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3月21日  

2008-03-21 15:0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21)>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赵天林慢慢把擦拭过的眼镜架在鼻梁上,眯着眼看程冰,嘴角蠕动了几下,低下头,随后摇了摇头,最终叹了口气,没吭声。在程冰连珠炮的发问下,赵天林急于为自己申辩,没想到吐出了不该说的话。

在场的人看出了赵天林在后悔的心理。他不说,情况明摆着,肯定是在他内心深处藏着很致命的隐秘。

“说!”发出声音的是陈军涛。

赵天林抬头看了一下陈军涛,没理睬,把头埋下了。

“他娘的,怎么啦?做了亏心事就不敢说了吧!”张啸冬发了火。

“别催了。让他好好想想。他确实需要时间好好地想想。事是他干的,他不说怎么会水落石出?”程冰此时越发悠闲了。

“就是嘛,他不急,我们急什么?反正是他愿意待在这里和我们泡日子,随后等着吃官司。”毕垒同意程冰的意见。

审讯室内再次寂静。室内的钟表在滴答滴答向着,在告知时间的消失。

硬泡下去,显然是对赵天林不利的。赵天林想得脑门都快爆炸了,汗珠急忙离开危险地带往地面钻。赵天林撑不住了,自言自语地说:“真不该说啊。”

“按逻辑推理,什么‘真不该说啊’,这分明是说有事嘛。赵老师,不,应该叫赵天林,我说得对不对?”程冰神情悠悠地说着。

“不该说的事更应说,否则等着你的是严惩处理。”张啸冬瞪着眼珠说。

“就是,把话憋着,有好处吗?我看是没一点好处。”陈军涛说。

 “吃亏的就是你。”毕垒提醒着赵天林。

赵天林脸色阵阵发红,吞吞吐吐说:“我,我,说了你们也……也不相信啊。”

“我们有耳朵,有眼睛,有头脑,是干什么用的?这事还用你瞎操心?”程冰点着烟,声调略高地说。

张啸冬大声地说:“清白的人是能说清楚的。说不清的,往往就是有问题的。”

听张啸冬这一说,赵天林心想:“说不清,不是更麻烦吗?”想到此,浑身哆嗦了一下。

程冰看到赵天林那细微的哆嗦,知道他已无胜算的可能,便吸了一口烟,吐出了烟圈,稳稳地说:“在没说之前,你就说‘真不该说啊’,看来就是有事。有事不说,只会增加我们的怀疑,只会增加你自己的麻烦。你说,是不是?”

赵天林想了一想,认为这是个理,便点了点头。

在场的人,见赵天林点了点头,知道谈判的气氛缓和了一些,谈判进程可以进入下一步了。

程冰见赵天林点了点头,仍用沉稳的语调说:“能不能说清楚,就看你的态度了。我想提醒你一句:只要有事,你是躲不过去的。我已经够诚恳和耐心地在跟你说话,这你应该清楚的。想好了,就自己说吧。早点说,可以早点解脱。”

赵天林把头埋得很低。他在静静考虑,不时用手在抹脸上的汗。

审讯室内,静悄悄。大家都在等待。

赵天林终于抬起了头,清了清喉咙,说:“是这个月初的一天早晨,我刚进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谢老师在。我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刚坐下,就看到谢老师把一张纸条扔进了纸篓里,我想那没准是他丢弃的彩票编号。于是,稍过了一会,我就装着倒垃圾的样子,拿着纸篓出了办公室。在外面,我把那张纸条拣了出来,一看上面果然写着几组数字,是他弃而不用的彩票数字……”

程冰问:“停一下,这纸条上的数字是谢学军写的?你捡了?”

毕垒听到此,心头纳闷:“这当老师的,真是的,偷偷默默干那事,怎么如此作践自己啊?”

“是啊。后来我就按纸上的那数字选了两组,悄悄地买了彩票。谁能知道它真的是中了。我真有运气啊,是500万哪!我想也不敢想啊。”说到此,赵天林脸上放着红光,一脸喜悦。

“嗯,真是有运气。”程冰轻轻地说了一句。

赵天林听了程冰的话,点着头,继续兴奋地说:“就是,我没想到我的命就那么好。那天当别的老师从外面回来说咱县有人中了500万大奖,彩票点都放喜炮了。当说出那中奖号时,我一听,当时都快晕倒了。真的,那种意外的大降突降在自己头上的幸福感,你们是难以理解的。”

“喜从天降,喜出望外。就这感觉。没错吧?”程冰说。

赵天林连连点头,说:“就是,就是。那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可我不能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来是我中的奖。真的,那时候我就感觉别人都在看我,心里突突的直害怕。也许,我当时因为兴奋就在脸上表现了出来。有的老师问我:‘赵老师,我看你的脸今天气色不错,是不是你中了奖?’我连忙否认。‘不是你中的奖,你高兴什么?’我说替人高兴呗。”

程冰把手头的烟头摁灭了,再次点上了烟吸着,静静地在听赵天林复述着事情的由来,脸色渐渐变得铁青。

 赵天林沉醉在拿大钱的喜悦中,没注意程冰的变化,仍在兴致勃勃地说着:“当时谢老师也在办公室,我用眼偷偷地看了看他。他低着头,皱着眉,不时地摇着头。那脸啊,一时红一时白,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可那号码是他扔掉的,这一扔是把到手的500万给扔了。一个人一辈子能挣几个钱?500万,就是扔5万或5千也心疼啊。到手的钱,一念之下就扔了,他能不后悔?这事遇到谁,谁都终身后悔……真没想到我这命中有发大财的运……”

兴奋的赵天林说起得500万的奖,不觉得意忘形地摇晃着头在述说。当他看见张啸冬、陈军涛、毕垒在互相示眼色,便自知自己不经意中出了差错,就停止了演讲。

赵天林招了,那500万是他白捡来的。

“继续说啊,很精彩的。”程冰铁青着脸说。

赵天林拍着自己的脸,说:“该死,真该死,这臭嘴。”他在自责,言多必失。

张啸冬对这老滑头不屑一顾,心想:“他娘的,刚才还说与谢学军没一点关系?笑话,哄孩子呢?说着说着,怎么一磨牙的工夫又扯上关系了呢?没旁证,这500万,还不知道是谁的呐。”

“不打自招,此地无银三百两嘛。这中奖的彩票,真的与谢学军有瓜葛。谢学军能轻易扔弃琢磨半天的数字?”毕垒见赵天林前言不搭后语的,摇着头,不信他的供词。

 “想不到教数学的还有文学细胞,挺能编故事的,编出了一个废彩票编号中奖的离奇而精彩的故事。他如退休了,还能写个小说哄哄人。” 陈军涛心想。

“哼!你可真够幸运的啊。那我问你,你购买彩票的确切时间是什么时候?谁卖的?”程冰见对方吐出以前从没说出口的材料,知道他的心理防线已垮,便继续追击着。

“喔,是5月10日中午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卖的。”赵天林不得不吐点新的线索。

“中午什么时间?确切点说。”程冰在步步紧逼,继续查究案情真相。看来程冰是不想让对方喘口气,去编些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离奇故事,

“是12点40分前还是后呢?……12点40分之前!我记起来了。”赵天林想了想,最终敲定了时间。

 “从家出发到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取奖,你是什么时候去的?几点走的?什么时候回的?来回都乘的什么车?有谁能证明?一一说来。” 程冰一环套一环地在紧查案件的线索。破案需要物证链。

 

程冰在穷追不舍地敲打赵天林。敲打之下,赵天林抖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猛料。这猛料究竟是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