人员调查的情况有了相当的掌握和了解,这是他素有的习惯,凡事要力争先做到心中有数。

“我先说吧。”毕垒抢先开了口,“今天早晨我和胡少波把赵天林的刑事拘留处理通知书送到他家里的时候,顺便又向赵天林的老婆了解了一下情况。他老婆叫李娴,年龄看上去比赵天林好像小不少。李娴一说话就会挤眼弄眉挨近你,拿腔用调的。她人老珠黄了,还那么不正经。李娴说5月17那天晚上,赵天林的确向她要过钱,说是第二天到市里去开会。赵天林平时兜里不装钱,也没钱。当时李娴给了赵天林70元钱。赵天林仍嫌少,说到市里就这70块钱能顶什么事。于是李娴就加了50块钱。给完了钱,李娴就到别人家‘搬砖头’(指打麻将)去了,玩了个通宵。第二天早晨回来的时候,灶房里那头天晚上的剩饭仅剩了个空碗了,赵天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回来。我们问起中奖的事,李娴说昨天晚上她就听说赵天林被公安局带走的事了。李娴说赵天林从没向她提过中奖的事,她才不相信赵天林会中什么大奖呢。她又说赵天林家的祖坟上压根就没那仙气。再说她也从来没有看见过赵天林买过什么奖,也没见过赵天林啥时候琢磨过这个东西。”

毕垒说完了,问同去的胡少波有没有补充的。胡少波是刚从外县调进县公安刑警大队的。

胡少波朝程冰点一点头,笑着说:“从我们与赵天林老婆的接触中基本可以确认,赵天林与他老婆的关系确实是不怎么样。我们把刑事拘留家属通知书交给他老婆的时候,她几乎是没有反应。她还真有脸对我们说她与赵天林除了同吃一锅饭之外,其它方面俩人跟外人差不到哪儿去,赵天林的那个小东西已经不顶用了。”

在下的男人听了都笑了。

程冰笑着说:“少波,说话注意点哦,这里可有女同胞啊。”

在场的两个女同胞听了脸烧得通红通红的,低着头不敢吭声。

“对了,赵天林说她不相信赵天林会中大奖,但她也不相信赵天林会谋财害命。李娴说她太了解赵天林了,就是借给赵天林两个狗胆,他也没那个胆量。她认为咱们抓赵天林肯定是抓错了。奇怪的是,她根本就认识不了多少字,却能讲出法律上的一点道道来,如她强调了几次说要是抓错了的话,你们公安局可要依法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费的。我们临走时,她说如抓错了,你们一定要负责赔偿,我现在正缺钱花呢。是不是她的背后有人在支招啊?” 毕垒补充说道。

“肯定有人在支招,一个村民哪能讲出那么专业的话来?”张啸冬下着结论。

“另外,她说他们关系虽然不好,可毕竟还是夫妻,家里过日子还得指望他的工资呢。如超过拘留期限,得赶快放人,否则她会去上诉的。”毕垒再次补充说道。

“看看,多专业的语言。这女人的背后绝对是有人在支招。我看,支招的人就是赵天林。赵天林预计自己事情迟早会败露,于是就预先交待了下一步行动的措施。看来,赵天林是在和我们赌一把。没想到这头脑简单的女人很轻易地把底牌亮了出来,这就让我们提前看到了这牌是大鬼还是小鬼。”张啸冬把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

程冰看了看周围的同事,用沉稳的语调说:“现在情况越来越明朗化了。陈队,你说你那边了解到的情况。”

“好,现在我来谈一下我们这边了解到的情况。”到学校调查了解的陈军涛发言了,“大概的情况是,赵天林为图大奖谋害了谢学军的事,这在县第一高级中学甚至在整个长水县城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今天,我们通过对县第一高级中学的老师进行了走访,有好多名老师反映,赵天林上个星期还曾经对他们讲过,本县的500万元大奖是谢学军中的哩。”

听到这儿,程冰剑眉微蹙,眼睛里透射出鹰隼般的一丝光亮。“你把这个地方讲具体点。”他对陈军涛强调道。

“好。上午我们到县第一高级中学后,就先找与谢学军和赵天林同一教研室的其他七位老师进行了了解,其中有五位老师反映:上个星期一,赵天林在谢学军不在教研室的时候,曾非常诡秘地对我们说他在街上听人议论咱县的500万元大奖是谢老师中的。他当时还鼓动大家让谢学军请客哩。”陈军涛提供了一条新的破案线索。

    “他们说没说谢学军自己对这事有没有什么反应?”性急的毕垒禁不住问道。

陈军涛继续说:“下课了,同谢学军一起回教研室的那个老师听谢学军中500万后,也和大家一起大声吵吵,非要让谢学军掏钱请客不可,可是谢学军说自己与那500万只是擦肩而过。张校长也对我这样反映说:‘我问过谢学军那500万的事,他说可惜自己没福气,只是擦肩而过。’随后张校长也就没细问。”

“擦肩而过,这话怎么说?”当组长的程冰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新的线索,因为问得越仔细就越有把握找到定案的突破口。

“他说,在他上一期买的几注号码当中,其中的一注确确实实并丝毫不差的正是这回的500 万中奖奖号,只可惜他没坚持住,而是在这之前把那张旧彩票给扔了,又改换成了其它号码重新买了两注,结果什么也没有中上。要不然,真是中了那500万,别说请他们几位,就是把全校的老师都请了,也不在话下。另外,这当中有一位与谢学军私交颇深的老师,私下里也曾就这件事问过他,但谢学军仍然是这样解释的。谢老师说的话,那几位老师根本就不太相信。他们说谢老师这个人平时就不喜欢张扬、炫耀,做什么事都很低调,确实很实在,为人也相当好。可再好再实在,中了那么大的奖,他自己肯定就更不想张扬、炫耀出去了。钱实在是太多了。钱太多了,是好事,也坏事嘛,因为它最容易招来不测的横祸。这,大家心里都清楚,也就不多问了。” 陈军涛解释着。

“此时,赵天林是什么反应?”程冰要详细知道犯罪嫌疑人的细节。

“谢学军说与那500万巨奖擦身而过,是在办公室说的。那几位老师都说当时赵天林在场。当别人在叫谢学军请客的时候,可赵天林只顾低着头批作业,没有说一句话。” 陈军涛回答。

“真是怪了,明明是他挑头对别人说谢学军中奖了,并要谢学军请客,可他当着谢学军的面却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局外人的样子。他娘的,他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里肯定有鬼。”张啸冬插嘴说。

“别打岔,让陈队继续讲。” 程冰看了一下张啸冬,用手掌左右挥了一下,制止了张啸冬的话。

陈军涛清了一下嗓子,再次往下说:“是他挑头说谢学军中了大奖,并要谢学军请客的,可当了面他却躲到一边乘凉去了。这里有什么名堂,我也感到怪。数学教研室的那几位老师对赵天林的举动也感到奇怪,平时他从不和人主动说话的,也不爱凑热闹,怎么突然提出说请客的事?那天,他精神特别兴奋,确实很异常……”

 

赵天林那天精神特别兴奋,确实很异常,会引起怎样的议论呢?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