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3月20日  

2008-03-20 09:1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20)>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刚显露出配合苗头的赵天林霎时变得糊涂起来不想言语了,在场的人没感到什么不正常的。因为进了审讯室主动而痛痛快快招供的人实在是太少,大量见到的是在铁证面前才无奈认可的,甚至招了供还有翻案的。

尽管审讯会很艰难,但任务必须坚决完成。因审讯艰难而放弃审问,是万万不可的。如何使审讯顺利进行,这需要审讯者高度驾驭局势的能力。

程冰看了看讯问笔录,寻找着突破口。

“是说了。你跟谢学军真的没什么事?可在这之前我根本就没向你提过谢学军这个名字吧。” 程冰指点着讯问笔录说道,“我刚才看过了,这上面的记录也没有向你问起过谢学军。我还清楚记得,我在县第一高中上学的时候,你一直是教数学几何的,并且教得还相当不错。数学几何讲究的就是逻辑和论证,现在你自己既然特别提到了谢学军,却又同时声明与他没关系,你不觉得你的这种解释本身就很缺乏起码的逻辑性么?再有笔录上问你5月18日这一天你上哪里去了,都干了些什么?你说你到河对岸的邻县看病去了,当天就赶回来了,别的哪儿都没去。可刚才你又说,那一天你跑到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领奖去了,这前后的话自相矛盾嘛。我看,这恐怕不是一句‘说完了’就能够了结的吧?”

程冰话锋犀利,步步紧逼,这一通连珠炮似的发问让赵天林顷刻之间额头渗满了滴滴汗珠。

陈军涛、毕垒、张啸冬沉默无语,静观事态发展。他们知道程冰抓住了对方的自相矛盾的漏洞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相信程冰绝对有高招对付这死硬分子。

彼此静默了好一会后, 赵天林取下了鼻子上那副总是向下滑落的眼镜,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而后又把那副镶嵌着两片厚厚的犹如酒瓶瓶底、样式早已过时的眼镜,架回到了鼻子上。

“唉!我全都说了吧。我……我在这之前说的……是假话。前一段咱们县里都在传谢老师买彩票中了500万,其实那500万是我中的。18日那天,我没到邻县看病。嗯,那天学校上课,我是在那之前就借去邻县看胃病为由向学校撒了个谎,请了假。实际上我是计划着那一天到省城取奖,怕别人知道才那么说的。”赵天林低着头,话讲得很快。

赵天林的话语一出如晴天霹雳,轰得在场的人大眼看小眼,小眼看斜眼。就那么一会儿时间,他的话里又有新的翻供。

陈军涛蒙了,想:“赵天林,赵天林,你真是能编故事蒙人哪。你跟我们斗什么心眼?”

张啸冬反感这赵天林出尔反尔的话,心里藏着一句话:“我们不是三岁的孩子,你要咋说就咋是?”

毕垒惊得难以置信,暗自说道:“怎么,这500万就那么轻易地换主了?他的话一会儿这,一会儿那,叫人难以辨别哪句话是真是假。这人说话太没可信度了。”

“500万是你中的,有谁能证明?”程冰在继续挤牙膏。牙膏不挤是不会出货的。程冰在揭一团乱麻之谜。

陈军涛、毕垒、张啸冬怀着好奇,等着揭谜。

“没有。我谁都没告诉。”赵天林用绝对肯定的语气回答着。说完,赵天林低下头,用手抚摩着头。

没人能证明,那500万能随意说是你中的就是你中的?凭口无证,能算数吗?嘴这东西能把扁的说成圆的,也能圆的说成扁的,更能无中生有,有中变无。能伸能屈的舌头,它收缩的空间大得很呐。陈军涛、毕垒、张啸冬没有等到合乎常理的解释。

“包括你的爱人和孩子?”程冰在进一步深问着。

“我怕的就是让我老婆知道,我俩的感情早就没了。至于孩子,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以后他们当中谁生活困难了,我再慢慢地帮助他们一些就行了。不然的话,钱多了,嘴一旦把岗不严,事一张扬出去,非惹出麻烦不可。”赵天林抬起头,说出了自己心中打的小九九。他心里太明白:“钱太多了,会惹出麻烦。”连这道理都不懂,不成了白痴吗?

“哦,你说500万是你中的,可全县城的人都说是谢学军中的,这该怎么解释?”程冰想解开这个令全县上上下下都困惑不解的迷。

“陈老师前两年被汽车撞伤了,生活不能自理,上不了班,还要看病,家里生活很困难。谢老师想好好照顾陈老师,但拿不出更多的钱。自从咱县里设了体育彩票点后,他就开始在业余时候利用他擅长的数学研究起了彩票,想通过中彩改善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研究了一两年,挺见效,听说中过一万来块钱一次,中千八百块钱有两回,平日的小奖时不时的就更多了。这些,县第一高中的老师都知道。听说社会上有人还专门拜他为师呢。可能就因为他中奖率高,名气大,所以大家都想这回的500万肯定也是他中的吧。”赵天林扶了扶往下滑的眼镜,抬起头,直着脖子说。他没有直奔题意去求解,却把话说远了。

“你特别强调500万元大奖与谢学军无关,仅是出于这个原因?好像不止于此吧?”程冰见赵天林在兜圈子说话,就敲打他,回答要痛快地直奔主题去解题。

“谢学军前几天去省教委开会到现在也没回来,这两天有人议论说他是到省城领奖的时候让人给害了,听说我们学校昨天还为他这事儿到你们公安局报了案……” 赵天林说。

程冰问:“你耳朵挺长嘛,什么事都瞒不了你。是不是心发虚,在到处打听消息?”

程冰这一问,赵天林用手抹去了额头的汗。

陈军涛、毕垒、张啸冬暗自点头:“心虚才敏感出汗。”

“不,我……我……” 赵天林支吾着。

程冰问:“是不是怕牵连自己?”程冰很会抓住对方的心理展开攻势。

“嗯,就是。恰好那几天,我外出过。我如说了我去领奖,就怕你们怀疑上了我,到时我是浑身有嘴也讲不清。奖虽然是我中的,可没人能帮我证明。”赵天林低着头说着话。他说到“没人能帮我证明”的时候,抬起头望着程冰,很无奈的样子,身子不由得打起颤来。

“你平时也常买奖吗?”程冰见赵天林身子在颤动,就趁热打铁继续追问着。

“不,过去我仅是花4元钱买过一回。有时我倒是想常买它几注,也碰碰运气,可我老婆平时把钱把持得太紧,我实在挤不出钱来买。”赵天林一提“老婆”这两字就熊包了,底气不足,连连摇头。看来,赵天林搬出老婆这块挡箭牌想搪塞步步进逼的问话。

 “你刚才不是说你和她早就没感情了吗?咋还会把钱让她把持着呢?” 程冰找到了对方明显的漏洞,猛击对方的软肋。

“不给不行啊,她闹得厉害。不怕你们见笑,她要恶起来,连家门都不让我进。”赵天林急得脑门出汗,紧摇双手,再次强调自己不当家,现出了一副受气包窝囊袋的样子。

“看来对彩票,你比谢学军更有研究哇。你呀,既不常买,又不多买 ,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中了500万!”程冰语中带刺。

毕垒点点头,心想:“赵天林,你可别耍滑头了,500万是那么好中的么?”

陈军涛笑了,暗道:“你手气不免也太旺了吧?吹牛也得打草稿呀。”

张啸冬心想狠狠骂道:“他娘的,不识抬举的东西,给你脸不要脸,欠揍!”

“不是我有研究,而是谢老师他有研究。”赵天林摇摇头,轻声说着。他一提“谢老师”三字语调就变音。

“哦,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喽。”程冰听了,不觉纳闷。对方在搞什么名堂,跟我玩起心眼来,不觉音调重了起来。

“我说我中大奖与谢老师没关系,还有一层意思,这除了我自己也是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赵天林取下了鼻子上那副总是向下滑落的眼镜,擦着镜片,摇摇头,把话停止了。他眯着蒙胧的眼看着程冰,脸部涨起了红潮,嘴角有一丝抽搐,分明是一副说出有些后悔的神情。他想把话收回去,可说出的话是驷马难追啊。

“说!是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事?”程冰立马抓住对方的闪失进行了霹雳般的出击。

 

赵天林有深藏的隐秘。隐秘的事,最有诱惑力,它会引诱人去探究。生活就是这样,是吧?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