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2月28日  

2008-02-28 14:2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5)>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电话那端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都听得很清楚:“第35期500万元特等奖已经于18日下午被一个长水县的人领走了,他手续齐全。”

张声洲知道程冰用的是免提电话,这涉及到性命交关的事,程冰是要让在座的人都尽快地同步了解事情的真相,心想:“程冰在学生时期就是个心细如发、事必躬亲、脑子灵活、办事泼辣的人。当时的同学就称他为人精。”

“那他姓谢?”程冰急不可待地问着。

“领奖人绝不姓谢。”那位女士否定了程冰的推测。

“领奖人绝不姓谢”,这传来的消息如晴天的霹雷,轰响在人的心头。轰得在场的人个个大惊失色,大脑空白,一时无语。

“你有没有搞错啊,领奖人真的不姓谢?你就记得那么肯定?”一脸写着迷惑的程冰要搞清楚这神秘人的真相。

 “领奖人绝不姓谢,我是绝对不会记错的。”对方回话说得很肯定。

程冰不禁苦笑了一下,轻摇着头,用手挠着头皮,然后对着话筒轻柔地恳求对方:“请你把领奖和领奖人的情况详细地给我们长水县公安局反映一下,好吗?”

“不行!其它再多的详情,因彩票发行中心有其特殊的规定,恕不奉告。如需进一步了解,须持公安机关的立案证明,亲自到我们这里来办案查询,我们方可提供详情协助。”对方回答很坚决,声音提高了很多,语中透着不耐烦的口气。

“喂,喂,喂……” 程冰对着话筒大声喊着,显然发急了。随后,程冰摇着头,一脸无奈,对在场的人说:“没办法,对方挂机了。你们看看,这是什么服务态度,什么办事效率,真是太不象话了。‘话难听,脸难看,事难办,钱不少拿’,说的就是这号人。对这样的人真该投诉……”他说到后来,不满的情绪有点上来了,脑门的汗珠渗了出来,慢慢汇聚,流了下来。程冰用手擦了擦流着的汗。

此时,没人搭腔吱声。

程冰见大家陷在谜团里,就知趣到闭上了嘴。

谢学军,不知去向!失踪?绑架?谋害?避难?……生死不明!活不见影,死不见尸。怪事一桩,蹊跷。

这神秘的领奖人是长水县人,此人是谁?他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取走巨款的?此人卷款而去,匿迹在何处?事过了好几天,怎么连公安局都没有觉察到事情的诡异? ……

众人心头的疑团越滚越大,大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破案高手程冰琢磨着案情,脸渐渐变得土色。他耷拉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作案的人,是长水县人?在长水这块地盘,到现在还没有那位高人隐士和我较过手的。这长水县人扛着脑袋作案,分明是在和我较量嘛。哼,他真是有能耐,吃了豹子胆啊。他作案,竟然能蒙过我的眼睛,在我的眼皮底下做得那么天衣无缝,不留痕迹,莫非他特异功能?我就不信他有什么特异功能,只是他在暗处,我在明处,拣了这便宜。这讨厌的家伙到底是谁呢?哼,我是干什么吃的。别看你现在挺逍遥自在的,到时,我找到了你,你就等着去哭爹叫娘去吧。”

谢学军是18日上午离家外出去省城的,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消息;而这巨奖恰恰也正是在这一天的下午被本县的一个神秘的人给取走了。这两件事的前后衔接就那么巧得令人难以置信,巧得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意外的消息似乎在暗暗透露着难以琢磨的玄机:巨款已被人领走,莫非身有巨款的谢学军被人盯上,途中被人谋财害命了?

因财生祸,早已不足为奇。偶中大奖而中奖人横生枝节的事,这几年在媒体上也时有报道。难道谢学军的失踪与神秘的领奖人之间扯不清的纠葛,就陷入了这个因财生祸的旋涡中?谢学军身遇不测的可能性如迷团般在众人心头越缠越大。办公室内沉闷的空气,简直要让人窒息。

田小芳此时终于控制不住憋了好久的难过情绪,就“哇”地大哭了起来,如阵阵波涛在撞击堤岸,迅猛而震撼。声声悲痛的哭,撕裂着大家的心岸。

张声洲想:“这等莫大的伤心事,只要搁在有情人的身上,谁都免不了有那天昏地暗的断肠时刻。‘寸寸柔肠,盈盈粉泪’啊。唉,这小女子的命,也真是够苦的。”

 周岩松是搞多年公安的领导,毕竟见过世面,知道破案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但又不能把情绪向外人流露出来。他思索了一会儿,随后用沉稳的语调劝慰田小芳:“小田啊,事情还没搞清楚嘛,怎么就哭开啦?说不定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糟。”

程冰在旁说:“是啊,事情还没搞清楚,万一事情不是我们想象的坏,现在你就哭伤了身子,这样就不值了。你放心,我们会马上着手立案、破案的。”

田小芳想想也是,就收起了哭声,抽噎着。

张声洲见田小芳的身体在颤抖,知道她此时意乱如麻,心肝若割,内心的惊恐仍没散去。

周岩松对程冰说:“程队,你把手头的事先暂放一下,现在就集中精力处理这件事。回头给我拿出一个方案。随时待命。”

“是!”程冰用响亮的声音回答着。

 

长水县破天荒地出现了如此怪异的失踪案。当日下午,鉴于案情特殊、重大,县公安局几个领导聚在一起议事,决定立即成立“5·23”专案小组,就谢学军失踪案立即展开调查。

情况紧迫,事不宜迟,周岩松急令身为县刑警大队大队长的破案高手程冰任“5·23”专案组组长。

下午4时,办事干练的程冰把最近没办完的事分别交代给下属后,就急召自己的得力帮手张啸冬,向他讲明了“5·23”专案的案情,随后说:“啸东,你想啊,在那么多人的中间,我单单选中了你,为什么?就因为我相信你能破这个案,就在领导面前推荐了你。你可要拿出看家本领,尽力破案哦。”

张啸冬一听这案情很严重,领导很重视,立马就知道这是自己难得的立大功的机会到了,并让自己跟着程队去破案,这是程队对自己高看一眼,心里一喜,就拍着胸脯,说:“程队,你放心好了,你指东,我决不向西。我张啸冬办事决不含糊,绝对是不会给你丢脸的。”

听了张啸冬这样的表态,程冰微微一笑,便拿起水杯子,喝了一口,放下杯子,说:“啸东,我要的真凭实据,不是大话。走。”

程冰就领着张啸冬离开办公室,亲赴省城,开始详细调查有关情况。

 

面对百思不解的重重疑团,一场异常艰难的破案攻坚战拉开了序幕。

 

序幕有喜剧,有悲剧,有闹剧……好戏开场喽。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