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3月14日  

2008-03-14 09:1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6>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张啸冬躺在床上,眼望着天花板,睡不着。他知道自己与那女子龌龊不堪的风流事确实惹恼了程队。这一点完全可以从程队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看出来。

张啸冬心中在翻腾刚消失的尴尬场景:当程队一闯进那隐秘的世界,自己是多狼狈啊,脸烧得滚烫,肠子悔青了。我不敢抬头见程队,没听程队训斥的声音,便用眼角的余光急速扫描了一下程队,见程队的脸阴沉着。我怕程队等会儿就会发火。稍等片刻,我低头分明见程对攥紧了拳头,我当时就吓得心惊肉跳,这是程队发火前的征兆。我就等着爱揍吧。可程队没抡起那紧攥的拳头,我再次用眼角的余光急速扫描了一下程队,见程队脸变得铁青,这不是针对我的,原来是那骚货在卖弄自己的风情,惹得程队脸怒形于色。目标转移了,我心稍宽了一些。但我仍不敢吭声,他在气头上,谁敢招惹是非去引火烧身啊。“穿衣服!”程队终于忍不住,喝令着。那憋着的火终于冲向了那骚货。在兄弟为难时刻,枪口一致对外,是铁哥们!我高兴啊,程队真是够义气……

夜已深了,灯还在醒着。张啸冬闭着双眼,心里仍是耿耿于怀地想着刚才的事:“今天算我倒血霉,栽狠了。把柄捏在人家手里,只好听任人家摆布了。如是平时,我非得剥了她的皮不可,出出这口难咽的气。”

时间在滴答滴答过去,张啸冬没有睡意。他见程冰睡在床上也辗转反侧睡不着,不免深深内疚自责:“唉,是我坑了程队,害得程队和我一样失眠啊。程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何况还身为县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呢!如是平日,程队只要把那身份一亮,那些娼妓见了他不溜溜的顺着讨好才怪哩,否则她们进了局子待上那么几天会大大影响生意收入。现在,他被一个风流女子牵着鼻子随意摆弄,并甘心忍着不语,最后还破费送行。此时他憋在内心的窝囊火绝对比我还厉害。该死,我让程队睡不好觉。以后找个机会,我一定请客赔罪。”

张啸冬想到赔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对不住老婆。自家的老婆是不好看,可自己常在外面破案,没时间顾家,是老婆一手支撑着家。老婆可是一个心眼对我好,从没和我闹过嘴。唉,现在自己在外面乱搞,老婆知道了会怎么样?张啸冬想到此,不免急出一身冷汗,心想:“不知道那个小姐的姓名更好。就此别过,从此一笔勾销。知道此事的只有我和程队。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可以了。我的妈啊,程队,你可千万不能透露给别人啊。我求你了,就是给你当牛马也干。”

一想到程冰那冰冷的脸,张啸冬心里翻江倒海:“程队始终隐而未发,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也许是因为不想再次节外生枝。有一点可以肯定,当时程队肯定是左右为难。抓她送进局里,事肯定会捅出去,公安人员嫖娼的丑闻绝对过不了当夜,很快就会成为网络爆炒的一大新闻而迅速传及到四面八方。如果那些惟恐天下不乱的其它媒体记者再紧随其后推波助澜,到那时把自己的问题再添枝加叶一番,那桃色新闻就更加轰动了。抓起来,事情只会闹大,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不抓她,把事捂起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化干戈为玉帛,从此大家各不相干,各走各的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程队闷在心里不说,此事就当没发生过。噢,程队从头到尾就没对这事说过我一句话。这冷却的不张扬的处理,肯定是程队想遮我的丑,给我面子,完全是为我着想,他才不吭声的。如是这样,我就谢天谢地了……” 张啸冬想着,想着,那眼皮终于撑不住了,合在一起,睁不开,就昏昏沉沉地睡了。

 

自昨晚到现在,张啸冬就像处在火山口上一直等待着程冰那山崩地裂、怒焰喷涌的时刻。

时间在点点消失,这个火山应该喷发的时刻始终未到来,这反倒让张啸冬感到了更加不安。在没有得到程冰的真实想法之前,张啸冬的心一直悬着。他无法集中精力去一心考虑案件的调查。

快整一天了,程冰的脸始终是阴着的。他除了在案件调查时偶尔开口对张啸冬作点必要的交代之外,其余的时间沉默着,一言不发。

眼瞅着要到家了,程冰对昨天晚上的事依旧是只字不提,张啸冬感到再这样下去,炸裂的不是心里为其愤恨之极的程冰而是自己。那被来回反复折磨的神经实在是受不了了,简直是快崩溃了。

张啸冬想:“程队忍而未发,可能是未到时候。时候一到,够自己受罪的。时间拖得越久,爆发越烈。想想也是,这次弄得程队没面子,当场下不了台,这全是我的错……哟,程队会不会在刑警大队当着大家的面进行喷发?啊,如是这样,我就死定了,彻底的死定了。”想到这,张啸冬忽然感到身上有一股凉气袭身,不禁全身颤抖起来。

豁出来了。反正事已经出了,问问总比闷在心里强,早知道对方的底牌可以早一点解脱。所以,就在程冰即将下车的那一刻,张啸冬想好了:“不能不开口,否则就没有了私下解决的机会。事越拖,就越难解决。”

张啸冬不再犹豫,终于鼓起勇气问程冰昨晚发生的事该咋办。

 

这一会儿,有心事的程冰听到张啸冬在问自己昨晚发生的事该咋办,就收回了脚,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张啸冬好一会儿。

看着程冰射过来冷冷的目光,张啸冬心里直发毛,腿肚子在抽筋。

程冰从兜里掏出烟,点上,抽着烟,眼看了几下车外,外面是毫无人影。程冰说:“想脱下这身服装,不打算干了是不?”

张啸冬轻声地说:“我,我不想脱这身服装啊。程队,我认错,以后保证不再犯,行不?”

程冰瞅了瞅张啸冬,生气地说:“哼,还有脸说。我都为你害臊。”

张啸冬低头哈腰地轻声说:“是,是。我没脸说。我知道你为我害臊,为我遮丑,为我担责任。你这样做全是为了我好。”

程冰清了一下嗓子,说:“知道就好。你那事,啥事?眼下你的事就是早一天把这个案子拿下。等你给我把这案子结了,这污七八糟的事,我就给你一笔勾销;结不了案,这个事,我就得说道说道。你懂不?听着,从现在起,你要是再敢给我弄出什么污七八糟的事情来,就别让我再兜着,你就自己给我走人。” 程冰的言语尽管严厉,但毕竟留了一条放生路。

 “知道了,程队,谢谢! 有了程冰的这番话垫底,张啸冬一天多的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托了底,一身舒坦啊。这“解放”的滋味到现在才真正品尝到了,深深理解了。教训深刻啊,终身难忘。交织复杂感情的泪从张啸冬的眼角悄然滚下。

程冰说完话后,便转身开门下了车,扔下了烟头,径直走进了刑警大队的楼内,丢下了张啸冬在车上。

 

车上张啸冬坐在那儿直呆呆地犯寻思。

程冰的回答让张啸冬感到意外,而且是深感意外。他知道这是程冰对自己网开一面,在人生关键的时候又拉了自己一把。

张啸冬想起来了十年前。

 

十年前,张啸冬究竟经历了什么难以忘怀的事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