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3月17日  

2008-03-17 14:2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7)>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十年前,张啸冬从警校毕业。毕业后,长在大山沟的张啸冬因家没背景,也就回到了原先所在的大山沟当民警,而家有背景的同学都想方设法通过各种门道留在了城市或县城。因在都城市念过警校,回到老家当民警,他感到生活在大山沟太憋气。经过一段时间的痛苦思索,他想明白了:“埋怨、憋气,起不了作用。谁叫自己命苦啊,偏偏生在大山沟,父母还是老实巴交的种地农民。我现在能拿工资,不低头拿锄,这已经够不错的了。他娘的,得面对现实啊。好好干工作吧。干还了,说不定今后有机会改变现状。”于是他从苦闷中走出来,在工作之余就看《福尔摩斯侦探故事》,看《人民公安》等破案文章。他多次破了乡邻的盗窃案,调解了好多民事纠纷。他在管辖的区域,搞起了警民联防制度、犯罪记录登记卡,社会治安相当安定。他没日没夜的干。他工作特卖劲,为的是获个荣誉或提级,有个资本早日离开大山沟。

六年前的4月份,张啸冬因工作有成效,破案能力强,就调到县局刑警队工作。他刚调到县局刑警大队工作,很珍惜眼下争取来的工作,也为了在新同行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于是工作很有热情,立功的念头特别强烈。

有一天傍晚,张啸冬见在县城外河边有一老一少的一对男女。男的紧紧搂着女的腰,女的把头埋在男的怀里。张啸冬观察了一下情况,发现这男女搂在一起的情况绝对是不正常的。

张啸冬甩开大步,就急步赶了过去。当张啸冬走近他们的时候,见那男的在用手抚摩着女的头发,听见那男的在说:“我的宝贝心肝,我现在手头不是没有多余的钱嘛。我是一直很痛爱你的,这你应该知道的。等有了钱,我一定会给你的。你还不相信我吗?”

张啸冬上前就抓了这两人。路上,张啸冬不顾那俩人的解释,硬是带回局里。

局里,人都去吃饭了。张啸冬等不及了,便独自审讯,问:“你们刚才在干什么?”男的低着头,女的抽泣着。

那男的抬起头说:“我没干什么呀。你凭什么抓我们两个?”

张啸冬见对方嘴挺硬,就说:“没干什么。我怎么见你们搂抱在一起?”

那男的说:“她要跳河,我搂住她,就是想阻止她别跳。”

张啸冬问:“她为什么要跳河?”

那男的说:“她想买名牌衣服,在同事面前抬高自己的身价。”

张啸冬继续问:“想买衣服不给钱,这不至于去跳河吧?这里肯定有内情。”

“有什么内情呀,就是买衣服,你可以问她。” 那男的指了指身边的女子。那女子抽泣着点了点头,没出声。

张啸冬火了,继续审讯:“他娘的,你们两个别串通好来糊弄我。她买名牌衣服是为了炫耀,是不?我分明听见你是没钱给对方更多的钱,所以对方想用跳河的方式要挟你。是不?”

“是,买名牌衣服是为了炫耀,向周围的人炫耀。我知道她在要挟我。但我怕她想不开真的要去跳河,就紧紧抱住了她。”那男的承认这一点。

张啸冬说:“肯定是你没有满足对方的要求,她才想出了此下策。她寻死觅活的,恐怕不是买衣服那么简单吧?”

“本来就是那么简单。” 那男的说。

“他娘的,你给我说实话。你不给钱或少给钱,她要用死来恐吓你,好一对狗男女。你们两个是不是在卖淫嫖娼,因钱的问题闹起了别扭?” 张啸冬突然声调高了起来。

“你胡说啥啊,我们是父女俩啊。” 那男的吃惊地说。

张啸冬对抽泣的女子说:“喂,说你呐,哭什么?把你的头抬起来。”

那女子顺从地抬起了头,是一张俊美的脸。

张啸冬对比了眼前两人的相貌,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直觉告诉张啸冬这两人没有任何遗传基因的关系,就沉着脸说:“他娘的,你不要再别懵我了,我还看不出来,你们两个就不是一家人。一老一少,搞婚外情,这样的事,我见多了。老实坦白吧。”

“你,你……,太,太不像话,太……”那男的气得讲不下去了。

老公安吃完饭,一回来,认识那两人,问张啸冬这是怎么回事。张啸冬说他俩在河边拉扯着、搂着,看来是为卖淫嫖娼的事争吵着,就抓了进来。老公安悄悄地在张啸东的耳边说他俩真是父女俩。张啸东感到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

被抓的男人就是县第一高级中学的老师——赵天林。

张啸冬把人带到警局,有人看见了。有好事者往赵天林家报讯去了。家里那掌权的女人上门闹事来了。那女人在警局外,大喊大叫:“公安局,你有一点权就可以随便抓人啦?有种的,干脆把我也抓进去啊,好让我们一家人在监狱里面团聚……你们大家看看,评评理,这是什么公安局?他们公安局随便抓人,就会抓老实人,这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去抓小偷啊,去抓杀人犯啊,去抓坏蛋啊……他们公安局就这一点能耐,专找老实人欺侮……他们领导都知道理亏了,不敢出面和我见面……”她的街头演讲,闹得里外三层人在围观,一时把路给堵住了。

张啸冬把事弄砸了,硬着头皮出来赔个不是。那女人不依不饶,非得要有个说法。事闹大了,最终局里领导出面,既赔礼又搭钱,算是摆平了一场风波。

事是了了,可这事在社会上引起公愤的余波还在震荡,这让局里十分被动。县委和县政府领导也要求妥善处理事情,不要影响公安战线的形象。迫于压力,局里后来将他按待岗进行了处理。

三个月后,事情渐渐平息了,张啸冬开始要求上岗,但提交上去的要求总被各种理由退了后来,继续等候分配。说白了,张啸冬被当作闲人挂了起来。别说是局刑警队就是连局里地处偏远条件较差的基层派出所,一个个对他都惟恐避之不及,没有哪一个单位愿意接受他。

 

走投无路的张啸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找到了程冰。程冰会怎么对待他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