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3月11日  

2008-03-11 14:2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13)>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孙傲夫妇是5月18日下午4时50分乘坐火车到达都城市的。

在都城市火车站的月台上,长水县四大班子的领导在那里等候迎接,等候迎接的还有县旅游局局长黎松岩等一行人。

按县里原来的安排,为显示程浩繁与孙傲私人之间的那种特殊关系,今天这迎接的场面本应该是在孙傲夫妇下车之前,由程浩繁亲临车站迎候,可主角程浩繁有重要会议脱不开身,改由侄儿程冰代表叔叔程浩繁在站台上迎候他们。程冰和孙傲在这之前就已经认识。由程冰作私人特使来迎候,孙傲是能领悟其中不言的奥秘的。

常言道:计划不如变化快。就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县委办公室主任孙志突然接到程冰的一个电话。程冰在电话中说:“孙哥,有一事求你。迎候的事,你就代我先招呼着。孙哥你完全可以代替我负责接待。”孙志急问为什么。程冰回答说:“我现在正在市里。有点急事,需急办,不知什么时候能办完。下午迎候的事可能赶不回来了。如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直接赶到都城火车站拜见孙伯伯夫妇的。”

可是眼瞅着孙傲夫妇乘坐的火车就要进站了,孙志还是没见到程冰的影子,看来程冰真的不能如期赶到了。

急得没有办法,孙志只好奉命代替程冰进站迎候了,因为孙傲上次到长水县采访的时候,就是由当时身为县长程浩繁的秘书孙志负责全程陪同的,应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已经很熟了。

火车徐徐进站了。孙傲夫妇在车厢一露面,孙志就急忙笑着迎了上去。孙志是程浩繁的影子,由他来接待也是情理之中的。众人赶快尾随其后,列队,等着握手。

孙傲夫妇跨出车厢,脚一落地,笑着把手伸向了孙志。孙志上前紧握着孙傲的手,大声说;“欢迎,欢迎!孙大记者、孙夫人,程书记和王县长有个重要会议脱不开身,就由我代表程书记和王县长欢迎您俩。”

孙傲点着头,笑着说:“哦,小孙,你好。关于老程开会的事和小冰临时有事的情况,小冰已经用手机告诉我了。大家是熟人了,一切随意。”

“知道了,就好。”孙志舒了一口气。他刚才还担心自己接待是名不正、言不顺,有了程冰的交代,自己的接待就“转正”了。

此时,孙志咧着嘴笑着,能和大记者握手是种荣幸。他是大记者的粉丝,真的,如自己有大记者那种笔下生辉的本事,不就天地无限宽了嘛。

“大家是熟人了,一切随意。好,好。你们好。”孙傲向孙志身后的人打着招呼。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孙志便介绍起身后的一位官员,说:“这位,就是长水县常务副县长刘昆升同志。那年你来的时候,他任县重点建设工程指挥部的副指挥长。”

“欢迎,欢迎!孙主任刚才已经说过了,程书记和王县长这时候正在市里参加一个会议,不能亲自前来迎接你们,他俩特别交代让我向二位表示歉意。现在咱们先去都城大酒店休息休息。程书记他们一散会就会赶到。今天晚上程书记做东,给你们二位接风洗尘。”刘昆升紧紧地握着孙傲的手,向孙傲夫妇讲明今天活动的安排。

随后,孙志介绍起一溜串列队的大小官员。不管孙傲是不是需要认识,孙志都向孙傲夫妇一一作介绍。孙志知道这些大小官员是一个也得罪不起的,万一不小心冷落了某个人,这某个人就会和自己结下梁子,留下定时炸弹。结下梁子的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这对自己的仕途发展不利。笑脸相迎,搞好人缘,是做人之道,是立身之地,是升级之基。

县电视台的摄影记者扛着“大炮”忙前忙后地在抓拍镜头,文字记者挥舞笔杆在抓紧采访。程书记是很重视新闻媒体宣传的,多次在县委、县政府召开的务虚会上强调舆论宣传对提升本地区、本单位的形象具有特殊的价值,不会运用宣传工具的领导是不称职的领导。程书记在今年2月份县宣传部召开的优秀通讯员表彰会上对宣传的重要性曾说过这样的话:“在座的同志都是历史的见证人,事业的参与者,改革的促进派。你们在第一时间记录历史、反映现实、阐释政策、鞭挞丑恶、弘扬正气,为民为国呼与鼓,是有功之臣。凝聚人心、激励人心、感召人心,离不开你们的宣传。宣传工作是一切政治、经济工作的向导和生命线。在改革开放时期,尤其是这样。如果宣传工作没配合好党的中心工作,党的一切政治任务都不可能完成。”随后程浩繁把这发言稿整理成文,投了出去,以《宣传工作:政治思想工作的生命线》为题在发表有影响的国家级的报纸上。县宣传部把此文下发给各级单位的通讯员学习,同时下打了有关加强宣传的通知。通知中明确指出发表稿件的多少与绩效工资、年度考核、晋级评优等挂钩。通知中附录了在各级报刊发表新闻报道的稿费标准的价格。通讯员的稿酬是大幅度提高。具有竞争色彩和市场经济观念的通知,极大地促使了通讯员的写作内驱力。

现场欢迎的气氛隆重热烈,它吸引了许多出站的和接客的人们驻足围观。

孙志介绍完毕之后,便伸着手做了个“请”的意思。大家便向出站的方向走去。

孙傲一出车站,举目望去,眼前的站前广场周围是新楼林立,不由得叹道:“没想到才分别没几年,变化那么大,真是不认识了。”

孙志紧接着说:“这几年,都城市变化很大。如有时间,你在长水这块地方可以随意走走,会发现我们长水变化也很大呐。”

刘昆升在一旁搭腔:“是啊,孙先生,你这次到长水,得好好走走,就会发现长水快速发展的奥秘。我相信,长水的快速发展会让你有创作的冲动。灵感一来,你大笔再次一挥,完全可以写出和上次同样轰动全国的好文章来,说不定写出多篇的很有分量的好文章来。” 刘昆升说这话是由底气的,因为他就是长水县建筑发展的领军人物,最近这几年的建筑规划与跨越式发展都是他一手经办的。说白了,要说长水县建筑发展的成绩,写成历史,也应有他的一份功劳。天大的好事,事情总不能是一个人干的吧?

孙傲听了刘昆升的话,便很有意味地笑着说:“刘县长,不是我的笔有分量,是你们做的工作有分量。我只不过是借东风造势而已。”

孙志说:“能借东风造势也是本事,就是借我两个脑袋,我也没那本事呐。”

“是啊,孙先生的文章,我们多次拜读过,笔力扛鼎,有大家风范。” 刘昆升的话中透着敬佩。

其他的官员也都称赞孙傲的笔杆子很是了得。

此时,孙夫人柳秀丽在不停地在拍照。都城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大家指点高楼、宾馆、商场、集市、街道、绿化……热闹地评议着。

在孙志的引领下,一行人有说有笑地朝站前广场附近的停车场方向走去。

数小时前,老天爷下过一场两小时的豪雨。豪雨把偌大的站前广场冲刷得干干静静,空气格外清新而湿润。

两辆奥迪、两辆桑塔那和一辆价格不菲的日本进口高级旅游面包车在停车场等候。这对一个经济刚起步的县来说,显然已经是极具高规格的了。还没等一行人走到车跟前,几位司机已经恭敬地打开了车门,示意各自的领导上车。

上车前,县旅游局局长黎松岩提了提嗓子,颇为热情地向大家建议道:“这样吧,今天咱们也按国家领导人时下的惯例,大家都坐我这辆考斯特车吧。我们县旅游局买得起这车,这可是托了孙先生的福。孙先生用妙笔生花的笔写了我们县的长篇报道,就是这篇报道给咱们长水旅游局带来了摸得着的、看得见的、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啊。到了都城,自然应该让孙先生和嫂夫人好好亲自感受我们旅游局的热情。”

“好,好呀,这建议好。大家挤在一起,是济济一堂嘛。平日大家难得相聚畅谈,这次有机会挤在一起,可以尽情畅谈,互相沟通,融洽关系,更显气氛,更显气氛浓呐。”孙志赞同地说着。

对孙志的这番话,没人反对,因为大家都想和孙傲交个朋友,同时对孙志也乐得做个人情。

大家挨着顺序,互相谦让着,正要准备上车,这时一辆警用三菱吉普车由远而近驰来。

车在众人面前戛然而止,紧接着车门一开,穿一身笔挺西装的年轻人,从车内轻身跃下,随后兴冲冲地直奔孙傲夫妇而去。众人定睛一看,此人正是程冰。

“孙伯伯,对不起,对不起,临时有点急事给耽误了。”程冰很有礼貌而诚恳地致歉,扭过脸说,“这,肯定是我柳伯母了。对不起,柳伯母。你们大老远的来,我这做晚辈的反倒迟到了,还多请伯伯、伯母原谅,原谅啊。”

 程冰上前紧握着孙傲的手,连连道歉。在相熟的长者面前,晚辈那种通过特有的谦卑所透露出的热情很是让人领受的。

孙傲笑着,扭过头,遂以一种颇为亲近的口吻把程冰介绍给了自己的夫人柳秀丽:“这就是我给你常讲起过的破案高手程冰。”

“来的路上,你孙伯伯就向我夸了你好几次。现在我一看,确实是机警干练,一表人才呀。”柳秀丽话不多,却说得很到位。

“嗨,小冰这孩子已经好多次地破了难案和悬案。我看准了,他将来是很有发展前途的。” 刘昆升在一旁夸着程冰。

“是呀,是呀,我看程队就是很有发展前途的后备干部。”孙志的嘴闲不住,也凑热闹地夸奖着。

众人也在夸程冰的能力,说程冰以后的前途肯定无量。

孙志看了一下手表,就举起右手在空中挥了挥手,说:“时间差不多了,大家上车吧。”

临上车前,孙志凑到程冰跟前,贴着程冰的耳朵,很有些诡秘地笑着,问道:“怎么样,今天这个,嗯,肯定非常漂亮吧?我从你这一身西装革履的重视程度来看,就可以判断出来!瞧,这连鞋袜全都是一码新的。去会女朋友啦?就这一身漂亮利索的打扮,准能让你心爱的姑娘动芳心呐,我说的肯定错不了吧?”

程冰冷不防被孙志这么一说给说愣了,随即回过味来,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而后推着年长几岁的孙志后背,说:“嗨,孙哥,就你话多。快上车吧,客人还等着你招呼呢。”

众官员都上了车。

警车开道,后面一辆奥迪紧随,考斯特车居中,其他三辆小车压阵,鱼贯而行。一溜车谈不上浩浩荡荡,却也颇具气势地驶出了站前广场,直奔市中心的都城大酒店而去。

 

路人看着这一溜车驰过,虽不清楚车里坐着的是什么级别的领导,但能估摸到身份是不会太低的,于是站在一旁猜测着是哪个级别的领导来本地视察工作。

 

自踏上了这一块土地的时刻起,孙傲夫妇受到了对方非同寻常的高规格的礼遇,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会有意外的麻烦顿起……

在充满一个复杂变数的社会里,凡是受到意外的遭遇,其谜底都是吸引人的。可惜历史不可能提前泄露天机。历史是由无数天机组成的悬念集合体。天机是一个个随历史的进展而显露了内在奥秘,因此历史便充满了无穷的琢磨不透的魅力。悬念让人等待。

 

悬念让人耐心等待。下个悬念会是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