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仁贺

静静的看,默默地写,悄悄地走

 
 
 

日志

 
 

2008年2月27日  

2008-02-27 10:0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出有因》<连载(4)>

 

作者  杨瑞新  鲍仁贺

 

三     火速报案

                县第一高级中学校长张声洲领着沈禾、田小芳到县公安局报案,时钟已指向了上午11时。

县公安局位于长水县城的新城区。公安局大院内,前一栋是相当气派的八层楼房的县公安局办公大楼,后一栋是县刑警大队的楼房,前后楼相距不过20米。老百姓戏称为“双子楼”。

 张声洲三人急步走进县公安局大楼。在一楼走廊,恰巧碰上张声洲的老相识——县公安局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周岩松。他俩以前都是各单位搞团的工作认识的,随后在县团委又一起共过几年事,因工作需要才归口,随后提拔为各自单位的领导。他们相识有十余年的友好时光了。

周岩松见张声洲三人走进县公安局大楼,一愣,随即对老伙计笑着开起了玩笑:“哟,张文豪,来了。你当了校长,应该进县教育局才对,怎么进了我们这个连鬼都不想进的地方,是不是走错了门?”

一脸表情沉重的张声洲摇摇头,低沉地说:“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我哪有什么心思和你开玩笑。我们是来报案的。”

周岩松听了,双眼睁大,吃惊地问:“报案?你们学校是没什么油水可捞的地方。小偷要偷想有价值的东西也不会上你们穷山恶水的地方去偷,还能出什么大事?”在周岩松的脑海里,学校根本就不会出什么大事。要出也就是电脑丢失之类的小事情,这能值多少钱呀。如为这样的小事来报案,不值得嘛。

张声洲脸露忧思,苦涩地说:“真是出大事了啊,我们学校有个老师失踪了。”

“老师,失踪?”周岩松一听,不由得眉毛一挑,暗自大惊,急切地说,“几天啦?”

“六天。至今没有音讯。”张声洲答道。

“哟,时间不短啊。来,跟我进办公室,把情况好好讲清楚。” 周岩松脸上一副凝重的样子。人失踪涉及人命,可不是小事一桩。这火烧眉毛的事,需万分火急地去办。

他急忙把张声洲他们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一进办公室,急忙拿起话筒,拨电话。

拨了几次,终于把电话拨通了。“刑警大队吗?……噢,是张啸冬啊,你给我叫一下程队,让他赶快到我办公室里来。我有急事找他。” 周岩松在向部下下着命令。

周岩松放下话筒对三个报案者说:“趁着现在有点时间,你们先给我介绍一下情况吧。”

沈禾讲起了自己是如何发现谢老师没到学校上班的情景。

田小芳流着眼泪,掩面说起谢老师应到家而没回的情况。

张声洲见田小芳在伤心掩面地真诚泣诉,办公室内是那样的静悄悄,心头一热:“好个性情女子!”想着,泪便悄悄溢满泪眶,脑海不觉想起了白居易在《琵琶行》中的诗句:“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张校长,该你说一说了。” 周岩松轻声点醒张声洲。

“唷,该我讲了。”于是张声洲把自己与省教育厅中小学基础教育研究室拨通电话的交谈内容述说了一遍。

周岩松听罢,望着这三人说:“外面盛传谢老师中奖的事,谢老师的神秘失踪,这之间你们感到有……”

话未了,办公室门响起了“咚咚咚”的几下敲门声。

得到周岩松“请进”的允许后,门开了。一位身着一件深蓝色“左丹奴” 夹克衫,中等身材,眉宇间明显透着一股机敏,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急匆匆走了进来。他一进来,用手抹去了额上渗出的微汗。

“周局……”进来的年轻人很尊重地称呼着周岩松。随后他用眼睛自然而又迅速地扫视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的几位客人。

“呀,张校长!沈老师!”这进来的年轻人脱口称呼着,眼神很是诧异的样子。

“哟,程冰!” 张声洲和沈禾也同时认出了对方。

这时,程冰已快走到了他们二位的面前,伸出双手先向张声洲握去。

张声洲马上起身,伸出手去握。沈禾也站起身,等着握手。

“看来不用我多作介绍了。你们认识?”周岩松惊异地问道。

“何止是认识,周局。张校长、沈老师都是我念高中时的老师呀。” 年轻人兴奋地向周岩松讲明认识的原因。

“噢!那好哇。现在程冰出息了,成了我们县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啊,你们反映的情况正好归他管。” 周岩松说到这儿,用手指着程冰,向张声洲、沈禾他们介绍着。

张声洲听了,心大喜:“烧香拜佛,还得走对庙。谢天谢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县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在这县里也算得上是个实权人物了。更何况是自己的学生亲自披甲上马,无需言语动员,不用对天发誓,只需拍马过去,銮铃响处,刀起刀落,便可凯歌高奏,一如关云长掷华雄头于曹公身前时,其酒尚温。上天有眼,天遂我意。”

张声洲想毕,连忙站起身,又将刚刚收回的双手再次向程冰握去。张声洲边握着程冰的手,边连声说:“程冰啊,有你上阵解决太好,太好了!”

 “是呀,是呀,真是太好了!” 沈禾同样站起,站在旁边连声应和着,也准备着和程冰再次握手。

“张校长,你们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是什么事把你们急成这个样子啊?” 程冰很敏感,知道再次握手的背后肯定有名堂,于是和沈禾握手时,问着张声洲,同时眼扫向了田小芳。

“她是谁?”程冰轻声问张声洲。

“谢老师家的保姆。” 张声洲答道。

“哪个谢老师?”程冰问着。

“谢学军啊。”张声洲把 “谢学军” 这个名字重重地说了出来。

“谢学军?” 程冰自语。

“谢学军,你不认识?去年教师节,我们学校到省里领省优秀教师奖的年轻人,此事在县电视台是报道过好几次的,闹得全县上下都知道的。”张声洲握完手,解释着。握手时,张声洲心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异样感觉。

“谢学军?噢,我记起来了。是不是我班主任陈岚老师的儿子?” 程冰想通过询问的方式来验证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对,就是他。前几年,他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咱们学校了……”张声洲连连点头,说着。

“哎呀,这就对上号了。他比我低一届。前一阵子都说县第一高级中学有个姓谢的老师中了什么大奖,该不会就是他吧?” 程冰继续问着。他是个考虑细心周到有心计的人。不细心周到有心计,怎么能够应对棘手的案件啊。

    “是啊,我们正是为这事来的。刚才我们已经向周局长讲了谢老师失踪的事。程冰呵,谢老师从18日到现在已失踪一个星期了,至今还没音信。在学校时,我们三个就分析过谢老师迟迟未归的原因。我们担心谢学军久久不归可能遇到麻烦了。看在过去我们曾是师生的情分上,看在你是陈岚老师的学生情分上,一定要帮这个忙,把这件事尽快搞个水落石出!”张声洲激动地说道。

 “张校长啊,别着急。坐下来,你把情况慢慢地、详细地给程队讲一下。”周岩松看到张声洲这焦急如火的样子,就劝说道。

“是呀,张校长。来,先坐下。坐下,慢慢说。你讲的情况越细,就给我们提供的线索越多,就越容易解决问题。” 程冰说道。

张声洲坐下后,接过了程冰为自己续上的一杯茶水。张声洲喝了一口后,又急不可待地把谢学军到省城开会至今未归,以及前一阵风传甚广的有关谢学军中巨奖一事,向程冰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一遍。

沈禾、田小芳也都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一遍。

程冰听得很认真,不时地问些细节,手中的笔在本上迅速地记着讲话的内容。

程冰合上记录本,说:“你们提供的线索很有价值,我会马上组织力量全力侦破此案的。周局,你说是不?”

周岩松点着头说:“当然,事不宜迟。”说完,就当即让程冰设法与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取得联系,看看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那边是否能够帮着提供点什么有价值的情况。

程冰低着头,麻利地拨着电话号码。瞬息时间,他与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的电话就接通了。现代的高科技真是奇妙,使世界变得很小很小,间距变得近在咫尺。

程冰对着话筒说:“喂,是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吗?……噢,我是长水县公安局啊。我想了解一下情况,你们省体育彩票发行中心最近不是公布第35期500万元特等奖的情况吗?……噢,你们公布了。有人领了吗?……噢,是有人领了。什么时候领的?”

 

随后电话那端传来的话,却让在座的人听了如雷轰顶,目瞪口呆,魂飞魄散。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