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3月25日  

2008-03-25 11:1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23)>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赵天林头冒虚汗。他把镜片拿了下来,慢慢擦拭着,脸涨得通红,如戏剧舞台上的关公脸。这还用说嘛,一个成年人坐车逃票是很不光彩的,连三岁小孩都知道害羞的事,他作为一个育人的老师能不脸红吗?

“你来回的车票,现在还保存着吗?”程冰继续使出怪招。

低头擦拭镜片的赵天林听了很庆幸,对方没有抓住自己的把柄往死里打。他把头抬起来,带上了“望远镜”,看了看程冰,就说:“扔了。出门前的头天晚上,我对我老婆说我要到市里开两天会,让她给我点钱,所以回来的路上我就把来回所有的车票包括布兜里的在省城坐公交汽车的汽车票都给扔了,免得回到家后万一被她翻兜,给瞧破了,惹上大麻烦。”

赵天林按自己的思维方式处理着自己的事。他的一副卑微委琐状,就在于他患的是“气管炎”。“气管炎”嘛,当然所承担的责任自然是家里掌门人。把责任一推了之,给了掌门人,自己也就落得了干干净净。

陈军涛、毕垒听了,感到程冰的怪招果然见奇效,那赵天林在步步进入死胡同。你说仍了就扔了,事就那么简单地算了结了?这事有没有发生过,还难说哩。

张啸冬心想:“他娘的,把责任推给老婆,真会耍滑头。”

程冰边问边不时地点点头,一副听之信之的样子,气氛比起先前似乎缓和了许多。

“领奖的时候是谁陪你去的?”程冰没与赵天林争论,继续使出自己的高招,寻找着对方的破绽。

              “没谁,就我自己一个。”赵天林抬头望着程冰,脸上布满了迷茫的神色,肯定地回答着。

陈军涛、毕垒知道:程冰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不会随意出这招的,这个赵天林肯定会身中一剑,并等着认输。

张啸冬心里暗笑:“他娘的,怎么闭着眼睛说瞎话呢?我刚从省城来,可是知道有人帮你拿钱的。糊人也得找个对象,你以为你是谁呀。”

              “不对吧?”程冰听了,微微一笑,否决了对方的解,显然是要对方重新思考一下,再认真答题。

“真的,就我自己,我不说谎。不然的话,我不就能找出证人了么?”赵天林没听出程冰话的玄机,仍一口咬定,嘴硬着哩。

“哈哈……你不说谎,那看来是银行的电视录像在说谎啦?怎么样,想放一放,看看吗?”程冰笑出了声,使出了杀手剑。这剑能见血封口。

陈军涛、毕垒和张啸冬见赵天林听到这儿,直愣愣地望着程冰,半张着嘴,厚厚的眼镜片后面两只看似变了型的无神小眼睛不时地眨巴着,一副傻呆呆的模样状。

程冰这剑一出手,果然厉害,刺得赵天林全身颤抖起来。

“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戏别演过头了。演过头了,怕就很难看了,丑态就显露出来了,到时就不好收场了。”程冰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便放出一条活路让对方走。审讯得有张有弛,否则欲速则不达。

听程冰这么一说,赵天林伸直了细长的脖子,喉头蠕动,半天才吞咽下了一口唾沫,没吱出声。

张啸冬忍不住插嘴:“他娘的,赵天林,我告诉你,你是数学老师,应该知道十以内简单的数字吧。说不清楚人数,是不是不想说实话?”

程冰听了,微微一笑,慢悠悠地说:“这是个简单的数字,当然他数得清,只是怕说出来担责任,我们应该容他好好想一想。等他考虑好了,我想他是会说清楚的。”

赵天林听了之后,浑身振了一下,那嘴在抖抖嗦嗦。

陈军涛、张啸冬、毕垒看到赵天林想说话的样子,感到程冰的招数已起效果了,用不了多少时间这家伙心理防线会崩溃,那就该招了。他们三人耐着性子在等着看下面的戏。

“你是不是说帮我抬钱的那两个姑娘?” 赵天林是在投石探路。

程冰点了点头。

赵天林看见投石问路已经探明,就放心地向前走下去,说,“那是我在街上临时找的。找到后,我对她俩说:‘我是收购旧家电的,银行有台大的旧电视机。我收下了,可太大,一个人抬不动,’我见她俩耐心听我说话,站着没动,就继续说:‘用不了花多少时间,就能完事。一人5块钱,帮个忙。闲了也就闲了,闲了赚点钱有什么不好?’于是那两人就同意了。反正农村姑娘有力气也需要钱,好请,又实在。你说是旧电视机,她就不会想别的,用着放心。我请她们抬着箱子走在街上,别人就是眼瞧着了,也不会想到那里盛着一箱子的钱呀。”

在程冰放出的生路下,赵天林很被动地招供了。

毕垒见程冰确有办法对付这滑头的赵天林,能使对方乖乖地一点点地吐出事情的真相,很是佩服。

陈军涛想:“故事越编越精彩了,竟然把自己编成了收破烂的环保人士,不知下面会有什么精彩的故事等着我们欣赏。”

张啸冬心里嘀咕:“他娘的,这老家伙看来鬼点子不少。不排除他在瞎编口供的可能,以此进一步来掩盖团伙作案的可能。”

“街上找的,具体什么地方?”程冰见对方亮了一张牌,根本就不考虑对方说的是真是假,而是按自己的思路主动出击,再次逼对方亮出手中所剩不多的底牌。

“什么路我不知道,省城我不熟,但离火车站不远,像是个街头劳务市场吧,人挺多的,差不多全是农村人。从火车站乘公共汽车到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正好路过那儿,从车上就能看见。”赵天林确实聪明。他以外地人的身份作前提,用这个角度的思路去答题,答得很妙。是啊,一个外地人对省城的道路能了如指掌吗?能答个模糊方位也就算答题基本正确了。

“电视机的包装箱是从哪里弄来的?”程冰吸着烟,出了一道简单的常识题。

陈军涛、毕垒和张啸冬明白程冰问话暗藏玄机,别看这不起眼的问话,这可是查犯罪证据啊。

“是我在电器商店花10块钱买的。”赵天林不知是计,便脱口而出。

  “一个箱子10块钱,两个人为你抬4万张百元大票,每个人才给5块,你可真是够大方的。”审到这儿, 陈军涛斜睨着眼睛,不无嘲讽地插上了一句。

“我看也是,那么重的分量,总共才给10块钱,她们肯抬?” 程冰看似漫不经心似的顺着陈军涛的话说了下来。

“那,咋不抬?就那么近的一点路!”赵天林话一出口,愣怔了半晌,猛然身子颤动了一下,随后懊悔地双手抱着头,将头低垂了下去。他领悟了,一定在懊悔简单数字背后不简单,不对称的报酬隐藏着惟利是图之心。有这样的心,什么坏事干不出来?

此时,陈军涛、毕垒和张啸冬心中都清楚了:“这家伙很是抠门,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见利能忘义。趋大利能铤而走险。这道简单的数学题立马照出了一个人的龌龊灵魂。程队出了一道智力题,让我们长一智,过瘾。”

 

程冰出了一道道智力题,让赵天林步步陷入了无地之容的境地。不知程冰下一回会出什么智力题,让赵天林出丑。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