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3月13日  

2008-03-13 14:43: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5)>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十一     难言之隐

 

黑幕把天遮得严严实实,不露一点光亮。此时,鸟儿早已回巢休息了。奔波在外的人脚步匆匆,都急着回温馨的家。路上,处处是归心似箭的人。

中国就是人多,连高速公路也是汹涌的车流。

在省城取证的程冰和张啸冬下午2时往回赶。由于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重大车祸,道路堵得严严实实,程冰和张啸冬的车进退不得,只得听之任之。两人赶回到县公安局已是当晚九点来钟,肚子在叽里咕噜地在提抗议。

当他们把车开到局里的后院刑警队的楼前时,刑警队的一楼几乎所有的房间都还亮着灯。刑警还忙着。他们难得有休闲的时间放松紧绷的神经。

如同霜打的茄子似的张啸冬将车熄了火,拔下钥匙。

正当程冰准备打开车门下车时,这时一整天都闷闷不乐的张啸冬忽然喃喃地开了口:“程队,我那事,你看咋办?”

 

昨天晚上,当张啸冬和那位自称是燕莎心理咨询公司高级市场调研员却始终也不知其姓氏名谁的小姐,在价格不菲、豪华考究的高级客房内骨酥神荡共赴巫山的时候,竟意外地被由外面返回来的程冰撞了个正着。

程冰打开门,随手关好了门,走进客房。他一眼就看见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在床上搂着干私活。

那两人正在无比缠绵地过甜蜜的“性”福生活,根本就没注意有人闯进了禁区。

程冰皱了皱眉,睁着双眼,嘴唇动了几下,终于从鼻腔发出了“啊哼”的警告声。

“啊哼”的警告声犹如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在客房内炸响。

张啸冬一听慌了神,脸霎时就变得煞白,用手捂着脸不敢见程队;那小兄弟也不敢见人,也慢慢低了头,不逞能了。

显然,那小姐是久经过场面的人物,见仅有一人进来,一瞧其情形,似乎就已认定了程冰与刚才还趴伏在自己的身上苟合的那个男子的关系。那女子非但不慌张遮羞,却慵懒地躺在床上,用手在挤高那丰盈的双乳,扭着雪白细嫩的身子,在炫耀诱人的身材,飞着媚眼挑逗着程冰。

程冰看了这故意挑逗的动作,便面带怒气,用手指了指那女子的身子,无语。

“嘻嘻,你吃醋吧?心情难受了吧?”那女子就没当回事,笑着说。

她对这尴尬的场面也许经历得多了,常人说的“羞耻”两字早就抛到脑后去了,脸皮已是练得刀枪不入。

“穿衣服!”程冰终于忍不住,喝令着。

只见她毫不羞涩,没啥事发生一样,冷眼看着张啸冬一骨碌爬起来手忙脚乱地寻衣觅裤。对张啸冬这狼狈不堪的样子,她的嘴角处甚至还流露出些许的讥讽。

“你耳朵聋了,穿衣服!”程冰提高声音,喝令着。

见过风雨洗礼的小姐这才当着一个是惊魂未定的男子和另一个面露怒气的男子的面拿起自己的衣服。

她不紧不慢地拾掇利落之后,用手拢拢一头染成金黄色的瀑布。

她还真好意思地将葱白一般纤纤玉指伸到了张啸冬的面前。她在伸手要青春磨损费。这一伸,直伸得张啸冬满面羞愧,愧汗滴下,无地自容,好不难堪。张啸冬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百元。

那小姐见了,撇了撇嘴,不满地说:“哼,就这一张份钱还好意思拿得出手?你到外面问问行情市价,有这么便宜的价吗?”

张啸冬是羞愧难挡,低头没法说啊。

小姐胸前插着双手,不接钱,嘴里嘟囔着:“哼,就这点小钱,你就敢玩本小姐?”她拿钱少了,是决不会走人的。

小姐的话充满了挑衅性。此时,张啸冬憋气得很,想:“他娘的,如不是程队站在这里,你这不要脸的人竟敢在我面前这样挑衅我?哼,我不揍扁你,算你有本事。”

程冰站在旁边没有言语。

“想好了没有?痛快地给啊。”小姐伸着手在逼债。

张啸冬的汗珠羞得从脸颊一个接一个悄悄地溜走。此时,张啸冬身上就这张是大钱,其他的就是没分量的毛钱了。张啸冬无奈地望着程冰,那是渴望求救的眼神。

张啸冬和程冰四目交射。小姐站在那里,看这笔交易如何进行收场。此时,客房内静寂得很。

十来秒钟后,程冰从皮包里拿出了好几张四人头的票子。张啸冬舒了口长气,冰雪融化了。是啊,别看只是十来秒钟,可对张啸冬来说犹如熬过了漫长的冬天。

小姐眼一瞟,嘴一咧,甜甜地笑了。

张啸冬知道此事好歹算是解围了,于是一身轻松。他对程冰心存感激,暗暗对自己说:“程队,你没当着那骚货的面训斥我,真是给我留足了面子,还默不作声地替我解了围,你对我真是够意思。回去以后,我张啸冬绝对会加倍补偿的。要是没有程队在场,我可能脱不了身呢。”

那小姐接过钱,数也不数,就知道这钱绝对够数。她把钱装进了精致的小坤包。随后,她朝程冰抛着媚眼,方才挥手,说了一句“拜拜,后会有期”,就一步一扭地飘了出去。

张啸冬看着那风流女子轻轻松松地从自己的眼皮下消失了,心头恨得咬牙切齿: “他娘的,今天栽在这骚货手中,算我倒霉。他娘的,你这骚货,别臭美。如后会有期,我决饶不了你。”

此时,程冰沉着脸,衣服一脱,就往床上一躺,没理睬张啸冬。

“唉,这怨不得程队。谁叫自己不争气,丢自己的脸,也丢程队的脸。”张啸冬也把衣服一脱,往床上一躺,心想着。

 

睡不着的张啸冬躺在床上想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